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祖尊

更新时间:2021-03-28 10:36:22

祖尊 连载中

祖尊

来源:微小宝 作者:大红辣椒 分类:穿越重生

精彩试读:“谢谢老师,弟子告辞。”伏瑞行礼之后退下。知县看着伏瑞的背影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没有亲切的交流和言语上的谄媚,却更合儒家之道。儒家讲的是守礼交心,把谄媚之徒称之小人,素来为儒家正宗排斥。反而这种淡然守礼为儒家所重。知县也是精于世故,岂能看不出伏瑞打从心里对他的感激之情?能收获这些他就很满足了。伏瑞原本计划入舍就学,现在能提前离开更是让他欢喜。对于他来说,能否考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早一步到中州完成句容院长的遗愿。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祖尊第18章试读

句容院长的葬礼办得并不是很隆重,伏瑞执孝子礼把句容院长安葬在后山坡上。整个葬礼伏瑞一言不发,只是认真地执礼,谁都看得出他的心思。

葬礼后守斋七日,伏瑞静跪在灵牌前。一只手里摸着半块玉佩,另一只手摸着那珠子。珠子他看了很多次,上面除了有一些很特别的纹路,并没有什么稀奇之处。

非金非玉,应该不值多少钱。为什么句容院长为了它从中州逃到这边缍之地孤独地生活这么多年。不过这些纹路很是好看,象地图,也象是饰纹。

“伏瑞,七日已到”司徒焕走了进来:“你有什么打算?”

“我想去中州。替院长完成他的愿望。”伏瑞手里紧握着珠子,这些天一直地考虑这个问题,心中已经做了决定。找寻亲人之事,他心中并没有想法。当年把他抛弃,他心里还是有个心结。但句容院长的养育之恩他必须得报。

“去中州?这得要多少年?”司徒焕忙说道。他的意思还是不想让伏瑞离开。当年他走到这伏虎山,可是足足走了六年。伏瑞要去中州至少得走三年以上,要知道伏瑞现在才十一岁。

“正因为要走很久,所以我才要现在就去。”伏瑞抬头用坚毅的眼神看着司徒焕说道:“老师,对不起了。不能再在你身边聆听你的教诲。”

“院长并未留下什么钱财,这一路”司徒焕想劝,又不知道用什么好的言语来安劝。

“那怕是一路乞讨,我也要完成院长的心愿。”伏瑞紧握着拳头答道。

“决定了?”

“决定了!”

“你就以游学的名义去中州吧。以样可以省些盘缠。切记,游学途中不可有质疑圣人学说之言。”见伏瑞去意已决司徒焕叮嘱他:“为师教你权谋之术,就是要你懂变通之道。”

“遵老师教诲。”伏瑞恭敬地行礼。

“这里有些钱物,是老师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送你做盘缠。”司徒焕叹了一口气递给他一个包裹,伏瑞不接司徒焕塞到他手里:“没钱寸步难行。院长临终把你托付给我,我却没有尽到责任。送你一点钱物,收下便是。”

伏瑞只好拿好包裹,感激地看着司徒焕。司徒焕继续说道:“我教你的修炼之术不要荒废了,出外行走,总得要有些保命的手段。为师并未骗你,假以时日,就算是飞天遁地,也不是不能。甚至还可以飞升仙界。”

“谢谢老师,弟子定当勤加修炼。”伏瑞有些感动地跪了下来。

“起来吧,这些俗礼就不必了。”司徒焕摇头叹气:“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遇事机敏一些。你了师徒一场也是缘份,一年后你有一劫难生死难料,希望你能平安渡过,我们再续师徒之缘。本欲待你渡过这一劫之后,再谈中州之行,看来你迫不及待为师也不阻你。”

“劫难?”伏瑞有些茫然地看着司徒焕。

“对。万事小心为上。”司徒焕叹了一口气:“留在为师身边,为师还可帮上一些。你要离开,为师就无能为力了。”

“既然是命中注定,留下亦是一样。”伏瑞想了想笑了起来:“该来的,总是要来。坦然面对便好。谢谢老师告知。”伏瑞去意已决,不是司徒焕三言两语就能打消得了的。

“你能这样谈定,不错。为师送你”司徒焕点了点头。他对伏瑞的心性和智慧还是很满意的。

“谢谢老师。”伏瑞收拾了一下,把句容院长的灵牌放入包袱当中,随着司徒焕一前一后离开了学院。

走了一段路程,伏瑞坚持不让司徒焕再送,司徒焕只好作罢目送伏瑞离开。他叹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失落。他为伏瑞起了一卦,却看不出什么,卦象显现他这一趟有生死劫难。但又没有解决的办法。

自从他下界以来,总感觉到天机蒙蔽,所有的手段都无法使用,更无法演算天命之子的去向。能做的仅仅只是发挥天玑一脉的武道杂学。

八个弟子,伏瑞离开了,还有七个弟子。他有牵挂,只能留下来等待属于他自己的机缘,他仍然坚信他的机缘就在伏虎山。

伏瑞的包袱里有一份文书,是他乡学的结业文书,凭借这份文书可以到县学应试。通过县学应试之后,便可参加府学州学应试。

只要通过县学应试之后,吃住行便由朝庭负责,这也算是儒门学子的福利。儒门学子算不得儒门中人,如果成为吏员还够不上圣人弟子。只有县府州和朝中官员才有资格拜入圣人门下成为儒门弟子,以圣人弟子自称。

所以儒门把控着文官,武将多为道门弟子,故而有称道门把控着武将系统。唯独佛门居于乡野,信徒多为贩夫走卒。当然,也有很多的文臣武将并非儒门和道门中人,他们只忠于皇族,也为皇族重任信任。

言归正传,伏瑞的中州之行,他便是打定这个主意。通过县试之后一路向中州而行,便是身上没有什么钱物,也可走到中州。当然,前题是他能一路过关斩将,顺利通过考试。

以县学为例,如果没有通过县试,很多家境不错的学子就会选择留在县学就学,等待来年再考。通过县试的学子,则由县学统一送到府学考试,也可留在县学研修,待提高文章功夫再去府学会试。

县试也就在这几天,伏瑞刚好赶上。这些天县城非常热闹,各地学子纷纷聚集在了县城。伏瑞如果不是院长强留早就外出求学了,所以功夫做得很到位。

才十一岁的孩子,便能摸到门路,报名入院。县学考的是诗词文章,对圣人学说的理解。不同于府学州学,还要考察政务。对于伏瑞来说是轻车熟路,早早地就写好文章,然后静修司徒焕教的修炼之法。

也幸亏司徒焕给了他一些银钱,要不然他只能露宿街头了。文院中每个考生都有木板隔离,但监考官可以楼上看到每一个考生的一举一动。

祖尊第19章试读

知县作为一县之长,也负有监考之责,他好奇地看着正在静坐修炼的伏瑞。对照了考生的座次表看了看伏瑞的名字和来历,然后点了点头。

句容院长的学生功底都不错,伏虎山书院虽然是最为偏远的学院,但每一次县试都在全县名列前茅。对伏瑞也不禁多了一份心思,有些期望早点审阅他的卷子。

伏瑞并没有想到他已经引起了知县大人的注意,反而开始潜心修练起来。走出伏虎山之后他才意识到修炼的重要性,要是放在以前,以他的身体素质估计伏虎山都走不出来。

现在虽然算得上是太平盛世,但外出游学多些技艺傍身也是不错。他虽然性情痴妄,但并非呆傻。再加上司徒焕又教他权谋变通之术,这心眼也就多了起来,很多事已经能想得通透起来。

在修炼之时还不时推演起鲁达鹏他们练习的招式,虽然并未实战,心中却是推演得达到精致。三声钟响,很快就要交卷,伏瑞起身离开文院返回客栈静等放榜之日。

文院后院一干考官正在初阅,共一千多名考生,初阅取两百。然后由知县大人二阅,取百名。

“好字好文章”一名阅卷官拿着一份卷子兴奋地说道。所有阅卷官都围了过去。卷子都是封了姓名的,也不知道是谁的试卷。

一手楷书如出名家之手,俊秀方正。文章韵律优美,内容即景而生,意境深远。一看这便是好文章。知县见阅卷官聚在一起也走了过去,阅卷官见知县大人过来,忙行礼退去各安其位。

知县拿起试卷看了起来,一边看一边满意地点了点头。看完后扫视了大家一眼笑道:“大家是不是都想知道这卷子出自何人之手?”众人都点头称是。

知县微笑地撕开封纸,不出意外地笑了笑:“考生出自伏虎书院伏瑞。句容弟子果然不凡。只怕今年的魁首又要落入伏虎书院了。”

“可惜句容先生离世了,只怕伏虎书院要中落了。”一名阅卷官叹了一口气说道。

“句容先生离世了?真是可惜了”知县有些惊讶地问道。句容院长离世知县不知情也很正常。治下书院众多,少说也有数十家之多。除了县学的情况清楚之外,其他乡学他并非都清楚。

“听说这个伏瑞是句容先生的养子,才识过人,他一直留在身边也就是想有人替他送终,故而一直未入县试。现在句容先生离世,这蛟龙也出世了。此子文章才气不凡,将来必有一番好前程。”

“文章不错,才气有些。但仍然还需要雕琢。”知县点了点头:“如果这文章能中魁首我便向知府大人推送。若真是人才,入州学进皇院,那才称得上蛟龙出世。本县素来识才,便给小子机会。”

“大人英明!”众阅卷官都行礼称赞。儒家素来严谨守礼,人才推送不仅仅是为国选才,也是为儒家培养人才。故而于国于私,各级官员均治学清明,推送人才也不拘一格。

三日之后张榜,伏瑞不出意外地夺得县试魁首。百名学子齐聚一堂与知县大人见面,拜圣人,对知县行师生之礼,也算是儒门门生。门生也就是儒门徒众,弟子才算是儒门中人。

拜了圣人之后,便入舍就学,等府学开考前再前往府城文院参试。时间不长,也就两个月便可前行。其间会有名师讲学,实际上是针对府试而做的前期准备工作。

知县大人留下了伏瑞,伏瑞恭敬地站在他的面前。知县打量着伏瑞,见其处世大方得体荣辱不惊,心中更是一喜。轻声问道:“伏瑞,我给你荐书一份,等到府学文院交予院长德聪先生。”

“大人”伏瑞有些不解地看着知县。

“留在这里对你并无好处。为了你的前程,你先一步前往府学文院学习。”知县微笑地对他说道。

“弟子谢谢老师。”伏瑞忙行礼恭敬地答谢。有这等好事他当然不会推迟,心中对知县大人也是感激万分,便向知县执弟子礼。也就把知县当成老师了。

他属于那种面冷心热之人,谁对他好,他便打心底里对谁好。知县对他的关爱便不是一般的老师对学生的关爱,让他心中暖暖的。

“我已做出安排,你明天起程随驿站吏员一起前往府城。”知县对伏瑞的表现很是满意,职权之内行个方便,也算是结个善缘。将来伏瑞真要如蛟龙出世,他也会有不少好处。

“谢谢老师,弟子告辞。”伏瑞行礼之后退下。知县看着伏瑞的背影满意地点了点头。虽然没有亲切的交流和言语上的谄媚,却更合儒家之道。儒家讲的是守礼交心,把谄媚之徒称之小人,素来为儒家正宗排斥。

反而这种淡然守礼为儒家所重。知县也是精于世故,岂能看不出伏瑞打从心里对他的感激之情?能收获这些他就很满足了。

伏瑞原本计划入舍就学,现在能提前离开更是让他欢喜。对于他来说,能否考中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早一步到中州完成句容院长的遗愿。

西北之地虽然处于战乱之地,治安却是比之古九州都要好。长年的安稳反而让州军和地方有些怠慢,治安反而不如边州,民风也不如边州。

不过边境百姓的日子却是过得艰苦,毕竟边军的钱粮主要依靠边州供应,税赋也比古州要高一些。幸亏豪族压榨得少一些,相比之下只是苦一点而已。

对于他们来说这点苦算不得什么,远比异族侵掠要好得多。一旦有了兵灾,就是家破人亡。所以他们对供养兵士的苦累都能接受。

相对来说处于平原之地的百姓又要比伏虎山区的百姓日子难过一些,一方面人多地少,另一方面豪族族耗等要比山区高。还有就是山区百姓可以打猎收取山货获取一些物资补充生计。

所以一路上他看到的并不是盛世之象,反而有些凋零。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不游学便不知天下事。伏瑞也对这句话深以为然。

小说《祖尊》 第18章 离乡求学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