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冷将军的妙手弃妃

更新时间:2021-04-05 19:18:25

冷将军的妙手弃妃 连载中

冷将军的妙手弃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秦锦容, 盛元珽

精彩试读:“小姐,青柳来了,请您过去。”秦锦蓉点了点头,搭着雪芝的手起身,向屋外走去。雪芝掀开门帘,撑好油纸伞,将秦锦蓉送去花厅前廊,自有身后的小丫头替秦锦蓉披上雨毡。从这里到前厅尽是九曲长廊,不必撑伞,但今天雨势大,还是带着斗篷为妙。秦锦蓉只带着雪芝一人,走出锦阁,迎到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青柳面前,柔柔一笑:“这么大的雨,难为姐姐了。”青柳心下一惊,上下打量了一翻秦锦蓉。不是说这位小姐正哭闹着要掀了屋子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再遇

雪芝进来后,秦锦蓉便在她的服侍下起身整理妆容。

雪芝本想劝小姐谨慎行事,但看小姐不再泪流不止,反而步步小心谨慎,绝口不提究竟谁才是武安侯府小姐的事,雪芝也便放下心来,安心替秦锦蓉步妆。

按照秦锦蓉的记忆,再过一会儿,便是请她前去前厅的时候。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就有小丫头叩门唤道。

“小姐,青柳来了,请您过去。”

秦锦蓉点了点头,搭着雪芝的手起身,向屋外走去。

雪芝掀开门帘,撑好油纸伞,将秦锦蓉送去花厅前廊,自有身后的小丫头替秦锦蓉披上雨毡。从这里到前厅尽是九曲长廊,不必撑伞,但今天雨势大,还是带着斗篷为妙。

秦锦蓉只带着雪芝一人,走出锦阁,迎到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青柳面前,柔柔一笑:“这么大的雨,难为姐姐了。”

青柳心下一惊,上下打量了一翻秦锦蓉。不是说这位小姐正哭闹着要掀了屋子吗?

如此看来,果真是侯府长大的小姐,一举一动都是大家闺秀的做派。

青柳收回眼中的一丝不屑,恭敬的向秦锦蓉道:“小姐,您请吧。”

秦锦蓉颔首,视线回转,唇边却是一丝讥讽的冷笑。

当年,她嫁入太子府后,还以为青柳是自己人。却没想到,她早就和秦雪瑜串通一气来害她。这一世,她们一个人都跑不了!

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一行人便转至前厅。

青柳正欲入内通传,却被秦锦蓉制止。

“再等片刻,老夫人如今还在与亲孙女寒暄,我贸然进去,只怕扫了她们的兴。”

此言一出,不仅是青柳,老夫人身边的余嬷嬷都对秦锦蓉高看几分。

原本众人皆不喜欢秦锦蓉的娇奢,但见她如今不惜自己在雨中等,也不愿打扰老夫人,免不得心中也会升起一丝敬佩。

便道:“还是大小姐想的周到,既然如此,老奴便稍等片刻再去通传。”

秦锦蓉颔首,越过余嬷嬷的肩头,向正厅望去。

现如今,她不着急登台。先看看这群人,戏唱到了哪里……

此时的正厅内,秦雪瑜虽然穿着朴素,但却抵不过清秀的面容,和楚楚动人的姿态。

只是……

小家碧玉,美则美矣,却没有大家风华。她回武安侯府后,世人都说她比不上秦锦蓉的风华,想必也是这个原因了。

此时的秦雪瑜乖巧的坐在老夫人面前,压抑着心中的兴奋和激动。二房的刘夫人打量着她,不一会儿就笑出了声。

她一向妒忌长房袭爵,如今长房出了这样的丑事,她自然幸灾乐祸。

“恭喜老夫人,恭喜大嫂,找到嫡长女认祖归宗。瞧雪儿这模样生的如此俊俏,怕是未来多少王侯将相要踏破武安侯府的门呢。”

秦雪瑜微微一笑,语气中尽是楚楚动人:“雪儿愧不敢当,既然作为武安侯府的女儿,日后雪儿叮当谨言慎行,不叫人有了把柄。”

武安侯夫人洪氏皱起的眉头,在秦雪瑜的回应下,渐渐松去。

她们武安侯府乃是高门望族,要与皇室结亲。什么踏破门,难不成武安侯府的嫡女还要以色侍人?

还好这雪儿虽然从小没有在她身边养大,但也是个知道规矩的。

便冷笑对刘氏道:“雪儿虽然生在农家却知书达理,听闻那家的大哥哥功课也不错,有望在今年的选侍中脱颖而出。女儿自然也是不差。日后多加教养,定会不辱武安侯门楣。”

刘氏只是继续笑道:“嫂嫂说的是。只是苦了咱们家的锦蓉,虽不是侯府血脉,但多年的养育亦是有恩情。若遣回农户,只怕她心有不甘,嫂嫂也不舍得。若留着,她与雪儿究竟谁才是嫡长女?甚是难办,对雪儿也不公平呀。雪儿,你看该如何呢?”

她这话看似在心疼两个姑娘,却把两个姑娘都逼上了绝路。

不管是秦锦蓉死赖着不走,还是秦雪瑜容不下秦锦蓉,都够长房头疼的了。

况且,那秦锦蓉向来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性子。

看来长房有好戏看了!

老夫人如何看不出刘氏的小把戏?当下脸色便沉了下去。

不过,在老夫人还未开口前,那秦雪瑜便起身,朝着众人行了个大礼。

“婶婶此言差矣,抱错乃是雪儿的命,锦蓉妹妹虽占了雪儿的身份十六年,但同时也是替雪儿尽孝十六年。雪儿如何会觉得不公平呢?”

“这十六年来,虽然雪儿风餐露宿,但也有养父母疼爱,正如锦蓉妹妹有侯府的长辈们疼爱一样。”

“如今真相大白,侯府并非换了一个女儿,而是多了一个女儿。不管娘亲与奶奶做什么决定,雪儿作为武安侯的嫡女,都会包容锦蓉妹妹,照顾锦蓉妹妹,成为最亲近的姐妹!”

她一番话说的动容,自己都咽泪涟涟,情深处还咳了几声。

刘氏被她怼的哑口无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洪氏却是感动万分,将秦雪瑜拥入怀中。她原本就因为认错女儿,害自己亲生的骨血在农家长大而觉得愧疚,此时见秦雪瑜如此大度,更是心头泛酸。

“雪儿,真是娘亲的好女儿……”拉着秦雪瑜的手,洪氏泣不成声。

屋内的仆役,乃至门前的一干丫鬟都侧身默默拭泪。

而将屋内的话听的一清二楚的秦锦蓉却是一个冷笑。

前世的时候她不懂,但现在如何能听不明白?

她那话说起来好听,但处处都是在说什么“占了身份”,“替她尽孝”,以及二人明明是同一天出生,却直接叫了个妹妹占尽先机,看似是在照顾秦锦蓉,其实却是将自己说成了弱者,唤起家人的宠爱!

而且,说什么风餐露宿?武安侯的人不知道,秦锦蓉却是知道的。

亲生父母家早在前几年就开始进城做生意,一家都跟着沾光,不然表哥侯振铭也不会能进城来读书,根本不是她表现的那样。

今日的破旧衣衫,只怕也是故意做戏而已!

刘氏见秦雪瑜不像自己想想的那么好对付,便转而一笑,继续说道:“看来雪儿是个懂事的,只是锦蓉……武安侯府毕竟只能有一个嫡女,那锦蓉,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呢。”

此言一出,老夫人和洪氏都皱起了眉头。

“要不就将锦蓉送回去?”洪氏想了想,才试探的开口。

登台

虽然她也养育了秦锦蓉十六年,但毕竟秦雪瑜才是她亲生的女儿。血浓于水,她实在觉得自己对不起她!

而秦雪瑜闻言,则不动声色的露出一个微笑。只是,当她抬起头来,却又是那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娘,没事的,咱们侯府家大业大,留下锦蓉妹妹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要因为雪儿,让锦蓉妹妹嫉恨侯府呀。”

秦锦蓉则只剩下了冷笑。

是了,她合不该再对这便宜娘亲有什么希望。

而且那秦雪瑜的话……

嫉恨侯府?

好一幢罪名!

“雪儿姐姐不必担心,锦蓉已经决定离开侯府。”

洪氏被秦雪瑜激起情绪,正欲说些什么,便听到秦锦蓉的声音。

接着,秦锦蓉便从侧厅走了进来。

众人皆是一惊,朝着来人望去。秦雪瑜也收了自己的三分演技,细细的打量起来人。

女孩虽然娇媚可人,但同时有着嫡长女才能养出来的绝世风华,她身穿靛蓝色出荷百纹裙,外罩着流锦翠绿雨毡,此时正将雨毡褪下,交到身侧丫鬟手中,提着裙裾走了进来。

虽然外衫上沾了水,正滴滴的落在石阶上,但来人步步稳健,不亢不卑,既不惊慌,也不气愤。

秦雪瑜不由得皱了皱眉。

这似乎和传闻中的武安侯嫡长女不一样。

没想到秦锦蓉这时突然现身,大厅内的人一时间都有些尴尬。只有侯振铭眯了眯眸子,像是终于感兴趣一般,抬起眼帘。

“见过老夫人,见过武安侯夫人,见过二夫人。雪儿姐姐安好,长兄安好。”

秦锦蓉走进前厅,先是一一问了安,连那个分外没有存在感的堂哥都没有放过。

老夫人,武安侯夫人两个称谓一出,前厅的几个女人俱是变了神色。

“容儿……”洪氏咬了咬唇,想要伸手,但秦雪瑜就在她怀中,而且这武安侯府的嫡长女只能有一人,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顾老夫人则是眸色一敛,余嬷嬷也走到她身后,说了些什么。

秦锦蓉不理,只是含了笑,句句铿锵有力。

“锦蓉多年来受各位夫人的疼爱,是锦蓉的福气。锦蓉虽并非武安侯的血亲,但自幼受武安侯教养,也是懂得礼义廉耻的。如今雪儿姐姐回来认亲,锦蓉也愿意回到亲生父母面前认亲尽孝,照顾家人。还望众人成全锦蓉,日后锦蓉定会时常回来看望诸位长辈,谨记诸位长辈的恩情!”

说完,秦锦蓉便跪了下来,叩了三个响头。

这武安侯府,不过是个吃人的牢笼。前世害过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武安侯府的众人,她会慢慢报复。而现在,她只想先回到亲生父母面前尽孝。

前世对不起他们的,她都会一一还回来!

秦锦蓉侧目,看到一旁坐着的侯振铭。心头和眼眶也俱是一酸。前世,他时常讥讽自己,现在回头想,才知是恨铁不成钢。

当年,她对他的记忆就是朝廷铁齿铜牙的户部侍郎,现如今看到还在考取功名时的哥哥,眉清目秀,秦锦蓉心中不仅有了一丝暖意。

一番话下来,刘氏一张嘴惊讶的闭不上。

这个秦锦蓉,怎么会变成这样了?

洪氏则心情复杂。分明前一天,她的宝贝女儿还一口一个娘亲的撒娇,现在便叫她侯夫人……她是听到自己要送走她,寒了心啊。

洪氏一颗心毕竟是肉做的,秦锦蓉也跟在她身边十六年,此刻内心无比自责,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秦雪瑜已经调整好心情,重新审视着秦锦蓉。

一直没有说话的侯振铭则是更加意味深长的看向这个自己真正的妹妹。方才秦锦蓉眼中的疼痛和歉疚被他捕捉到,这个妹妹,有点意思。

前厅的寂静,还是被顾老夫人先打破了。

“好!不愧是武安侯府教养出来的女儿,锦蓉是个懂事的好孩子!日后,锦蓉也永远是我们武安侯府的女儿!”

顾老夫人眯起眸子,重新打量着秦锦蓉。方才余嬷嬷的话,还在她耳边萦绕。对于她而言,嫡长女是谁并不重要,但血脉不能有一丝错乱,现下抱错之事已是板上钉钉,她自然不会为了秦锦蓉这个根本没有多少感情的孙女破坏武安侯府的血脉。

只是这秦锦蓉的表现,却大大的出乎她的意料。

想不到这个平日里刁蛮任性的孙女,是个如此拎的清的!

顾老夫人一锤定音,此事便可落下帷幕。秦雪瑜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发展,眼神中闪现出一丝锋芒。她原本想要让秦锦蓉彻底失了名声,为侯府所厌恶,她没想到,这个秦锦蓉会这样不好对付!

此刻,虽然嫡长女是她无疑,但老夫人的话正是阖府上下的“圣旨“,她说秦锦蓉永远是侯府的女儿,秦锦蓉就永远有身份绊倒她!

而且……她原本以为秦锦蓉会大闹一场……

既然如此,那她本来的准备该怎么办?

秦雪瑜心中闪过一丝慌乱。

“好了,老身也累了……”

顾老夫人起身,想要离开,却突然觉得头晕目眩,一时不察,就要从高椅上摔了下去。

正对着顾老夫人的秦锦蓉看的一清二楚,她恰巧离老夫人最近,便伸手扶住了老夫人。前世,她和老夫人并不亲近,她刚嫁到太子府,老夫人便去世了。所以全武安侯府,只有老夫人,秦锦蓉还稍微有点好感。

变故来得突然,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余嬷嬷惊呼一声,急忙上前来扶住顾老夫人。动作间,看到秦锦蓉已经抢先扶住老夫人,不免更是感动的眼中浮现泪花,连带着怨怼的看了秦雪瑜一眼。

什么骨肉情深,关键时刻,便能看出是谁真心相待了!

秦雪瑜也是一脸无语,她没想到,这顾老夫人竟然真的在这时候晕倒了!

秦锦蓉扶住顾老夫人才反应过来。

不对!

前世,顾老夫人也晕倒了,只不过那是因为秦锦蓉知道了秦雪瑜要来侯府,当场大闹,才气的老夫人吐血。

而秦雪瑜在祠堂跪了三天三夜替老夫人祈福,更是坐实了自己嫡长女的身份。

也是因为那次吐血,老夫人落下病根,早早去世了。

只是,秦锦蓉原本以为自己没有折腾,老夫人便不会犯病。

怎么还是在这时候晕倒了呢?

越想,秦锦蓉越觉得不对。她抬头,看到秦雪瑜见顾老夫人昏倒,没有丝毫讶异。

有诈!

秦锦容, 盛元珽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