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重生庶妃觅良人

更新时间:2021-04-07 13:49:38

重生庶妃觅良人 已完结

重生庶妃觅良人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舒瑾萱, 云墨白

精彩试读:她正在沉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妇人和两个粗壮的婆子走了进来。那丫头微微低着头,腰部保持着一个细微的弯度,一脸的恭敬和谦卑。虽然因时间提前了一年,比起上一世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稚嫩了不少,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晴雨。看来不管她如何改变,有些人有些事还是无法改变。几人走到她跟前跪下,一一见了礼,那中年妇人夫家姓彭,在相府门房做事,这彭家的以前一直在后院做些粗活。虽说舒瑾萱不怎么得宠,但好歹也是正经主子,跟在主子身边做事,比以前在后院可不止好了一点半点,望着舒瑾萱的脸上自然带着无比的欣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4-」未雨绸缪(二)

回到屋里,舒瑾萱支开婉儿,耳根子才总算清净下来。

拿出袖中的金子,舒瑾萱轻轻的抚摸着。虽然少了一半,但也不少了。

这些金子,价值两百两银子,两百两啊,她便可以开个铺子,或者买上几亩地……

想着想着舒瑾萱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连带身子也飘飘然。

隔了好一会儿,舒瑾萱才晃了晃脑袋,压制住自己幻想。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婉儿的声音:“小姐,大夫人派来的人到了。”

到了?这么快?

舒瑾萱一怔,迅速将金叶子包好藏在床底,理了理衣服才低低唤道:“让他们进来吧。”

“是。”

上一世她身边加人是因为她即将嫁给蓝枫逸,婉儿又嫁了人,如今时间提前了大约一年,晴雨是否还会出现在她身边呢?

她正在沉吟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小丫头、一个三十几岁的中年妇人和两个粗壮的婆子走了进来。

那丫头微微低着头,腰部保持着一个细微的弯度,一脸的恭敬和谦卑。虽然因时间提前了一年,比起上一世她们第一次见面时稚嫩了不少,但她还是一眼就认出这就是晴雨。

看来不管她如何改变,有些人有些事还是无法改变。

几人走到她跟前跪下,一一见了礼,那中年妇人夫家姓彭,在相府门房做事,这彭家的以前一直在后院做些粗活。虽说舒瑾萱不怎么得宠,但好歹也是正经主子,跟在主子身边做事,比以前在后院可不止好了一点半点,望着舒瑾萱的脸上自然带着无比的欣喜。

而晴雨头微低,但又能保证从舒瑾萱的角度能清楚的看到她脸上的恭敬和谦卑。

舒瑾萱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随便交代了几句打发了其他人,独独将晴雨留了下来。

晴雨带着丝丝的紧张和兴奋偷偷的瞄了眼舒瑾萱,顿时迎上了那冰冷的目光,让她心惊肉跳。

舒瑾萱紧紧握着双手,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盯着她,仿佛要将她从内到外看个清清楚楚。

现在想起来,晴雨在她面前几乎都是这样恭敬谦卑的,只要交代给她的事情,她都能很快的把她做好吗,从始至终没有丝毫的怨言。

因此她看重她,将她放在自己身边,带着她嫁去王府。

她的母亲摔伤了腿,是她拿出自己为数不多的贴己钱去给她母亲找大夫;

她的弟弟上不起学堂,是拿出她的嫁妆赞助她的弟弟读书。

……

她是如此的信赖她,可最后她的那一句话“奴婢看见她晚晚都出去,每次都有平安侍卫跟着。”亲手将她推入死亡的深渊……

舒瑾萱压下心中汹涌的恨意,垂下双眸,让心神缓缓平复后,瞄了眼还跪在地上有些不知所措的晴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奴婢名叫晴雨。”晴雨拜倒在地,小心翼翼答道:“奴婢是去年底才进的宰相府的,一直在花园里当差。”

舒瑾萱没有应声,只是盯着手中轻轻转动的茶杯。

隔了半响,晴雨极为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微微抬起头,在对上舒瑾萱射来的眼神后又迅速的垂下来,道:“奴婢……奴婢唤作晴雨。”

又隔了一会,在晴雨极度不安中,舒瑾萱才放下茶杯,轻轻吐了口气道:“起来吧。”

“是。”晴雨大大的吐了一口气,缓缓的站起身。

“这是我的贴身婢女婉儿,以后你就听她的吧。”舒瑾萱指了指站在身边的婉儿,冷冷道。

“是。”晴雨行了一礼,又转过身对着婉儿微微一福道,“婉儿姐。”

“都下去吧。”舒瑾萱挥了挥手。

“是。”二人齐声回答,迅速退出门外。

待两人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后,舒瑾萱才从床底将金叶子掏了出来,打开衣柜最底层一个带锁的小箱子,打开后将金叶子轻轻的放了进去。

舒瑾萱轻轻的摸了摸箱子,小心翼翼的放回原位,箱子里面装着的是舒瑾萱母亲的遗物。

婉儿作为她的贴身婢女,这间屋子里,可以说除了这个箱子里面的东西以外,她都一清二楚。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舒瑾萱便花钱请人做了这么一个箱子,将母亲生前喜爱之物收集在一起,是这冰冷冷的宰相府里唯一能让她感到温暖的东西。

一切收拾妥当,舒瑾萱的心情才平静下来,有了这两百两,她以后的生活算是有了基本的保障。

15-」重遇故人

这一日,阳光正好,正是外出的好日子。

一大早舒瑾萱便收拾妥当,带着婉儿坐上了许四的马车出了门。

相府家教虽然甚严,女儿家平时都不许出门,但每月经长辈允许后都可有一日出去散散心。

“吱嘎”一声,马车在北市边停下,北市乃是京城最大的市场,胭脂水粉、绫罗绸缎应有尽有,是姑娘们最喜欢逛的地方。

“小姐,小姐,到了,到了!”婉儿兴奋的叫道。

“知道了,看把你高兴的。”看着一脸雀跃的婉儿,舒瑾萱笑了笑道,“对了,听闻悦然楼对面那间包子铺的包子不错,你去帮我买几个吧,我在这附近逛逛。”

“好嘞。”婉儿点了点头,掀开车帘,跳下马车,雀跃的身影几下便消失在人群里。

婉儿走后,舒瑾萱掀开帘子,轻声道:“许四。”

见许四转过身子,舒瑾萱将袖中包有金叶子的布帛悄悄的放入许四的手中道:“这是一些金叶子,你快些收好。”

许四目瞪口呆的捏着手中的布包,来不及诧异舒瑾萱为何给他这么钱,便听到舒瑾萱低低的声音传来:“这里面的金叶子大约值八十两银子,你拿去把芙蓉街中部那间郑记书斋买下来。”

许四愣愣的望着舒瑾萱,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喃喃道:“小姐,万一那书斋老板不愿意卖怎么办?再说芙蓉街的铺子可不大好……”

“你照我说的做就是,那郑记布行的老板一定会愿意的。”舒瑾萱淡淡的吩咐道,“你买下铺子后,卖些笔墨纸砚,嗯……就交给你离开京城没多久的三叔打理,我记得他曾经给人当过掌柜。”

许四傻傻的望着舒瑾萱,他的三叔才回来不过三日,小姐怎知道的?而且小姐和他三叔从未见过面,怎的就知道他三叔以前给人当过掌柜,放心将产业交给他打理?

舒瑾萱没有理会呆愣的许四,下了马车,道:“按照我说的去做,做好后给我回个信。”说完顿了顿道:“记住,不能和任何人提起我的名字,包括婉儿!”

她的声音不大,但威严有力。

许四一听,急忙应声将金叶子贴身放好。

缓缓的走在街上上,舒瑾萱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芙蓉街的铺子岂止是不好,那里可是这北市出了名的生意惨淡之地。芙蓉街位于北市边缘地带,原本是小商小贩的集中地。后来市场虽然搬迁了,但平时顾客也不多,在那里开铺别说赚钱了,能不亏本就不错了。

可是她记得,上一世的九月,也就是这月中旬,将会有一京城富商买下芙蓉街中部的一个茶楼,花下巨资从内而外进行全面装修,其奢华程度堪称京城第一楼。从那以后,这芙蓉街便成为北市最受人瞩目的地方,人来人往,生意好不兴隆。而这郑记书斋正好位于茶楼的斜对面,据说书斋老板为八十两卖出店面之事后悔不已,曾接连几日在店铺门口傻傻的站着叹气,后悔不已。

正在这时,婉儿的声音由远而近:“小姐,小姐,包子来了。”

舒瑾萱笑了笑,脚步轻快的迎了上去,店铺的事情安排妥当,今日就好好的享受下自由的时光。

见小姐神色悠悠,婉儿开始活泼起来:“小姐,时间还早,不如我们先逛逛,然后再回去。”

舒瑾萱看了看大街上面来来去去的人群,还有那些不停吆喝着的商贩点点头,声音温和好听:“好啊。”

婉儿很兴奋,她跟着自家小姐,也是极少出府的。这会儿也不过才十二岁的丫头,对外面这样热闹的集市,自然欢喜的紧。不过逛了一会儿发现,自家小姐倒是兴致缺缺,瞧什么都没有新鲜感的模样。

“小姐,难道你不觉得兴奋吗?”婉儿见什么都好奇,左看看右看看。

舒瑾萱笑着望着婉儿道:“我不是不兴奋,而是没有表现出来而已。倒是婉儿你,瞧着像是从山沟沟出来的小村姑呢。”

“小姐!”婉儿娇嗔了自家小姐一眼,她好歹曾经也是在宰相府做事的小丫环,怎么会是小村姑呢?叹口气,谁让宰相府管的那么严,平日里根本不许她们这些奴婢出来呢。

“好了好了,再逛逛,然后我们买些平日里需要的日用品再回去。”舒瑾萱望着怜儿委屈的模样轻笑道。

目光不经意一瞥,抬起头看到对面茶楼窗口坐了一个人……与此同时,那少年也抬起头来,向她看过来。

他一双眼睛散发着如同月光清辉一般皎洁又幽静的光芒,远远的骨子里就透露出来的清冷,将他隔绝在尘世之外,明亮闪烁的让人几乎睁不开眼睛。蓝色的袍子襟摆上绣着银色的流动的花纹,巧夺天工,精美绝伦。他的目光淡然而带着冰冷,流泄如水般的清雅,那样的淡漠,那样冰凉如水一样的眼睛,向舒瑾萱扫过来……

是他?她没想到会在街上遇到蓝景诚,当今的二殿下……

舒瑾萱不由扬起一抹笑容,没想到竟然是他——蓝景诚!

啊,他可是蓝枫逸的死敌,两人不知道交了多少回手却都是不分胜负……舒瑾萱想起前生的时候,那人同样冰冷的毫无感情的眸子,不由微微勾起嘴角,现在这个时候,二殿下应该在外游学刚回来,看来京都又要掀起一阵风波了……

她慢慢收回视线,心里想着再次与熟人见面,他们在明,她在暗,这种感觉,真的很有趣……

当年蓝国的皇后袁咏仪一直在暗地里拉拢朝中的势力,虽然皇上表面上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可早就在心里防范着她,这么多年来派人在她每日寝殿里点的百蕴香里搀和着味道与之相似的麝香,所以久而久之皇后便一直无所出,不能为皇上诞下太子。皇上膝下有兰贵妃所生的二殿下蓝景诚,幼年丧母被赵贵妃抚养长大的三殿下蓝枫逸,赵贵妃所生的五殿下蓝明鸿,以及其他几个嫔妃生的小公主和皇子……而皇上正值盛年,所以一直没有立太子……

前世的五殿下一直被传以身体孱弱不堪,是个名副其实的“药罐子”,可是谁又知道他的“弱不禁风”,其实只是迷惑众人的假象罢了……只不过,五殿下真的做到了“滴水不漏”,连自己的母后都骗过去了……呵呵,谁又想到那温润无害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颗野心?

想着今后皇帝的几个儿子为了皇位争得你死我活,舒瑾萱不禁淡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拉着婉儿往前走去。

容貌虽算不上是绝色,却也是皮肤白皙,明眸皓齿,尤其是一双眼睛黑白分明,神采奕奕……那一抹淡淡的笑容,在他平静的心湖中轻荡起的一圈圈涟漪……蓝景诚盯着视线里远去的娇小背影,若有所思……

舒瑾萱, 云墨白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