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婚恋生活 > 纪先生的偏执绝宠

更新时间:2021-04-06 10:54:15

纪先生的偏执绝宠 连载中

纪先生的偏执绝宠

来源:追书云 作者:秋漫漫 分类:婚恋生活

精彩试读:她衣服穿的好好的,白亦初怎么会突然拉开她的领子。除非,昨晚的事和白亦初有关。她想要问个清楚,出门经过白亦初房间,听到祁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你做的对不对?”“是,是我做的,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还要娶白晚,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你难道要我的孩子喊你姨夫吗?”白晚心里咯噔了一下,踉跄了一步,扶住了墙,手都在颤抖着,脑子里经历着惊涛骇浪一般,仿佛要把她淹死,气都透不过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还真是下贱-秋漫漫

骄傲如他,天生就带着钻石钥匙出生,还没有人敢这样戏弄他!

纪之珩快速的穿好了衣服,脸像是刀削般冷肃,凛冽地出门。

“纪先生。”门口守候的两个保镳恭敬地低头喊道。

“消除我的一切痕迹。”纪之珩冰冷的命令道,扫了房门一眼,暗潮汹涌,生气的离开。

白晚睡到自然醒,全身疼的就像散架了一样。

她坐起来,挠了挠头发,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衣服丢了一地,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震惊的撑大了眼睛,脑子里好像有道闪电被劈过。

她记得从公交车上下来,被一个光头拉住,其他都不记得了,所以……

她冲进了浴室,洗了好长时间的澡,越想越气恼,到底是谁!

她去了前台,“我是803的房客,我想知道房间旅客的登记信息。”

前台怪异的看了白晚一眼,查看电脑,“803房间只有一位叫白晚的房客信息。”

“那监控呢?”白晚追问道。

“不好意思客人,我们的监控从昨天开始就坏了。”

“什么?”白晚不淡定了。

住房信息没有,监控没有,就连垃圾桶里也空空如也!那个男人没有留下任何痕迹!她根本没法知道强她的人是谁!

白晚颓废的坐在床上,就算她现在报警,警察估计也抓不到人。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来。

是祁峰的电话。想起自己莫名其妙的遭受无妄之灾,她的眼睛忍不住一红。

她按下接听键。

“晚晚,你现在在哪里?”祁峰着急的问道。

“祁峰。”白晚停顿了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说。”

“你先回来吧,我父母都在你家了。”祁峰不耐烦的说道,不给白晚说话的余地,挂上了电话。

白晚回到家,刚进门,就听白亦初阴阳怪气道:“姐,你终于回来了啊,伯父伯母等你好久了。”

白晚礼貌的打招呼:“叔叔,阿姨。”

“我说晚晚,你昨天去哪里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我们都担心死了。”她的后妈,也是白亦初的母亲故意说道。

“昨天领毕业证书,班级聚会。”白晚解释道。

白亦初咬牙,眸中迸射出嫉妒,以及厌恶。

她直接拉开白晚的领子,大声喊道:“姐,你身上怎么到处红红的,好像是吻痕。”

白晚震惊白亦初的行为,要把纽扣扭上,白亦初反而拉的更开了。

祁峰母亲看到,顿时火了,“老白,你是怎么管教女儿的,她和小峰快结婚了,居然还去跟别的男人鬼混,这个婚不结了。”

“白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父怒道。

白晚按住领口,低下头,睫毛都在颤动着,难以启齿,轻声道:“我,昨天晚上,遇到坏人了。”

“什么!”白父不可置信的的瞪着白晚。

祁峰母亲嗤笑一声,“怎么坏人不找别人就找你?”

白晚心里憋屈,看向祁峰。

祁峰别过脸并不看她。

她的心一沉。

“你先到楼上去。”白父命令道。

白晚回到自己房间,越想越不对。

她衣服穿的好好的,白亦初怎么会突然拉开她的领子。

除非,昨晚的事和白亦初有关。

她想要问个清楚,出门经过白亦初房间,听到祁峰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是你做的对不对?”

“是,是我做的,我都怀了你的孩子了,你还要娶白晚,你让我和孩子怎么办,你难道要我的孩子喊你姨夫吗?”

白晚心里咯噔了一下,踉跄了一步,扶住了墙,手都在颤抖着,脑子里经历着惊涛骇浪一般,仿佛要把她淹死,气都透不过来。

白亦初早就和祁峰在一起了。

白亦初还怀上了孩子!

怪不得,祁峰每次买礼物都是买两份。

怪不得,她好几次看到祁峰从白亦初房间出来。

怪不得,他会陪着白亦初去买东西,看电影,逛街。

是她太傻,还是他们以为她太好欺负,居然让她在所有人面前被羞辱。

白晚生气的推开了门,“白亦初,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亏我一直把你当做亲生妹妹。”

“谁要当你的妹妹,你在别人眼中是完美的,长相好,身材好,气质好,学习好,连学校都是最好的,我却一直要拿来和你比较!”

“就为了这么一个原因,你就找人侮辱我!”白晚很不淡定。

“只有把你赶走了,爸爸的财产才可能完完全全是我的。”

“是吗?那我要爸爸评评理,到底要赶我走,还是赶你走。”白晚眸色腥红的说道,握住白亦初的手往外拉。

“白晚,你放开我,祁峰哥,救我。”白亦初抠着白晚的手。

白晚手上都是被她抠出来的血痕。

祁峰扯开白晚的手,“晚晚,你轻点,你这样会弄疼她的。”

“弄疼?”白晚很不理智了,握紧了拳头,指甲都泛白了,“她找人侮辱我,你就没有想过会弄疼我!你跟她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想过我也会疼!”

“你小声点,她还不懂。你就不能体谅一下吗?”祁峰嫌弃的说道。

白晚真的觉得好笑。

“我会娶你的,我们算是扯平了,反正你也跟别的男人在一起过了。”

“扯平?昨晚我明明是受害者!”白晚气得发抖,“呵……发生了这样的事,你以为我还愿意跟你结婚吗?对不起啊,我修的不是菩萨心肠,原谅不了你们的狼心狗肺!”

白亦初眼珠一转,跑到了楼梯口,对着祁峰说道:“白晚已经不要你了,你们回不去了,你应该知道自己的选择了吧。”

“你什么意思?”祁峰不解。

“祁峰哥,你会站在我这边的,对吧?我只有你一个男人,而白晚的已经被别的男人夺走了。”白亦初恳求道。

祁峰沉默着。

白亦初咬了咬牙,阴鸷的盯着白晚,勾起了嘴角,自己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他-是你的了。-秋漫漫

白父等人听到声音跑过去。

白亦初摔在地上,指着白晚,“爸爸,姐姐把我从上面推了下来,好疼,呜呜呜。”

白晚被白亦初的表演震惊的瞠目结舌,她冷冷的说:“我没有推她。”

“祁峰哥哥可以证明的。”

白晚看向祁峰,祁峰没有看白晚,眼眸闪烁着,对上白亦初期许的眼神,沉声道:“确实是晚晚推的。”

白晚有过一瞬间的心痛,好像刀刺在心口,更强烈的感觉是失望和生气。

想要撕掉这些人虚伪的脸皮!

可,她不是他们的对手,动手只能让自己更悲惨。

她扯了扯讽刺的嘴角,寒心的问道:“你们背叛我在先,白亦初找人害我,你现在还含血喷人,就不怕有报应吗?”

“你胡说什么,青云,白晚名声臭了,还要玷污小初,是要我们白家从此再也不能抬起头做人。”白亦初母亲挑拨道。

“我没有胡说,证据就在白亦初肚子里,她怀了祁峰的孩子。”白晚眸色发红的一字一句咬着申辩道。

“所以你去找别的男人报复祁峰,冤枉小初,推小初下楼,你怎么那么歹毒!”

“是小初找人侮辱我,也是她自己摔下去的。”白晚提高了分贝。

“够了!”白青云瞪着白晚,“跟小初道歉。”

“我没有错,我为什么要道歉。”白晚倔强道。

白青云强势逼迫道:“要么道歉,要么滚,二选一。”

白晚眼中的氤氲深了,“因为我不道歉,你就要赶我走,那她抢我男朋友呢,你准备怎么办?”

“什么抢你男朋友,如果祁峰不喜欢小初,他们会在一起吗?不被爱的人才是第三者,自甘堕落就是你的错,推人更是错上加错。”白亦初母亲骂道。

“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所以你才冠冕堂皇的做第三者赶走我妈吗?”白晚不淡定了。

“你这个不孝女。”白青云咬牙切齿的想要冲过去打白晚。

“爸,妈,我好疼,血,流血了。”白亦初脸色苍白的握紧了她妈的手。

白青云一听,紧张道:“赶紧准备车,去医院,爸爸会替你做主。”

祁峰冲下楼,抱起白亦初,往外面赶。

白晚看着白家一家人,祁峰一家人,陪着白亦初离开。

就算她说的天花乱坠,他们都不会相信她,不是她讲的没有道理,而是他们不愿意去相信。

今天,她在这里受够了委屈,背叛,污蔑,针对,陷害以及冷落,就算白青云不赶她,她也不可能待下去了!

……

五年后。

澄海国际大酒店的会议厅里。

A组的李娜和B组的金秀荷为争夺大客户客房经理的职权吵的不可开交。

去年有一个迪拜富豪住在他们酒店的总统套房里,客房经理照顾了他三个月后,被带去了迪拜过上富豪的生活。

大家心里都清楚,照顾大客户是鱼跃龙门的机会,运气好,甚至能做少奶奶。

白晚低着头,旋转着笔,仿佛事不关己一般。

“白晚,纪之珩是从A大毕业的,我记得你也是A大毕业的,你和他是校友。”总经理问道。

白晚瞟了一眼李娜和金秀荷,“虽是校友,但是他很少来学校,我们见面的次数并不多,话都没说过几次,并不熟。”

“那也比其他人好!别推辞了,客房经理就你了!他是我们大老板请过来的人,很多投资权都在他手上,务必好好招待他。”

金秀荷不淡定了,“为什么给白晚,经理你偏心,纪之珩可是举足轻重的富豪,还没有结婚,已经富可敌国,我想服务他。”

总经理的脸色沉了下来,“记得你的身份,你是客房部A组组长,不是选秀美女。”

“可白晚是酒店商务部的,调过来做客房经理也不合适吧。”金秀荷提醒道。

“特殊情况特殊处理,白晚之前也在客房部待过。”总经理注意已定,看向白晚,“一会你去领下1908号总统套房的钥匙,我把纪总助理发过来的注意事项发给你,纪总的飞机下午16点40到,下午三点半我要去机场接。”

“呃……”

下午,白晚正在布置纪之珩的房间。

手机响起来,她看是萧烨的,“怎么了?”

“白晚,你在酒店吗?”萧烨着急的问道。

“现在是上班时间,当然在酒店。”

“我在823房间,古枫也在,外面全是记者,你想个办法把记者赶走。”

“什么?”白晚不淡定了,“你做这种事不要在我的酒店里面,古枫还是个明星,你不被记者堵才怪。”

“我在别人的酒店更危险啊,我最近给他投了一部剧,没道理到嘴的肉不吃,好了,不说这些了,如果我被拍,你也没面子对吧,赶紧的想办法吧。”萧烨说完直接挂上了电话。

白晚有种想要甩萧烨两巴掌的冲动。

当年她离开白家回到外婆那里,外婆重病没钱医治,她又怀孕了没上班,机缘巧合的遇到了萧烨。

萧烨喜欢的是男人,不可能和女人发生那种关系,家里逼婚生子,他出钱救了她外婆,她就答应当他名义上的妻子。

白晚无奈,赶去823门口。

记者战斗力很强,保安赶不走他们的。最好的办法是,用更大的新闻引走这些人。

经理打电话过来,白晚挂了经理的电话,故意大声说道:“什么,杨欣茹吗?你确定?”杨欣茹是一线花旦。

话音刚落,记者们都看向她这边。

白晚扫了一眼记者,不说话了,转进了楼道。

确定有人跟过来了,她才继续对着手机说道:“杨欣茹要1908号的房卡,那个房间是纪之珩的,纪之珩同意了吗?……好,那就给她吧,我们酒店现在有一大堆记者,让她务必乔装打扮了再去纪之珩的房间。”

白晚说完,赶紧从楼道下去,去仓库里找到了红色的吊带短裙,蛤蟆镜,头纱,以及口罩。

她全副武装后去了19楼,用房卡进了1908号房间,从猫眼看出去,那些记者一个个出现在门口。

白晚扬起了嘴角,一会等记者全到了,她就换回经理的服装大摇大摆的出去,房里没有人,就算记者冲进房间,他们也什么都拍不到。

她把经理的服装从包里拿出来,脱掉了红裙,正准备换上,忽然听到咔的一声,她下意识的看向身后。

纪之珩从浴室里出来……

小说《纪先生的偏执绝宠》 第3章 你还真是下贱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