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沈先生错嫁成婚

更新时间:2021-03-27 14:31:57

沈先生错嫁成婚 连载中

沈先生错嫁成婚

来源:追书云 作者:蓝果而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不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是绝不会理会那种人的!“有什么好神气的,你不说难道我就不会自己找!”许天爱在背后冷哼,想到那件迫在眉睫的事,脸色又变了几变……随即,她在房间中轻手轻脚的找了起来,更是偷偷摸摸的溜进了郭艳芳的房间,四处的寻找着。房间内。沐浴之后,叶梓晴将电话给郭艳芳打了过去:“妈,我们家的房本在哪里放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沈先生错嫁成婚:突然杠上的两人

闻言,叶梓晴攸然拉回了僵硬的思绪,整个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好像……好像……好像里面不是在干那种事……

心中出于疑惑和好奇,她绕过玄关,轻手轻脚的向前走去。

前脚才一踏进客厅,对面墙壁上巨大的液晶显示屏就那样活色生香的映入了眼帘中,清清楚楚。

脸红心跳的垂下眼眸,叶梓晴这时才留意到沙发上的两人。

沈连爵目不转睛的盯着屏幕,一边还在发表着自己的观点:“大哥,你不觉得这个女人声音的有些太媚?还有,你瞧她一晃一晃,肯定是整的,腿倒是…”

而沈少廷显然是刚洗过澡,发梢还没有干,一身舒适随意的家居服也被他穿的颀长挺拔,优雅十足,面前还放着一叠文件,正在批阅文件。

敏锐的察觉到那道视线,他指尖的笔微顿,抬头,深邃的眸子对上叶梓晴。

没有一丝诧异,更没有丝毫窘迫,挑眉看着她,沈少廷扯动薄唇,开口道:“叶老师。”

还在聚精会神的盯着屏幕看的沈连爵一听到叶老师三个字,条件反射性的转过头。

然后,俊逸的脸庞在瞬间变红,暗暗咒骂一声,修长的身躯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想要遮住屏幕,但是发现不可能后,脚步迅速向前迈动,两手遮住了叶梓晴的眼睛,严严实实,不留一丝缝隙。

做完这一切后,他又赶紧看向大哥,有些窘迫的叫着:“大哥,快点!”

相对于他的窘迫,沈少廷却怡然自得,俯身,修长的手臂勾过大理石茶几上的遥控器,关掉屏幕……等到周围彻底的变安静之后,沈连爵才轻咳两声,放开自己的手:“我先去泡咖啡。”

话音落,已然没有了身影,完全不等叶梓晴开口。

见状,叶梓晴只好将已经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坐在沙发上,打量着四周。

房间很大很豪华,颜色非常的单一,只有黑和白两种色调,她也是此时才发现,坐在这里竟然能看到大海!

还在吃惊间,沈少廷低沉的声音传进她耳中:“叶老师为什么会找到这里?”

“沈连爵在家庭住址那一栏里写的是这个地址。”叶梓晴如实回答道。

闻言,沈少廷眼眸眯起,直接射向了端着咖啡走过来的沈连爵。

在那泛着寒意的目光下,沈连爵禁不住打了个冷颤,大哥肯定是知道他写的是这里的地址,而不是家里的。

没有喝咖啡,叶梓晴只是径直看着沈连爵,道:“再过两天就是期末考试,你打算怎么办?”

沈连爵回答的异常顺口和自然,用她之前的话去堵她:“我还有些事要忙,没时间去学校。”

“沈连爵!”叶梓晴恼怒,连名带姓的吼道。

“反正老师不答应做家教,我是绝对不会回学校参加期末考试的,老师知道,我一向说到做到!”

叶梓晴已经教了他一年,自然知道他是什么样的性子,其实今天来到这里,代表她已经妥协。

“那好,我们现在在来说说刚才的那件事。”她改变了话题:“你已经是二十岁的成年人,对于那种事感觉到好奇和冲动是很正常的事,那些片子也并不是不让你看,而是在看时要有正确的观念……”

从未和男生谈论过这样的话题,叶梓晴虽佯装镇定,但脸颊还是红了很多。

沈连爵的窘迫在此时却消失,一边微笑,一边点头。

一旁正在安静批阅着文件的沈少廷听到那样的谈论,眼眸略有略无扫过那张因为害羞绯红而又一本正经的脸,薄唇玩味的勾起。

她真以为那小子是不谙世事的小毛头?这样的片子他只怕已经看得不下几十部,更甚至都已经有了实战经验……

“还有沈先生……”叶梓晴的目光一转,看着他:“作为家长,你难道就是这样纵容他的?”

这批评教育似乎还沦落到了他身上……

沈少廷抬头,眼眸微微眯起,身子随意的靠在沙发上,倍感慵懒:“叶老师刚才不是说他对于某些事感觉到好奇和冲动是很正常的事,我并没有理由阻止他看片子,不是吗?”

一时之间被堵的语塞,她深呼吸,压住心中的怒火:“那也应该给他提供正确的观念不是吗?”

她自问不是容易生气的人,可他三两句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将怒火激发出来。

修长的手指落在额际,沈少廷轻轻的揉捏着,同时眸光一瞬不瞬的凝视着她,皱眉,一本正经的开口:“什么是正确的观念?用什么位置最好?“

闻言,叶梓晴双目瞪圆,心中怒火上扬,气的胸口不断上下起伏,甚至连细茸茸的血管都能看到,咬牙切齿:“沈先生!”

他简直……简直……强词夺理……不可理喻……

沈少廷眉又向上挑起了一些,房间内的温度不低,她的脸颊微红,嫩黄色的羽绒服衬托着,更显得肤如凝脂,白希莹润。

那晚的荒唐,忽然浮现在脑海中。

令人发指!简直太令人发指!当着沈连爵的面,他这是作为大哥应该说的话吗?

他就不怕会带坏沈连爵吗?

叶梓晴再次狠狠地咬牙:“沈先生,你受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吗?”

完全不理解别人的话语,更甚至还扭曲其中的意思,她只气的差点没有蹦起来!

闻言,沈少廷淡漠的笑着:“叶老师受到的教育似乎也不过如此,难道就没有人告诉过叶老师,进别人家之前应该先按门铃吗?”“你——”叶梓晴气的哑口无言,垂落在身侧的两手缓缓收紧,狠狠地瞪着他。

依然是那般优雅,他眸光抬起,淡淡的睨着她,笔下更甚至还在龙飞凤舞的签着字。

房间中流动的空气顿时变的紧绷起来,还站在一旁的沈连爵似乎已被两人遗忘,成了透明人。

沈先生错嫁成婚:总会有奇葩的存在

想要打破这份沉默,他正准备开口时,叶梓晴收回目光,将呼吸压抑下去,话语异常平和,却带着一抹淡淡的嘲讽:“沈先生若是有闲暇的时间,还是对自己的弟弟多上点心……”

话音落,她没有再作停留,心平气和的向着房间外走去,一遍又一遍的在心中对自己说,平和,平和,平和,没有必要和他一般见识……

只是,在带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心中却不受控制的耍了性子,手上的力道又狠又重,甚至都能听到“啪——”一声!

那声音沈少廷自然也听到了,眼眸有些玩味的上挑,淡淡的对着沈连爵道:“叶老师的脾气好像有些不怎么好,很容易激动……”

沈连爵哼了一声,反驳道:“才没有!叶老师的好脾气是全校公认的!”

“是吗?”沈少廷的态度随意而敷衍,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坐下,沈连爵蹭的一下将手伸到大哥眼前,辩解还有些炫耀:“叶老师送给我的圣诞礼物,这可是她亲手织的,是不是很心灵手巧?”

白色毛线手套映入眼帘,沈少廷眸光微微闪烁,睨了几秒后移开,丢下几个字:“卖相的确非常难看……”回到家已经是下午,推开客厅门,只见许天爱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翘着腿,面前摆着一堆零食。

电视上正在播放财经栏目,叶梓晴无意中瞟了两眼,有些好奇,她什么时候对财经竟然还有了兴趣?

她不是只对美容和时尚有兴趣吗?

听到声响,许天爱抬起头,兴奋的对着她招手:“快坐过来,一起看。”

“我看不懂,也不怎么感兴趣,还是嫂子自己看吧。”叶梓晴换上拖鞋,端起热水杯,暖着已经冻僵没有知觉的手。

“我只读到高二,连高三都没有撑到底,你倒是以为我能看的懂?”许天爱一脸不以为然:“我看的是这期介绍的人物,沈少廷,喏,你瞧,出来了……”

转身,叶梓晴的视线落在电视上,身着黑色西装的女主持人正在眉飞色舞的介绍着沈氏集团。

沈氏集团每年的盈利与分红,更包括它是唯一一个进入世界二百强的集团,是所有s市人的骄傲!

而紧接着放出来的则是沈少廷的照片,黑色及膝大衣,烟灰色西装裤,薄唇紧抿并没有什么神色,散发出来的气息成熟而优雅。

“简直比明星和模特都有型,怎么会这么迷人?”许天爱啧啧的感叹:“梓晴,感觉怎么样?”

“一般吧。”叶梓晴淡淡开口道,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他不可理喻,强词夺理的神色,手不自觉地又将水杯握紧一些,微微咬牙。

“一般吧?你的眼光真不怎么样,比你那窝囊废的哥哥不知道强了几千万倍,一大男人一月才赚四千,够谁花?”冷哼,许天爱一脸的鄙夷。

叶梓晴本不想和她一般计较,毕竟她是自己的嫂子,但一听到窝囊废三个字,终究还是嘲讽的开了口:“那你自己为什么不再找一份工作?两个人赚自然比一个人赚的多。”

许天爱却是冷哼一声:“男人养自己的老婆是天经地义的事,连老婆都养活不了的男人不是窝囊废又是什么东西?”

眉眼间有些冷意,叶梓晴喝了一口水,反驳道:“遇到嗜赌的女人,平常男人里面十个有八个只怕都是窝囊废。”

她一天正经事不做,总是出去赌博,大哥每月的工资都是被她输的一干二净,还喜欢逛街,只要一上街,就会买回来一堆衣服。

除此之外还好吃懒做,对食物特别的挑剔,不是好的,嫩的,鲜的,她连碰都不碰一下!

更甚至早上出门连自己的被子都不叠,总是等着妈妈去收拾。

真不知道大哥当时到底是看上了她哪一点?

她总觉得妈妈和爸爸太过于纵容,而妈妈却又不想和媳妇之间有什么矛盾,弄得难看,所以一直不让她参与其中。

闻言,许天爱恼羞成怒,心中的怒火一下子被激了出来,正准备出口大骂时,心中似又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一变,忙将怒火压了下去,道:“梓晴啊,我们家的房本在哪里啊?”

“不知道,还有你最好别打房本的主意!”警告,叶梓晴没有再理会她,径自走进自己的房间。

道不同不相为谋,如果不是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她是绝不会理会那种人的!

“有什么好神气的,你不说难道我就不会自己找!”许天爱在背后冷哼,想到那件迫在眉睫的事,脸色又变了几变……随即,她在房间中轻手轻脚的找了起来,更是偷偷摸摸的溜进了郭艳芳的房间,四处的寻找着。

房间内。

沐浴之后,叶梓晴将电话给郭艳芳打了过去:“妈,我们家的房本在哪里放着?”

虽然刚才许天爱只是随意问问,可她心中总是有些不踏实,不放心。

只怕许天爱会对房本打什么坏主意……

郭艳芳这会儿还在火车上,周围人声嘈杂,寻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后,才回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房本一向是你爸爸收拾,我也不大清楚,不然我问问你爸爸?”

“那我嫂子知道房本在哪里吗?”

“你爸放的连我都不知道,她肯定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

听到这里,叶梓晴的心放下了:“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你和我爸路上注意安全,我挂了。”

房本既然连妈妈都不知道在哪里,许天爱肯定更不会知道。

再过两天就是十二月二十五,也就是圣诞节。

而圣诞节过后便又是元旦,元旦过后不长时间就是年终期末考试,每天这个时候总是会忙的喘不过气,今年自然也不例外。

不对,今年比往年更忙一些,因为每天晚上还要再去给沈连爵当家庭教师。

想到那一大堆的事,叶梓晴的脑袋就有些发疼,不过还好的是,这两天去补课时,都只有沈连爵一人在,两人再也没有碰到过。

今天已经是十二月二十五,道路两旁的商店早已经装饰好了,绿色的圣诞树,白色的雪花,红色的圣诞老人。

看了一眼时间,叶梓晴着急的催促着出租车司机:“师傅,麻烦你再开快点,我赶时间!”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