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团宠皇后重生了

更新时间:2021-04-10 17:58:22

团宠皇后重生了 连载中

团宠皇后重生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一醉琉月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回头看看,全是秦月兮在她婚后不停的给她灌输秦家为了权益,为了几个兄长的前途,把她卖给太子呢!!“哭什么,傻孩子,别哭了!”张氏心疼的给她擦眼泪。大哥秦天狼突然握住了她的手问:“妹妹,你的手怎么受伤了?”四弟秦天浩盯着她的鞋:“三姐,你的鞋子怎么出血了。”二哥秦天杰道:“谁欺负你了,告诉二哥。”三哥秦天礼道:“快让娇娇先坐下。”“对,坐着说……”张氏扶着秦漫娇,一脸的心疼。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团宠皇后重生了第13章试读

楚宸整张脸黑沉难堪,他制造太子未婚妻爱慕自己的舆论,无非就是想逼太子厌恶秦漫娇,再与秦漫娇退婚。

只要太子跟秦漫娇退了婚后,他便立刻上门提亲。

求娶秦月兮,把秦家军拉入自己的阵营……

然而现在,眼前的女子却当众与他撇清关系,他不知道哪里出错了。

对了,一定是秦月兮跟他说了什么。

“漫……”他抬头,正要跟秦漫娇解释,可秦漫娇已经走入秦家了。

围观的老百姓看着他,窃窃私语:“一看就是有心人故意抹黑秦家嫡六小姐。”

“是啊,谁放着太子妃不做,跑入勾搭别人。”

“听说太子十分宠爱秦六小姐,怎么会是个风流成性的人呢。”

“这里面有鬼吧!”

老百姓不敢太大声的议论,但楚宸是习武之人,这些人说什么是非,他听的一清二楚。

他脸色沉了沉,转身也走入了秦家。

……

“小姐,你怎么知道五小姐怀有身孕了。”福喜回来的路上,就一直在疑惑此事。

秦漫娇微眯了一下眸子。

前世,秦月兮就是借着去金月庵为由,自己偷偷服用滑胎药,结果因药量过重,大出血了。

秦月兮见事情败露,便在她面前装可怜说,是因为有一天夜里,给她出去买街上的零吃,被一个酒汉糟蹋了身子。

秦漫娇因此十分愧疚。

此事,她也替秦月兮隐瞒下来。

至于孩子是谁的,这还得好好的查一查。

她敢断定,肯定不是街上某个酒汉的。

秦月兮长年习武,会被一个喝的烂醉的酒汉欺负了?

骗鬼去吧。

“自然是,有人告诉我的。”秦漫娇淡淡的说着。

福喜抬头望着秦漫娇的身影,她怎么觉得小姐哪里不一样了。

秦漫娇到了前院,只是还未踏入大厅,就看到父母和几位兄长的身影。

大厅内传来了秦月兮哭啼的声音:“爹娘,是女儿辜负你们,那封情书……情书不是六妹妹写给宸王殿下的,是女儿亲手写的。”

“宸王殿下十岁拜父亲为师,女儿与宸王一块跟随爹爹习武,日久生情,生了贪念,女儿知道秦家已有一位女儿即将嫁入皇室,便不会再让其他女儿做皇家儿媳。”

“可女儿对宸王殿下的爱慕之情,又岂是女儿自己能控制的,在百花宴上,女儿……已经许了身子给宸王殿下。”

“女儿怀了宸王殿下的孩子,可宸王殿下不知那夜的女子是女儿,女儿这才偷偷写下情书寻问宸王殿下的意思,只是情书还未送出去,就被爹爹抓到了。”

“女儿当时怕极了,才将情书推到了六妹妹头上,爹娘,你们打死我这个不孝女吧,女儿没有保护好自己,女儿不希望宸王殿下为难。”

“你说什么!!”平昌侯大吼了一声。

而平昌侯正是秦漫娇的父亲。

秦漫娇站在前庭,唇角勾起了一抹冰寒的笑意。

这秦月兮真是长着一张巧嘴呀,三两句话就把无辜、委屈、可怜演的淋漓尽致!

团宠皇后重生了第14章试读

秦漫娇提起了裙摆,眼眶微红的走向亲人们,轻声的唤道:“爹,娘,大哥,二哥,三哥,小弟……”

还有她嫡亲的姐姐,秦漫歌。

秦漫歌年前就嫁入了魏家,如今不在家中。

秦家的人皆看了过来。

秦漫娇的母亲张氏,见她出现在秦家大院,第一个抹着泪朝她走来:“娇娇,你没走。”

“妹妹!”

“三姐!”秦家四兄弟也随之走来,将秦漫娇和张氏围在圈子里。

这久违的亲人和亲人的爱护,让秦漫娇一时没忍住落泪。

她扑到了张氏怀里哭道:“娘,对不起,女儿对不起你们……”

若不是她任性,秦家怎么会被秦月兮这头狼钻了空子。

她前世嫁入东宫后,就不愿再与秦家来往。

因为秦月兮每次入宫,都会以一副替她打抱不平的态度,暗指她的父母不心疼她这个女儿,为了权利将她嫁入东宫,这导致秦漫娇越发厌恶秦家。

母亲张氏写给她的几封书信,起初她会看,后来就直接烧了、撕了。

此事之后,她再无收入张氏的信,她想,定是秦月兮在自己的父母兄长面前说了什么,令他们对自己也越发的失望。

张氏在她嫁入东宫不到两年,便去世了。

大哥冲入东宫,怒扇了她一巴掌,骂她是狼心狗肺,他因此被太子打断了腿,落得残疾。

张氏出殡时,她仅仅只是在棺材外面看了一眼……

此后十几年,她不曾对张氏的死愧疚过,她觉得她们之间会变成如此,全是因为她擅作主张,应下了与太子的婚约。

让她成为了太子的金丝雀!

如今想来,她对张氏到底哪来那么大的怨气?

回头看看,全是秦月兮在她婚后不停的给她灌输秦家为了权益,为了几个兄长的前途,把她卖给太子呢!!

“哭什么,傻孩子,别哭了!”张氏心疼的给她擦眼泪。

大哥秦天狼突然握住了她的手问:“妹妹,你的手怎么受伤了?”

四弟秦天浩盯着她的鞋:“三姐,你的鞋子怎么出血了。”

二哥秦天杰道:“谁欺负你了,告诉二哥。”

三哥秦天礼道:“快让娇娇先坐下。”

“对,坐着说……”张氏扶着秦漫娇,一脸的心疼。

跪在地上的秦月兮,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幕,心里却嫉妒发狂。

秦家几个兄弟唤她便是二妹妹,可唤秦漫娇的时候,却是唤“妹妹”,唤长姐秦漫歌则是“姐姐”。

谁亲谁疏,一看便知。

他们从未真心把她当成亲人看待……

而秦漫娇并没有坐下,在张氏小心翼翼的扶着她胳膊时,她走到了父亲平昌侯面前,重重跪下。

“咚”一声,她跪的重,双膝磕在地面的时候发出了响亮的声音。

几位哥哥异口同声大呼:“妹妹!”

“哥哥们,我有愧秦家,有愧父母的道德传授,你们就让我跪着把话说完。”

“爹娘,对不起,娇娇知错了,娇娇太无知了,将年少时对宸王的崇拜当成了爱慕之情。”

刚走到门庭的楚宸,面容僵硬的望着里面的那道身影。

另一处的角落里,一位身穿着黑色蟒袍的男子,同样凝视着里面的一举一动……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