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符神劫

更新时间:2021-03-26 16:56:21

符神劫 连载中

符神劫

来源:掌中云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白炎, 炎曦

精彩试读:卧牛镇,潘家,大厅中。首位上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道:“说说吧,心莲与白家小子的事情,现在该怎么办?”潘家不愧是卧牛镇第一家族,大厅中坐着的核心成员都有好几十号。潘长风道:“当初决定与白家联姻也只是想把白临这个唯一的郎中收入潘家而已,现在白临死了,仅剩白炎那小子一个孤家寡人如何配得上心莲。”“而且青山城西门家族的公子西门青明显对心莲有意,西门家族掌管着青山城最大的商会,跟武学圣地青山学院都有关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5-大郎喝药

潘心莲念着念着绣眉便蹙了起来。

这写的是什么东西?

你们?

这显然也不是写给她的呀。

“白郎中是不是死前糊涂了?”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

周围的众人也稍感疑惑。

这时潘长风对白炎道:“先让你爹入土为安吧,其他的之后再说。”

白炎点点头看了潘心莲一眼,没有多说什么,抱着老爹的尸体直接离去。

他对潘心莲的态度有些不喜,哪有把信当着众人的面就念出来的。

而且这信显然是给炎曦和月婵的。

他感觉这次见到潘心莲,对方给了他一种陌生的感觉。

......

“我发誓,我事先真的不知道那两枚青铜片是太初姻缘符,更不知道老头子是故意算计你们的。”

远离人群之后,白炎立马对二女说道。

老头子的留信说明了一切,他害怕二女怪罪。

然而事已至此,炎曦和月婵自然不会计较那么多。

只是炎曦有些诧异的道:“能够算计我们俩,并且还能说出夫君能助我们更上一层楼的话,他果然不是普通人。”

听了炎曦这话,白炎问道:“这么说来,老头子很有可能没有死咯?”

“总之有蹊跷,有能力算计我们的人不应该这么容易挂掉,或许未来等你实力足够就能够知道真相了。”月婵也出声说道。

此时炎曦和月婵心中都很是震惊,能演算她们二人的,这世间可没有几个。

......

白炎的家在卧牛村东头,一个精致的篱笆庭院,两间小木屋。

屋后有一座不高的小山头。

白炎拿着镐头在山上挖了个坑。

“老头子,委屈你了,谁知道你会死得这么仓促,棺材都没来得及给你准备一个。”

白炎用草席裹着白临的尸体放进坑里,很快就立起了一座小坟包。

全程竟没有一个卧牛镇的村民来帮忙。

这倒是也在白炎预料之中。

听老爹说过,他们父子是卧牛镇的外来户。十七年前搬过来的,那时候白炎还在襁褓中。

卧牛镇的人极其排外,若非是白临会一手医术,正好补上卧牛镇没有郎中的这个短板,否则他们父子或许都不能在这里驻扎下来。

平日间这些人白郎中上,白郎中下的,人刚一死就看都不愿来看一眼。

这真是将人走茶凉演绎得淋漓尽致。

白炎苦笑了一下,就坐在白临的新坟边。

回想起这些年来白临都不愿意告知自己他们是到哪儿来,也不愿提及关于自己母亲的事。

再结合老头子这些年的一些细节,以及炎曦和月婵的推断,白炎也觉得老头子有大问题,更相信他不是真的死亡。

但他这个躯壳确实与之相依为命了十八年了,一朝离开,说不伤感那是不可能的。

“老头子,我不知道你是真死还是假死,不过你这一不在了,我的日子怕是不好过了。”

过了好一会儿白炎才喃喃自语。

而这时月婵忽然出声:“夫君,你需要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我们快要压不住了。”

烈阳真火以及极寒臻冰是炎曦和月婵肉身所留的最精华最纯正的力量,先前就已经激得狂暴,她们的灵魂状态并不能压制多久。

刚刚白炎需要处理老爹的丧事,因此她们都坚持没有打扰。

闻言,白炎奔下山头,直接走进一间木屋。

家里应该算得上较为安全的地方了。

“轰!”

刚刚进屋,丹田中的烈阳真火和极寒臻冰之力就从丹田中爆发出来。

白炎再次承受了炼狱般的痛苦。

“夫君,坚持住!”

炎曦和月婵除了护住白炎的身体不被焚化,其他的也帮不上忙。

白炎盘坐在木屋中,身上的真火之力很快将木屋点燃。

火势迅速蔓延,火光与浓烟很快整个卧牛镇都看得见了。

此时白炎体内的烈阳真火与极寒臻冰两股力量却似乎找到了一个较为平衡的状态。

而白炎却忽然陷入了昏厥。

......

卧牛镇,潘家,大厅中。

首位上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道:“说说吧,心莲与白家小子的事情,现在该怎么办?”

潘家不愧是卧牛镇第一家族,大厅中坐着的核心成员都有好几十号。

潘长风道:“当初决定与白家联姻也只是想把白临这个唯一的郎中收入潘家而已,现在白临死了,仅剩白炎那小子一个孤家寡人如何配得上心莲。”

“而且青山城西门家族的公子西门青明显对心莲有意,西门家族掌管着青山城最大的商会,跟武学圣地青山学院都有关系。

若是能攀上西门家族,我潘家子弟日后都有可能进入青山学院修习武道,这才是我潘家飞黄腾达的机会。

而那白家小子算什么东西?”

一个月前潘心莲跟着潘家商队去了一趟青山城,接洽的恰好是西门家族西门青,对方一眼就看上了潘心莲,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对潘家的生意照顾有加。

即便白临不死,潘家也早就有了退婚之意。

“心莲,你的意思呢?”

听了潘长风的话,老者又看向正主潘心莲问道。

潘心莲直接道:“回爷爷的话,心莲不想嫁给白炎。”

“我也觉得西门公子才是心莲良配。”

“......”

这时又不断有人发表意见。

老者沉默了两秒,道:“既然如此,找个合适的理由打发掉白家小子吧,记住不能让外人觉得我潘家欺负人。”

话罢,老者正要起身离开,忽然有一个族人慌忙跑来。

“报,白家突然起了不明之火,白炎困在其中,生死不知。”

闻言,众人眼前一亮,这是老天都要帮他们潘家吗?

......

不知过了多久,白炎悠悠转醒。

身上感受不到任何疼痛感,反而感觉充满了力量。

这是真火臻冰锻体成功了?

白炎有些欣喜。

然而当他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床前坐着一个窈窕身影。

是潘心莲。

“白郎,你醒了?”

看到白炎睁眼,潘心莲神色微喜。

随即端了一碗黑乎乎的汤药过来。

“来,白郎,快把药喝了...”

6-动手打人

“大郎喝药?我没病喝什么药?”

白炎心想,潘心莲会出现在这里是他没有想到。

现在这样的潘心莲似乎才是自己之前认识的那个善良温柔的潘心莲嘛。

潘心莲又道:“爷爷说你是气急攻心,又被浓烟呛到了,他曾也跟白叔叔学过点医术,特意给你配了这碗醒神汤,喝了就没事了。”

话罢,她再一次把汤药送到白炎嘴边。

“夫君,这是毒药。”白炎接过药碗,月婵却忽然提醒道。

白炎猛然手一抖,汤药洒出了大半。

心里有些发寒。

从之前潘心莲的态度,他想到过潘家可能退婚,却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如此之狠。

这时月婵又道:“不过夫君,你的身体已经经过了烈阳真火和极寒臻冰的彻底锻造,基本算是百毒不侵了,这种低级毒药奈何不了你。”

闻言,白炎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在潘心莲的注视下,他端起药碗就一口闷。

“这味道,是砒霜吗?”

喝完之后,白炎目光灼灼的看着潘心莲问道。

“啊?白郎你在说什么?”

潘心莲眼中闪过一丝慌乱,同时又隐藏着一丝狠毒。

本来潘家是期望白炎自己死于火场的,但奇怪的是那间木屋都被烧得干干净净了白炎却毫发无损。

有卧牛镇的其他人在场,潘家虽然有心但又不好直接弄死白炎。

所以才有了这喝药一事,他要是喝了这一满碗的砒霜死了,也可以借口他本来就是被烧死的。

也无法落人口实。

见到潘心莲的表情,白炎又道:“虽然我的医术不如老头子,不过是什么药我还是能够分辨出来的。”

听到此言,潘心莲也不再装了。

“知道了又如何?一整碗的砒霜你已经喝下去了,即便是普通凝气期的武者都扛不住。”

潘心莲眼中有着一抹嘲讽,刻薄道:“你也不要怪我,就算你还活着,我们也不可能有任何结果的。”

白炎眼中故意露出一抹伤感:“既然如此,你们退婚就好了,我也无法拒绝,为何非要置我于死地?”

“念你将死,告诉你也无妨,我会嫁入青山城西门家,我并不希望西门青公子知道你我有过这么一段关系,只有你死了,才算真的干净了。”

潘心莲露出一抹怜悯:“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白炎了然的点点头:“原来是攀上了青山城的大户,怪不得。”

说着他就从床上跳了下来,不仅没有丝毫中毒的迹象,精气神反而充沛无比。

“你...你没有中毒?”

潘心莲心中骇然,这么久了白炎应该毒发了才对啊。

“让你失望了,我百毒不侵。”

白炎对潘心莲露出一口大白牙,潘心莲心中却泛起了恐惧。

“啪!”

白炎毫无征兆的一巴掌扇了过来,潘心莲白皙的脸上骤然出现一道五指印,嘴角溢血。

“贱人,我曾经还好好规划过我们的未来,也多亏了这件事,否则老子一辈子不就毁在你手上了吗。”

白炎一般不打女人,除非忍不住。

那么多年以来他都没有发现潘心莲是这样的白莲花。

当然,他又有些庆幸,没这回事的话自己岂不是要跟这白莲花共度一生?

想想都令人作呕。

“你敢打我?”潘心莲既愤怒又恐惧。

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人敢扇她巴掌。

“打你怎么了?你都想毒死我了,还不允许我打你了?”

白炎淡笑着接近潘心莲,对着她另一半脸又是一巴掌。

对称了。

这一巴掌也是把潘心莲打醒了,脸颊上火辣辣的疼痛让她身体都颤抖了起来,她抬起头来,目光有些狰狞的望着白炎,那般模样,哪还有先前半点的温柔。

“你敢打我,你死定了!”

潘心莲恶狠狠的道,随即推开门直接跑了出去。

她现在是潘家最重要的人物,潘家自然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在这里,白家的篱笆小院外一直守着好几个潘家人。

此时院子外面也有不少看热闹的其他人,潘心莲一出来就立马恢复到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

“白炎他,他凶性大发,想要非礼我,我不肯他竟动手打我......”

潘心莲没有遮挡通红的脸颊,并且在出门的时候还故意扯开了两个衣服扣子。

一副泫然欲泣的样子,简直我见犹怜。

见到她这副模样,所有人都先入为主的相信了。

毕竟潘心莲平日间塑造的就是温柔可亲的形象。

“呸!白炎这小子真不要脸。”

“亏我平时还觉得他是个好孩子。”

“………”

所有人都义愤填膺开始同情潘心莲。

而潘家那几个人就欲直接冲进木屋教训白炎,却被潘心莲阻止。

“算了,我们先回去吧,白炎他可能只是心情不好,我不怪他的。”

言语间满是对白炎的维护,说着说着潘心莲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旁观者的情绪就更为高涨了。

“白炎根本就配不上心莲....”

“......”

潘心莲眼中闪过一丝得意,这就是她要的效果。

站在舆论道德的制高点,之后潘家要提出退婚将获得卧牛镇所有人的支持,她本人以及潘家的名声将不受任何影响。

这步棋直接逆转局势,即便白炎说自己喂他吃砒霜也不会有人相信。

一旦退婚成功,潘家要弄死一个毫无背景的白炎,易如反掌!

随即她就带着潘家的那几个人走了。

“呸!”

“活该房子被烧。”

“......”

其他几个相信了潘心莲话的人冲白家院子吐了几口唾沫,没见白炎出来,他们也就离开了。

白炎大概也能够猜到潘心莲会干些什么。

不过他现在关注的重心并不在潘心莲身上,潘家就在那里,想要报复随时都可以。

白炎现在更在乎的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变化。

“娘子,我现在已经算是一个武者了吗?”

小说《符神劫》 第5章 大郎喝药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