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捡来的老公太腹黑

更新时间:2021-04-06 13:25:49

捡来的老公太腹黑 连载中

捡来的老公太腹黑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苏言微, 薄景琛

精彩试读:苏言微被薄景琛的举动吓到,肩膀处被安全带勒疼,她蓦然诧异的瞪着他,问道:“你怎么……”话未说完,薄景琛毫无预警的倾身靠近,大手揽住她的后颈,霸道的吻住她。这一刻,他是毫无预警的失控了。因为苏言微说的话,因为想到在结束和他的契约关系后就和其他男人结婚。原本就埋藏在心底的醋雷被踩中,薄景琛要制止她说出这句话的想法。突然被强吻的苏言微是清清楚楚感受到了来自薄景琛的强势,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说话张启的双唇被他火热的唇舌侵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前任是一道送命题

这一刻,苏言微表情凝重的审视着薄景琛这潇洒迷人的造型,心里五味杂沉。

所以他今天穿的衣服和戴的手表会不会就是沈延风送的?

沈延风确实是超级金主,出手肯定阔绰,这样一比较是不是显得她很不称职?

那么,他心里会不会在后悔?不想跟着她,想重回沈延风的怀抱?

“你是在暗示我没有给你送礼物吗?”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薄景琛差点被她的理解能力吓到。

可是,苏言微已经误会了。

在上车的时候,她几乎贴到车窗玻璃的位置,与他保持最大的距离。

她确实是在生气,却不是气他,而是说不出来自己在气什么。

到底今天沈延风和景琛见面的时候说过什么,她看得出来,沈延风对自己不是善意的眼神。

她也看到沈延风对景琛是旧情难忘的模样,这还真是强劲的情敌。

“微微,直接回家吗?”

坐在驾驶室的薄景琛看着她闹别扭的模样,有些不知所措。

闻言,苏言微点了点头当作回应,视线不经意瞥过薄景琛的手腕,欲言又止的想询问他喜欢什么礼物。

还不等她开口,薄景琛的手机突然响起连续收到信息的提示音。

在车内安静的环境里,这样明显的声音,每响一声都是直戳戳的惊人。

倏地,苏言微的表情慢慢冷下来,睨着他镇定自若的表情,问道:“有人找你找的这么急,你先看看吧。”

“没有人找我,这就是银行的短信提醒。”

薄景琛丝毫都不慌,反正他就是不看。

可是他没有想到会遇到意想不到的猪队友。

电话那端,沈延风俨然是情绪崩溃的开始对他进行消息轰炸。

“薄少,你太过份了,竟然在苏言微面前捏造我和你有一段包养的旧情关系?”

“你刚刚有没有注意到苏言微看着我的眼神,各种敌意、鄙视、还有杀气。”

“我求求你了,薄少,如果下次你再说这种谎的时候,请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我承受不住第二次捉奸打击了。”

“还有,你能不能找机会和苏言微提一下,让她知道这件事情别说出去,我可不想一世英名毁在你手里。”

就算是没有收到薄景琛的回应,沈延风还是喋喋不休的各种抱怨。

结果,车里的气氛愈发僵持。

这次苏言微已经不需要再听薄景琛的解释,他越是逃避,越是有猫腻。

下一瞬,她蓦然深呼吸,煞有介事的看着薄景琛的俊美侧脸说道:“定契约的时候我就说过,你以前和将来的事情,我都不管,但是这三个月的期限里,作为金主的我要求你必须忠诚,你就不知道再和前任金主有联系。”

“我……”

“那我再问你,如果今天我不是在停车场正好碰到你和沈延风的话,你是不是没打算告诉我?这到底是沈延风单方面在继续纠缠你,还是你也对他余情未了,想左拥右抱男女通吃呢?”

苏言微觉得这是自己对他严厉的灵魂拷问。

此刻,薄景琛神色凝滞,俨然是被她的问题问住了。

在短暂的沉默时间里,薄景琛平静的表情没有泄露出自己内心的诧异。

所以,苏言微是误会了他和沈延风藕断丝连吗?

“因为今天的活动,沈延风就知道了我和你的关系,其实今天也是他叫我过来见面的。”

薄景琛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再次利用沈延风做挡箭牌。

果然,苏言微蓦然睁大眼睛追问道:“我就说看得出来你是不情愿的,没想到沈延风这么卑鄙,他和你说了什么?没有欺负你吧?早知道你刚才告诉我,我就不会这么轻易让沈延风离开,他现在发消息还是想纠缠你是吗?”

事实证明,苏言微对薄景琛的解释没有半点怀疑,各种脑补沈延风的“真面目”。

薄景琛轻不可见的眯眸深呼吸,心里默默叹息对不起好友。

“沈延风就只是很好奇为什么我会选择你,其实我和他见面说话的时间不长,还好你出现了。”

这种猝不及防的情况,导致薄景琛见机行事的解释。

最重要的是,在苏言微生气的时候,要一边表明自己的衷心还要一边哄她。

倏尔,苏言微煞有介事的蹙眉考虑道:“沈延风有钱有势不能得罪,但是我们也不能任由着他欺负,回家你就把他的联系方式都拉黑,如果他再做什么过份的举动,你要记得第一时间告诉我,好歹你也是我的人,我会保护你。”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薄景琛不禁温柔失笑,他突然觉得这个小女人很可爱。

这种现场捉奸和护犊子的气势,倒是证明她对这段关系很认真,他竟然会觉得很有安全感。

“好,我是你的人,眼里和心里都再容不下其他人。”

“你应该在这句话里加一个期限,是三个月内,你是我的人,并不是永远。”

苏言微一瞬不瞬的凝视着薄景琛温柔的笑容,其实心里没有底,因为自己还不够了解他。

毕竟他的职业性质很特别,说不定哄人的套路都是信手拈来,她可不是那种没有见过世面的普通女人。

闻言,薄景琛对她这么清醒的契约束缚有点不满,如果她在这样亲密的同居关系里都没有动真情的话,岂不是证明他撩不到她?

“微微,你好像不相信我。”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一句话都只能信三分。”

尤其是欢场没有真爱,就算她的内心真的很孤独,也不会因为这点温暖就沉陷其中。

苏言微看着薄景琛眼里的笑意慢慢沉下去,眨了眨眼睛,追问道:“是我的回答让你觉得难过了?难道你对我就已经投入了真感情吗?你真的是一个在感情里很需要另一半的性格吗?那么你和沈延风在一起的时候,有没有爱上他?”

“……”

这好像是送命题。

薄景琛没想到苏言微这么敏锐,他要圆谎不容易。

下一瞬,他轻不可见的敛眸掩饰着自己的真实情绪,平静的问道:“那你呢?你的感情是打算给我还是给韩修辰?”

车里的强吻

“为什么突然提起韩修辰?你和他……这不好比较吧。”

苏言微在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薄景琛糊弄过去了。

倏地,薄景琛就好像是压不住心底那一点点介意的念想,追问道:“在你眼里,我和韩修辰有什么区别?”

“区别就是……韩修辰是个渣男,你不是。”

“可是你现在还没有和渣男结束订婚的关系,而且你还在刻意秀恩爱,今天我过来的时候,看到了你和韩修辰在一起亲密的拍照。”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苏言微诧异的看着薄景琛喜怒不明的模样,发现他好像在生气。

可是等等,这是什么情况?

两个人今天这是在轮番生气吗?

她生气,因为她是金主,她养的大狼狗被欺负了,是护犊子的心态。

但是景琛生气的理由是什么?看到她和韩修辰秀恩爱,吃醋了?

“我和你说过,韩修辰对我有利用价值,因为韩家商场是我的合作伙伴。”

苏言微以前都没有机会坐在副驾驶,这次是薄景琛开车,她不需要分神,视线可以放肆的看着他。

在她的审视里,薄景琛开车还是毫无压力,始终平静的问道:“我知道韩家对你有价值,但是你和韩修辰的订婚关系会利用到什么时候结束?”

“那肯定不会轻易解除订婚,一方面是我和韩家的合作,另一方面是苏可宜很喜欢韩修辰,他的价值我还没有好好利用起来。有可能将来我会和韩修辰结婚,反正这也是谈生意,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三个月我肯定不会结婚的,我很有契约精神。”

苏言微认真的笑容在薄景琛的眼瞳里,瞬间引发失控。

倏地,正在行驶的轿车突然急刹停在路边。

苏言微被薄景琛的举动吓到,肩膀处被安全带勒疼,她蓦然诧异的瞪着他,问道:“你怎么……”

话未说完,薄景琛毫无预警的倾身靠近,大手揽住她的后颈,霸道的吻住她。

这一刻,他是毫无预警的失控了。

因为苏言微说的话,因为想到在结束和他的契约关系后就和其他男人结婚。

原本就埋藏在心底的醋雷被踩中,薄景琛要制止她说出这句话的想法。

突然被强吻的苏言微是清清楚楚感受到了来自薄景琛的强势,她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说话张启的双唇被他火热的唇舌侵略。

“唔……”

舌尖在缠绵里被咬得泛疼,这个吻像是带着惩罚的意味。

倏地,苏言微下意识挣扎着想要推开薄景琛,却被他结实的胸膛紧紧压制。

这个吻是她没有想到的,霸道的掠夺,强势的占有,像是试图吞噬她呼吸的氧气。

虽然在酒店那一夜的意外失身,苏言微和薄景琛已经是彼此都发生过最亲密尺度的关系,可那并不是在完全清醒的意识里。

这次不同,苏言微和薄景琛都是清醒的,这样的亲吻就像初吻般陌生而激烈。

甚至,不知道是谁的嘴里隐隐蔓延出咬伤的血腥味。

薄景琛是完完全全控制着苏言微的回应,直到感觉到她的挣扎渐渐脱离,他本来可以继续,却因为毫无心理准备的亲吻引发了过敏的症状。

下一瞬,他蓦然结束亲吻,居高临下的凝视着脸颊绯红的苏言微,气息粗重的克制着心理过敏的反应。

到这个时候,苏言微重获自由的急促呼吸,抬手捂住被他吻疼的双唇。

“你为什么要强吻我?!”

“我不想听到你说要和韩修辰结婚。”

同样,薄景琛说话的声音是这样喑哑低沉。

可是苏言微是生气的,尤其是在知道薄景琛是生气惩罚她的时候,她觉得自己作为金主的权威被挑衅了。

“我说我将来可能会和韩修辰结婚,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你是在生气吗?”

“当然是生气,明知道韩修辰已经是背叛你的渣男,你还愿意把婚姻浪费在他的身上吗?”

倏地,薄景琛眯眸的眼瞳里泛起阴郁的暗光,一字一顿的问道:“是你说过在契约期限内要互相尊重,既然是这样,那你现在就和韩修辰解除订婚,至少在你同样属于我的这三个月时间内,你不应该再和其他男人有这种不合适的关系。”

他是认真的,说这番话的气势透着不怒自威的震慑感。

闻言,苏言微怔忡的眨了眨眼睛,几乎都要检讨自己的错误,但是她突然反应过来。

“等一下,你是不是对我和你签定的契约有什么误解?这三个月是我包养你,不是我和你彼此的感情束缚,是我单方面束缚你。”

“你只要求我不能和前任有任何联系,却纵容自己和前任公开的高调秀恩爱是吗?”

在薄景琛质问的口吻里,苏言微隐隐听出自己是渣女的奇怪感觉。

苏言微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霸道,可是没办法,她和景琛的关系本来就不是正常的。

“是,只能我对你提要求,而你不能要求我,如果你做不到的话,或者是像刚刚这样用强吻的方式表达不满,那么我就会和你解除契约关系。”

说完这句话,苏言微从车里拿出纸巾轻轻擦拭双唇。

不小心碰到舌尖被咬疼的地方,她痛呼一声,恼怒的等着薄景琛,抱怨说道:“你会让我很后悔答应包养你。”

此刻,薄景琛坐在驾驶室的位置,紊乱的气息久久不能平复。

他避开苏言微的视线,试图调整自己的情绪状态,过敏的反应让他有些难受。

自从被心理医生确定是亲密过敏症之后,薄景琛就会刻意与过敏原保持安全距离,在他的身边几乎没有女性。

可是这种没办法靠药物治疗的过敏反应就像是有隐患的定时炸弹,他是薄氏家族的继承人,他的一切都不属于自己。

如果他的身体出现问题,就会直接影响到薄氏集团的股市,所以除了沈延风和医生,没有人知道他有这种病。

这一次,就算是薄景琛在苏言微身边想治疗过敏,都没有像刚刚亲吻这样激烈的直接接触。

顷刻间诱发的过敏反应是他没有预料到的严重,呼吸的起伏是心跳的狂乱。

苏言微, 薄景琛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