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陆少请手下留情

更新时间:2021-04-08 11:34:50

陆少请手下留情 连载中

陆少请手下留情

来源:追书云 作者:锦良 分类:总裁豪门

精彩试读:对,她犯贱,她没有尊严,为了钱她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她池婉,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池婉说着,一个又一个响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和多年前拒绝下跪的她截然不同。而程嘉礼更是惊讶地看着池婉,他想要出手拯救她,却被她猩红的眼眸吓了一跳,池婉完全抛去了往日的种种,不管不顾地跪了下来。“陆先生,顾小姐,请二位原谅我,是我下贱,我不知廉耻……”一遍一遍下跪磕头的声音响起,众人看了忍不住面面相觑,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为了一百万至于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陆少请手下留情第4章试读

为了她的孩子,为了答应过的那个人,池婉咬咬牙,微笑地接过了那张银行卡,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陆少果然大方,不知陆少想要我做些什么,我这么丑,只怕要倒您的胃口。”

-----------------------

她的声音十分粗犷,像是男人声音一样,让身边的人厌恶得皱眉。

陆淮深面色冰冷,勾唇讽刺道:“就你,给我舔鞋都不配。”

即使已经猜想到男人这么说,但池婉听了还是心绞痛了下,她倔强地开口,“那陆少想要我做什么。”

“呵,你果然犯贱,给钱什么都能做。你这样的货色,只配给蓉蓉服务。”

“跪下,为你当年的罪行忏悔!”

男人的声音突然凌厉起来,一刀一刀地砍在了池婉的心上。

顾蓉蓉吗?

这么多年过去了,陆淮深还是记得当年的事情。

顾蓉蓉故作吓了一跳,看到池婉那副惊心动魄的模样也忍不住吓了一跳,她故作恶心地呕吐了几下,又可怜兮兮地看向了陆淮深,“淮深,要不还是算了吧,她也不容易,再说了当年也有我的错,我不该一直出现在你身边的。”

“陆先生说话算话吗?”池婉突然打断了顾蓉蓉的话。

这一百万,换她的尊严,挺值!

有了这钱,以后孩子治病的钱就有着落了,池婉啊池婉,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你废什么话啊,陆少可是一言九鼎,能把你给亏待了?”

能看着这个丑八怪给未来的陆夫人下跪,想想都刺激!

众人急忙催促着池婉,但没有一个人考虑她此刻的心情。

池婉平静地点头,跨步走了过去,脱掉了自己的舞鞋,深吸一口气,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顾小姐,不……未来的,陆夫人。”

“是我犯贱,是我当年对不起您,我现在给您道歉,只希望我最后能拿到一百万,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包括在这里一直跪着,您和陆先生什么时候气消了给我一百万就好。”

对,她犯贱,她没有尊严,为了钱她什么都能做的出来,她池婉,就是一个这样的女人。

池婉说着,一个又一个响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上,和多年前拒绝下跪的她截然不同。

而程嘉礼更是惊讶地看着池婉,他想要出手拯救她,却被她猩红的眼眸吓了一跳,池婉完全抛去了往日的种种,不管不顾地跪了下来。

“陆先生,顾小姐,请二位原谅我,是我下贱,我不知廉耻……”

一遍一遍下跪磕头的声音响起,众人看了忍不住面面相觑,这个女人,真的是疯了,为了一百万至于吗?

陆淮深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池婉,他的拳头逐渐泛白,突然开口说道。

“如果蓉蓉没有满意,这一百万作废。”

男人的语气十分戏谑,带着嘲讽和羞辱的意味。

顾蓉蓉眼里划过一丝奸笑,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又怎么会放过池婉?

“婉婉,你最近过得还好吗,你为什么要为了一百万跪下,我听说你出来之后一直在酒吧到处找工作,是不是又缺钱了,那些人没给你吗?”顾蓉蓉故意扭曲着事实。

池婉无力地看了一眼顾蓉蓉,现在她们两个人身份互换,她摇身一变成了未来呼风唤雨的陆太太,而她只是一个下贱的劳改犯,一个杀人犯罢了。

“您太过分了,不许你们这么对她!”程嘉礼终于看不下去了,倏然地将池婉搂住,在她唇上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这个吻如同溪水一般,缓缓流入了池婉的心里。

众人皆是震惊,唯独陆淮深,目光狠厉地凝着亲吻的男女。

下一秒,陆淮深直接挥拳,在程嘉礼脸上重重留下一个印记。

程嘉礼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毫不示弱地看着陆淮深,“陆淮深,程家也照样有钱,你不给她我给她!”

“那我倒要看看,你这个晚辈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程嘉礼见状想要追上去,却被几个朋友给拦住了。

“程少,一个丑女人而已,没必要跟你小叔翻脸啊。”

“您消消气吧,您这身份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还缺那个货色吗?”

男人气急败坏,他看到了同样惊慌不已的顾蓉蓉,眉宇间带了许多的厌恶,“不去看看我小叔吗,别辛辛苦苦让自己的如意算盘打翻了。”

他不知道今天自己是怎么了,看到池婉这样,他想毫不犹豫上前保护她,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对她的喜爱,犹似当年。

……

陆淮深也同样魔怔了,居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池婉这个贱女人带了出去!

男人踩在厚厚的地毯上,抱着身体纤瘦的女人,他能感觉到,池婉在他怀里是那么地轻,像是空气一般,随时都会消失。

一想到刚才程嘉礼亲吻池婉的样子,他心中就一团怒火。

“这么多年了,池婉!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贱,你的尊严呢,你的骄傲呢?给狗吃了吗?你真是个丢脸的女人!”

男人的话戳中了池婉的泪点,但是池婉在这一刻并没有哭出来。

尊严?骄傲?

那是什么?和她有关系吗?

男人一把将女人甩在床上,池婉整个人轻飘飘的,被扔在床上,被子都没有任何凹进去的痕迹,就如同冬日的枯叶一般,毫无生气。

池婉纤长的指甲狠狠戳进了肉里,她把自己的尊严完全扔掉了,躺在床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陆先生,可以给我一百万了吗?”

“给你?你还真有脸说这句话,你怎么还这么贱,是个男人都能亲你?程嘉礼真给你钱,你是不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陆淮深看着池婉有些红润的唇瓣,突然想到了刚才程嘉礼触碰过这里,他像是发了疯一样直接撕咬啃了上去。

这个吻粗鲁而又暴力,将池婉的嘴皮都带出了一丝鲜血,可是男人依旧没有怜惜之情,‘刺啦’一声,是衣服撕碎的声音。

池婉的肩头完全暴露在了空气中,房间的温度有些低,她直接打了一个冷颤。

她想,就是一百万而已,让陆淮深在自己身上发泄就算了。

陆淮深并没有看到白皙的皮肤,取而代之的是一道疤痕粘在皮肤上,周围还有不少的淤青,男人的脑子猛地一空,突然停止了手上的动作。

“池婉,你背着我又和谁乱搞了,你这个放浪的女人,真是让我恶心。”

陆少请手下留情第5章试读

陆淮深将池婉一把抓起,无情的都在了床下,池婉像是空中的泡沫一下,落在木质地板那一瞬间,她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

她强忍住了口腔中的呕吐感,有些狼狈地起身,她看了一眼陆淮深,见男人坐在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自己,她笑了笑。

“陆先生,您的一百万什么时候给我?”

“池婉,你休想,你根本不配拿到一百万,像你这样的贱女人,给我滚得越远越好。”

又是这句冰冷的话语,池婉犹如身处冰窖,她的脖子也被男人狠狠掐住。

陆淮深修长的手指在池婉唇上疯狂地摩擦,企图擦掉刚才男人留下的痕迹和气息。

这个嘴巴,他吻过,程嘉礼也吻过,已经脏了。

池婉被男人这个动作吓坏了,像看到什么恐怖的一幕,连滚带爬地后退了几步,本能性地用双手挡住了头发,似乎在阻止男人对她打骂。

女人凄怆的声音响起。

“我知道错了,求求你不要打我,我下次不敢了,我错了……”

池婉开始跪在地下,匍匐在地下开始哀求着男人。

女人的动作让陆淮深慕然僵硬在了半空中,他眉目深邃,感觉这一刻自己在池婉眼中,犹如地狱修斯般,要把她带入十八层地狱。

她躲闪的样子像极了受尽委屈的人,陆淮深不敢想,池婉到底怎么了。

她这五年,她经历了什么。

当年是池婉故意开车把蓉蓉撞成残疾,还差点成为了植物人,最后在病房企图杀蓉蓉,所以池婉今天,是咎由自取!

她所做的这些,都是要给蓉蓉赔罪的!

就算池婉今天咎由自取,但他看到池婉这副模样,心脏还是狠狠地抽搐了两下。

电话突然响起,率先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尴尬,陆淮深赶紧拿过了手机。

电话那边,是一道焦急的女音,“陆少,蓉蓉的腿疾复发了,医生说治愈的几率很低,你快回来看看蓉蓉吧,蓉蓉很想见你!”

临走的时候,陆淮深深深望了女人一眼,女人眼角还有未哭干的泪痕,一览无余的光头暴露出来,样子极丑,这是他见过最丑的池婉了。

男人脚步没有一丝的停留,狠狠地关上了酒店的门。

池婉这件事还惊动了夏姐,夏姐是舞女的负责人,出了这事,自然和她难逃干系列,夏姐匆匆赶来的时候,看到的确实总裁脸色发青,整个人散发着忧郁的气息。

夏姐十分心疼池婉,想要开口替她求情,但是看到总裁这样,到嘴边的话戛然而止,再也说不出来了。

池婉见来了这么多人,赶紧用剩下的衣服挡住了自己的头发,胆战心惊地说道:“抱歉,陆先生,对不起……”

“给她准备一身干净的衣服,还有假发。”

“是。”夏姐连忙应声小心翼翼的把总裁送到了电梯口,进去前一秒,她突然听到总裁说。

“以后不许让池婉出现在这里,陆家旗下所有产业,都不允许她进,还有……程氏。”

……

陆淮深离开没多久后,夏姐就赶紧刷卡进入房间,看到池婉那一吹即散的身体,她心疼地走过去抱住了池婉,安慰道:“没事的,都过去了。”

“夏姐,我明天继续来吧,我会好好表现的。”

“池婉,你这几天就好好休息吧,等你好了再说。”

池婉乞求地看着夏姐,苦苦乞求道:“夏姐,我被开除了吗?我已经不能来这里上班了吗。我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保证不会有下一次了。”

池婉哭得天花乱坠,脸上的妆容也都花了,夏姐心疼地擦了擦的泪,虽然不知道池婉经历了什么,但是看到这个女人她也会莫名的心疼。

“你缺多少钱,我借你一些,这几天你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吧。”夏姐无可奈何,可她又不能让池婉顺利留下来。

池婉深吸一口气,她知道夏姐这么说其实是默认她要离开了。

“谢谢夏姐,这几个月多谢你帮助了。”

池婉还想开口说着什么,可惜她的手机一直想,医生给她发消息说,这个月的医药费要支付了。

女人倔强地站起来,哪怕刚才一直跪着她的腿已经麻木,但她依旧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

池婉去了医院,医生说以沫的骨髓再不找到合适的济源,可能会无法医治,池婉听到一下子就哭了,她单薄的身影在医院走廊里显得格外显眼。

……

另一边。

顾蓉蓉知道陆淮深快来了,立马跑到了病床上,将自己艳丽的唇色全部擦掉。

池婉回来了?她是不会让池婉如愿以偿的!

她努力了这么久,却比不过一个劳改犯?一个长相丑陋的池婉吗?

池婉最引以为傲的就是她的容貌和嗓子,所以她在那五年期间,派人毁掉了池婉的声带,剪掉了她所有的头发,让她头发无法生长。

还让人在她身上烙印下了大大小小的痕迹,但是这些,还不够她解气!

只是没想到池婉生命力还这么顽强,居然能活着出来,还来到了红粉工作!

等到陆淮深到了医院的时候,顾蓉蓉已经在那里昏睡了,听到男人的声音之后,顾蓉蓉立马激动起身,下来的时候故意崴了一脚,整个人扑通在了男人的怀抱里。

顾蓉蓉的心里暗暗一笑可是她再次抬眼的时候,却发现陆淮深只是用着手抓住了自己的胳膊以防他摔倒,顾蓉蓉脸上泛起一丝尴尬,但又很快消失殆尽。

“身体怎么样了?”陆淮深的声音听不出喜怒哀乐。

“已经好了不少,但是医生说我最近心情不好,病情又加重了。淮深,你能不能今天陪陪我,我有点难受。”

顾蓉蓉的泪滴像是小雨滴一样滴下来,楚楚可怜的样子更是我见犹怜。

“我还有点事,你今天好好在医院呆着吧。”谁知,陆淮深对这些不为所动,冷冷地抽出了手,声音极致冰冷。

“淮深,你还去哪?”顾蓉蓉急了,为什么她感觉今天心跳加速了许多,是因为池婉回来了吗?

不!

陆淮深只能是她一个人的,谁也抢不走!

池婉,你的噩梦来了!

可是不管她最后说什么,陆淮深最后还是走了,气得顾蓉蓉摔碎了病房所有东西,还迁怒了一群人。

陆淮深到了五楼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阵对话,那个女人的声音过于熟悉,他一听就知道是池婉。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