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钟情不过是过客

更新时间:2021-03-27 15:29:35

钟情不过是过客 已完结

钟情不过是过客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裴育的动作越来越快,暴怒在快感中越来越少,欲望的本能却越来越盛,只觉得这具身体似乎让他着了魔,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眼前越来越沉,林欢终于承受不住,在他的暴虐中昏了过去。裴育还以为她在装傻,做的越发禽兽,直到最后狠狠冲刺了几下,将浴火全部泄在她的身体里,这才退了出来。林欢的身体软绵绵的滑下,身下一片狼藉,整个人昏倒在冰凉的地板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钟情不过是过客:上药

林欢的手紧紧扒着台面,指关节都泛着白,她咬破了嘴唇,也不肯泄露一丝呻吟。

“贱人,怎么不叫啊,都湿成这样了,一定爽的说不出话了吧,恩?”他说着,啪啪啪的拍着她雪白的臀瓣,包裹着他的那处不受控制的收缩,刺激的他狂风暴雨般的折磨着脆弱的入口。

随着每一次撞击,林欢的心像镜花水月一般破碎,扎的她心在滴血,

她越是不出声,裴育越是生气,拽着她的胳膊,将下身捅的更深,肚子一顶一顶的,在身体里横冲直撞的东西仿佛要戳破她的肚子似的,林欢难受的红了眼,忍不住痛的弯了腰,却因为双手被禁锢着,被迫承受着身后施虐一般的惩罚。

裴育的动作越来越快,暴怒在快感中越来越少,欲望的本能却越来越盛,只觉得这具身体似乎让他着了魔,更加控制不住自己的动作。

眼前越来越沉,林欢终于承受不住,在他的暴虐中昏了过去。

裴育还以为她在装傻,做的越发禽兽,直到最后狠狠冲刺了几下,将浴火全部泄在她的身体里,这才退了出来。

林欢的身体软绵绵的滑下,身下一片狼藉,整个人昏倒在冰凉的地板上。

“起来,别给我装死……”

裴育扣上皮带,轻踢了她一脚,林欢的身体随着晃了晃,没有半分反应……

“林小姐只是发炎了,有些低烧,吃点药休息两天就好了。”

有人在说话,似乎是在说她,身子像是被汽车碾压了一样沉重,堪堪睁开眼皮,便见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离开的身影。

裴育将医生送走了,一回头就见她醒了,浓眉皱起,林欢很累,整个身体像是散架了一样,对上他深沉的眼睛更是觉得全身都失了力气,索性移开了眼。

感觉到裴育来到床边,掀开了被子,分开了她的腿,身下立马变得凉飕飕的……

林欢本来就无神的双眼颤了颤,身体在本能的害怕,索性闭了眼,已经这样了,她现在这幅样子也没什么力气反抗了,索性都由着他了,想做就做,想玩就玩吧。

裴育,不就是喜欢这么折磨她吗?

身下一凉,有什么冰凉的东西被涂抹到了私处,疼得她身子下意识颤了颤。

裴育察觉了,手上动作僵了,又红又肿还充血的地方似乎在控诉着他有多么禽兽,他没给人上过药,更何况这人还是林欢,难免下手重了些,一时有些懊恼,控制着力道放轻了动作。

温热的手指裹着药膏缓缓进入,冰冰凉凉的,林欢却只觉得疼,被子底下的手揪紧了床单,直到指腹进到更深的地方,林欢抖得更厉害,额头上沁出了一层冷汗。

手指被温热的软肉吸附着,似乎在挽留他一样,一股电流直冲着下身而去,裴育黑了脸,连忙撤出了手指。

他一定是疯了,上个药都能发情,一定是这副身体和她的主人一样,无时无刻都在想着怎么勾引男人。

裴育豁然起身,一边抽了几张纸擦了手指,一边冷眼盯着林欢,“你只是发炎了,别在床上装死,你害婉儿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呢。这两天,你最好给我好好伺候婉儿,给她赔罪,否则……”

钟情不过是过客:泼冷水

林欢麻木的听着,已经习惯了从他嘴里听到唐婉儿这三个字,自嘲的将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

门外,唐婉儿气的咬牙切齿,她都做到这个份上了,裴育还不把她赶走,八成已经是已经喜欢上这个贱人了,不成,再这么下去,她还怎么在裴家站稳脚跟。

眼中划过阴毒,林欢,这是你自找的。

李婶从医院走后,便再也没回来,秦薇为了孙子着想,专门送来了新的佣人。

午饭的时候,裴育和唐婉儿已经坐上了桌,林欢的房门却紧紧闭着,佣人端了饭菜上去,敲响了林欢的房门。

当房门打开的那一刻,裴育下意识望了过去,当看到一只纤细的手臂伸出来接过托盘的时候,莫名的松了口气。

唐婉儿偎依在他身边,看到这一幕,手里的筷子都快捏变形了。

裴育对这个贱人的感情,比她想象中的还要深,不用点手段,只怕是不会轻易赶她走的。

中午,裴育去公司了,他前脚刚走,唐婉儿后脚就闯了进去。

林欢一直没出过房门,满满的饭菜几乎就没怎么动。

唐婉儿进来的时候,她还以为是裴育,翻了身,不去看他。

岂料,被子突然被人掀开,一盆凉水随头浇下,林欢猝不及防,身子抖了抖,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衣服湿淋淋的贴在身上,只见唐婉儿手里端着脸盆,趾高气扬的瞪着眼睛。

“贱人,就会装可怜,裴育都走了,还装给谁看。”

林欢头昏眼花,本来就在发烧,再加上没吃饭,身体软的厉害,此时淋了冷水,整个人瑟瑟发抖,咬牙抬起眼睛看向罪魁祸首。

“贱?呵呵,咱们两个到底谁更贱,怀着孩子又能怎么样,裴育对我再不好,却也没有为了你而和我离婚。说到底,我不过就是他发泄欲望的容器,而你,也只不过是他生孩子的工具罢了。”

林青说着,眼见着唐婉儿脸上越来也扭曲,忍不住勾了唇,像是在笑她,又像是在笑自己,“他不爱我,却娶了我,好歹我还占着裴夫人的头衔,那你呢,除了小三的身份,你还有什么?”

这些话从她苍白的唇里说出来,刚好说到了唐婉儿的心上,唐婉儿怒目圆睁,将手上的脸盆狠狠砸在地上,“我和裴育本来就是相互喜欢,都怪你从中作梗,硬生生的抢走了裴育,你以为他真的爱你,他爱的不过就是你这个林家大小姐的身份罢了。”

“我是不如你有钱有势,可裴育的心在我这里,他在床上可从来不会粗暴的对我,你知道什么是温柔吗,知道什么是呵护吗?我告诉你,你这辈子也别指望裴育会爱上你,他只会恨你,这一辈子都会恨你!”

唐婉儿只为泄愤,声嘶力竭,一字一句都往林欢心上戳,她就是要她疼,最好疼的死去活来,乖乖从裴家滚出去最好。

林欢如她所愿,心疼的厉害,眼睁睁的看着唐婉儿走了,只留下满地的狼藉,佣人上来了,告诉她唐婉儿出门了,见她湿漉漉的坐在床上,小声的说:“少奶奶,我给你把床上的东西换了吧,已经湿透了,您还生着病,更严重了可不好。”

小说《钟情不过是过客》 第12章 上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