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薄少盛宠宝贝妻

更新时间:2021-04-09 16:12:03

薄少盛宠宝贝妻 连载中

薄少盛宠宝贝妻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沈南枝, 薄司南

精彩试读:“为什么?”沈南枝不开心,停下不走了,撒娇耍赖,非要一个答案不可。薄司南如实回答:“热闹的场合,这首曲子有些伤感,不合适。”“那我要弹什么?”“小狗圆舞曲?”沈南枝听完,愣了好一会儿就开始傻笑:“哈哈哈,不错不错,他们都是狗子,嗝儿,就选这个。”薄司南从她的醉话里听出一个信息:“谁惹你了?”沈南枝蹙着眉,努力回忆:“……嗯……好多好多人……诶?奇怪,怎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撕逼,姐姐怕过谁!

沈南枝冷冷地扯下唇,径直走向自己的写字台。

身后的三个女生:???

怎么回事?

为什么沈南枝怪怪的?

按理说,她不是应该打开包包送出昂贵的礼物?怎么如此冷漠?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中带着疑惑。

等沈南枝整理好课材,准备离开时,她们终于忍不住拦下她:“南枝,你刚回来,不休息会儿就要走?”

“嗯。”

沈南枝语气敷衍,明显不想同她们废话。

“别呀!”

金丽勾住她的胳膊,舔着脸,笑嘻嘻道:“今天下午没课,咱们好久没聚了,一起去happy啊!”

清汤挂面的白薇:“南枝,你还记得上次你带我们去的那家皮肤管理中心吗,我上周路过,看到他们新推出一个全身套餐,特别好,咱们一起去做护理。”

一直向往上流社会生活的孔繁萱:“我们做完皮肤管理,一起去聚餐吧,万达附近新开了一家日料,味道特正宗。”

三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大有逮住沈南枝不放的架势。

沈南枝冷冷看着。

上一世,这样的剧情经常上演,当时的她并不觉得怎样,朋友之间一起玩耍聚餐再正常不过,君君在洛城的时候,她俩也一天到晚浪不停。

但她忽略了一件事!

君君买东西喜欢买双份,一份自己用,一份给她,美曰其名:闺蜜就是用来宠用来疼的!

而这三位……

除了她生日时送给她一支口红,从头到尾,连一碗大碗宽面都没请她吃过!

他们每一次逛街,spa,吃饭,度假,所有的开销全都是她买单。

她不缺钱,也不计较这些开支,她们喜欢她买给她们就好了。

可她们呢???

回馈她的,就是把垃圾肆无忌惮扔她桌上?

现在回头看看,这三人一直都把她当一个冤大头,提款机,肆无忌惮吸她的血从她身上抠好处。

看清楚现实后,沈南枝凉凉一笑:“好啊。”

在她们眼底换上欣喜时,她加了个条件:“不过,得你们请客。”

“???”

三人,三张震惊脸。

“怎么不吭声了?”沈南枝挑下眉梢:“很为难?”

她的目光,从她们匪夷所思的脸上一一瞥过:“以前每次出去玩都是我请客,包括你们逛街看到喜欢的衣服包包也是我买单,就算轮,也该轮到你们请我一次了,不是吗?”

“……”

三人鸦雀无声。

被沈南枝犀利的眼盯着,孔繁萱终于张了张口:“南枝,不是我们不愿意请你,而是……那几个地方都很贵,我们的生活费有限,没那么多钱……”

沈南枝嗤笑:“既然知道那些地方贵,你们还提议去?”

孔繁萱:“……”

金丽口不择言道:“那不是你有钱吗!”

“哦?”

沈南枝被这个回答“逗”笑了:“就因为我有钱,所以,我就应该承担起你们三个超过自己购买力的奢侈欲、望?嗯?”

“那请问,你们是我的谁?”

“又请问,我凭什么就该为你们无穷无尽的欲、望买单?”

“能买的起就买,买不起就努力赚了钱再买,都是二十多岁的人了,一个个的,这点道理都不懂?!”

“……”

金丽被怼的红了脸,咬着唇没吭声。

孔繁萱的脸上也红一阵白一阵,像个调色盘。

白薇见场面尴尬,顶着她那张比林珊珊还无辜清纯的脸,好言好语地打劝道:“南枝,你别生气,丽丽就是口不择言……”

“闭嘴吧。”

沈南枝不想和这群没心肝的人说话,“奉劝你们一句,尽快把你们的东西从我床上拿下去!”

“我的床,我的书桌,我的柜子,就算我不用,那也是我的。”

“你们以后再敢往我桌上扔垃圾,别怪我不客气。”

沈南枝面无表情道地说完,拿着课材离开。

白薇、金丽、孔繁萱:“……”

目瞪口呆了好一会儿,三人对视的一刹那,气氛顿时爆炸!

金丽气的骂道:“她以为她是谁啊,拽什么拽?”

孔繁萱的眼底闪烁羡慕嫉妒恨:“有些人一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站在我们难以企及的起跑线上,开着豪车,穿着高定,就算不经常来上课,校领导也不会说什么。”

白薇皱皱眉头:“我们把她得罪了,她会不会给我们穿小鞋?”

金丽哼道:“怕什么,学校又不是她开的!她还能翻了天不成?”

白薇裂她一眼:“如果不是你昨天懒得倒垃圾,把餐盒扔她桌上,她今天也不会生气……”

“我就扔怎么了?”

明明是一致对外通骂不合群的沈南枝,突然被调转枪头的白薇捅了一刀,金丽很恼火:“难道你没扔?就数你扔的最多!现在还有脸说我?真是又当又立!”

又当又立,这个词的原意是:又当婊、子又立牌坊。

“你……”

白薇被骂“婊、子”,气的想和金丽干一架。

孔繁萱拉住对骂的两人,一脸深沉:“好了,现在不是窝里斗的时候,我很奇怪,沈南枝到底怎么了,这次见到她,感觉又精明又嘴毒,变得和以前不一样了。”

金丽拧了会儿眉心:“是啊,以前每次回来都送我们礼物,这次连个小首饰都没准备!”

白薇猜测:“难道她家破产了?”

沈南枝从来没有暴露过自己是洛城第一世家沈家千金的身份,三人只把她当普通富二代。

“有钱人嘛,突然暴富,突然破产,这很平常。”

孔繁萱听了,心里莫名一阵平衡:“或许吧,不然也不会抠抠搜搜的让我们请客。”

金丽的家庭比孔繁萱和白薇好一些,又是家里的独女,平时被宠惯了,生平第一次被沈南枝怼,感觉脸都丢光了。

现在,沈南枝就是她的头号大敌。

沈南枝如果落魄,她百分百第一个拍手叫好:“百分百是破产了!故意穿那么高调,肯定是为了骗投资商给她家公司注资!之前很多老赖公司就这样,越高调越有鬼!说不定她家人一直就是靠骗人钱财才发家的!”

“砰。”

房门被推开。

沈南枝重新出现在门口。

正讨论她的三人:“……”

20-沈南枝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妈蛋……

不是走了吗?突然又蹿回来是几个意思?

沈南枝就站在门口,也不进来,半倚着门框,冷冷笑着:“对了,再通知你们一件事。”

“过去送给你们的东西,我就当肉包子打狗,不再追究。”

“但你们欠我的钱,请三天内准备好打到我账户,少一分都不可以,不然,你们就等着去广播室收法院传票吧!”

“……”

三人的脸色,比调色盘盘还调色盘。

靠!

金丽怒了:“沈南枝,你要不要这么恶毒?”

逼她们三天内还钱已经很不人道了,居然还告她们?大张旗鼓地去广播室广播?

“恶毒吗?”

沈南枝欣赏着她们气急败坏的嘴脸,真为上一世的自己不值。

她掏心掏肺的好意都给了些什么垃圾货色?

这三人仗着她对她们好,肆无忌惮索要礼物,以各种借口借钱,直到三年后她们出人头地,也从没有过半点还钱的意识!

她就是要她们还钱而已,居然成了口伐笔诛的恶人?

丫们的三观是从茅坑里栽种发芽的?

垃圾!

沈南枝对垃圾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耐心好脸色,她容不得这些人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晃悠,还给自己委屈受。

她咄咄逼人地睨着金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我第一次听说,让人还钱是恶毒,那借钱不还的人呢?是不是罪该万死,要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金丽:“……”

沈南枝不屑冷笑,欣赏完她们大变脸,转身离开。

金丽等人一脸菜色。

这些年,她们用各种借口借了沈南枝不少钱,她有钱,从不在意这些小细节,慢慢的,她们从一开始的忐忑不安变成理所当然。

突然有一天要她们还钱,他们面临一个问题……

“那么多钱,三天内,我们怎么能凑够?”

“……不行的话,把她送我们的那些礼物卖掉吧?”

“可是我舍不得!”

“那你就等着被全校通报吧。”

“……气死我了,沈南枝真是太坏了!”

……

薄司南下午五点半准时回家,客厅里,钢琴曲在流淌,他瞬间被吸引过去。

沈南枝坐在钢琴前,好看的手指在黑白键盘上跳跃。

她侧对他,全身心投入进琴音,并没发现客厅里多了一个人。

薄司南静静看着她。

她五官立体,皮肤很白,头顶的灯光落下,肌肤染上月光般的温润。

她弹出的曲调也如她本人的气场一样,平缓安静,仿佛站在岸边,望着一潭深水,安静的水面上有只蜻蜓落上去,荡出点点的涟漪。

等涟漪一圈圈散开,水面上,满满都是她的影子。

薄司南听过很多场音乐会,但第一次觉得,钢琴曲也可以用美来形容,无论是旋律,还是画面,他都切切实实感觉到强烈的美感。

他的心跳,他的呼吸,都被曲子带走。

目光胶在她身上。

视线渐渐变直。

突然!

曲调一变,琴声抑扬。

她平静的情绪似乎受到冲击,连带着她本人的气场也发生变化,美艳精致的五官也给人强烈的视觉冲击,像一朵蔷薇花怒放。

浓艳,华美。

凌厉,还有些……伤感。

薄司南情不自禁走过去,手指落在键盘上。

噔!

琴声被打断,沈南枝缓缓抬头,眼圈有些红,脸颊也染了醉人的红。

她昂着脑袋,嘻嘻一笑,八颗洁白的牙齿露出来:“我弹得好不好听?”

“……”

薄司南从她身上嗅到酒意,蹙眉,把她从椅子上拉起来:“你喝酒了。”

沈南枝嘟着嘴,固执地问他:“我弹得好不好听?”

薄司南自顾自说道:“我扶你上楼。”

沈南枝问了两遍都等不到答案,瞬间不高兴了,推他一把:“到底好不好听嘛!”

“……好听。”

她不仅喝了酒,还醉的不轻,站都站不稳了,薄司南再次扶住她。

沈南枝稍微开心了一丝丝:“那你知道我弹的什么吗?”

薄司南“嗯”了声。

“弹的什么?”她不甘心地问。

“Still-waters。”

沈南枝笑嘻嘻的点点头:“宾果,答对了!”

喝醉酒的她,话蛮多:“那你说,我双旦联欢会就弹这首曲子好不好?”

薄司南边扶她走着,边说:“不好。”

“为什么?”

沈南枝不开心,停下不走了,撒娇耍赖,非要一个答案不可。

薄司南如实回答:“热闹的场合,这首曲子有些伤感,不合适。”

“那我要弹什么?”

“小狗圆舞曲?”

沈南枝听完,愣了好一会儿就开始傻笑:“哈哈哈,不错不错,他们都是狗子,嗝儿,就选这个。”

薄司南从她的醉话里听出一个信息:“谁惹你了?”

沈南枝蹙着眉,努力回忆:“……嗯……好多好多人……诶?奇怪,怎么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了?”

“……”

果然醉的不轻。

沈南枝说完,挣扎着要爬楼梯,薄司南一把抓住不安分的她塞进电梯。

都醉成这样了,还爬楼?

喝醉酒的沈南枝超任性,抓着电梯门,气的乱叫:“我不要住这个小房间,我不住这里,我讨厌住这儿,我要出去!”

那一脸抗拒控诉的样子,仿佛被狠狠欺负了似的。

薄司南无奈,只好打横抱起她走楼梯。

沈南枝如愿以偿,窝在他怀里傻笑。

薄司南轻轻往下一瞥,就看到她红艳艳的嘴唇,像甜滋滋的樱桃。

似乎觉得自己趁人之危的注视有些冒犯,他立马错开视线。

结婚一年,两人养成一个习惯,在薄家老宅时,他们一个睡床一个睡沙发,在外面,两人一人一间房。

薄司南谨遵两人之间的“约定”,把沈南枝抱进她房间,刚把她放在床上,沈南枝就开始脱衣服,嘟嘟囔囔着:“睡前要洗澡。”

她当着薄司南的面,就这么把上衣扯掉了。

扯……

掉了……

薄司南触电般扭过头不看她。

没一会儿,身后一阵窸窸窣窣的,紧接着听到一声门响,还有放水的声音。

薄司南修长的手指摁摁眉心。

他身上沾了不少酒气,他不喜欢喝酒,对这个味道有些排斥,想回房换件衣服,离开时,下意识地往浴室方向看一眼,却发现浴室的门开着一条缝,氤氲的水雾弥漫着一道倩影。

而倩影主人的桃红色内衣……就这么大大咧咧的掉在门口……

沈南枝, 薄司南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