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总裁豪门 > 限时老公请离婚

更新时间:2021-04-02 11:51:54

限时老公请离婚 连载中

限时老公请离婚

来源:掌中云 分类:总裁豪门 主角:司明乔, 陆廷

精彩试读:这种事发生了太多遍,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当事人的闺蜜,都已经在情绪上不会有太大的起伏了。徐鹿叹了口气,“这么看来,你不要孩子的决定是对的。”司明乔笑笑,放下了手机,继续吃东西。可原本觉得美味无比的饭菜这时再入口,竟如同嚼蜡。她并不在乎陆廷有多少女人,和那些女人之间是否真有感情。逢场作戏也好,生性风.流也罢,她不想多管。只是前一晚还抱着她温柔缠绵,第二天就能和他人当众秀恩爱,这一骚操作还是恶心到她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平时多积德

“乔姐,这一大早的就想我了啊?”电话那头传来吊儿郎当的声音,听着就很欠揍。

柏秋川,柏家大少爷,是司明乔的男版闺蜜。

司明乔没工夫理他这作死的劲头,只问:“你医院里是不是有熟人?”

柏秋川:“……”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昨晚半夜,他也接了个电话,是陆家二爷打给他的。

柏家和陆家没什么交情,他和陆廷也只是点头之交,大半夜郑重其事地打电话来,绝逼不会是什么好事。

果然——

陆廷让他在某些事上配合一点。

柏秋川假装淡定,问道:“哪家医院?”

“安盛。”

“怎么了乔姐?你生病了吗?”

“嗯,小毛病,想挂个号看下,但是医院说没号了,我来都来了,不想跑第二趟,你帮我插个队。”

“是看妇科吗?其他医院也可以啊!为这么点小事去动用我强大的关系网,不值当吧?”

司明乔:“你废话这么多是想死的快一点吗?”

“乔姐,不是我不想帮你,就是最近我惹我们家老爷子生气了,被禁足在家,我的那些朋友啊,都不接我的电话,所以……”

“所以你平时就该多积德,免得墙倒众人推!”

柏秋川:“……”

司明乔挂了电话,也没去其他医院。

之所以来安盛,就是因为柏秋川在这边有熟人,她想着事后能让柏秋川打个招呼,以防打胎的事被陆家的人查到。

其他医院,不够安全。

至于那种小诊所,她也不敢去。

无奈之下,她只能在手机上预约一个号,另做打算。

刚好徐鹿打电话来问她有没有空,说要买点家具,让她有空就一起去给点意见。

司明乔不想回家一个人待着,就去了徐鹿说的地点。

徐鹿自己买了个小公寓,最近正在装修,从设计到施工,全部亲力亲为。

就是在买家具上,犯了纠结症,自己一个人出来好几次了,也没决定好到底买哪一套。

司明乔指着其中一套灰色的沙发说:“你那里不是走的简洁风嘛,这个就挺适合的啊。”

“会不会太暗了?”

“那你再选几个颜色艳一点的抱枕就好了啊,或者到时候在墙画上下功夫。”

徐鹿点点头,“你说得对!”

“不是我说得对,是我了解你。”

两人选好了沙发,看看时间正好是饭点了,就先去吃饭。

徐鹿这才想起来问她:“你一大早去医院干什么?”

“去医院还能干什么?看病啊。”

徐鹿‘哦哦’了两声,又对着她的包抬了抬下巴,问:“那是什么?”

司明乔的包是没有拉链的,开着一条缝,从徐鹿的角度看去,正好能看到里面那一张B超单。

“小乔,你老实说,你去医院到底干嘛了?”

司明乔淡淡地掀了掀眼皮,反问道:“你看得懂?”

徐鹿:“首先,我是女的;其次,我是大学老师,懂得东西比你想的要多。”

“既然大学老师这么厉害,选个沙发还要叫我来最后拍板啊?”

徐鹿:“……”

玩笑过后,司明乔转回了重点,“对,我怀孕了。”

演得一手好戏

她的直接和冷静,让徐鹿立刻就做出了准确的判断:“你不想要这个孩子?”

“嗯。”

“陆廷知道吗?”

“他不知道。”

“小乔,你这么做太危险了。”徐鹿劝道。

陆廷那个人睚眦必报、心狠手辣,司明乔不和他商量就拿掉孩子,万一陆廷说他本来是想要这个孩子的,后果不堪设想。

可司明乔却只是玩味地笑了笑,淡淡地说:“有什么危险的,这世上愿意给陆廷生孩子的女人多得是,要不是‘私生子’的名头太难听,恐怕陆廷的孩子早就能打酱油了。”

说话的同时,她又在微信上给徐鹿转发了一条链接。

徐鹿点开,入目就是俊男美女的合照。

男的:陆廷。

女的:娱乐圈当红小花。

两人虽然没有牵手拥抱,但靠得那么近,小花又是满眼爱意地望着陆廷,彼此是什么关系昭然若揭。

这种事发生了太多遍,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当事人的闺蜜,都已经在情绪上不会有太大的起伏了。

徐鹿叹了口气,“这么看来,你不要孩子的决定是对的。”

司明乔笑笑,放下了手机,继续吃东西。

可原本觉得美味无比的饭菜这时再入口,竟如同嚼蜡。

她并不在乎陆廷有多少女人,和那些女人之间是否真有感情。

逢场作戏也好,生性风.流也罢,她不想多管。

只是前一晚还抱着她温柔缠绵,第二天就能和他人当众秀恩爱,这一骚操作还是恶心到她了。

这次的恶心,比以往来得都要更强烈,以至于司明乔恨不得下一秒就跟陆廷离婚。

徐鹿看她脸色不太好,吃完了饭也没再逛。

两人在商场分开后,司明乔打车去了趟司家。

除了做饭的阿姨,司长空和司明风都不在。

这样也好,她能清净一会儿。

许是昨晚没睡好,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竟不知不觉睡了过去。

最后,是被一阵奇怪的声音给吵醒的。

“这都到你家了,别这么着急啊,先进房间!”

“我能不着急么?这次你都吊我多久了?”

这两个声音……

司明乔睁开眼,缓缓地转了过去。

司长空正抱着一个女人亲热,两人一路从大门口纠缠进来,大概是太投入了,都没发现她坐在沙发上。

等到近了些,司明乔才看清,那女人是黎蓉。

黎蓉这时也发现了她,‘啊’地惊叫了一声,连忙推开司长空,然后拉好自己的衣服。

司长空也有些慌乱,假笑着问她:“小、小乔,你怎么在这里?”

司明乔不知道要说什么,她的思绪在最初那几秒空白之后,就把很多奇奇怪怪的事情连了起来。

难怪三年前黎蓉会突然说出她的真实身世,难怪司家的窟窿永远填不满,难怪司长空一直反对自己和黎修尧在一起。

因为他要跟黎蓉苟且,所以不惜把自己推入火坑!

真是演得一手好戏!

这三年,他们就看着她败坏自己的名声去拯救司家,看着她被世人唾骂,看着她在痛苦的深渊挣扎却无动于衷。

司明乔赫然起身。

小说《限时老公请离婚》 第18章 平时多积德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