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神医妈咪帅炸了

更新时间:2021-04-04 18:41:58

神医妈咪帅炸了 连载中

神医妈咪帅炸了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苏溪若, 陆霆川

精彩试读:“苏溪若,你能解毒?”陆霆川低头看着她,这个女人穿着简朴,身上却带着一股让他熟悉的药香……“可以。”苏溪若没有半点犹豫。陆霆川挑眉,“你知道欺骗我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吗?”苏溪若无所畏惧的对上男人那双幽深的眸子,她自信的笑起来,“在这种事情上我从不骗人,如果我无法解了老爷子身上的毒,陆爷可以要了我的命。”能够在陆宅横行无阻,甚至还能随意呵斥陆千柔的人,也就只有那位传说中的陆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爷子是中了毒

陆宅不愧是南云城数一数二的黄金地段别墅,占地面积之大,仿佛来到了一座古O洲时期的宫殿。

陆千柔目光落在苏溪若的脸上,一直用着异样的眼光打量着她,将人带到陆老爷子的房间门前,她才冷笑着开口,“苏小姐,我大哥最讨厌别人用老爷子的性命开玩笑,我奉劝你没那个本事可别随便揽活,如果我爷爷出了什么事儿,以我大哥的手段,你只怕很难活着走出陆宅。”

苏溪若笑了笑,“陆小姐,我听说老爷子的病已经请过很多有本事的专家过来诊断,基本已经给老爷子下了死亡通知书,我不敢说自己的医术能够比得过那些专家,但不至于连看老爷子一眼,都会惹出什么毛病吧?”

陆千柔哼了声,“看来苏小姐很自信,行,你进去看吧。”

推开沉重的木质房门,一股浓烈的药味扑鼻而来。

苏溪若嗅着空气中的药味,眉头不知觉的皱起。

这是一件近百平米的卧室,低调奢华的装修处处透着时代的气息。

陆老爷子就躺在正中间的大床上。

“爷爷,我来看你了。”

陆千柔走到老爷子身边,伸手牵着他枯瘦的只剩下一张皮的手。

“千柔……”

老爷子声音沙哑,久病在床,就连说话都费劲。

苏溪若走到老爷子面前,礼貌的开口,“您好,陆老爷子,我是一名医生。”

陆老爷子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疑惑地看向孙女,“千柔,这是……”

“爷爷,这是苏溪若苏医生,是……是我一个朋友介绍过来给您看病的。”陆千柔不敢说那份对赌协议,乖乖巧巧的撒了个谎。

陆老爷子眼里闪过一丝不悦,只是良好的修养并没有让他当着外人的面训斥陆千柔。

只是冷冷的开口,“苏医生是吧?我的身体我自己清楚,不用你多费心了。”

苏溪若知道,自己在陆家人眼里或许就是个骗子。

她也不生气,依旧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我只是给老爷子看看身体,如果我说的不对,老爷子也可以不用我医治。”

陆老爷子今年已经七十高寿,这些二十多岁的小朋友走过的路还没他吃过的盐多。

尽管年纪大了,但依旧充满上位者的压迫感。

他眯着眼打量着苏溪若,屋内顿时陷入寂静之中。

陆千柔轻咳一声,“爷爷,既然您不想让苏医生看病,那我带她出去。”

“不。”陆老爷子突然开口,“苏医生,你来试试。”

苏溪若点点头,不顾陆千柔诧异的目光,伸出手上前给老爷子诊脉。

陆老爷子面色不变,只是看着这个年轻的小姑娘,若有所思。

两分钟后,苏溪若将老爷子的手塞回被子里。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陆千柔,拧眉道,“老爷子,您的身体状况……可以当着陆小姐的面说吗?”

陆千柔脸色一沉,“苏溪若,你什么意思?”

苏溪若:“病人的身体状况我需要告知他的监护人,所以我需要知道老爷子的监护人是不是你。”

陆千柔冷笑,“我是陆家的千金大小姐,我爷爷的身体状况我自然有知晓的权利!你这个女人少在这里挑拨离间!”

苏溪若无语,“我没有挑拨离间的意思,算了,陆小姐既然想知道,那我就明说了,老爷子并非是得了什么重病,而是……”

砰——!

房门突然被人踹开。

身高近一米九,穿着一袭黑色风衣,身姿修长健壮的男人面无表情的走了进来。

细长的烟味微微上扬,黝黑的眼眸深不见底,如渲染般的浓墨带着一丝怒气走到床边。

陆霆川冷冷的看着陆千柔,“你是蠢货吗?”

陆千柔面色一白,“大,大哥,您,您怎么突然……”

“滚出去。”

陆霆川看着她娇弱苍白的面孔,厌烦的呵斥,如果陆千柔是个男人,他这会儿就上手了。

陆千柔被吓得浑身发抖,几乎是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老爷子的卧室。

苏溪若眨眨眼,看着这个气势强悍,压迫感十足的男人,莫名生出一股熟悉的畏惧感。

可她,分明没有见过这个人才对。

“你也滚出去。”

陆霆川冷冷的瞥了苏溪若一眼,忍着怒气。

苏溪若却没有答应,而是对着老爷子说道,“陆老爷子您并非是生病,而是中毒。”

屋内顿时陷入诡异的安静,陆老爷子原本并没有将一个小姑娘放在眼里,可听了苏溪若的诊断结果,却是一脸震惊。

就连陆霆川也危险的眯起眼睛,冷冷的打量着这个大胆包天的女人。

“您体内的毒应该有5年的时间了,这种毒素十分霸道,原本在您中毒当日就应该毒发身亡,但是有人给您用了一味珍贵的药材,延缓了毒素扩展的速度,才能让您拖到现在。”

“不过五年的时间已经是极限,这两年您的身体越发无力衰弱,如果无法找到解毒的方法,您只剩下不到一个月的寿命了。”

苏溪若认真的说着自己的诊断结果,完全没在意这爷俩看自己的眼神已经变了。

苏溪若拿出随身携带的纸笔,很快写出一个药方。

“这个药方能够暂时清楚您体内的毒素,不过想要彻底解毒,得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

陆霆川将药方拿过来,仔细看了一遍。

陆老爷子咳嗽两声,带着一丝试探的语气说道,“苏医生,你看错了吧?我怎么可能中毒呢?”

苏溪若摇摇头,她对自己的医术很有信心,毕竟当年大师父都曾说过她天生就是吃这行饭的人。

“我不会诊断错的。”苏溪若肯定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您中的毒应该是失传很久的一叶红。这种毒是很多种剧毒药材炼制出来的,按理说早应该消失了才对。”

“苏溪若,你能解毒?”

陆霆川低头看着她,这个女人穿着简朴,身上却带着一股让他熟悉的药香……

“可以。”

苏溪若没有半点犹豫。

陆霆川挑眉,“你知道欺骗我的人会是什么下场吗?”

苏溪若无所畏惧的对上男人那双幽深的眸子,她自信的笑起来,“在这种事情上我从不骗人,如果我无法解了老爷子身上的毒,陆爷可以要了我的命。”

能够在陆宅横行无阻,甚至还能随意呵斥陆千柔的人,也就只有那位传说中的陆爷。

只是,陆爷跟苏溪若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差距,本以为是个上了年纪的中年人,没想到却这么年轻。

“阿川。”陆老爷子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让苏医生试试吧,她既然能知道我中的毒,应该有些本事,而不是像一些没用的专家,连我中毒这种事情都检测不出来!”

陆霆川点点头,目光落在苏溪若身上,“苏小姐,我们去别的地方聊聊怎么样?”

苏溪若没拒绝,跟着陆霆川去了隔壁的房间。

***

陆宅客厅。

安安和乐乐乖巧的坐在沈馆长身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这个低调奢华的地方。

乐乐咬着下唇,小声冲着安安说道,“哥哥,我想上厕所。”

乐乐牵着妹妹的手,立即站起来跟沈馆长说,“沈爷爷,妹妹想上厕所。”

沈馆长在这种富贵人家的地盘上也很不自在,听到两个小家伙的话,立即看向一旁招待客人的管家。

“小客人们跟我来吧。”

管家笑眯眯的说道,只是目光在落到安安那张熟悉的脸上时有些诧异。

奇怪,这个小孩儿……怎么跟小少爷那么像?

管家牵着两个孩子的手,将他们带到儿童专用的卫生间。

“马桶在里面,小客人能够自己使用吗?需不需要让人帮忙?”

“不用惹,乐乐自己可以上厕所哦!”乐乐立马摇摇头,推开厕所的门,眼巴巴的望着哥哥,“哥哥,你要在门外等安安哦!”

安安点点头,担忧的看着妹妹,“你要小心一点,如果不会上厕所就叫人哦。”

“乐乐才没有那么笨呢!”乐乐噘嘴,“乐乐知道怎么用马桶的!”

小丫头头上的两个小辫子一晃一晃的,啪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了。

不愧是有钱人家的厕所,就连儿童厕所都有十几平米。

乐乐看着几乎跟自己家一样大的厕所,吃惊的长大嘴巴。

儿童浴缸,儿童马桶,甚至还有一个小型游泳池,上面漂浮着许多可可爱爱的小鸭子小乌龟。

“哇!”乐乐哒哒哒的跑到池子边,用手去抓旁边的小鸭子,“好多的玩具哦!”

她眼里充满羡慕,抓着小鸭子捏了几下,才不舍的放回去。

儿童马桶经过特殊设计,哪怕是四岁的小孩儿也能轻易使用。

乐乐走到马桶边上厕所,忽然听到一个打嗝声。

“谁!”

小丫头被吓了一大跳,连忙提起裤子从马桶上下来。

只见浴室的一个小柜子突然被推开,一个长得白嫩嫩的小朋友从里面走出来。

澜澜穿着精致的背带裤,脖子上还戴着一个红色的蝴蝶结。

他手里拿着一个啃了一般的小蛋糕,眨巴着眼睛看着这个出现在自己地盘上的小姑娘,“你,你是谁?”

三宝见面

“这里是我的厕所哦!”澜澜看着面前瘦巴巴的小妹妹,不解的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我是跟着妈咪一起来的。” 小丫头有些害怕的对手指,“我不是故意要用你的厕所哒,我只是想尿尿了。”

“你有妈咪吗?”澜澜羡慕的看着她,“哇,我也好想有妈咪哦,但是我妈咪不喜欢我。”

小丫头甩甩头上的小辫子,一脸惊奇,“为什么你妈咪不喜欢你吖?我妈咪可喜欢我了!还给我做小馄饨吃呢!”

澜澜情绪顿时低落下来,正想开口,就听到外面有人在叫自己。

“小少爷?小少爷!您在哪里呀?”

“方管家,小少爷又不见了!您快让人帮忙找找!”

外面传来女佣着急的声音。

澜澜一听,立即就重新缩回了柜子里,还想把柜门给关上。

乐乐奇怪的看着他,“你是在躲外面的阿姨们吗?”

“嗯!”澜澜点点头,“我不喜欢他们,每天都盯着我,太讨厌了。”

乐乐眨眨眼,“为什么呀?”

“没有为什么!”澜澜关上柜子门,冲着她叮嘱。“不要告诉外面的人我在这里哦!”

乐乐还没来得及说,门外就传来安安奶声奶气的叫声,“妹妹,你上完厕所了吗?”

小丫头洗完手,连忙开门出去。

外面的女佣们还在焦急的找那个小哥哥,她犹豫了一下,才走到管家爷爷旁边扯扯他的裤腿。

方管家低头疑惑的看着小丫头,“怎么了小朋友?”

“爷爷,我知道你们家的小少爷在哪里哟!”小丫头捂着嘴,小声的说道。

“你知道?”方管家看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慈祥的问道,“在哪里呢?”

“在浴室的柜子里。”乐乐小声的说道,“小哥哥让我不要告诉你们,但是电视上说,捉迷藏不能藏在柜子里哒,要是被人忘记了,很危险呢!”

方管家轻叹一声,抬手揉揉小丫头的脑袋。

然后才起身走到浴室里,挨个打开柜子的门,果然看见蜷缩在里面的小少爷。

方管家怜爱的将小少爷从柜子里抱出来,叹息道,“小少爷怎么又藏到柜子里了,是害怕吗?”

澜澜气鼓鼓的鼓着小脸,瞪了外面的小丫头一眼,“你说话不算话!”

乐乐一脸无辜,“我没有哦!”

“告状精,我都告诉你不要告诉外面的人我藏在柜子里!”澜澜很生气,觉得这个小丫头也没刚见面那么可爱了,“你出去,不准在我家玩!”

“可系,我没有答应你不告诉别人吖!”乐乐委屈的红了眼眶,觉得自己很无辜,“小哥哥太坏了,故意藏起来让大人着急,不是个好孩子呢!”

乐乐虽然小,但在孤儿院里却已经开始照顾比她更小的孩子了。

她记得有个跟她差不多大的小弟弟玩捉迷藏的时候就藏在了柜子里,可是大家没能把他找到,最后……

乐乐心口闷闷的,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见过那个小弟弟了。

院长妈妈告诉大家,小弟弟没了。

乐乐虽然不太明白没了是什么意思,可她记得当时大人们都很伤心呢。

“走就走!”安安牵起妹妹的手,对着那个在管家怀里的小男孩呲牙,“要不是妈咪在这里给人看病,我们才不会来这里呢!不准凶我妹妹!不然我打你哦!”

澜澜眼睛一亮,挣扎的从管家怀里跳下来,屁颠屁颠的跑到安安面前,“你要跟我打架吗?!好耶!来跟我打架好不好!”

“小少爷,您在说什么呢!这两个小朋友是客人,您不可以跟他们打架的。”方管家连忙将小家伙重新抱起来,无可奈的说道。

“可是管家爷爷,我还没有尝试过打架是什么滋味呢。”澜澜不高兴的鼓着脸,“我想跟人打架!”

“澜澜!”

这时,陆千柔从楼上走了过来。

看到三个小孩儿凑在一块儿,眉头一皱,直接过去冲着澜澜说道,“你怎么跟这种身份低贱的人凑在一起说话?走,姑姑带你去玩拼图,这种小乞丐心眼多,你可别被他们骗了。”

“谁是小乞丐呀!乐乐和哥哥才不是小乞丐呢!”

小丫头听到陆千柔这么说自己,立即不高兴了。

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就有人叫自己和哥哥小乞丐,还冲着他们扔石头。

现在她是有妈咪的宝宝了!才不是什么小乞丐!

“呵。”陆千柔知道这俩小孩儿是苏溪若的儿女,对这种小屁孩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她抱着澜澜,居高临下的看着俩小孩儿,冷冷的嘲讽,“贫民窟来的孩子不是小乞丐是什么?你们两个小东西给我听着,我们家澜澜可不是你们这种出身卑微的孩子能够轻易搭讪的对象,想要讨好澜澜是不可能的,少废心思在澜澜的身上!”

“大小姐……”

方管家拧着眉,觉得陆千柔用这种尖酸刻薄的嘴脸对付两个小孩儿实在有些过分了。

“方管家,千柔又没说错什么。”方雪玲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冷笑着说道,“您可别小瞧了这些年纪不大的孩子,一个个心眼比大人还多呢!这种穷人家的孩子从小就知道怎么讨富贵人家的孩子喜欢,从而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

“澜澜是大哥的孩子,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他呢,方管家,哪怕是小孩儿您也该留个心眼,怎么能让这种穷人家的孩子跑到澜澜面前乱说话?要是带坏了澜澜该怎么办?”

陆千柔居高临下的看着两个小孩儿,目光忽然落在安安的脸上。

她眼神一凝,随后目光又落在侄儿身上,“奇怪,这孩子怎么跟澜澜……”

说着,她伸出涂满红色指甲油的手就要去掐安安的脸。

乐乐一把将她的手打开,把哥哥护在身后,凶巴巴的冲着她说道,“不准碰我哥哥!”

陆千柔收回手,不疼,但却让她感觉十分丢脸。

“死丫头!你竟然敢打我?”

说着,陆千柔便扬起手,狠狠地打了乐乐一巴掌。

小丫头白嫩的脸颊顿时肿起来,疼的她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苏溪若, 陆霆川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