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一胎四宝:团宠农家小福妻

更新时间:2021-04-05 18:26:05

一胎四宝:团宠农家小福妻 连载中

一胎四宝:团宠农家小福妻

来源:微阅云 作者:宋朝朝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周莲莲气急败坏地叫嚣着:“宋云染!你不守妇道,枉顾礼教,定是会遭天谴的!”“天谴?”宋云染轻蔑一笑,这老天爷亏欠她的都没还,她怎么就会遭天谴呢。周祥活了半辈子也只得了个举人,教出来的女儿不过是认得几个字,就开口闭口都是礼义廉耻,也是一个搬弄是非的主儿。可这种无异于泼妇骂街的市井口舌之争,对于在后宫与朝堂都游刃有余的她来说,实在是班门弄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宋朝朝

不知不觉间,四五年就过去了。

这天,宋云染晾晒着一家人的衣服,看着上面大小不一的补丁陷入了沉思,多了四个孩子吃饭,这家境也大不如前。

爷爷奶奶父母兄长勒着裤腰带过日子,生怕娘儿四个缺衣少食,再怎么艰难,也是有肉有糖供着,但他们就差吃糠咽野菜了。

宋云染看在眼里,曾经冰冷的心也重新一点点的温暖起来……

或许,是老天爷知道她前世过的不好,这辈子是用来补偿她的?

如今孩子们也能自己玩了,她是不是该动点脑子,让这家里兴旺起来。

就当是,回报他们的好?

大哥年纪渐长,到了该议亲的时候,可都晓得村正家里一娘四儿白吃白住着,都不想嫁进来吃苦受累给别人养孩子。

二哥给别人当学徒也是日日被打压着。

三哥在学堂的课,也是断断续续的,农家好不容易中个举人,可不能就这么半途而废。

宋云染一边抖落着水珠寻思,忽而慌慌张张跑来个人:“宋云染!你爷从山上摔下来被抬到镇上医馆去了!”

医馆前围得水泄不通,宋云染还未看见人,就听得父亲和母亲哭得撕心裂肺。

踮起脚尖看见地上躺着打的爷爷已经是不省人事了,而旁边同村的周祥大爷也抹着眼泪拍了拍大哥宋云敬的肩膀:

“大侄子节哀,生死有命啊。”

宋云染正想前去细看,却又瞧见那周祥转身之际同医馆门口站着的大夫交换了下眼神。

宋云染停住脚步,扯住一同来的人,躲在了人群之后。

“大夫,您救救我爷爷吧!”“大夫,当真没办法了吗?”

二哥宋云顺及三哥宋云安,跪在地上苦苦哀求着医馆大夫,却只见得他无奈地摇着头:

“老人本就体弱,摔上一跤都惊险,何况还是从崎岖的山上摔下来,老夫也无力回天啊。”

“早些回去,还能让家里人见一面,宋老哥最疼你家染染了。”

周祥老大爷一声长叹:“唉,都是命啊,你们做子女儿孙的,还是早些让长辈入土为安吧。”

啜泣声此起彼伏,宋爷爷这个村正却还是当得尽心尽力的,香樟坞的人也因此才能对以前那个嚣张的宋云染忍气吞声。

然而细心的宋云染却在周祥布满沟壑的嘴角察觉出一丝笑意,不觉冷哼一声,站了出来:

“哪个庸医说我爷爷死了?”

周祥微怔,这几年他心中着实有些害怕这个变了脾性的刁蛮丫头。

宋云染负手而立,半合的眼帘好似假寐的饿狼,只等着寻机捕食。

他觉着现在的宋云染就是一言不发地站在那儿,就给人一股子压迫感,说话更是铿锵有力,不容置疑,只得陪笑道:

“染染来了。”

宋云染只是移动眼珠侧目看了他一眼,周祥的身体就不自觉地瑟缩了一下,俯身轻轻抚着爷爷布满沟壑的脸庞,声音里到底还是带上了几分哽咽:

“爷爷,染染来了,您睁开眼睛看看啊。”

她不留痕迹地摸了摸爷爷颈下的血脉,所幸还有着微弱的跳动,于是微微蜷了蜷指尖,一股淡淡的香气弥漫开来。

自重生后,宋云染发现自己前世的异血,变成了此生的异香。

平日就有着淡淡的味道,若是要浓郁些,可控制指尖发散出来,同样有着回转伤势的功效。

昏迷之中的宋爷爷发出一声呼唤:“染染……”

“人没死!”

周围人一声惊呼,齐刷刷地看向周祥和医馆大夫,两人的脸色霎时有些难看。

宋云染唤醒了爷爷,起身冷冷地看着他们,啐了一句:

“狼狈为奸的玩意儿!也敢算计我爷爷!给我再叫个大夫出来!”

“你什么意思!”

周祥心虚,声音有些弱,但也还是硬着头皮,

“谁算计你爷爷了!”

“就你!你不就是巴不得我爷爷死了你好当村正吗?”

宋云染毫不掩饰对周祥的鄙夷与讥讽,当然,她也没有放过另外那个蹩脚大夫,

“还有你,也不知道他能给你多少银子,你为着他如此谋财害命!枉为医者!”

那医馆大夫也是十分错愕,老人家磕碰个一二的,都是罪,他方才明明诊断着人已经不行了的。

他想再次诊诊脉,看看情况,却被宋云染拦住:“别碰我爷爷!”

“你……”

两人理亏,一时也找不出辩驳之语,只能干瞪眼,正着急着,忽而一道女声在旁边高叫:

“你凭什么污蔑我爹爹!分明是你自己天煞灾星,不知廉耻,怀了野种,遭天谴害了你爷爷一家!这些年你家累的累,伤的伤,不只你爷一个!”

宋云染变的凌厉又可怕了?-宋朝朝

宋云染睥睨而视,眼神转了过去:“怎么哪儿都有你!”

当初宋云染到那人迹罕至的密林子里,就是她给引过去,狼群指不定也是她招的,厌恶宋云染已经到了想要置她于死地的地步。

周莲莲这四年来见到宋云染没死,反而还生了四个玲珑可爱的娃娃,更是恨地牙痒痒。

“怎么?我说错了吗?”

她倒也没说错,这几年家里确实过得紧巴地很,然而和什么神鬼之说无甚关系。

只有宋云染自己知道,是她生孩子那会儿,大出血以致气血亏虚,家里人想着法儿赚钱给她买补品补身。

四年来家里的大人们是一件新衣裳都没换,全紧着她和四喜丸子……

宋云染不掩脸上的嫌恶与不耐烦:“我家里人乐意惯着我,你管得着吗?有你什么事?!”

周莲莲气急败坏地叫嚣着:“宋云染!你不守妇道,枉顾礼教,定是会遭天谴的!”

“天谴?”宋云染轻蔑一笑,这老天爷亏欠她的都没还,她怎么就会遭天谴呢。

周祥活了半辈子也只得了个举人,教出来的女儿不过是认得几个字,就开口闭口都是礼义廉耻,也是一个搬弄是非的主儿。

可这种无异于泼妇骂街的市井口舌之争,对于在后宫与朝堂都游刃有余的她来说,实在是班门弄斧。

宋云染意味深长地看着周莲莲冷笑道:

“五年前我不就已经遭了天谴吗?我可还没死呢……”

周莲莲心中一凛,有些忐忑宋云染是否真的知晓当年事情的始末。

但一想着不久就有贵人来接她,就忍了当下这口恶气,等当上贵夫人之后再来好好收拾宋云染。

宋云染转身等医馆大夫重新给爷爷诊脉,她只是想威胁一下周莲莲,免得父女两人再捣乱,没必要撕破脸皮,乡下的日子,讲求清静安稳。

“人没事了,回去休养几日就好,不过老人家,还是要少劳累些。”

“多谢大夫,我定会好好照顾爷爷的。”宋云染谦逊有礼地向医馆大夫道谢。

然而周莲莲见状又管不住自己的嘴了:

“你要真是为你爷爷好,你和你的四个野种就该走得远远儿的,尽是晦气,别脏污了我们香樟坞的宝地。”

宋云染本想就此了之,谁料想周莲莲竟如此不饶人,于是也懒得忍了,反手就捏住了她的脖颈,厉声道:

“我们老宋家祖传的福星高照,你再敢搬弄我孩子一句是非,我就撕了你的嘴你信不信?!”

“宋云染!你做什么!放开我女儿!”

周祥上前想要救下自己的女儿,却不想被宋云染一掌打翻在地,剧烈的咳嗽让他瘫在地上起都起不来。

周莲莲的脸涨得通红,窒息让她感受到死亡的逼近,一时泪如泉涌,却只能吱吱呜呜,求饶的话都说不出口。

宋云染看着她如同鸡崽子一样细软的脖子,比捏死蚂蚁还简单:

“你给我听好了,风水轮流转,往后我家的鸡犬,都将高你一等!”说罢像是扔石头一样将她扔到周祥的身边。

父女两个挤在一起瑟瑟发抖,眼神里充满了惊恐,以前的宋云染虽然刁蛮,但也是蠢材一个,就只会骂骂咧咧。

众人不惹她,只是看在村正的面子懒得同她纠缠,今日她眼底的锐利与阴鸷,是从来没见过的。

这番热闹的景象,自是有不少人围观,人群之后的华丽马车上,窗口的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虽听不明晰,但看得是津津有味。

招呼站在一边的老嬷嬷即刻去打听那是谁家的孩子,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风范,隔着人群看向宋云染的眼里,流露出赞赏与期待,仿若是发现了一块璞玉。

“太后,问清楚了,那是香樟坞宋家的女儿,宋云染,”

“宋云染,宋云染,这名字可真好听!”马车里的老太太反复咀嚼着宋云染的名字,十分满意地挑了挑眉,“我孙媳妇儿就她了。”

嬷嬷面露难色:“可是太后,王爷说是要同村周家的莲莲小姐。”

太后端正身姿,抬手整理了一下衣袖,而后优雅地交叠双手放在膝上,不置可否地轻笑两声:

“方才她那副嘴脸,你也不是没瞧见,麻雀儿似的叽叽喳喳,嘴里也没吐出象牙,她能救下夙儿,纯粹是瞎猫碰见死耗子。”

嬷嬷忍不住偷笑,这世上敢拿死耗子比喻王爷的,也就这位老太后了。

“可是,那宋云染还有四个没爹的孩子呢,两儿两女。”

“最好的就是女儿了,皇家百年没有公主出世,咱白得她家俩闺女。”太后言笑晏晏,脸上全都写着对那宋云染及其子女十分的满意。

马车边的老嬷嬷一脸无奈,太后仗着国师的几句话,如今真是越来越恣意妄为了,心里不由得为王爷捏了把汗。

就方才的阵势和传言,这宋云染,可不是什么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不知道往后是怎样鸡飞狗跳的日子……

“想办法混进宋家!”大楚太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

小说《一胎四宝:团宠农家小福妻》 第4章 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