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当我绿了大佬后

更新时间:2021-04-04 18:06:29

当我绿了大佬后 连载中

当我绿了大佬后

来源:微阅云 作者:浅浅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时悦问完这话,感觉似听到那狗牢头嗤笑了她一声,随着不屑道,【完成不了任务,你就是死。作弊的话,会减寿!你现在就剩一个月的寿命,你想怎么作弊,可以试试看。】 【另外,你的钱财只能从BOSS那里获取,如果你敢从别人那里拿钱,你的寿命马上就会减少。】 【所以,你是要死,还是确定要死,自己思量。】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2-要被送去西天了吗?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时悦悠悠恢复意识,冷意和痛意一并袭来。那滋味儿,时悦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呲牙。

  

  忍着不适,睁开眼睛,环顾四周……

  

  破,烂,脏,四面透风,这里是一处烂尾楼,而她正被五花大绑在一个水泥柱上。

  

  认识到自己处境,看看眼前的环境,时悦沉默,回忆,整理。

  

  能感觉到了冷和痛,她现在已经不是鬼,而是时悦,是个人了。

  

  只是再次成人,也许用不了多久,又要变成鬼了。

  

  再次成鬼也挺好,她可以重新遇一个新的宿主,现在这个宿主太麻烦。

  

  【再次成鬼,你就彻底灰飞烟灭了,不要再想着重生了。】

  

  听到那冰冷的机械声,时悦嘴巴抿了抿。

  

  这逼逼叨叨在她耳边絮叨的,不是个人,它自称是监视她的系统,任务是督促她完成任务,还有就是防止她作弊的。听那语气,它觉得自个很牛。

  

  但时悦不屑一顾,什么系统,不过一牢头,说不定还是秃头,三只眼的那种。

  

  【不要在心里嘀咕我,我都听得到。现在,你应该还记得重生的条件是什么吧!】

  

  听狗逼系统提到这个,时悦又心塞了。

  

  重生了就能安稳的活着吗?不,想要活着还要靠她自己努力。而努力的方式就是……

  

  虐渣续命,舔狗发财!

  

  时悦觉得她上辈子一定是做了什么恶事,所以这辈子才招来了惩罚,且惩罚的方式还相当的诡异,相当的高逼格。

  

  【当下,你的寿命余额是一个月。若不想死,就要惩恶扬善,简单的说就是虐渣。】

  

  【虐渣续命,根据对方罪行,你获得的寿命不等,或长或短。】

  

  【最后能活多久,端看你自己的本事能耐。】

  

  所以,当下想活下来,就要虐渣行善才行。

  

  【还有花销钱财这方面,你只能从BOSS那里获取,只要你够谄媚,够能耐,能巴上,吃香喝辣买包包都不是问题。】

  

  把舔狗说的跟中举一样,他这样真是像极了老鸨。不过……

  

  时悦低头朝着自己胸口望了望,"嗯,资本还是挺雄厚的。不过,如果可以,你能不能给我弄的汹涌澎湃一些?"

  

  【你以为我是木瓜吗?】

  

  "你怎么能跟木瓜比呢?木瓜至少还能吃,你可是什么都不能。"

  

  【少废话!】系统呲一句,随着步入正题,【现在,你卡里余额还有五块钱,一会儿你可以先去喝碗胡辣汤填填肚子。】

  

  还有五块,并不是身无分文,也许她应该感到欣慰,开心的转圈圈。

  

  "如果我完成不了任务,还作弊呢?"

  

  时悦问完这话,感觉似听到那狗牢头嗤笑了她一声,随着不屑道,【完成不了任务,你就是死。作弊的话,会减寿!你现在就剩一个月的寿命,你想怎么作弊,可以试试看。】

  

  【另外,你的钱财只能从BOSS那里获取,如果你敢从别人那里拿钱,你的寿命马上就会减少。】

  

  【所以,你是要死,还是确定要死,自己思量。】

  

  威胁,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你说的BOSS,是哪个?"时悦问,心里希望她的金主善良多斤,乐善好施,对她毫不吝啬。

  

  在时悦满怀期望间,系统:【金主不是别人,正是你刚绿了的老公桑言。】

  

  时悦:……

  

  时悦:……

  

  我送你一顶绿帽,你送我千万家财,可能吗?做梦!

  

  桑言现在不扒她的皮就不错了,怎么还可能给她钱!连纸钱可能都不会给她。

  

  想想自己前景,时悦:"你让我直接灰飞烟灭吧!这样我不用想着怎么虐渣续命,也不用想着怎么舔狗发财吃香喝辣了,我死了得了。"

  

  【这可由不得你。】

  

  时悦听了,刚要反驳,忽而听脚步声传来。第一反应,当即闭上眼睛,耷拉下脑袋,继续装死。

  

  "桑少,如果不想时悦死,就赶紧拿五千万过来。不然……哼!我就把她扒光了丢到大街上。到时候,看你桑氏掌权人的面子还要不要?"

  

  时悦低头装死,听着男人的话,显而易见,这是绑架她来勒索桑言,要谋财了。

   

  只是,不知道桑大佬是什么反应?是告诉绑匪直接撕票?还是,做做样子,然后等着去大街上收她的裸体?

  

  "桑少,我给你一天的时间,赶紧把钱送来。不然……"

  

  "不然如何?"

  

  低沉浑厚的声音乍起,时悦听到,心里一个激灵。这声音是……?

  

  "桑言!"

  

  绑匪乍然听到声音,转头,看到不远处的桑言,也是一惊,脸色遂变,"桑言,你,你怎么在这里?"

  

  怎么在这里?这不是屁话吗?自然是因为他这奸夫,还有她这'淫妇’在。就是不知道他是选择让他们生不如死,还是直接去死?

  

  呜呜呜呜……

  

  重生难道就是为了再去死吗?

  

  时悦心里自怨自艾了一下,听桑言不咸不淡道,"来给你送钱。"

  

  真的?

  

  绑匪满是怀疑,桑氏掌权人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不是!

  

  但凡帝都的人都知道,桑言心思深沉的很,人也阴狠的很。虽然表面看起来温润儒雅,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其实,是个狠人!

  

  绑匪盯着桑言手里的箱子,绷着道,"你,你把箱子丢过来。"

  

  桑言点头,利索的将箱子丢到了他跟前。

  

  看桑言这么干脆,绑匪皱眉,虽然心里觉得有问题,但还是忍不住的打开箱子想看看里面的钱。

  

  然,就在他低头打开箱子的瞬间,只听砰的一声!

  

  砰,那是枪的声音!

  

  时悦听到心里一颤,随着尖叫声响起。

  

  "啊……"

  

  这叫声,听着都觉得疼。

  

  时悦绷着神经,眼睛悄悄眯起一条缝,偷偷看去。只见到那绑匪两只手抱着腿,倒在地上,疼的呲牙,打转。

  

  时悦看到腿上那抹猩红,咽口水。看来,桑言不止是带了钱,还带了枪。

  

  "桑言,你竟敢阴我,你不得好死!"

  

  这话,别人听了或许会恼。可桑言,全无感觉。从小到大,咒他死的多了去了,早已不新鲜。

  

  时悦眯着眼睛,看桑言不紧不慢的越过那绑匪。然后朝着她走来。

  

  看此,时悦迅速闭上眼睛,心却止不住的狂跳。

  

  他是来给她松绑的,来给她松绑的!

  

  心里祷告着,念叨着。随着,清楚感觉到一把枪抵在了她的脑门上……

  

  

  

  

  

  

   

  

  

  

  

   

  

  

  

  

  

  

  

   

  

   

  

  

  

  

  

  

  

  

  

  

  

  

  

  

  

3-爸爸,爸爸呀

要被送去西天了吗?

  

  没有!

  

  桑言好似只是枪脏了,拿着枪口在她脑门上蹭了蹭,擦了擦。然后,又拿开了!

  

  就这,时悦已经是一身的冷汗。

  

  桑言这一举,是恶趣?还是,真的对她起了杀心?

  

  疑惑很快解开。

  

  【幸亏你没睁眼,不然他很有可能一枪解决了你,免去日后麻烦。】

  

  听到系统那机械声,时悦顿时又是一身汗。这狗逼系统这个时候说这话,是想夸她做的好?还是,纯粹就是想吓死她?

  

  算了,系统这没得感情的机器,跟它计较没用。不过,这阴损的男人实在是可怕。更可怕的是,她竟然绿了他!所以,该说她更加牛逼吗?

  

  这想着,时悦再也承受不住这糟心的剧情,再次晕死了过去。

  

  精神过度紧绷,伤口钝钝的痛,晕死过去反而轻松了。

  

  帝都医院

   

  医生办公室内,桑言静坐着,转动着手里的茶水,表情淡淡。

  

  医生办公桌前,桑逸(桑言弟弟)盯着桑言猛瞧。

  

  桑言:"看什么?"

  

  桑逸:"也没什么,我就是在心里犹豫。犹豫着是不是该恭喜你翻开人生的新形象?"

  

  从桑少掌权人成为帝都最大的绿巨人,妥妥的形象大变呀!简直就是绿帽子代言人。

  

  桑言听了,看他一眼,不言。

  

  明显是不屑搭理他了。

   

  可桑逸却是不放过,好容易能看一次他哥的热闹,他可是不会放过。

  

  桑逸直接从办公桌前走出来,在桑言跟前坐下,直勾勾的看着他,"大哥,作为被绿的男人,请问你现在是什么心情?"

  

  桑言淡淡道,"你如果好奇,待你结婚后,我可成全你一次,到时你自己慢慢体会。"

  

  桑逸听言,顿时就笑不出来了。

  

  他哥这话是威胁吗?不,绝对不是!他可能是真的会绿他一次,让他切切实实感受一次。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而他们,不煎才急。

  

  桑言在桑逸眼里,就是个没得感情的机器。

  

  "桑教授,时小姐的检查结果出来了。"

  

  医生走进来将检查报告递给桑逸。

  

  桑逸拿过检查单,就让医生出去了,拿过检查单看一眼,抬头,对着桑言道,"也许,这次真该恭喜你。因为从检查报告看,时悦她还是个处女。"

  

  桑言听了,没甚反应,只问,"如果检查报告没事儿,一会儿你告诉时川(时悦哥哥),让他把人带走。"

  

  桑逸:"把人带走的另一重意思是不是跟时家就算是两清了。"

  

  桑言没说话,只是拿起外套,起身准备走人,一步迈出,听桑逸道:"但从检查报告看,应该也不会全然无事。她之前伤到头,现在颅内有积血,虽出血量不大。但,脑子这东西,结构复杂,难保不会出现意外情况。所以,你还是有些心里准备比较好。"

  

  桑言:"我不需要什么心里准备,她只要不是死了就结了。"

  

  听到桑言的话,桑逸知他话中意。之前桑言欠时悦外公一个救命之恩,现在桑言将时悦从绑匪手中就出来,就是两清了。至于时悦是残,还是傻,那可都与他无关了。

  

  看着桑言离开的背影,桑逸:了结了也挺好。不然,如果真让时悦做了桑氏的少夫人。那,还不知道会惹出多少幺蛾子出来。

  

  所以,现在这样也挺好。

  

  "桑教授,时小姐醒了!"

  

  桑逸听了,抬脚朝着时悦病房走去。

  

  刚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里面啼哭声传来……

   

  不是说醒了吗?这哭丧一样的声音是怎么回事儿?

  

  "悦悦,你这次可真是吓死姨妈了,你若是有个好歹,你说我可还怎么活呀!"

  

  "妈,别说着不吉利的话。现在悦悦不是醒了吗?"

  

  "是,是我不会说话!我就是被吓坏了,好在咱们悦悦没事儿,真是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时川站在一旁,看丁岚和葛静母女围着时悦,喜极而泣,谢天谢地的样子。时川沉默,不知道的还以为她们才是一家人,而他是个外人呢!

  

  不过,在时悦的心里,也确实是只把丁岚母女当亲人,当他是外人。想想也是挺讽刺的!

  

  "悦悦,跟姨妈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绑架你的是什么人呐?"丁岚看着时悦问道。

  

  葛静也静静的望着时悦,看她怎么说。无论时悦说什么,她都已经想好了应对的说词。

  

  糊弄时悦,对于葛静来说完全不是个事儿。

  

  时悦静默,静静的看着这母女俩在她跟前装腔作势。

  

  "悦悦,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呀?"

  

  葛静:"妈,你先别急,发生这么大的事儿,悦悦他一定是吓坏了。"

  

  "对,对,是我太焦躁了!我也是心里恼的慌,到底是什么人跟我们家悦悦有什么深仇大恨,竟然这样对待她。"

  

  "妈,你别担心,都会查清楚的。到时候,一定给悦悦讨一个公道回来。"葛静说着,转头看向时川,"表哥,到底是什么人绑了时悦,警方那边有消息了吗?"

  

  时川没回答,只道,"我想单独跟时悦说几句话,可以吗?"

  

  单独说话?这是要她们离开了!

  

  知时川话中意,葛静点头,转头对着时悦道,"悦悦,我们等下再来看你,你乖乖养伤,可不能使性子,知道吗?"

  

  丁岚:"姨妈回去炖骨头汤来,等下送来给你喝。"

   

  两人分外有心的叮嘱过,然后才离开。临走的时候,葛静又忍不住看看呆呆躺在病床上的时悦,眉头皱了皱,感觉哪里怪挂的。

  

  丁岚和葛静一走,时川看看时悦。

  

  时悦看看时川。

  

  兄妹俩对视,少时,时川开口,"以后,别再靠近桑言,一步都别再靠近。不然……"时川说了顿了顿道,"他会宰了你的。"

  

  时悦:……

  

  要不要说的这么直白!

  

  时川:"桑言是什么脾气的人,我想你可能并不了解。真惹恼了,他可是不会念什么情分的。"

  

  直接说他冷酷无情不得了。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再靠近他!可是,不接近他,她就只能当乞丐。

  

  时川看时悦不知声,还欲再说,就听时悦开口道,"你是谁呀?"

  

  时川:……

  

  啥?啥意思?

  

  刚走进来的桑逸听到时悦这句话,眉头挑了挑,这是不认人了?

  

  嗯,就是不认人了?

  

  很快的,时悦失忆的事就传到了桑言的耳朵里。

  

  "你去看看吧!省的再出幺蛾子。"

  

  因桑老爷子这句话,桑言让司机调转方向又去了医院。

  

  到医院,推开时悦的病房。

  

  屋内的人看到桑言,静了一下。

  

  而时悦看到桑言后,眨巴眨巴眼,沉静了一下,然后从病床上下来,径直朝着他走去,走到他跟前停下脚步……

  

  时悦她想干什么?

   

  在时川发紧时,看时悦忽然扑到桑言的怀里,哇的一声,哭着,大喊了一句,"爸爸,爸爸,爸爸呀!"

  

   

  

  

  

   

  

  

  

  

  

  

  

  

  

  

  

  

  

  

  

  

小说《当我绿了大佬后》 第2章 要被送去西天了吗?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