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穿成弃妃成团宠

更新时间:2021-04-04 10:22:09

穿成弃妃成团宠 连载中

穿成弃妃成团宠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阮青青, 沈泽川

精彩试读:“殿下,还请您行个方便!”外面那人冷硬道。阮青青撇嘴,小声道:“这人谁啊,怎么这般不开窍!”沈泽川看着身下的女子,眼中疑惑一闪而过,正要说什么,她却拍了拍胸口。“放心,交给我!”这时代的女子或许不知道该怎么演,但她太知道了,电视上这桥段不知道看了多少。于是亮了亮嗓子,一顿嗯哼啊哈,叫得那叫一个销魂。沈泽川的脸越来越黑,突然觉得自己错了,死有什么可怕,为什么要这女人来败坏自己的名声。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穿成弃妃成团宠:宣靖王受重伤

阮青青实在有些想不通,少年虽然头也受伤了,但似乎伤势不重啊,怎么会导致失忆呢?可显然,情况就是这样,不过也不是不可能,毕竟现代医学高度发达,但也没有哪个医学专家能解释清楚大脑内所有的病变。

“许是因为从高处坠下伤到了大脑,等过些时候,没准就想起来了,不必太担心。”

“好。”

再次嘱咐少年别让人发现引流瓶,而后她便离开了。

当晚夜半,来凤阁的院门突然敲响。

听月去开了门,来人正是萧二爷。他沉着脸进来,只让听月赶紧把阮青青请出来。

阮青青穿好衣服,听蓉为她披上披风,两个丫鬟跟着她一起出了屋门。

“二爷,这么晚了,您是有什么天塌地陷的急事?”

若没有,她非得跟他扯个黑是黑,白是白。

萧二爷心情似乎极为不好,眉头紧紧拧着,“宣靖王毒发了。”

宣靖王?

阮青青一愣:“什么毒?”

“你说呢?”

阮青青想了想,应该是缠情丝了。可这缠情丝还有复发一说,不是解了就是解了,不过阮青青没敢多问,因为萧二爷那张脸太难看了。

送自己嫂子去解别的男人的情毒,这种事从古至今,他是头一号了。

“夫人,我跟你一起。”听蓉忙道。

阮青青点头,“听月在家,你与我一起吧!”

院外一顶青衣小轿,阮青青坐上去,凝神来到药房,也就一支注射器的事,当是日行一善吧!来到架子前,阮青青去拿注射器,结果硬生生碰玻璃上了。

咦,她怎么不记得之前有玻璃。

不但有玻璃,而且下面还有标签,上面闪着红字:1分。

什么东西?

在阮青青疑惑不解的时候,看到白墙上显示着几个字:当前余额:0。

阮青青当下一激灵,所以这药房的东西不是你想拿就能拿,拿多少随心情的,需要积分!再一细想,或许是有原始积分的,所以她先前能从里面拿药品,可后来她给那少年治病给霍霍完了。

天!没有注射器,她怎么给那厮解毒!

那厮没命,她也活不成……

阮青青欲哭无泪,做了半天心里建设,最后一咬牙,不就是手活,她可以的,呜呜……不哭!

轿子落定,听蓉在外面道了一句:“夫人,到了。”

阮青青搓了搓手,撩开帘子走了出来。轿子直接到了王府后院,入目是一处院子,左右种着几棵红梅,这个季节刚长出花骨朵。

整个院子,只正房前挂着一盏灯笼,一穿墨色曳撒的男子跪在前面。

“求夫人救救我家王爷。”

这人应该是宣靖王沈泽川的侍从了,阮青青没有说什么,留听蓉等在外面,她抬步往正房里走。进了厅堂,没想到竟是十分阴冷,比外面好不了多少。

阮青青最是怕冷,瑟缩了一下身子,转而进了后堂的西侧屋。屋里点着蜡烛,昏黄的光雾氤氲笼罩,阮青青一眼看到了躺在床上的人。

墨发自床上流泻下来,整个身子露在被子外面,只着月白中衣。

呼哧……重重的一声喘。

阮青青一颗心提起,又强迫自己慢慢放下来,等整个人镇定了一些,这才走上前。随着她走近,便看到了宣靖王那张脸,白玉无瑕,俊美出尘,而因痛苦剑眉耸起,眼尾的红痣更加艳丽了。

哎,也就是这厮长得好,不然她还真下不了手。

给自己鼓了鼓气,反正就是这么一遭,忸怩做作都没用。她两步上前,一手扒住了宣靖王的裤子,正要往下扯,原本闭着眼的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做什么……”

他看她,眼神冰冷至极,简直如千万只冷刀嗖嗖往她身上刺。

好冷!

他的手比冰块都冷,害阮青青打了个机灵。

“自然是做该做的事。”她道。

宣靖王眼睛一眯,透着几分危险。

阮青青干咳一声,“虽然我没什么经验,但搓搓……”阮青青咽了一口口水,羞涩道:“不行就再搓搓……总能出来的!”

宣靖王当下噗的一下,吐了一口黑血。

阮青青:“……”

这时候,阮青青终于发觉不对了,宣靖王下面没什么异样,但胸口血湿了一片。

“你受伤了?”

阮青青忙上前查看,伤口很深,流了很多血,但应该没有伤及要害,不然他也活不到现在。只是这是在古代,受这么重的伤,几乎不可能不感染,所以依旧是致命的。

她也不多问,先去找了剪刀,把胸前的衣服剪开,只是在准备清创的时候,突然想到她的积分为零。顾不得想其他,阮青青出去跟那侍卫要了酒和金疮药。

“把烙铁烧红,拿屋里来。”

“烙铁?”秦深一愣,“做什么?”

“救你家王爷的命!”阮青青没心情跟他解释,只说让他赶紧去准备。

阮青青回屋,先用酒清理了伤口,见其仍血流不止,却也不意外,这伤口一定很深,想要止血眼下只能用烙铁烧焦血肉,继而敷上金疮药,再进行包扎,但效果如何,她其实信心不大。

她往伤口上浇烈酒的时候,宣靖王紧抿着双唇,未泄露一声,倒是让她刮目。

“殿下,如果我在您胸口留下一个疤,您这辈子是不是都不会忘记我了?”

宣靖王猛地睁开眼,却见面前的女子一脸促狭,这句话倒像是没几分真心。

阮青青不怕死的勾了宣靖王一眼,道:“本来以为是缠情丝,人家想着一定尽心为殿下解毒,原是剑伤,那我就没什么用武之地了,哎!”

“本王若有事,你也活不成。”

“可不呢,谁让咱俩是同命鸳鸯。”

“阮青青!”

“不过,外面那么多大夫,宫里还有御医,为何深夜让小女子来?”她一眼盯住他,眸光闪了闪。

宣靖王看着她,她看着宣靖王,谁都没退一步。

这时外面突然有了动静,阮青青正要起身去看,哪知某人一把把她拉到了床上,翻身压到上面,然后用被子把二人蒙住了。

如此还不够,扯了她的发髻,被子下更是解开了她的衣服。

“我我……”

阮青青还没说出个一二三,宣靖王突然低头,脸虚晃在她颈肩处,热气喷到了她耳垂上。

“想死吗?”

“不……不想。”

“演好这场戏。”

穿成弃妃成团宠:影后级的表演

阮青青还没明白,便听正房门砰的一下被撞开,接着是哐哐的脚步声,很快到了西屋门口。

“宣靖王殿下,卑职有要事,烦请您起身面见。”

阮青青心想,这谁啊,大半夜的敢闯宣靖王府。

“啊……”

阮青青瞪大眼睛,这厮竟然拧了她腰一下。

“副指挥,本王不方便啊!”

阮青青见宣靖王看她,于是十分配合的喊了一声:“哎哟,王爷,不许您走,人家还要亲亲。”

这一声矫揉造作,阮青青自个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殿下,还请您行个方便!”外面那人冷硬道。

阮青青撇嘴,小声道:“这人谁啊,怎么这般不开窍!”

沈泽川看着身下的女子,眼中疑惑一闪而过,正要说什么,她却拍了拍胸口。

“放心,交给我!”

这时代的女子或许不知道该怎么演,但她太知道了,电视上这桥段不知道看了多少。于是亮了亮嗓子,一顿嗯哼啊哈,叫得那叫一个销魂。

沈泽川的脸越来越黑,突然觉得自己错了,死有什么可怕,为什么要这女人来败坏自己的名声。

终于,外面的人挺不住了,直接撩开帘子进来了。

沈泽川忙低头凑近怀里女人的,热气喷洒,感觉她打了个颤。

“别……”

阮青青心里发苦,她其实没想着献身的,尤其还当着这么多人。

“演你的。”

阮青青往外瞥了一眼,见门口乌压压的人,全穿着紫金锦绸的曳撒,腰间配着弯刀。

“殿下,啊,您别急啊,嗯,您真厉害!”

阮青青已经豁出去了,反正保命最重要,不就是演春宫戏,她就让他们看看什么是影后级的演技。只是她正要继续发挥,那领头的喝了一声,进来的人刷刷忙退出去了。

不多一会儿,外面有人报:“殿下,皇城司的人走了。”

走了?阮青青心想,这群人怎么这么好哄弄!

“殿下,您做了什么,他们竟敢夜闯王府?”

“呵。”

呵是什么意思,不值一提吗?

“那个,您可以从奴家身上下来了。”

阮青青等了等,身上的人动也不动,她回头一看,发现他满头冷汗,脸上已看不到血色。她只得吃力的把人翻到一边,她刚要撩开被子,又听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以为又是那帮子人,慌乱之下转身,不想趴空了,上半身砸到了宣靖王身上。

唔……好软。

阮青青瞪大眼睛,见下面人露出了吃人的眼神,忙拔开了自己的唇。他身上有一股香气,她知道是龙涎香,价比黄金,不过她认识这种香料,乃是因为它也是极名贵的药材。

外面动静又消失了,想来是王府的人。

“还不起身……咳咳……”

阮青青干笑一声起身,装作恋恋不舍的样子,这时她脑中叮的一声,察觉到了什么。她凝神进入药方,见自己居然有积分了,整整十分。

怎么回事,她做了什么挣了积分?

阮青青思前想后,似乎只有一种可能,她亲了宣靖王。

要不要再求证一下?

阮青青睁眼,见宣靖王用力擦了一把嘴唇,脸上阴寒至极,想想还是算了。不过既然有积分了,她倒是可以为他止血和缝合了。

因怕感染,所以先给他打了一针破伤风,而后给了他头孢,让他按顿吃。

“烙铁烧好了!”秦深举着一把烧红的烙铁进来了。

沈泽川看向阮青青,用眼神质问她。

阮青青干笑一声,“自有妙用,不过现在不需要了。”

沈泽川冷哼一声,“你可以离开了。”

“就这么走了?”

“你还想怎样?”

阮青青呵呵一声,“我可是救了你的命,虽说咱俩交情匪浅,但也要对方感恩才是,明显殿下不是感恩之人。”

“你想要什么?”沈泽川冷睨着阮青青。

想要一声诚挚的‘谢谢!’

阮青青想,自己还没有那般清高,于是揣着手,道:“这样吧,一百两银子,咱们银钱交易,谁也不亏欠谁,更扯不上情啊爱啊……”

“秦深,给她银子,让她从本王眼前消失。”

秦深怕自家王爷动气,忙招呼阮青青往外走。

“哎,何必这般绝情,人家肚子里……”

“闭嘴!”

看宣靖王一脸受了巨大羞辱的样子,阮青青忙颠颠的跑了。

“你说也怪了,那些人怎么瞅了一眼就走了,都夜闯王府了居然也不仔细查一查,办事这么虎头蛇尾的。”阮青青啧啧两声。

秦深默了默,终究忍不住,道了句:“阮副指挥使也是不容易。”

“啊?”

见阮青青一脸懵,秦深觉得她太装了,道:“眼见亲姐姐被男人压在床上,阮副指挥哪还有脸往下查,难道要掀了您的被子给兄弟们看?”

阮青青脑子轰的一下,某些记忆突然涌入,那领头的那位,脸上表情凌乱的人,可不就是原主的亲弟弟!

天!她堪称影后级的表演!

“所以你们找我来……”

秦深干咳一声,“还请夫人保密。”

“这杀千刀的!”

“您抖落出去,我家王爷最多被软禁,但您怕是小命不保。”

阮青青坐到轿子里,越想越气,这沈泽川心眼太毒了,居然利用她来挡她弟弟,这让她以后怎么有脸回娘家!

不过最后看着手上的银票,这口气还是先忍下吧,她在这地儿无依无靠的,也就银子能傍身。

轿子摇摇晃晃,已经是后半夜了,阮青青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夫人,听皇城司的人说,前夜里兵部走水了。”

皇城司?阮青青细细一想,那些闯进王府的人就是皇城司的人了,原主的弟弟阮子玉是副指挥使。

阮青青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清醒了,所以那厮之所以受伤,是烧了兵部?

这泼天的妖孽,居然这般大胆!

回到侯府,天已经微微亮了。

因心中有事,阮青青没有睡多久就起身了。用过早膳后,她避开院中的丫鬟们,去了外院。

“夫人,我弟弟他怎么不记得我了?”

阮青青看向冬荷,见她双眼红肿,想来是哭过许久。

“命救回来了,你还在意这些?”

冬荷忙点头,“夫人说的是。”

“去外面守着吧。”

小说《穿成弃妃成团宠》 第9章 宣靖王受重伤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