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娇软甜妻超厉害

更新时间:2021-03-26 03:42:11

娇软甜妻超厉害 连载中

娇软甜妻超厉害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阮苏, 薄行止

精彩试读:“已设置。”“目视飞行条件?”“已具备。”“能见度?”“大约14.8公里,少云,云高5700英尺。”……等一切注意事项全部都完毕,乘务长宁洁来到驾驶舱向薄行止汇报,“薄机长,所有乘客全部登机完毕,这是名单表。”宁洁跟薄行止飞过很多次,十分清楚薄行止严肃到细节的行事风格,立刻将名单表递上来。许多机长并不会连乘客名单都要检查,但是薄行止会,必须要严格的掌握更多的信息才能够确保万无一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薄机长讲英文好苏

怪不得那些空姐们知道他结婚了以后,天天哭丧着个脸。

男人的声音清冷严肃,“预计仪表立场程序。”

“已设置。”

“目视飞行条件?”

“已具备。”

“能见度?”

“大约14.8公里,少云,云高5700英尺。”

……

等一切注意事项全部都完毕,乘务长宁洁来到驾驶舱向薄行止汇报,“薄机长,所有乘客全部登机完毕,这是名单表。”

宁洁跟薄行止飞过很多次,十分清楚薄行止严肃到细节的行事风格,立刻将名单表递上来。

许多机长并不会连乘客名单都要检查,但是薄行止会,必须要严格的掌握更多的信息才能够确保万无一失。

“所有乘客看起来身体正常吗?”薄行止翻看着名单表,在扫到阮苏的名字以后,他唇角微勾。

放行许可下来。

薄行止操纵飞机滑行起飞。

而此时的商务舱里,阮苏支着下颌看了一会儿窗外的云层,然后有点昏昏欲睡。

坐飞机好无聊。

这男人非要她陪飞干嘛?不过前面不远处就是驾驶舱,她的座位离那里特别近。

转念又想到薄行止就坐在驾驶舱开飞机,飞得又快又稳,总觉得这么一想,薄行止就帅爆了。

莫名很有苏点。

飞机已经平稳行驶,可以聊会儿天。这几个空姐都跟飞过薄行止好几次,早就将宋言这个特助认出来。

“哎,你们说宋特助是不是谈女朋友了?”

“那个女孩子挺漂亮的,上飞机的时候,宋特助就一直小心翼翼的跟着,伺候着,刚才还问我要了条小薄毯,帮忙盖到那女孩的腿上。”

“宋特助这么细心温柔的吗?哎,属下这么温柔,也不知道我们薄机长对待薄太太是不是也像宋特助一样温柔。”

“不知道哎,你去驾驶舱问问去。”

“才不要。薄机长冷冰冰的吓死个人。”

几个空姐立刻娇笑做一团。

何秋秋刚走过来,就看到几个空姐笑得花枝乱颤的样子,“你们笑什么?”

“哎,秋秋,你敢去问薄机长一句话吗?”那个空姐凑到何秋秋面前。

“什么话?”

“没什么。她们闹着玩的。”宁洁碰了一个那个空姐,瞪了她一眼。

谁不知道何秋秋喜欢薄机长不是一天两天了。

那空姐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我们就是在说,宋特助女朋友的事,想问薄机长知道不知道又不敢去问。”

“原来这样啊!”何秋秋笑了笑没再说话。

就在这时,广播提醒里响起机长清冽的嗓音。

薄行止那熟悉的嗓音透过广播传来,带了微微的磁性,低沉性感。

接着又用英文播报了一次,这还是阮苏第一次听薄行止讲英文。

字正腔圆,流利完美。

阮苏脑袋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夜色,听着男人的声音。

心情有一点点微妙,工作中的薄行止,令她的心跳有点不受控制。

让她情不自禁想起激情火热的时刻,男人的声音也是这般好听性感的响在她的耳边,她的耳朵开始发烫,泛红……

薄太太脸烫得吓人

周围传来一些英国人的赞叹声。

“这机长的英文是我听过最专业最好听的。”

“完美!”

“说中文的时候也好听。”

阮苏将他们几个的说的英文听得清清楚楚。

宋言挺起胸膛,一副骄傲的神情,“太太,是不是觉得少爷特别棒。”

“我老公真的超棒,超苏!超厉害!”阮苏笑了笑,毫不吝啬的吹彩虹屁。

因为她知道,自己所有的一言一行,宋言都会汇报给薄行止。

抵达伦敦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一点。

刚一下飞机,阮苏就打了个喷嚏。

虽然她穿得不少,一条鹅黄的裙子,外面是一条卡其色风衣,但是夜实在太凉,她还是觉得身上阵阵凉意袭来,冻得她有点受不了。

宋言陪着她一起在等薄行止。

等到男人忙完以后,才走出来。

他的身后跟着乘务长和几个空姐,一行人大踏步走来,倒是机场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尤其是薄行止,身高腿长,一身机长服将禁欲高冷的气质发挥得淋漓尽致。

阮苏朝着他露出甜美的笑容,但是想到马上要离婚了,自己自然不能当着他同事的面儿,说什么做什么。

安静体帖的呆在宋言身边。

“薄机长明天晚上见。”

“薄机长拜拜。”

宁洁和几个空姐跟薄行止道别,分道扬镳。

“宋特助脸可真白,出差还能带女朋友一起。”

“不过我怎么觉得,也许那是薄机长的小娇妻呢?”

“那个女孩子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吧?咱们机长可都26了,怎么可能找那么小的?”

“薄机长眼高于顶,肯定瞧不上那种小丫头。”何秋秋冷哼一声挑眉说道。

她一开口,其他几个空姐没人再敢接话,过了一会儿以后,开始聊别的话题。

*

车子平稳的朝着酒店驶去。

薄行止一上车就握住阮苏的手,“怎么这么凉?”

“夜里有点凉而已。”阮苏将自己的脑袋靠在男人的肩膀上。

如果不是要离婚,这种老夫老妻的感觉还挺像那么一回事。

到了酒店以后,阮苏洗了个澡,就躺到床上睡觉。

脑袋有些昏昏沉沉的。

薄行止洗完澡出来,看到她已经睡着了,直接躺到她身边,正准备关灯,却发现身边的女人身体烫得吓人。

“阮苏?”

女人双目紧闭,看样子已经昏睡过去。

他的大掌抚到女人的额头上,微微敛眉,“怎么这么烫?”

看着女人异样潮红的脸蛋,他直接打了客房服务,“能帮忙叫一下医生吗?最好是女性。”

大约十分钟以后,医生提着药箱赶来。

直接先给阮苏量了温度,39度。

“这位小姐受了凉,先生能帮我把她的衣服褪下来吗?”金发蓝衣的女医生看着薄行止说道。“我需要给她打一针退烧药。”

薄行止漠然的神色泛起一丝涟漪,伸出修长的手指开始帮阮苏脱衣服。

女医生帮阮苏打了一针以后,又开了一些药这才离开。

半夜,薄行止时不时会摸一下怀里小女人的体温,他总觉得这烧一直降不下去。

阮苏, 薄行止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