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彪悍农女世子妃

更新时间:2021-04-07 19:35:29

彪悍农女世子妃 已完结

彪悍农女世子妃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李明秀, 顾长林

精彩试读:我林婆子的心肝宝贝,想出门了,用得着问谁吗?不用啊。我家秀秀向来是想上哪就上哪,想干啥就干啥,谁也问不着,谁也管不着啊!这是被吓坏了?我可怜的秀秀哟,都是那顾三郎害了你,他要敢不娶你,看老娘我打不死他!林婆子满脸心疼道:“秀秀啊,你把心放宽些,有奶在呢,奶绝对让顾三郎给你一个交待!”明秀一脸疑惑,顾三郎是谁?哦……想起来了!顾三郎是这十里八村最俊俏的后生。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彪悍农女世子妃第1章试读

钟明秀听着屋外的脚步声走远,一溜烟奔到门口,伸手一拉,老旧木门“哐铛”一声,左摇右晃立马要掉下来似的。

嘶!她倒吸一口凉气。

知道这李家穷,可没想到,穷得连个破门板都没钱修!

她打量着这破旧的农家四合院,正房三间,左右厢房各两间,土砖砌墙,黑瓦盖顶,院子敞阔。如果,屋檐边的瓦片没有残缺不齐,门窗没有破破烂烂,院墙也没塌掉一角的话,看着倒还过得去。

她走到院中,往堂屋里张望,通过敞开的后门,看向后院的菜地,却没见到半个人影。隐约记得,菜地左边有三间祖上传下来的房子,分别用作灶房、柴房和茅房,她们应该都在那边忙碌吧。

看见院子角落里有只盛水的大缸,明秀走过去,想照一照。

穿越快三天了,每日昏昏沉沉的躺在炕上养伤,到现在都不知道这身子长啥样。

希望长得漂亮点,毕竟,她原本可是回头率颇高的精致漂亮小姐姐哦。

一低头,咦……里面有个满头鸡窝的非洲少年……

哦草!这不会是她吧?

她穿越的明明是个女孩!

这点绝对没弄错!

她不死心的又看了一眼……还真是她!

明秀……!

这叫她怎么接受?

至少要能看出是个女的吧?

她围着水缸照了又照。

把头发拢到脑后,再照。

咦,其实五官长得还不赖。

双眼皮,眼尾斜斜上挑,长着双漂亮的双凤眼。

只是,怎么看起来一点都不顺眼?

哦,是太黑了。

黑得跟炭头似的!

再加上,个子太高,前面太平,后面太扁,乱蓬蓬的头发,皱巴巴灰扑扑的男装……

鬼才看得出是个女的!

身后突然传来惊叫声:“我的祖宗,你咋出来啦?”

声音浑厚沙哑,乍一听,像个男声,可那从堂屋飞奔而来的,是奶奶林婆子。

她个头不高,身形微胖,头发花白,皮肤黑黄干枯,爬满皱纹、饱经风霜的脸上,刻着两道深深的法令纹,双眼精明有神,嘴巴偏大,唇角长着颗大黑痣。

别看她有点臃肿,跑得可不慢,眨眼就到了跟前:“小祖宗,头还疼不疼?吃完药好点没有?”

一张嘴就唾沫横飞,喷了明秀一脸。

眼睛瞪得比牛眼大,死死盯着明秀额角那块膏药,恨不能穿透膏药看个究竟。

明秀素来有点洁癖,哪里受得了这些唾沫?

她悄悄往后退了一步,说道:“奶,我吃过药头不疼了。屋里闷,我出来透透气,行不?”

林婆子又是心疼又是高兴,秀秀这几天一直无精打彩,沉默寡言,如今知道要出门透气了,约莫是大好了。

心疼的是,秀秀出个门,竟会小心翼翼来问她!

我林婆子的心肝宝贝,想出门了,用得着问谁吗?不用啊。

我家秀秀向来是想上哪就上哪,想干啥就干啥,谁也问不着,谁也管不着啊!

这是被吓坏了?

我可怜的秀秀哟,都是那顾三郎害了你,他要敢不娶你,看老娘我打不死他!

林婆子满脸心疼道:“秀秀啊,你把心放宽些,有奶在呢,奶绝对让顾三郎给你一个交待!”

明秀一脸疑惑,顾三郎是谁?

哦……想起来了!

顾三郎是这十里八村最俊俏的后生。

自己穿越的这个李家闺女李明秀,很喜欢他。可惜,人家看不上她,见她就躲。

李家闺女死缠烂打,尾随人家进山打猎,不知怎的,竟摔了一跤,磕破头,死了。

然后钟明秀就穿越了。

明秀有些无语,这年代,不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吗?

这李家闺女怎么不按套路出牌,还搞起了自由恋爱?

你恋爱就恋爱吧,好歹把自己收拾一下呀。

就这邋里邋遢、不分男女的打扮,就这面目黎黑的相貌……难怪人家见你就躲。

“奶,您说要他给个交待,是怎么个交待法?”明秀小心翼翼的问道。

“他一路把你从山里背回来,众眼所见,坏了你的名声,还能怎么交待?”林婆子越说越气愤,“要是个懂事的,早该上门来提亲了,他以为装着没事样儿,能就这么算了?我呸!他要敢不负责任,我保证他在这樟台村呆不下去!”

明秀……

这做好事的,反被讹上了?

林婆子这般宠孙女,也太过了吧?

做人得有底线,亏心的事,咱不能做呀。

再说,李家闺女的心上人什么的,她可不想招惹,离得越远越好。

“奶,我不嫁人。”

见林婆子一脸震惊的看向自己,明秀忙又加了句:“我这辈子就在家陪着奶,谁也不嫁。”

林婆子脸上立刻乐开了花:“哎哟,我就知道,我家秀秀最孝顺了,有你这句话,奶就没白疼你。你别怕,有奶在,这亲事成也得成,不成也得成。”

“他顾三郎除了长得好看点,还有什么?长得好能当饭吃吗?能当衣穿吗?他穷成那样,家乡发大水,房子田地全淹了,全家死得就剩他一个,要不是你二爷可怜他,给他个遮身的草屋,他得沿街讨饭当乞丐去!若不是秀秀你看上他,谁家肯把姑娘嫁给他?你能看上他顾三郎,那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他要敢说个不字,我就跟他没完……”

说话的那股狠厉劲儿,让明秀忍不住发瑟。

唾沫星子全喷她脸上了,偏偏,她还不敢躲得太明显。

算了,这事还是以后再说吧。

都快被唾沫星子恶心死了。

“奶,我饿了。”

这几天,她被黑乎乎的中药汁子给灌得,什么都吃不下。

在院里吹吹风,人精神过来,就觉得饿了。

也不知道,还要在这人生地不熟的世界呆多久,她可不能亏待了自己,饿了就要吃饭,还要吃饱吃好,养足精神。

林婆子总算停止了唠叨,拉她进了堂屋,在长条大饭桌旁坐下:“还得等会儿才开饭,我怕你饿,就让王氏给你蒸了个蛋。”

说完,转头朝后院张口大骂:“老大家的,死哪里去了?叫你蒸个蛋,半天没好?你个不下蛋的母鸡,做个小事情也磨磨蹭蹭的,养你这没用的东西,简直浪费粮食。你在灶房里磨唧什么?是不是又在偷吃?要让我发现灶房里少了吃食,看我不撕了你的……”

彪悍农女世子妃第2章试读

明秀……!

这三天,她在屋里也隐约听到过林婆子的叫骂声,但亲身体验仍让她震惊。

林婆子之前跟她说话,也粗鲁。

但至少是在关心她。

这么粗鲁低俗的骂人词汇,这么生猛直接的骂人架式,她真是见所未见。

一个面容清秀的年青妇人,端个碗从后门进来了。

她个头不高,头发一丝不乱的盘在脑后,身上的旧蓝花布衣补丁累累,但浆洗得整齐干净。

林婆子狠狠剜了她一眼:“我不催你,你还打算在灶房磨多久?再不来,看老娘不拿大耳刮子刮你!平日里装得老实鸡崽子样,背地里挑三窝四、偷奸耍滑的坏种子,早知你这么不是东西,当初我就不该让你进门!”

王秋兰低着头不敢答话,一副受气小媳妇模样。她快步走到明秀跟前,低声道:“小妹,蒸蛋做好了。”

明秀有些同情的看她一眼,接过碗,笑说道:“谢谢大嫂。”

王秋兰吓了一跳,这小姑子,怎么突然客气起来了?

莫非在屋里闷坏了,想拿她寻开心?

上次,往她衣服里塞了把毛毛虫,害她满身红疹。

上上次,往她头发里揉了把苍耳,害她扯掉好几绺头发。

还有,上上上次……

王秋兰往后退了两步,一脸警惕道:“不……不客气,能服侍小妹,是我八辈子修来的福气。”

“就是,跟她有什么好客气的?要不是咱们李家收留,她坟头草只怕早长老高了,她这辈子,给咱家当牛做马都是应当的。别理她,你快趁热吃吧。”

林婆子一边说,一边狐疑的看着宝贝孙女儿,莫不是脑袋磕出毛病来啦?

怎么忽然跟这下贱胚子讲起客气来了?

她王氏一个童养媳,吃我李家米粮养大的,说是奴仆也不为过,能当得起她宝贝孙女儿一声谢吗?

明秀怕被人看出这壳子里换了个芯,不敢再说,低头吃起蒸蛋来。

这蛋蒸老了,起了蜂窝孔,没有想像中那么嫩滑。

喜爱钻研美食的她,一口就尝出来了。

若让她来蒸,肯定要往里加些牛奶,火候要刚刚好,这样蒸出来才会又滑又嫩。

想到这里,她心中一沉。

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她刚刚到手的最佳服装设计奖。

她刚刚还完贷的大房子,她精心设计、工具齐全的大厨房……

所有这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要是可以回去,继续过她精致而忙碌的生活就好了……

秀秀一连几天都没胃口,林婆子早就心疼上了,见她知道饿,很是高兴,发现她吃两口又不吃了,脸色还不大好看,立刻怒了。

定是王氏没把鸡蛋蒸好,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啪”的一巴掌拍到桌上,林婆子指着王氏大骂:“你个没用的东西,连个蛋都蒸不好,怎不找块豆腐撞死算了?这可是给秀秀补身子的鸡蛋,你莫不是故意的?哭哭哭,整天哭丧着脸,真特妈晦气!我们老李家不养没用的东西,你从哪来,还往哪去吧,腾出地方,好让老大另娶个勤劳能干会生养的。”

王氏一边抹眼泪一边跪下道:“奶,我错了,都是我没用,我……我这就重新蒸一个去。您别赶我走,除了李家,我哪也不去,我生是李家的人,死是李家的鬼!”

说着说着,她放声大哭起来,哭声要多大有多大,要多惨有多惨。

每当林婆子要赶她走时,她都这么哭,管用。

明秀……?

发生什么事了?

我什么话都没说好不好?

总觉得自己这角色有问题。

王氏好像很怕她。

自己不过一个十五岁的村姑,哪怕被林婆子宠得过了点,也不至于让人害怕吧?

嘶……想起来了,李家闺女一生下来就死了娘,亲爹嫌她晦气,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好在林婆子怜惜她,几乎把所有的疼爱都给了她。

林婆子宠人方式,明秀已经见识过了,不管谁对谁错,小孙女绝对不会错,不管有理没理,绝不能叫小孙女吃了亏。

连三个亲生哥哥,见了她都要讨好,王氏这个童养媳,简直就是在小姑子的欺压下长大的,哪能不怕她?

明秀整理着李家闺女的记忆,越理脸色越差。

这樟台村的村长是她的二爷爷,对她的纵容仅次为林婆子。

这就导致李家闺女不仅在家蛮横,在外更是惹事生非,人憎狗厌,被村人唤为“男人婆”。

一声男人婆来了,能止小儿啼哭。

明秀……

她穿越的,竟是个反派角色,一个仗着极品祖母和村长二爷疼爱,胡作非为,人憎狗厌还喜欢死缠烂打的村姑!

她一时间只觉五雷轰顶。

这叫人怎么活啊?

用脚指头想都知道,自己这样的角色,根本活不过前三集啊!

想她从小到大,从没做过坏事啊。

怎么就穿成反派了呢?

老天爷,你是不是搞错了啊?

你不能这么对我啊!穿越什么的,我不干了,你赶紧让我回去吧!

就在这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来一个脆生生的童音:“主人别慌,叮铛在此,赶紧接受认主,我带你装逼带你飞。”

明秀……!

哦操,这脑子摔出毛病来了?

居然开始幻听了!

又听到那童音继续说道:“主人,我是来自玄幻位面的法宝,跟你一样,我也是这个位面的外来客。”

居然知道我是穿来的!

明秀不淡定了。

“我当然知道,主人就是我招来的呀。当时,这具身体倒在树林里,血流到我身上,我就趁机进来了,可惜,当时那人已经死了,我只好费尽灵力进行招魂。”

明秀……!

是你把我招过来的?

那我遇到的车祸,也是你干的?

“冤枉啊主人,我只能召唤死人,不可能让活人的魂魄离体呀。”

死人……她果然回不去了吗?

明秀心里咯噔一下,很快回过神来,决定回屋,好好跟这个叮铛聊聊。

她几口把蒸蛋扒完,对林婆子说道:“奶,这蒸蛋味儿不错,您别怪大嫂了。我累了,回屋歇会儿去。”

小说《彪悍农女世子妃》 第1章 明明是个女孩!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