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苍龙再现

更新时间:2021-04-11 15:15:44

苍龙再现 连载中

苍龙再现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戚不易, 莫晓瑜

精彩试读:“起来!这里没你的位置!别弄脏了我家椅子!”戚青松暴怒,狠狠的一拍桌子。可戚不易却犹若未闻,旁若无人一般品尝起了每一道佳肴。“戚不易,吃了六年的牢饭,把你的脸皮吃的更厚了啊。”莫晓倩一脸鄙夷与不屑的看着戚不易,宛如在看一堆散发着恶臭的垃圾。“你给我滚出去!这是给你这种畜生吃的吗?”夏云萍忍无可忍的骂道。“哎呀呀,亲爱的大伯母,别这么大火气嘛,看到我回来,您难道不开心吗?”戚不易笑眯眯的问道。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苍龙再现:伴手礼

这一家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难看,傻子都听得出戚不易在恶心人。

“戚不易!你居然还有脸回来!还嫌给戚家丢的脸不够吗!”戚青松一看到戚不易,脸色比刚才更加难看。

“我丑话说在前头,现在我们家已经穷的揭不开锅了,没闲钱来救济你,要钱去别处要去!”夏云萍鄙夷的说道。

戚不易咧嘴一笑,自顾自的走上前去,随便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嗯,看出来了,的确穷的要揭不开锅了。”戚不易看着丰盛的家宴,点头赞同道。

说罢,戚不易也不管旁人是什么脸色,拿起碗筷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起来!这里没你的位置!别弄脏了我家椅子!”戚青松暴怒,狠狠的一拍桌子。

可戚不易却犹若未闻,旁若无人一般品尝起了每一道佳肴。

“戚不易,吃了六年的牢饭,把你的脸皮吃的更厚了啊。”莫晓倩一脸鄙夷与不屑的看着戚不易,宛如在看一堆散发着恶臭的垃圾。

“你给我滚出去!这是给你这种畜生吃的吗?”夏云萍忍无可忍的骂道。

“哎呀呀,亲爱的大伯母,别这么大火气嘛,看到我回来,您难道不开心吗?”戚不易笑眯眯的问道。

“开心?”夏云萍怒极反笑道:“一看到你这张脸,我恶心的连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哦?隔夜饭也能吐出来?快让我见识见识。”戚不易故作吃惊状,接着随手拿了个碗递给了夏云萍。

夏云萍瞳孔猛然一缩,甩手将那只碗打飞,摔了个稀碎。

“人都死哪去了!给我把他碰过的菜都给我倒了!我们这种地位的人,怎么可能吃畜生吃过的东西。”

“戚不易,就算你赖在这,我们也不会救济你这种畜生,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戚青松冷声道。

“啧啧,火气都这么大,难道诸位最近都便秘了?”戚不易眉梢一挑,关切的问道。

随即,戚不易伸出大拇指朝着身后的电视的方向比划了一下。

“还是小飞对我好,就他知道要欢迎我回家。”

此话一出,夏云萍先是一阵错愕,随即就像火山爆发一般尖声叫道:“小畜生,你说什么!”

“哎,我明明只要他意思一下,没想到他热情难却,我也只能勉为其难的接受了。”戚不易又无辜有无奈的叹了口气。

“来人!立刻给我把小飞接回来!立刻!马上!”夏云萍尖叫道。

戚青松冷眼看着戚不易,用一副非常失望的语气说道:“小畜生!我还以为你在牢里能改过自新,没想到你居然变本加厉!我戚家真是家门不幸!出了戚青枫这种败家子,又生了你这么个丧尽天良的畜生!”

“改过自新?”戚不易忍不住哈哈大笑了一声道:“亲爱的大伯父,多年不见,您都变得这么幽默了啊。我戚不易为何需要改过自新?谁又有资格让我戚不易改过自新?”

“你?”戚不易看着戚青松问了一句,转头看向夏云萍,又问道:“还是你?”

“亦或是你?”戚不易最后看向了莫晓倩,他那仿佛蔑视一切的眼神,让莫晓倩感觉好像她才是那堆散发着恶臭的垃圾。

三人脸色铁青,他们都觉得,戚不易应该是灰头土脸的跑回来,然后像六年前一样低三下四,而他们则可以高高在上的随意羞辱他。

但事实却和他们想的截然相反,戚不易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对了,我还特别准备了一份伴手礼,我敢保证,你们绝对会喜欢。”戚不易微微一笑,抬手打了个清脆的响指。

随即,几名工人吃力的搬着一幅巨大的相框走了进来。

“老板,您要的东西送到了。”

“好,辛苦大家了。”戚不易点了点头,起身走了过去,亲手揭开了包裹着相框的白布。

只见在这幅巨大的相框中,整齐的排列着许多照片,宛如一面照片墙般壮观。

“区区薄礼略表心意,还请笑纳。”戚不易的笑容宛如春日阳光那般和煦灿烂,还做了个优雅的动作。

只不过在他对面,依旧还是腊月严寒。

苍龙再现:老底

一时间,整个客厅之中鸦雀无声,几乎落针可闻。

“我亲爱的大伯父大伯母可能已经老眼昏花看不清了,就由我来介绍一下好了。”戚不易清了清嗓子,顺势指向相框左边区域。

“照片中的这位,便是对感情专一,对家庭负责的大伯父。哎,您老真的是日理万机,废寝忘食,连身边的秘书都累坏了一个又一个,出差明明这么累,却次次事必躬亲,我只想说,大伯父您辛苦了。”戚不易绘声绘色的说道。

然而戚青松的脸上却看不出半分感动,整张脸都变成了猪肝色。

“好你个戚青松!我说你怎么一天到晚要出差!背着我养了这么多女人,你还是不是个人!”夏云萍瞬间就炸了,上去就要跟戚青松拼命。

“啊,伯母别激动,大伯父出差的时候,您的生活也很滋润啊。啧啧,这几个小伙子看起来比我都小几岁吧,长得是真不错啊,想必他们肯定很孝敬您啊。”戚不易故意凑近了仔细打量,嘴里啧啧称奇道。

闻言,夏云萍的身体一僵,正要扇戚青松巴掌的手也顿住了。

“姓夏的,我在外面辛辛苦苦赚钱,你倒好,连鸭子都养起来了啊!你是不是巴不得我戚青松早点去死,让你好继续在外面风流快活啊!”戚青松一把推开夏云萍,恶狠狠的骂道。

“放屁!戚青松,你能信那种小畜生的话?那些照片一看就是合成的!我根本不认识照片里的那些人!”夏云萍立刻矢口否认。

“不认识?上次我看你手机屏保就是那个男的,你还骗我说是网图!你再给我说一遍,那是不是网图!”戚青松咄咄逼人道。

夏云萍哑了班长嘴,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戚不易一边笑,一般把手指指向最后一块。

“不过还是得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的这位好大哥就厉害多了,多人运动那是家常便饭,只可惜不太走运中了标,也不知道这位医生给他治好了没有。莫晓倩,你可得多关心关心他的身体啊。”

莫晓倩面红耳赤,咬着牙说不出一个字,只能满眼怨恨的盯着戚不易。

而戚青松和夏云萍已经扭打在了一起,嘴里更是妙语连珠般的喷着脏话。

戚不易也不说话,一脸微笑的看戏。

“爸妈!别上了他的当!”莫晓倩硬着头皮说道。

戚青松和夏云萍一愣,这才意识到自己被戚不易当猴耍了,脸上表情那叫一个精彩。

“小畜生!你以为弄点假照片,就能诋毁我们了吗?谁会信你一个弑父畜生的话!”

“爸,我看他处心积虑弄出这些东西,无非就是想从我们这骗点钱罢了。像他这种底层贱民为了钱他连狗叫都能学,连亲爹都能杀,还有什么是他做不出的。”莫晓倩冷声说道。

“没错!这畜生就是要钱!但我们就算送给叫花子,也不会施舍给你这种畜生哪怕一个子!”夏云萍此刻也反应了过来,配合着一起羞辱道。

“哦,说到钱的话,大伯父,你好像还欠了我父亲五千万吧。”戚不易微笑道。

戚青松脸色先是微微一变,随即又恢复如常,冷笑着讥讽道:“我会欠戚青枫那种穷光蛋五千万?真是笑话,你有证据吗?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

戚不易也知道他不会认,于是轻笑着说道:“没关系,不着急,这笔钱我迟早会让你一分一分的吐出来的。”

“呸!穷鬼养得畜生,也配在我家嘤嘤狂吠!来人,把这小畜生手脚打断,我要他下半辈子做个废人!”戚青松就像被踩了尾巴似的,气急败坏的厉声喝道。

这边话音刚落,那边就有几个家佣,拿着铁棍就冲了出来。

戚不易眼中寒光一闪,可惜不是当年的那几个。

莫晓倩却更加阴毒的说道:“打断手脚还不够!我要他下半辈子做太监!”

他们满心期待着虐打好戏上演,可这两名家佣却连一个照面都没能坚持的下来,被戚不易一屁股坐在了身下。

“这不可能!”戚青松惊呼了一声。

戚不易翘着二郎腿,一手把玩着铁棍,一面饶有兴趣的打量着一脸惊愕的三人。

“要把谁打成残废,又要让谁做太监啊?”

三人只能气急败坏的干瞪眼,哪里还敢接话。

“爷爷是我对这里唯一的念想,如果你们敢对他老人家不好!”戚不易手中的铁棍正在慢慢变形。

“什么爷爷?这里没你爷爷!他老人家早就说了,没你这种畜生孙子!”戚青松眼神突然有些慌乱,但嘴上可一点也不含糊。

戚不易目光凌然一寒,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杀气直扑戚青松而去。

戚青松顿时脸色一白,两腿发软,险些当场尿了裤子。

虽然只是一抹眼神,但在戚青松的眼里,却宛如一头咆哮的雄狮,在盯着他这么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砰!”

戚不易飘然离去,只剩下插在地板里的,孤零零的一根铁棍。

戚不易, 莫晓瑜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