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神医龙婿

更新时间:2021-04-10 11:19:09

神医龙婿 连载中

神医龙婿

来源:微小宝 作者:往事一杯酒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苏晓曼抬起了头,一张绝美的脸庞,已经遍布泪水。她攥着拳头捶打着王尧的胸口,发泄着,歇斯底里的吼着,“你回来干什么呀!我跟我女儿两个人过的可好了!你干嘛还要回来打扰我的生活!你给我滚!给我滚出去!”“我错了。”王尧红了眼眶,踏步向前,想要将苏晓曼拥入怀中,但苏晓曼推住了他的胸膛,“别碰我。”“别这样小曼,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你。”苏晓曼哭的说不出话。苏晓冉直翻白眼,“姓王的,你赶紧跟我姐离婚,我们就当你补偿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神医龙婿:重逢兰玉楼

兰玉楼下。

“小冉,你别拽我,我真不去。”

“姐!能别固执了吗。你一个女人自己带孩子算怎么回事?我这是在帮你啊。”

苏晓冉苦口婆心的开导着自己的姐姐,“人家魏总是真不错,年纪轻轻的就成为了符州十大杰出青年,你知道有多少女人在盯着他吗?也就是你们当过几年同学,人家惦记着你,还不在意你带着孩子,多好啊。”

“那我是不是还得谢谢他呢?莫名其妙。”苏晓曼心里烦躁的很,“小冉,我没跟你开玩笑,语嫣快放学了,我得赶紧去接孩子。”

“接什么呀,不急,幼儿园还能把孩子看丢了不成?”

苏晓冉紧紧的拽着苏晓曼的手,“姐,我也没跟你开玩笑,今天你必须上去跟魏总见一面!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我真搞不懂,你一个丧偶单亲妈妈拿什么架子啊!”

苏晓曼冷冷的哼了一声,“我真开始烦你了。”

说完要走。

“苏晓曼!就算你不为自己考虑,那能不能为咱爸考虑考虑。”

苏晓冉急了,“你去外边住了,不知道家里发生了什么事。咱爸做生意赔了,整个企业负债几千万啊。以前咱爸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你总不希望看到他被人上门逼债吧!”

“现在就魏总愿意出手相助!姐,只要你上去,咱爸就算挺过来了。”

“”

苏晓曼脸上的神情极为复杂,许久之后她叹出一口浊气,“就见一面,见完就走,不留下吃饭。”

“好好好,再说再说。”

俩人上楼来到包间。

苏晓冉笑的跟个老鸨子似的,“魏少,不好意思啊让您久等了,路上堵,您多原谅。”

“不碍事,我也刚到。”

魏启耀的目光落在了苏晓曼身上,一时间心跳加速。

他作为杰出的青年企业家,不是没见过女人,只是苏晓曼太过特殊。

苏晓曼太美了,虽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身材完全没走样。

肤白貌美,气质卓群。在没有丢失少女的甜香的前提下,同时又多了几分少妇的轻熟风韵,两种滋味相得益彰,令人垂涎。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苏晓曼是他高中喜欢了三年的女生。

求而不得是一种特殊的情愫,历久弥新。

他每次与其他姑娘彻夜探讨生命起源时,脑海中都会不自禁的闪过苏晓曼的样子。

所以即便苏晓曼已经从少女变成人妇,他还是很想实现心中的执念,品尝其中滋味。

“那魏少,你们聊吧,我就不当电灯泡了哦。”

苏晓冉不顾苏晓曼的挽留,连忙关门离开。

魏启耀笑了笑,伸出右手,“小曼,你依然那么光彩动人。好久不见,老同学。”

苏晓曼没有跟他握手,并往后退了一步,礼貌性的还以微笑,“嗯”了一声。

魏启耀脸上的笑容一僵,尴尬的把手收了回去,干咳两声,“是不是饿了晓曼。要不我们先吃饭吧,开瓶89年的波图斯,边喝边聊。”

“不用破费了魏总。谢谢你愿意帮我父亲,作为老同学,我劝你以后还是少跟我接触为好,我一个丧偶的寡妇,传出去对你的影响不好。我也,不想让人误会。”

苏晓曼说话很直很重,坚决果断,直接拒人千里之外。

原先魏启耀还是很有耐心的,听完这番话之后,耐心顿时消耗了大半。

他挤着笑容,“晓曼,谢谢你为我考虑。但是,有点伤人了吧。”

“我对你什么感情,你应该很清楚。这些年我可一直没忘记你,虽然我已经不再年轻,但我一如年轻时那般痴情。”

“晓曼,我知道那姓王的狗东西害你这些年受了不少苦,我是真的心疼你。好在他已经死了,现在的我只想救你脱离苦海,我想疼你爱你,给你一个完整的”

魏启耀深情款款的表露着心声,可苏晓曼听着直皱眉,忍不住打断到,“不好意思魏总,你这样我很感动,但我们真的不合适。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你给我站住!”

魏启耀的耐心这下彻底消耗殆尽,他没想过这件事会如此困难。作为一个自信到自负的杰出青年,他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运了运气,没忍住直说道:

“苏晓曼,我是不是给你脸了?你下边是镶了钻了,还是镀了金了?”

“你一个二手货装什么装啊,还以为自己是黄花大闺女呢?老子愿意回来找你,特么的是你的荣幸!”

苏晓曼的脸色变得很难看,撂下一句“傻比”,迈步就要走。

“你敢骂我?你个二手货特么的敢骂我!你信不信我能彻底搞垮苏家!”

“咔嚓”一声,门开了。

苏晓曼的父亲和妹妹快步走了进来。

苏晓曼被吓了一跳,“爸,你怎么也来了?”

“你给我闭嘴!”苏强眼睛瞪的浑圆。

“姐!你搞什么搞啊!”苏晓冉数落了姐姐一句,连忙赔笑,“魏少,您别生气,我姐她她更年期提前了。”

魏启耀哼了一声,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

苏强瞪着自己的大女儿,低声道,“给魏总道歉!”

“我道歉?”苏晓曼不敢相信自己的父亲会说这样的话,“您没听他刚才怎么说我吗?”

“好,不道歉是吧。苏伯父,我看您公司的债务问题,还是自己想办法吧。魏某爱莫能助。”

"别别别魏总,魏贤侄。”苏强慌了,用力把自己女儿推向魏启耀,“快去道歉,道歉啊!你妈因为公司的事都已经住院了,爸求你了行吗。”

“不可能!而且又不是我把公司搞破产的。”

苏晓曼甩开父亲的手,“语嫣已经放学了,我要去接她。”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响彻包间。

苏强咬着牙,眼睛都红了,“别跟我提那小野种!你要逼死我啊,你个不孝的东西!我命令你现在!马上!给魏总道歉!”

“不!”苏晓曼倔强的梗着脖子。

“呵呵,真清高啊。”魏启耀几声冷笑,“我真纳闷了,苏晓曼,你是觉得我配不上你么?还是说,你到现在还没放下那个姓王的家伙?”

苏晓曼刚要说话,包间的门又开了。

一个冷峻的男人站在门口,不怒自威。一抬眼,冷若寒星。

“我说。我老婆放不下我,不是很正常么,用得着你逼逼?X你妈的狗杂碎。”

神医龙婿:只能坐俩人

身后响起的熟悉声音,宛如一支流火箭矢,正中苏晓曼沉寂如荒野的内心。

瞬时间,星火燎原!

他没死?

他回来了?

苏晓曼怔怔的扭头看了过去,那刀削斧凿的面孔,那冷若寒星的双眸,那魁梧的身姿凡之种种,尽让她心中泛起点点酸楚。

五年多了,他再次出现在了自己眼前。

同样的场景,她的梦中无数次上演,直至今日,梦成了真。

“王尧?”

苏强跟他的二女儿目瞪口呆。

魏启耀的心中也是满满的震惊。

王家大少爷被赶出家族,为贪图富贵当了苏家的上门女婿,之后无法忍受苏家凌辱投河自尽。

这是前几年二代圈当中口口相传的笑话,如今却成了假消息?

魏启耀一时间无法接受,脱口而出,“你竟然没死?”

王尧撇了眼魏启耀,“你们家绝户了,老子都死不了。”

魏启耀脸部肌肉抽搐着,“苏伯父,您这上门女婿,说话还真硬气啊。”

苏强顿时反应过来,厉声喝道:“谁允许你这样跟魏总说话的!没规矩的废物!”

“你怎么没死外边啊!你怎么还有脸回来?”

“五年前你不声不响的离开,让我宝贝女儿守了五年的活寡,成为了全符州城的笑柄。现在我女儿好不容易遇到了对的人,你又突然冒出来,是想活活坑死我女儿吗!”

苏晓冉抱着胳膊翻着白眼,“回来了也好,赶紧跟我姐离婚!姓王的,跟你说实话好了,我从来没认过你这个姐夫。求求你,放过我们苏家。”

“马上给我滚!”

苏强推搡着王尧,使出了全身力气,王尧纹丝不动,叹了口气,道:

“岳父,小婿之前不辞而别,确实是混蛋。但你们二位,为了保住钱财身外之物,不惜逼迫自己的家人出卖人格,这也不是人干的事吧。咱们半斤八两,彼此彼此。”

“你你你说什么!无法无天了你!”苏强脸红脖子粗。

魏启耀见缝插针,“好厉害的倒打一耙啊。不在自己的身上找原因,反倒挑起来长辈的刺了?这是为婿之道?”

“就是!魏少说得对。我们苏家的事,轮不到你个姓王的指指点点!离婚,必须马上离婚!”

“无可救药。”

王尧摇了摇头,看向一言不发的妻子,一阵阵心疼,“小曼,对不起。”

苏晓曼身体猛地一颤,两行清泪滑下,她连忙低下头,无声的啜泣起来。

“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王尧饱含歉意,柔声说道:“我再也不走了,我这次回来就是赎罪的,今后我会拼尽全力补偿这些年对你的亏欠。”

“补偿?”

魏启耀笑了,“真会油嘴滑舌啊,你拿什么补偿?我瞧你这身不超过三百块钱的装扮,想必是从外边混不下去,灰溜溜的逃回来了吧。”

王尧不耐烦的看向魏启耀,“虽然我今天不太想动手,但如果你的月工门一直噗噗喷粪的话,我不介意废掉你,X你妈的狗杂碎。”

“呵呵。”魏启耀阴阴的干笑两声,逐渐发狠,“这是你第二次骂我了。姓王的,你好狂啊,信不信我让你没办法健全的走出这家酒店?”

王尧先是一愣,接着笑出了声。

遥想上一个说话这么嚣张的人,坟头草已经一人多高了。

他的手在腰间一抹,夹起一枚银针,正要出手教训这条一直汪汪叫的狗,忽然听到自己的老婆开了口。

“为什么”

“既然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你把我当什么了?”

苏晓曼抬起了头,一张绝美的脸庞,已经遍布泪水。

她攥着拳头捶打着王尧的胸口,发泄着,歇斯底里的吼着,“你回来干什么呀!我跟我女儿两个人过的可好了!你干嘛还要回来打扰我的生活!你给我滚!给我滚出去!”

“我错了。”

王尧红了眼眶,踏步向前,想要将苏晓曼拥入怀中,但苏晓曼推住了他的胸膛,“别碰我。”

“别这样小曼,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补偿你。”

苏晓曼哭的说不出话。苏晓冉直翻白眼,“姓王的,你赶紧跟我姐离婚,我们就当你补偿了。”

这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苏晓曼忍着啜泣接听,“喂,李老师,不好意思,我这边有点事什么!语嫣跟别的小朋友打起来了?”

王尧心中一紧,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北域王将在这一刻无比紧张。他让陈钰调查过,自己的女儿就是叫语嫣。

“好好好,我马上过去。”

苏晓曼忙抹去泪水,挂了电话就要走。

苏强一把拉住自己的女儿,“你干什么去?小屁孩子打架能出什么大事,你还没跟魏总道歉呢!”

王尧一眼瞪向自己的岳父,差点没忍住动手。

魏启耀摆出大度姿态,“苏伯父,之前的事我已经不放在心上了,让小曼先去吧。有车吗?不如我送你过去吧。”

苏强越看魏启耀越觉得顺眼,“瞧瞧人家魏总,多大的气量,这才叫男人。”

苏晓曼顿了一下,看了眼身无长物低头摆弄手机的王尧,心中充满失望,虽不情愿,但还是跟魏启耀说了句“麻烦了”。

五人下到一楼,服务员已经将车开到了门口,是一辆白色的玛莎拉蒂GT。

苏晓冉连忙捧场,“那辆车好漂亮呀,魏少,是您的座驾吗。”

“没错,”魏启耀一副不值一提的样子,“之前那辆迈巴赫开腻了,就随便换了辆。”

“随便换了辆?那车可是要几百万的呀。”

“小钱,开着玩。上车吧各位。”

他看向王尧,“我这车只能坐四个人,所以只能先走一步了。”

苏强瞬间就懂了,心想魏启耀这招高了,炫富的同时还甩掉了王尧。

苏晓冉也心领神会,催促着,“快,姐,赶紧上车吧。”

话音刚落,打西边的入口冲进来一辆悍马H6,粗犷的车身,轰隆作响的油门吓得路人连忙靠边让路。

黑色的悍马宛如一只洪荒猛兽,横冲直撞,直直的冲着那辆白色的玛莎拉蒂的屁股扑了过去,一个照面,豪华轿跑濒临报废。

“卧槽!我的车!”

魏启耀直接爆了粗口,快步走出酒店,“X你妈的有病吧!会不会开车!”

英姿飒爽的陈钰从车上下来,瞥了眼魏启耀,云淡风轻的说到,“多少钱赔你就是了。”

“你这是什么态度?”

陈钰没再理他,朝着王尧走去。

王尧看着悍马直皱眉,“怎么给我弄了辆这么憨的车?”

“王将王总,”陈钰在王尧的怒视下改了口,“误会了,您的车是那辆。”

顺着陈钰手指的方向看去,赫然停着一辆红色的法拉利812。

她递上钥匙,“不好意思,时间紧,只够弄到这种车了。”

“没事,够用了。”

王尧接过钥匙,“不好意思,我的车只能坐两个人。先走一步。”

有些没反应过来的苏晓曼被王尧拉上了车,兰玉楼门口徒留三人震惊。

“爸,那是法拉利啊,一辆车几乎还了咱们五分之一的欠债。”

“他凭什么开这么好的车?”

魏启耀更是无法接受,质问陈钰,“你是哪个租车行的?”

陈钰轻蔑的瞥了他一眼。

“傻比。”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