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奇幻 > 不朽天功

更新时间:2021-04-06 14:50:25

不朽天功 已完结

不朽天功

来源:掌中云 分类:玄幻奇幻 主角:王实, 紫衣仙子

精彩试读:“是啊,大师兄,这飞剑已经没有修补的必要了。”冯昆同样接过飞剑审视了一翻,下了死亡总结书。“两位师兄,难道这飞剑真的已经报废了吗?难道真的就没有修补的必要了吗?”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显然不能接受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对飞剑下的死亡总结书,眼巴巴看向王实,希望能够从后者的口中听到,此飞剑还有挽救的可能。王实当然不可能把话说满,以免自己下不来台,道:“我尽力而为,希望这把飞剑还有挽救的可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7章

“有了精粹系统在手,完全可以弥补我冶器手法之上的不足。不过,想完胜程枫,必须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王实收回自己的心思,开始活络了起来。

他与程枫之间的差别有两点,其一乃是修为境界之上的差距,会造成冶器之时,谁更有实力掌控冶器的整个过程,而做到游刃有余。

其二,乃是冶器手法之上的差距,决定了冶制出来的法器,水平的高低。

不过,王实也有着程枫所没有的优势,那就是他掌握着逆天的精粹系统,同时程枫的自大,导致他不清楚王实的底细,他能够尽情的发挥自己的优势来弥补自己的不足。

仙石,丹药。

王实迫切的想这两样东西,仙石可以让精粹系统疯狂的运转起来,一旦法宝成功+1+2,倒卖出去,换回仙石,然后继续倒卖,积累足够的仙石,就有仙石获取丹药。

如此循环下去,仙石源源不断,丹药源源不断,如此美好,修为境界岂有不提高之理。

翌日,王实随同二师弟冯昆,三师弟司徒俊叱一同来到冶器大殿。见到师傅韩封似乎并未因为昨日之事而显得气急败坏,一如既往的淡定。

“王实,冯昆,司徒俊叱,你们三个磨磨蹭蹭的做什么,如果不想在我天功门里面呆了,那就给我趁早滚蛋,我天功门养不起你们这些大神。”

王实三人相视一眼,听到韩封的怒骂之声,反而放下了心中的一块石头。急忙进到冶器大殿,向韩封告罪一声之后,就恭恭敬敬的盘坐于一边,静候韩封吩咐。

韩封眼皮都不待眨一下,扫了三人一眼,道:“冯昆,司徒俊叱,为师已经为你们两人准备了一份与昨日大师兄王实一摸一样的冶器材料。”

“先从冯昆开始,只要达到下品法器的要求,就可以摆脱记名徒弟的身份,成为我天功门的正式徒弟。为师不再废话,希望你们今日的表现要优越于你们的大师兄。”

韩封语毕,还不由深深的扫了王实一眼。最后只发出一声冷哼,似乎暗恼王实昨日不知轻重,做出如此草率的决定。

“开始!”

随着韩封一声令下,冯昆开始掐动法诀,引地脉之火暖鼎。一边,有了冯昆的表现做对比,王实方才发现,自己昨天的冶器手法,实在是太过于粗劣,难怪引得韩封一顿责骂,脸上一阵无光。

一天的功夫,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同样在韩封的一顿责骂之下,顺利的完成了自己成为天功门正式徒弟的考核。

“王实,冯昆,司徒俊叱你们三人听着,一个月之后,准时到冶器大殿来,为师安排你们进到精铁矿脉,需做满十年矿工。”

王实三人面面相觑,脸色发苦。天火峰一脉濒临灭绝,韩封还要惩罚他们做上十年的矿工,实在是有些不解。可是,三人却也没有辩驳,相继退出了冶器大殿。

王实昨日夜里,已经从头到尾梳理了一翻自己的记忆,以及未来的修习计划。

要在十年时间之后,天功门五十年一次的冶器比试之上,完胜程枫,他不得不全力以赴。

他需仙石,丹药,提升自己的修为境界。

乌坦城。

王实,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三人离开冶器大殿之后,马不停蹄的向着乌坦城而去。

王实本意是一个人前往,但是耐不住冯昆两人的软磨硬泡,只得一同前往。

一夜时间缓缓而过,三人趁着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踏足了乌坦城的街道。

乌坦城,隶属于五行宗,乃是包括天功门在内,方圆万万里之内最大的一处坊市。

乌坦城,城高百丈,犹如钢铁壁垒。入目,一股沉重肃穆的气息压迫而来。

通过森严的城门,王实三人见到了不同于天火峰一脉的死气沉沉,而是一片噪杂热闹,人山人海,叫卖声不绝一般的闹市场面。

乌坦城内,等级极其森严。

但是,正是因为如此,乌坦城之内少有发生斗殴或者杀人越货的事件。多数修士,不远万里而来,就是看中了这里的安全。

乌坦城,呈环形,分为三级。最外围一级,也就是靠近城墙之处,乃是一个大大的环形,被赋予散修以及一些过路的修士,倒卖手中的物品的场所。

中间,也就是第二环,乃是附近的宗门,在五行宗的授予之下,能够进到乌坦城做生意的一些弱小宗门以及其他势力。

至于乌坦城最中心的核心地带,自然只能是五行宗自己的生意,方能插足,而这里的生意也是最为火爆的。

乌坦城,林林种种的店铺,琳琅满目的法宝,丹药,即使是走马观花的观看,也看得三个穷小子眼花缭乱,强行咽下自己的唾沫。

天功门冶器阁!

王实来到乌坦城内,隶属于天功门的冶器店铺。天功门乃是周围出了名的冶器宗门,不仅贩卖成品的法器,法宝,同样做着为人订制法宝的生意。

王实三人跨入天功门冶器阁,第一层,依然乃是最为低阶的修气期徒弟消费的地方。

柜台入目,琳琅满目,各式各样的法宝,散发着璀璨的灵气,让人眼花缭乱。

一名修气八层的小厮,快步跑了过来:“三位道友,我天功门乃是附近出了名的冶器宗门,如果道友想购买法器,正是来对了地方。”

小厮极其热情,不过,王实却不感冒,而是直接道明了来意,道:“我们不是来购买法器的,而是来贩卖法器的。”

“哦贩卖法器。”小厮面露失望神色,但是天功门冶器阁既然打开门做生意,就不可能只贩卖法器,而不收购法器。

“这位道友,不知你需贩卖什么品质的法器,我天功门有专门鉴定法器法宝的前辈,鉴定结果出来,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价格的。”

王实掏出储物袋之中,自己冶制出来的下品法器墨玉,面露痛心的神色递了出去,道:“下品法器飞剑。”

小厮嘴角再次抽搐,接过王实递过来的下品法器飞剑,道:“这位道友稍等,一旦我天功门鉴定完毕,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的。”

旋即,小厮向着后堂而去,显然是去鉴定王实递出去的下品法器去了。

二师弟冯昆一脸不解神色,忍不住道:“大师兄,这乃是你成为天功门正式徒弟之时,冶制的第一把法器,意义重大啊,你怎么能够轻易的把他就卖掉了呢?”

“是啊,大师兄。”

一边,三师弟司徒俊叱,也是忍不住发问。

王实不知道该如何向两人解释,毕竟他所要做的事情,现在还没有想到一个合理的借口。

“两位师弟稍安勿躁,师兄这也是无奈之举。”

“十年之后,为了师兄的清白与尊严,师兄要与程枫在宗门的冶器大比之上,一绝高下,不得不提升自己的修为,这法器不要也罢,自己就是冶器师,需法器,自己冶制即可。”

“可是”

就在这时,天功门冶器阁的小厮,从后堂之中走了出来。冯昆与司徒俊叱才住口,只见王实道:“不知在下这下品法器,还能入贵门鉴宝师的法眼?”

小厮笑道:“这位道友,据鉴宝师所说。此下品法器冶制之时,用去了足足五倍于一般法器的冶器材料,但是,他毕竟乃是一把下品法器飞剑,但鉴于与一般的下品法器相比,也算是其中的极品。”

“所以,如果道友想贩卖此下品法器,只会得到比一般下品法器高上五颗下品仙石的价格,绝对不会按照冶制此下品法器,用去了五倍于一般下品法器的冶器材料,给予你五倍一般下品法器的价格的。”

“才多五颗下品仙石。”

王实难免有些失望,不过他知道这是倒卖,天功门冶器阁还要转手一道,这其中大约还有五颗下品仙石以上的利润。

也就是说,自己花掉十颗下品仙石才精粹+2成功的墨玉并没有带给自己一丝一毫的利润。

不过,他毫不泄气。

毕竟第一次精粹之时,他手中只有一把墨玉。如果有多把法器轮换着来,他能够保证法宝+2的成功率,达到50%以上。

也就是八颗下品仙石能够成功+2,自己还能够赚到两颗以上的下品仙石。如果,自己精粹的乃是中品法器,甚至是上品法器,想必即使只是+1,中间的差价,也不止区区的五颗下品仙石。

王实再次燃起了希望,他知道白手起家的困难,而他这时,正好处于这一个时机之中,只要仙石有多余,他就有把握,能够在短时间之内,积累大量的仙石。

王实指了指水晶透明柜台后面的一把剑行下品法器,对小厮道:“我要这把下品法器,你再给我五颗下品仙石即可。”

“好嘞!”

王实接过小厮递过来的一把天蓝色的剑行法器以及五块下品仙石,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墨玉旋即退出了天功门冶器阁。

冯昆很是不解王实的举动,疑惑道:“大师兄,墨玉乃是你辛辛苦苦冶制出来,正式成为天功门徒弟,具有象征意义的法器,你怎么能够如此轻易的卖掉呢?”

“难道仅仅是为了五块下品仙石吗?”

“大师兄,我们师兄弟三人这么多年下来,彼此互助。虽说仙石不多,但是我们两兄弟还是能够援手一些的。”

天火峰一脉虽然人丁稀少,但是他们三兄弟之间却有着浓厚的感情。王实心里暖洋洋的,道:“两位师弟稍安勿躁,师兄这是想试验一翻自己的冶器手法。”

“冶器手法?”

冯昆与司徒俊叱两人不解,也只好耐着性子,跟随王实前往乌坦城外围三环属于散修集中交易之地。

此时,整个乌坦城外围,属于散修以及过路修士集中交易的地方,地面之上到处都是摆着摊子,贩卖法器的散修小商贩。

王实直接找了一处空旷之地,取出一蒲团,盘膝而坐,道:“两位师弟,为兄要检验一翻自己的冶器手法,劳烦师弟帮师兄护法。”

“大师兄,你尽管行事即可。我们不会让人来打扰你的。”冯昆与司徒俊叱两人点头,毕竟这里乃是乌坦城,甚少有散修敢在这里闹事。

王实得到两人的答复之后,安心了许多,取出刚刚得到的天蓝色剑行下品法器,悬停于身边。于此同时,心神一动,一道光幕蓦然出现。

王实看了看光幕,下意识的环视了周围一眼,发现冯昆,司徒俊叱以及其他一些过往的修士,仿若都看不见这道奇怪的光幕之时,心中大定。

王实熟悉的把天蓝色剑行下品法器,放于精粹系统的光幕装备空格之处,同时把两块下品仙石放于仙石空格之处。

光幕下方,精粹系统的精粹两字,由之前的灰色变为现在的高亮状态。

王实按捺住内心的激动,右手虚空一点高亮状态的精粹两字,热切的注视着光幕下方,记录精粹信息的空格之处。

“精粹成功!”

王实大喜,天蓝色剑行下品法器,第一次就能成功精粹+1,那是完全有着50%的概率。但是,想精粹同一把法器,第二次的成功率自然就要低上许多,需轮换着来。

“冯昆,为兄借你法器一用。”

冯昆一直注视着王实的一举一动以及周边的变化,此时,发现后者刚刚才购买的天蓝色剑行下品法器,经过后者一翻鼓捣之后,其品质居然有了些微的提升。

“大大师兄,你这是怎么办到的?已经冶制成功的下品法器,在你的手中,居然还能有所提升?”

这由不得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不惊讶,毕竟两人与王实成为师兄弟,已经有三十余年,彼此之间,知根知底。

王实的冶器之术有几斤几两,两人明白的很。毕竟,他要冶制法器,法器出炉之时,就已经达到了他的极限水平。想有所提升,以他之力,显然不可能做到。

但是,这活生生的一幕发生在两人的眼前,两人还是感到一阵不可思议。

“冯昆,你发什么呆,为兄要借你法器一用。”

王实看见了两人眼中的那股惊讶神色,不由打断两人的胡思乱想,道:“或许这人的冶器水平比为兄还不如,正好为兄可以提高一下他的品质。”

“是吗?”

冯昆将信将疑,最后还是把自己的法器,递了出去,调笑道:“大师兄,难道你的冶器水平还能比师弟高明多少不成,还想提升一下师弟的法器?”

王实白了冯昆一眼,接过后者的法器,再次把注意力集中到身前精粹系统的光幕之上。

把冯昆的法器以及两块下品仙石分别放在相应的位置之上,右手凌空虚点,变为高亮状态的精粹两字。

几秒钟

“精粹失败,精粹装备等级不变。”

“果然如此!”

王实暗暗点了点头,精粹系统的运作与他心中所想,几乎一摸一样。不过,这也是因为精粹等级太低的缘故。

“遭,还剩最后一块下品仙石了。”

苦逼的王实,看了看储物袋之中还剩下的最后一块下品仙石,不得已再次从冯昆那里借贷了一块下品仙石。

这次,王实不再精粹冯昆的法器,而是把自己刚刚精粹成功+1的天蓝色剑行法器拿了出来,放在精粹系统的光幕之上,旋即开始精粹。

“精粹成功!”

“哈哈!”

王实看着光幕下方,四个显示精粹成功的绿色大字,心情大好。这下,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见到品质再次得到提升的天蓝色下品法器,不由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大大师兄,你的冶器之术又有所提高了吗?”

第8章

王实心中大喜,毕竟,三番五次的使用精粹系统之后,信心暴涨,以后就看他如何运作好精粹系统,为他谋取足够的利益了。

“两位师弟,师兄的冶器之术,是有了一点点的提升,所以才会做出如此举动的。”

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都不由露出了羡慕的神色,不由啧啧赞叹,道:“大师兄,师弟相信你十年后,在宗门的冶器大比之上,一定能够完胜程枫,扬我天火峰一脉之威的。”

“借两位师弟的吉言。”

王实一扫多日以来的郁闷,大感畅快,道:“冯昆,司徒俊叱我们走,墨玉乃是我辛辛苦苦冶制出来,作为成为天功门正式徒弟的法器,意义重大,岂能轻易的贩卖掉。”

“道友请留步!”

王实,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三人,正准备离开这里,前往乌坦城第二环,天功门冶器阁。用这把天蓝色的下品法器换回他的墨玉之时,一道声音打断了三人的脚步。

王实只见一名略显木讷,身材消瘦,窘迫不已的修气七层青年,眼巴巴的看着他们,不由疑惑,道:“这位道友何事?”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神色尴尬,憋足了勇气,道:“这位师兄,刚才师弟从旁而过,听见三位师兄的惊叹之声,知道师兄冶器之术再次提升,师弟有个不情之请?”

“哦?”

王实三人相视一眼,不知后者有何不情之请,但是,听到对方提到他的冶器之术再次得到提升,心中闪过一抹得意。

“这位道友,说出你的请求?如果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内,我也不如帮你一个小忙?”

王实心情舒畅,自然不介意多逗留一翻。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尴尬的摸了摸自己劣质的储物袋,掏出一把表面上布满细小裂痕,巴掌长短的飞剑,道:“师兄,师弟的飞剑已经濒临报废状态,希望能够借助师兄高明的冶器手法,拯救师弟的飞剑,师弟愿意出十块下品仙石作为酬劳。”

说十块下品仙石做为酬劳之时,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明显底气不足。毕竟,即使是最最垃圾的一把下品法器,也能值一百块下品仙石。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手中的飞剑,只要再次受到大力撞击,就有可能爆碎,彻底沦为垃圾,一文不值。

如果只花掉十块下品仙石,保住飞剑,这笔买卖对他来说,实在是天大的便宜。毕竟,飞剑如果彻底报废,他需再次花去一百多块下品仙石,才有可能得到一把下品法器。

可是,王实脑子里面灵光一闪而过,似乎发现了新大路一般,兴奋不已。对啊,精粹系统,能够提升法宝的品质。只要法宝还没有报废,就可以利用精粹系统。

“雪中送炭啊,这位仁兄真是高风亮节,我辈之楷模啊。”

王实看向窘迫修气七层青年之时,双眼之中尽是神光,道:“这位道友,你如果愿意相信在下的冶器之术,在下也不如帮你一翻。但是,在下有言在先,能不能成功,就看你的造化了。”

“真的?”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大喜,道:“师兄能够帮助师弟,已经是雪中送炭了,是师弟的福分才对。”

“无论师兄是否能够成功,这十块下品灵石,就当是师弟孝敬师兄的了。”

窘迫的修气七层少年,虽然木讷,但还算有点眼色,没有吝啬到,连这一点点的下品仙石,都不肯出。

冯昆虽然惊讶王实的冶器之术再次提高,但是,看看这把表面上布满细小裂痕的飞剑法器,那濒临报废般的状态,即使利用冶器之术,弥补了飞剑的裂痕,也改变不了飞剑的命运。

司徒俊叱接过飞剑,心神沉入其中,道:“大师兄,这飞剑已经濒临报废,飞剑之中镶嵌的阵法已经紊乱,即使修补好了剑身之上的裂痕,相对来说,这把飞剑也只能算是报废了。”

“是啊,大师兄,这飞剑已经没有修补的必要了。”冯昆同样接过飞剑审视了一翻,下了死亡总结书。

“两位师兄,难道这飞剑真的已经报废了吗?难道真的就没有修补的必要了吗?”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显然不能接受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对飞剑下的死亡总结书,眼巴巴看向王实,希望能够从后者的口中听到,此飞剑还有挽救的可能。

王实当然不可能把话说满,以免自己下不来台,道:“我尽力而为,希望这把飞剑还有挽救的可能。”

“好!有师兄这句话,师弟就心满意足了。”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恭敬的把手中的十块下品仙石递了过来。王实没有理会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不解的神色,以及劝慰他不要做无用的事情。

其实,王实心中自有他自己的打算。如果能够成功的精粹这种濒临报废状态的法器。那么,他的财路,将会滚滚而来。

王实再次取出蒲团,盘膝而坐。凝神静心,看着自己面前,濒临报废状态的飞剑。

心神一动,精粹系统的光幕再次出现。一如过往一般,冯昆,司徒俊叱等人,根本发现不了精粹系统光幕存在的这个事实。

“叮!”

王实把濒临报废状态的下品法器飞剑,放于精粹系统光幕之上装备空格处。待精粹系统下方,精粹两字从灰色,变为高亮状态之时。

王实并没有急迫的点击精粹,毕竟,此飞剑已经濒临报废,如果他轻轻一点精粹,此飞剑精粹成功,对于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来说,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

王实静静的凝视了精粹系统光幕一刻钟的时间,在三人不耐烦,甚至觉得不可能成功的情况下,右手凌空虚点精粹系统光幕之上高亮状态的精粹二字。

几秒中的等待时间

“精粹失败,精粹装备等级不变。”

见到精粹系统光幕下方记录的精粹信息,王实并没有失望。当精粹系统精粹两字变为高亮状态之时,他就明白,这把濒临报废的飞剑,还具有能够精粹的机会。

此刻,王实一狠心,再次放上了两块下品仙石。待精粹系统光幕上的精粹两字,变为高亮状态之时,右手凌空虚点,再次精粹。

冯昆已经见识过王实此类的手法,不由叹息道:“看来,这把飞剑已经彻底的报废,没有可能修补成功了。”

“是啊。”司徒俊叱附和道:“一把下品级别的法器,既然濒临报废,就已经没有值得修补的必要了,看来大师兄的冶器之术,虽然已经得到了提高,但是还不能起到扭转乾坤的作用。”

“毕竟,即使是师傅来此,也会建议抛弃已经濒临报废状态的法器的。”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修士,闻听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已经认定了王实不能修补好濒临报废状态的法器之时,脸上难免露出失望的神色。

修真界之中,如他一类的苦逼散修。想得到一件法器,是一件多麽不容易的事情。

而他把十块下品仙石,全部押宝似的压在王实的身上,也是他最后的机会了。

“精粹成功!”

“精粹成功!”

王实咬牙一狠心,在第一次失败之后,直接精粹了两次。没想到两次,居然全部成功。濒临报废状态的法器,重新焕发出了他璀璨的灵气光华。

“成了!”

“什么,居然成功了。”

冯昆以及司徒俊叱两人,不由瞪大了双眼。他们眼睁睁的看着悬停于大师兄身前的飞剑,剑身之上的裂痕,突然之间消失不见,飞剑之上久违的灵气光华再次出现。

两人接过这把飞剑,灵力蜂拥而入,不由自主的凝视这重新焕发出光辉的飞剑。剑身紧密,剑胚之中的阵法,排列井然有序。

“太不可思议了,濒临报废状态的下品法器飞剑,也能弥补的如此之好,相比于刚刚成功出炉的下品法器,也不如多让啊。”

冯昆,司徒俊叱两人,眼中竟是神光,看着王实的眼神,除了羡慕,更多的则是佩服。暗叹,大师兄经历程枫一事之后,心性提高了,就连冶器之道,也得到了提升。

“成了。”

窘迫的修气七层青年修士,喜极而泣。他今天押宝压对了,只花去了区区十块下品仙石,就成功的修补好了自己的下品飞剑法器。

毕竟,他想重新购买一把下品法器,少说也得上百块的下品仙石,这对他一名苦逼的散修来说,无疑于天文数字。

“这位道友,你能否看看在下这把法器,还有没有成功修补的可能?”

小说《不朽天功》 第7章 第7章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