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天降四宝宠妈咪

更新时间:2021-03-27 14:59:48

天降四宝宠妈咪 连载中

天降四宝宠妈咪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楚欢, 封以战

精彩试读:可是现在……封以战又想玩什么花样?虐死她一次还不够?不,她要活下去。楚欢平和地看向他:“我知道封先生讨厌我,这样吧,你给我两个亿,我立即消失。”楚欢见封以战没什么表情,退了一步:“一个亿,我也不嫌少。”封以战嗤笑一声,犀利的目光锁住楚欢的眉眼。“楚大小姐自贬身价,这可是做生意的大忌。”楚欢笑得莞尔,“我倒觉着,封先生用一个亿换来后半生的清静,挺值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降四宝宠妈咪第1章试读

楚欢重生在婚礼当天。

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想到上辈子因难产而亡,楚欢决定远离封以战。

楚欢二十一岁,A城医科大苦逼研究生一枚。因养母突发重病,说出了二十一年前恶意调换两个孩子的事情。

她一夜之间就变成了楚氏集团的大小姐,还多出个未婚夫——天骄集团的掌舵人封以战。

抛开上辈子不算,今天是两个人初次见面,婚礼正在进行中。

楚欢感觉身体不舒服,突然想起上辈子唯一做错的那件事。

婚礼前她被灌醉扔进更衣室,被一个陌生男人欺负了……

带着负罪感,上辈子的她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多次自杀未果。

直到生命最后一刻,她才知晓,那个男人就是封以战!

不曾想,这件事没能避免。

楚欢看向封以战喉结下的痕迹,脸颊泛起一抹苍白。

到底是谁处心积虑想把她逼死?

台下,唐槿看着聚光灯下的楚欢,怨恨的握紧拳头。

就是这个女人让她成为整个A城的笑话!

“楚大小姐?哎呀不对,我们现在应该叫她唐槿才对,听说楚家愿意给她二小姐的身份?”

“养女呀,养熟了一样的。”

“现在的技术流还真是能以假乱真,封总的婚纱照P掉了她的脸,换成了楚大小姐的,一点也不违和。”

巨幅婚纱照出现在台幕上,镂空的水蓝色婚纱上的每一颗钻石,都如星光般耀眼明艳。

唐槿咬着牙,避开嘲讽她的“名媛”们。

……

仪式从简,三分钟后更衣室里。

楚欢换回破旧的牛仔套装,沙发上的封以战正在吸烟,男人俊美无畴的脸依旧冷酷无情。

一想到上辈子因为可笑的“一见钟情”,最终把自己推向死亡的深渊,楚欢的内心久久无法平静。

突然,男人凉薄的声音传来。

“两个亿,给我生个孩子!”封以战拧眉扶额,脸色发白。

楚欢微怔。

上辈子封以战不是这么说的。

楚欢不可能记错,他分明说的是给她两个亿,让她消失。

那时的她,天真活泼相信爱情,不要钱只想留在封以战的身边。

可是现在……

封以战又想玩什么花样?虐死她一次还不够?

不,她要活下去。

楚欢平和地看向他:“我知道封先生讨厌我,这样吧,你给我两个亿,我立即消失。”

楚欢见封以战没什么表情,退了一步:“一个亿,我也不嫌少。”

封以战嗤笑一声,犀利的目光锁住楚欢的眉眼。

“楚大小姐自贬身价,这可是做生意的大忌。”

楚欢笑得莞尔,“我倒觉着,封先生用一个亿换来后半生的清静,挺值的。”

楚欢随手捡起一张揉皱的A4纸,果真是那张离婚协议书,她签字按手印一气呵成。

上辈子没有做到的事情,这辈子不再犹豫。

协议书是封以战提前准备好的,上辈子这男人用离婚协议书狠狠地砸了她的脸。

“封先生,钱,我不要了。”

楚欢粲然一笑,扬起手,那签了字的A4纸洒脱地飘向封以战的面颊。

封以战犀利的目光又暗一层,掐灭了冒着火星的烟蒂。

“封先生,但愿我们不会再见。”

拉起书包,楚欢潇洒走出更衣室。

那张A4纸肆无忌惮地飘到茶几上,封以战的手机嗡嗡地响起,他没接电话也没有阻拦。

男人紧锁的眉心透着几分厌恶和疲惫,他堆在沙发里,幽深的眸光略显空洞地望向天花板,香烟重新点燃。

楚欢从帝国大厦的后门出来,搭车到机场,坐上去南城的飞机。

看着舷窗外面白云朵朵,楚欢才舒了一口气。

她终于逃离了可怕的命运。

……

八个月后,晚上十点。

一架红色的直升机落在封家半山别墅的停机坪上。

“封总,小心些,我帮你?”

林管家意外地看着封以战,向来冷面冷心的总裁,正呵护倍至地抱着个婴儿篮。

男人的脸色黑如锅底,近乎咆哮道:“滚开!准备好二楼的婴儿房!”

林管家多年没见过封以战发这么大的火。

下午,封总突然打断正开着的重要会议,匆忙去了趟南城。消失大半天,又突然返回别墅。

此刻的封以战就像被侵犯领地,而随时准备战斗的狮子!

高大的男人手里捧着个婴儿篮,让所有人浮想联翩。

四位保镖小跑着过来,助理凌录想从他的手里接过婴儿篮,也被暴怒拒绝,还被狠狠地踢了一脚。

林管家提前跑上二楼收拾房间,其他人低声下气地跟在封以战身后,没人敢再说出半个字。

听说封以战回来,封母江海玲和正在厨房里的唐槿一起迎出来,二人一眼便看到那只醒目的婴儿篮,惊诧得无所适从。

唐槿心头一震,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楚欢这个贱人究竟躲到什么地方去了,又是什么时候生下了孩子,而这个孩子……又怎么会到封以战的手里!

“以战?这是?”

天降四宝宠妈咪第2章试读

江海玲不敢相信地看着篮子里的小家伙,他正萌哒哒地咂咂嘴唇,根本不用怀疑,宝宝就是缩小版的封以战。

可这是哪里来的孩子?

结婚当天楚欢离家出走。半年后,封母就劝封以战将错就错,把唐槿当成楚欢,反正只要封楚二家没意见,别人也无权干涉。

但封以战置若罔闻,执意一个人带大孩子。

“这是我儿子。”封以战威慑的目光扫视众人,语气不容置喙。

今天是封老爷子的生日,封家人正聚会。听到如惊雷般的消息,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以。

半个小时后,二楼书房。

助理凌录带着一张出生证明和一份健康检查单进来,小婴儿因为早产,体质非常弱。

凌录把平板电脑递上来。

封以战拧眉。

平板里模糊的影像中,传来的楚欢虚弱的声音:“我,我,的孩子,孩子……”

画面背景是一片血红色的模糊,但封以战还是能分辨出:那个女人就是楚欢。

“去查!”封以战强压着怒火。

婴儿床里,酣睡的萌宝又让他的目光变回柔和,“让李医生带着他最好的团队过来。”

……

五年后,A城机场,贵宾出口。

身着国际时尚大牌的楚欢推开墨镜,回头去看正歪戴着棒球帽的程宝和一脸迷茫的锦宝。

“哇噢,妈咪!快看,那个男人的脸跟哥哥长得一模一样!”锦宝奶甜的笑着,她指着远处接机口站着的一对男女。

程宝看也没看,傲娇的扬了扬下巴,“喵喵,别乱说话,我才没有那么丑。”

还真是出门没查黄历,楚欢五年没回A城,才下飞机就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两个人。

封以战和唐槿。

楚欢想到上辈子被他们害得死不瞑目,恨意涌上心头,她把墨镜压下来,正打算拉着两个宝宝快走,却被来接机的人拦住。

“老同学,现在见你一面这么难,我可是去年就发了邀请函。不对,我现在应该跟你叫楚教授。”

赵子谦,A城医科大学教授,楚欢曾经的校友。

楚欢利用上辈子的记忆在股市里割了几茬儿韭菜,又在国外读完博士,成立了工作室。

五年时间,事业上不断做大做强。

半个月前,工作室因与某医药公司开发新药,她这才亲自来A城跟赵子谦面谈具体事宜。

几位慕名而来的研究生,看着楚欢惊讶地道:“天呐,传说的医学天才楚博士居然是位美女?”

赵子谦也被眼前这位气质高雅的美人给震惊到了。墨镜推开,一张既熟悉又精致的面庞让他错不开眼。

没有了大学时的土气天真,那张脸上反而透着一种成熟与内敛,黑色立领风衣,搭一款红色手工皮包,让楚欢看起来又美又飒。

……

“你是我爸爸吗?”锦宝站在封以战跟前,仰着圆脸嘟着小嘴,盯着这个和哥哥长得很像的男人。

今天是封老爷子回国的日子,封以战过来接机,却没想会被一个小女孩搭讪。

封以战拧眉,不耐烦。

不等他说什么,身后的唐槿忽然道:“真是没教养,凌录,把这个孩子赶走!”

唐槿厌恶地像是躲避病毒,退了两三步,生怕这个小孩弄脏她存了三个月工资才买到的旧款时装。

四年前楚家破产,她靠着电视台主播的工作和封老夫人偶尔发的红包,勉强过着和以往同样逼格的生活。

今天封老爷子回来,为了促成她和封以战的婚事,唐槿索性推掉重要工作来接机。

凌录目光被眼前萌哒哒的小萝莉吸引,一身橘黄色的公主裙装,那双大眼睛很灵动,笑起来一颗心都要被她萌化了。

程宝拖着粉红色的小行礼箱,走近他们,霸气站定。

“不知道是谁没教养,人家又没叫你爸爸,你多什么事。”

唐槿被呛,想骂回去,可顾及封以战在场,只好忍了。

程宝把棒球帽压低了些,只露出生气的小下巴,他拉起锦宝的小胖手,“喵喵,又到处认爸爸,回头让妈咪给你找个好看的。”

封以战眉宇微蹙,这小家伙是在说:他长得不好看?!

锦宝退了两小步,抱手学着程宝的模样,跟着打量。

五秒钟后,她居然也摇了摇头,认同地重复了程宝的话。然后,两个小萌宝在封以战冰冷的目光里,蹦蹦跳跳地向着来时的方向跑去。

封以战莫名地怄火,他这是被两个小豆丁给嫌弃了?

他沿着两个小家伙的方向望去,目光还未落实,便听见唐槿指着贵宾出口的方向,兴奋地道:“爷爷在那边,哎呀,奶奶也跟着回国了。”

封以战收回追寻的目光,匆忙跟上唐槿的脚步。

凌录半蹲怔在原地,几个大人当中只有他的视角看清楚了小男孩的脸。

“小王,刚才那个小男孩是不是我们家小少爷?”

“录哥,你说什么呢,刚才在车上小少爷跟封总视频通话,你不也看见了吗。”

身后的保镖注意力都在封以战的身上,大家跟上去。

机场外。

“有你这么当妈的吗?宝宝都弄丢了!”闺蜜钱圆教训着楚欢。

就在这时,程宝一手牵着锦宝一手拉着小行李箱出现在众人面前。

“钱妈咪,喵喵好想你呀。”锦宝乐颠颠的冲进钱圆的怀里撒娇。

钱圆的火爆脾气顿时被锦宝软萌萌的小奶音安抚了下来。

她白了楚欢一眼,抱着锦宝上了车。

将两小只安排好座位,这才回头去看副驾的楚欢,“你这个人,当初说的那么决绝,这不也回来了吗?”

楚欢没有应声,而是打开皮包翻出一张卡递了过去。

“五年前,要不是你,我们母子不知道会死得多惨呢,这些原本就是你的。”当然,她是加了五年的最高利息归还的。

楚欢, 封以战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