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涅槃王妃哪里跑

更新时间:2021-03-29 12:18:48

涅槃王妃哪里跑 已完结

涅槃王妃哪里跑

来源:追书云 作者:提笙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这时众人将注意力从薛听风转移到他身边的苏燕婉身上,然后皆是暗暗心惊,只顾看苏燕婉喝酒潇洒而畅饮,但是都忘了这松花酒可是烈酒,虽然好喝但仅限于品,别说女人,就是他们这些时常拼酒的贵公子在松花酒面前也不敢来它三杯以上,在座的可是清楚的记得刚刚这位苏大小姐可是灌的酒,此时还面色正常,毫无醉酒之兆。苏燕婉微微蹙了蹙眉,她当然知道这松花酒是好酒,不然也不会畅饮,酒虽烈,但是还醉不倒她,想当在佣兵团的时候和兄弟拼酒那更是家常便饭,什么烈酒辣酒她都试过,这松花酒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涅槃王妃哪里跑第7章试读

薛听风手执酒壶,看着身边拿酒猛灌的苏燕婉悠然戏谑道:“不愧是将军府,好一杯松花酒,闲检仙方试,松花酒自和,这瓶松花酒也称得上是上等酒品了,虽是好酒但也是烈酒,没想到苏大小姐也喜欢这个。”

这时众人将注意力从薛听风转移到他身边的苏燕婉身上,然后皆是暗暗心惊,只顾看苏燕婉喝酒潇洒而畅饮,但是都忘了这松花酒可是烈酒,虽然好喝但仅限于品,别说女人,就是他们这些时常拼酒的贵公子在松花酒面前也不敢来它三杯以上,在座的可是清楚的记得刚刚这位苏大小姐可是灌的酒,此时还面色正常,毫无醉酒之兆。

苏燕婉微微蹙了蹙眉,她当然知道这松花酒是好酒,不然也不会畅饮,酒虽烈,但是还醉不倒她,想当在佣兵团的时候和兄弟拼酒那更是家常便饭,什么烈酒辣酒她都试过,这松花酒对她来说不算什么。

苏燕婉本想不作理会的,但是那薛听风那道目光一直注视着她,不免心下有些恼怒,向薛听风开口道:“是啊,如此醇香的好酒何人不喜欢呢!薛世子喜欢那也一同尝尝罢!”

伴随着最后一个尾音,苏燕婉眼中闪现一片厉色,原本执于苏燕婉手中的酒杯转换了一个奇异的弧度,被女子好似轻轻地一推,就直直的射向身边的薛听风。

薛听风没想到苏燕婉突然出手,而且那杯子直照他的面门而来,心里一惊,慌忙转开脑袋,伸出左手去接酒杯,而杯中苏燕婉喝剩的酒一滴未洒,一切不过瞬息的事,众人没料到苏燕婉这么大的胆子敢偷袭薛听风,而且他们根本没看清苏燕婉的杯子是怎么扔出去的。

这一扔一接看似简单,但是薛听风很清楚,刚刚只要他反应再慢一点,接住这杯酒的就不是他的手,而是他的脑袋了,手心处传来一阵阵酥麻感,薛听风看向苏燕婉的眼睛眯了眯,好狠厉的丫头。

苏燕婉对此挑了挑眉,她没想到薛听风能够轻松接下,不免心里对薛听风的忌惮又加深一层,这一扔可是使了她八分力气的,自己的手劲她很清楚,本打算教训教训他,就算没击中,起码也要让他狼狈一下。

就在众人以为薛听风会发怒时,薛听风却笑了,笑的使人如入清风,可是苏燕婉却觉得在薛听风身上那熟悉的黑暗气息更强了一分。

薛听风笑了笑,放下手中的酒杯,对苏老爷子道:“苏爷爷,听风离京多年,对京中事情虽不甚了解,但是对于婉妹妹还是有所耳闻的,没想到……”

话说到一半,薛听风眼睛又在苏燕婉身上扫了两圈,对上了苏燕婉的眼睛道:“没想道婉妹妹比传闻中的更有意思。”

薛听风的话说完,视线却仍不离苏燕婉,那一声“婉妹妹”叫的苏燕婉心里一阵恶寒,薛听风的声音非常好听,语调爽朗,而且透着一股磁性,但是现在这声音苏燕婉听来只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苏燕婉抬眼直迎薛听风的注视的目光,美丽的杏眸灼灼光华,薛听风突然觉得苏燕婉的眼睛非常好看,里面好似有光华,让人不自觉就能沦陷进去……

薛听风顿时一惊,幽深如墨的眸子闪过一丝惊诧,虽然面上不显,但心底猛地倒吸一口冷气。

这个女人,很不一样。

“看够了吗?”苏燕婉冷冷的开口,薛听风只好收回对苏燕婉探究的目光,心里闪过一丝不甘,一丝懊恼,一丝惊喜,连他都不知道自己在不甘什么、懊恼什么、惊喜什么。

薛听风扯了扯嘴角,没有半分被人抓住的尴尬,对着苏燕婉露出一抹清华潋滟的笑容,然后别开头,扫视众人一眼,似自言自语般呢喃道:“看来我回来的真是时候。”

然后忽然起身对前座的苏老将军开口:“苏爷爷,听风还有事,既然已祝过寿那么就先不打扰了。”

不等众人说话便起身动作亲昵的靠向苏燕婉,说了什么然后一转身便没了身影,此时在坐的人都响起惊呼声,对于薛听风刚刚露那一下子更是议论纷纷,也对苏燕婉投以古怪的目光,而风夜寒眉头更是皱了一份,没想到薛听风的武功已经到了这种境界,不禁暗暗攥拳。

而此时的苏燕婉由于被薛听风刚刚那一笑闪了一下,心里正暗暗腹诽“妖孽”,没想到面前直接出现一个放大版妖孽的脸,只听薛听风在她耳畔说:“婉妹妹,咱们会再见的。”便没了踪影,苏燕婉暗暗心惊,薛听风刚刚的速度如果要杀她恐怕她已经倒下了。只有前座的苏老将军眼睛闪了闪,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涅槃王妃哪里跑第8章试读

薛听风走后,苏燕婉压下心惊继续喝酒吃菜,宴席在一种很诡异的氛围中进行着直到结束,期间再也没有发生什么变故。

苏燕婉和苏老爷子看起来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似的,苏燕婉不去理会身上不去理会投在她身上的或怪异,或嫉妒的目光,由于薛听风对苏燕婉展现的关注,使得苏燕婉再一次成为了在场女子嫉妒的对象。

宴席结束后,苏老爷子只是看了苏燕婉一眼便在芳姨的搀扶下走了,苏燕婉看了看老爷子的背影便转过身,也要离席,不远处从进入前院开始就一直在婢女处观望的灵儿向着苏燕婉娇笑着小跑了过来。

苏燕婉没有和任何人道别,就和灵儿离开了前院,今天这顿饭对她来说收货不小。

苏燕晴坐在女眷席,充满嫉恨的目光盯着苏燕婉远去。之前薛世子在时风华绝代盖过在场众男子,苏燕晴虽对薛听风心生向往,但还是不忘本分,席间时常会注视自己的未婚夫,丞相公子赵旷,可是她发现,自从苏燕婉来后,赵旷的眼神便经常流连在苏燕婉身上,这使苏燕晴非常不甘,原本苏燕婉便有着风清第一美人的称号,自己的美貌在她面前一直被压制,所以从小苏燕晴便对苏燕婉充满敌意,苏燕婉美虽美,但性子怯懦,在苏燕晴看来根本就是个废物,所以她便经常讽刺欺负苏燕婉,并向外言苏燕婉是将军府的耻辱。

二夫人注意到自己女儿的神情,拉了拉苏燕晴,现在还有宾客没走,二夫人了解自己女儿的脾气,怕她一时冲动,在这些夫人小姐面前找苏燕婉的麻烦,便俯了俯身对苏燕晴悄声道:“不过是个小贱蹄子,还能翻出什么花来,等客人走后随你怎么闹。”

二夫人说话的同时眼里闪过一抹狠色。

苏燕晴听了二夫人的话,望向苏燕婉离去的方向,眼里同样闪过一抹狠色。然后便放下心神同二夫人一起与交好的夫人小姐攀谈,俨然一副大家闺秀的样子。

苏燕婉在回到自己的东南小院后便吩咐灵儿把自己的工具拿来,开始研制毒粉。早在苏燕婉穿越而来的第一天,苏燕婉就发现了院子里那几盆不起眼的郁金香,虽然可观但也是一个不错的制毒材料。

在前世,苏昕作为高级佣兵,经常会接受到组织的指派训练,在广阔的热带雨林里面求生就是其中之一,这要求历练者不光有强大的身体素质,还要有大量的药理草药知识,因为在未知的大雨林里很容易受伤或中毒,而在与外界完全失联的环境下只能自己采集制配解药。所以现在苏燕婉想在这个偏僻的东南小院搜集材料制作一些简单的药粉还是轻而易举的。

灵儿在看着自己小姐驾轻就熟的研制花瓣,虽然不了解小姐要做什么,但是就是相信自家小姐。

时间过得很快,苏燕婉专心制药一天很快就过去了,寿宴第二日当苏燕婉停下手,将瓷皿的药粉灌入小瓷瓶中,感觉有点累,揉了揉眉心,暗叹这幅身子还是太弱了,就是不知能把自己前世的格斗技巧发挥几成。正思衬着,一阵阵脚步声靠近苏燕婉的小院,然后便是一阵莺莺燕燕声,听着人数不少,燕婉感觉还能闻见一股股刺鼻的脂粉味。

“小姐……”灵儿小脸立即透着一阵惊恐,苏燕婉的脸瞬间冷了下去,嘴角勾了勾,没想到他们能忍到今天才来找她,还就怕她不来呢,既然来了正好给她试试毒!

苏燕婉拍了拍灵儿的肩膀,递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越过灵儿走向主屋门口,正对小院门口,然后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目光犀利地看向门外。

接受到苏燕婉安慰的眼神,灵儿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了下来,虽然小姐从上次醒来后变得和从前很不一样了,但是这样的小姐却让灵儿莫名的安心。只是看着自己小姐身上那自信的光芒,就能让她相信她非常可靠。想到此灵儿看向苏燕婉的眼神透露着一种尊敬与推崇。

苏燕婉余光扫了一眼灵儿,想到这丫头可能是常年被欺负怕了,那种经年累月造成的心里恐惧不是她一两句话就能完全消除的,想到此,苏燕婉望向院门的目光更冷了一分。

很快苏燕晴带领着一堆人走进苏燕婉的小院,苏燕婉在心里冷嗤,来再多的人也是一样。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