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靳少,宠妻成瘾

更新时间:2021-04-04 09:39:15

靳少,宠妻成瘾 已完结

靳少,宠妻成瘾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靳夏衍怒极反笑,“呵,是我。”乔黎漫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猛然捏紧。竟然真的是他……之前她虽然怀疑是靳夏衍带走了立航,可内心深处,却存在着一份希翼,所以她刚才这么说,只是试探一二。可现在这份希翼却被他的亲口承认打破了。“为什么……”乔黎漫垂下眼眸,眸光都变得暗淡了。一看她这样,靳夏衍更加愤怒,这女人难道没长脑子?听不出来他只是说的反话吗?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靳少,宠妻成瘾第15章试读

现在只能希望立航没事。

“小姐,你说会不会是那母女俩干的?”王叔突然怀疑道。

乔父生前立下遗嘱,乔氏归乔黎漫姐弟两所用,秦向晚母女一心想得到乔氏,为了乔氏铤而走险绑架乔立航不是没可能的。

“王叔,走,去找她!”

她要找秦向晚问问清楚。

王叔立即把轮椅推了过来,扶着乔黎漫坐下,推着她出门。

两人刚出休息室,就遇上了送完宾客,准备回来休息的秦向晚。

乔黎漫冷冷看着她。

秦向晚弹着指甲阴阳怪气道:“喲,我们乔大小姐看见长辈也不打声招呼,教养都喂了狗吗?”

“你说话放尊重点!”王叔瞬间火了,一个健步上前,扬起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秦向晚惊恐的看着他,楞在原地。

乔黎漫拉住王叔,阻止了他的行为,后者疑惑的看向她。

摇摇头,乔黎漫低声道,“王叔,别忘了正事,现在还不是教训她的时候。”

深吸了几口气,王叔勉强压下怒火,冲秦向晚冷哼一声,不再说话。

秦向晚松了口气,随后又嚣张了起来,“没事赶紧让开!我要休息!”

说着,准备绕开他们进休息室。

乔黎漫推动轮椅,拦住她,“立航今天没来参加爸爸的葬礼,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她目光沉沉的看着秦向晚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什么来。

秦向晚却一脸的坦然,“我怎么知道,不过我听说乔立航已经有三天没去公司了,谁知道他是不是卷钱跑了呢。”

“秦阿姨说笑了。”乔黎漫没被她激怒,神情淡然,“就算乔氏破产,人跑光了,立航也不会跑,反倒是你,恐怕乔氏一旦出现破产的征兆,你绝对会是第一个拿着钱跑的人。”

秦向晚表情一僵,随即笑了,“想不到鬼门关走了一趟,你变得牙尖嘴利了不少,你问我乔立航为什么没来,是怀疑我扣押了他吧?”

“不错!”乔黎漫大方承认,“你一心谋划不属于你的东西,我跟立航是你最大的阻碍,你最好赶紧把立航放了,不然我就把证据交给警察。”

“证据?”秦向晚一脸茫然。

乔黎漫示意王叔把视频给她看,王叔板着脸调出乔立航被人带走的那段监控,随后把平板递到秦向晚跟前。

看完后,秦向晚笑的幸灾乐祸,“看来你们的敌人不少啊。”

“什么意思?”乔黎漫秀眉紧皱。

难道立航真不是她抓的?

果然,接下来秦向晚的话验证了乔黎漫的猜测,“乔立航是在乔氏门口被人带走的,我秦向晚还没蠢到在乔氏门口动手,你还是想想到底得罪了谁吧,想出来告诉我一声儿,我亲自去感谢对方一番。”

“真不是你?”乔黎漫这下再也无法淡定,显得有些急了。

不是秦向晚,那会是谁?

秦向晚撇撇嘴,不咸不淡的开口:“你觉得我会让把柄,落到你手里?”

乔黎漫抿唇,不吭声了。

的确,秦向晚还没这么蠢。

这时,秦向晚眼珠转了几转,“我倒是可以给你提供一个线索。”

乔黎漫全然不信任,只是低着头,想着别的可能性。

秦向晚哼了哼,也不在意,“我听说你进医院那天,乔立航打了靳少,说不定是靳少派人带走乔立航的。”

“不可能!”乔黎漫猛地抬头,想都没想就否决道。

他不是那样的人。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推断而已,毕竟,整个江城敢光明正大的在乔氏门口带走乔立航的,只有靳少吧。”

留下这句轻飘飘,又让人无限猜忌的话后,秦向晚绕过乔黎漫进了休息室。

“小姐,你相信她说的吗?”王叔问。

乔黎漫摇头,她不相信,可也不得不承认,秦向晚说的有一定的可能性。

万一真是靳夏衍呢?

“走,去靳氏集团!”

她一定要找到立航!

……

靳氏集团大楼高达五十多层,楼高近一百七十多米,不但是江城的标志性大楼,在全国也是赫赫有名。

乔黎漫仰着脖子看着大楼顶端‘靳氏集团’四个大字,只感觉深深的压迫感袭来,让她突然没了勇气踏进这栋大楼。

见乔黎漫迟迟没有说要进去,王叔以为她害怕了,他也是知道自家小姐和靳家大少爷关系的知情人之一。

“小姐,要不还是我进去吧?”

“不,我们进去。”乔黎漫摇摇头,收回视线,眼神坚定起来。

为了立航,她一定要见到靳夏衍。

王叔推着乔黎漫进了大楼,在前台那里,报出了自己的身份,前台给靳夏衍的秘书团打了电话。

现在她只有等待,希望靳夏衍同意见她。

乔黎漫双手捏在一起,十根手指不停的翻动,彰显出她此刻内心极度的不平静。

“陆特助,前台有位自称乔氏大小姐的女士要见靳总。”接到电话的秘书找到了陆三。

陆三先是楞了一下,随后再次确认,“你说乔氏大小姐,乔黎漫?”

“是的。”

陆三若有所思,“我知道了,你忙你的吧。”

说完他往总裁办公室走去。

得到允许后,陆三推门进去,走到靳夏衍的办公桌前停下。

“有什么事?”靳夏衍正在审阅下属部门送上来的文件,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语气里含着些不耐。

显然对于陆三打扰了他工作有些不满。

因此陆三谨小慎微的回道,“靳少,乔大小姐请求见您,现在人在一楼大厅,您要见吗?”

靳夏衍笔尖微顿,眉头皱了起来,“乔黎漫?”

陆三点头。

靳夏衍眼中闪过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锐芒。

乔黎漫竟然主动要见他,还直接找到了靳氏,有趣!

“带她上来。”

他倒要看看,她想干什么。

陆三领命,转身就走,走到门口,又被靳夏衍叫住。

“乔苏薇那女人走了没有?”

陆三很不解靳夏衍这时候怎么提到了乔苏薇,但又不敢问出口,只能恭敬的回答,“乔苏薇小姐还在休息室等您。”

都等了快一个小时了,就是不走,一点眼力劲儿都没有,她难道不知道靳少根本没有要见她的意思吗?

靳夏衍嘴角勾起一抹不含任何温度的笑,“那就去把她叫过来吧,然后你再去带乔黎漫上来。”

“是。”陆三飞快的离开办公室,往电梯口走去。

陆三脚步很快,没多久就到了大厅。

他走到乔黎漫跟前,先是打了声招呼,然后才客气的说道:“乔小姐,我带您上去见靳少。”

“麻烦你了。”

“不客气!”

寒暄了一通,三人进了电梯。

电梯里,乔黎漫心绪不宁,不知道等下如何开口问靳夏衍,立航的事。

靳少,宠妻成瘾第16章试读

纠结中,电梯叮的一声到站了。

出电梯后,陆三说:“乔小姐,靳少的办公室就在前面,他让您一个人过去。”

王叔很不放心,正要开口,乔黎漫制止了他。

“我知道了,那麻烦您帮我照顾一下王叔,多谢。”对陆三微微颔首,乔黎漫自己控制着轮椅去找靳夏衍。

到了门口,正准备敲门,却发现门竟然是虚掩着的,里面还有说话声传出来,他还在忙吗?

乔黎漫把手放下来,决定等一会儿,等里面的人出来再进去。

给轮椅掉了个头,她刚要走,门里面的说话声突然变大了。

“阿衍,你为什么没有去参加我爸爸的葬礼,今天的宾客有一半是奔着你去的,可你却连个面都没露,我和我妈脸都丢尽了。”

这是……乔苏薇的声音!

乔黎漫瞳孔一缩,猛地扭头看向虚掩的办公室门。

她来了多久了?

办公室里,靳夏衍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往门口处瞟了一眼,而后收回,勾唇冷笑,“与我何干?”

男人这毫不在意的态度,让乔苏薇心里顿时不舒服起来。

“阿衍,就算你和我订婚是为了刺激乔黎漫……”乔苏薇有些不甘心,咬牙继续往下说:“可我们也是举行过订婚仪式的未婚夫妻啊,你就不能多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吗?”

“你配嘛?”靳夏衍冷冷道,眼里写满了厌恶跟不耐。

指甲渐渐没入掌心,乔苏薇的声音顿时尖锐起来,“你拿我当挡箭牌,遮挡你还爱着乔黎漫的事实,你就不怕我让她不好过?”

靳夏衍的周身瞬间散发着寒潭般阴森的气息,他看着乔苏薇,彷如看死人一样,“或许,你想先试试我的手段。”

门外的乔黎漫懵了。

乔苏薇说,靳夏衍还爱着她!

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

四年前她和靳夏衍分手,是为了不拖累他。

却从没想过,他愿不愿意接受。

乔黎漫捂住脸,小声的抽泣,深深的后悔涌了出来,压得她几乎窒息。

门内,靳夏衍眸光闪了闪,冷脸道:“我最后在警告你一次,别对乔黎漫动不该动的心思,行了,你走吧!”

他下了逐客令。

乔苏薇此时理智已经回来了,知道不能再继续了,否则还真不一定出的了这个门。

她听话的离开,结果一开门,就看到了她最讨厌的女人。

“乔、安、安!你怎么在这里?”乔苏薇像只刺猬似的,看见乔黎漫立刻炸了刺。

乔黎漫抬眸看了她一眼,没有理会她的话。

见她眼眶红红的,乔苏薇立刻想到了什么,狰狞着脸尖声质问,“你来多久了?我和阿衍说的话,你听到了多少?”

乔黎漫语气平静:“都听见了。”

“你是不是很高兴?”乔苏薇神色扭曲,恨不得吃了她。

“高兴谈不上,不过挺意外的。”乔黎漫毫不惧怕的对上她的眼睛。

乔苏薇眼中妒忌翻涌,“别得意,你以为,你们还有可能在一起吗?”

就算有,她也会掐死在摇篮里,把可能变成不可能!

“这是我和靳少的事,就不用你多操心了,我还有事要见靳少,请你让开。”乔黎漫淡淡说完,控制着轮椅进了办公室。

“你!”乔苏薇咬牙切齿,想追上去,可又怕靳夏衍生气,只能不甘的在原地跺着脚,心里不停的咒骂。

进入办公室,乔黎漫忍不住打量了起来,最大的感观就是大,简单!

“进别人办公室随意打量,乔家没教过你礼貌吗?”带着讥讽的冷漠男音突然响起。

乔黎漫循声看去,一秒便对上了靳夏衍那双锐利的眼睛。

“对不起。”她进来就随意打量,是她不对。

“呵!”靳夏衍冷笑,目光落在乔黎漫身上。

短短几天,她瘦了很多,之前还有点肉肉的下巴,现在都变尖了,整个人坐在轮椅上,小小的一团。

这样的乔黎漫,让靳夏衍的脸色也变得复杂起来,幽深的眼底里飞快的闪过一抹疼惜。

可也只一瞬间,他就恢复一贯的冷漠,眼中的嫌恶丝毫不加掩饰,“乔老爷子的葬礼结束了,你不回医院呆着,跑来找我,让我猜猜,你是不是又缺钱了?”

讥诮的话语像鞭子一样在乔黎漫的心上鞭挞着,痛得她难以呼吸。

她低头咬了咬唇,平复了一下心态,然后朱唇轻启,“我这次来,不是找你要钱的。”

她愧疚自责四年前对这个男人的伤害,她以后会弥补,无论他要她做什么,她都会做。

可现在,她不能忘了来此的目的。

“哦?”靳夏衍眉峰微挑,语气中有些许疑惑。

乔黎漫深吸一口气,对上他探究的眼睛,“我这次来,是想向你求证一件事情。”

“说。”

“我弟弟乔立航三天前失踪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靳夏衍不耐。

这女人是不是又想玩什么阴谋诡计来骗他?

乔黎漫酝酿了一下情绪,继续往下说:“我查了监控,他是被人强制带走的,整个江城敢直接在乔氏门口带走我弟弟的人只有一个。”

靳夏衍蹙眉,“所以你认为是我干的?”

乔黎漫默了默,“我听说,我进医院那晚,立航打了你,如果你是因为这件事才让人带走立航,那我代他向您道歉,我弟弟不懂事,希望您能放了他。”

她的话,让靳夏衍额角青筋跳了跳,他语气阴沉,“在你眼里,我靳夏衍就是这样的人?”

乔黎漫不置可否,看向他的眼里分明透露出‘难道不是吗’的意思。

靳夏衍怒极反笑,“呵,是我。”

乔黎漫放在轮椅扶手上的手猛然捏紧。

竟然真的是他……

之前她虽然怀疑是靳夏衍带走了立航,可内心深处,却存在着一份希翼,所以她刚才这么说,只是试探一二。

可现在这份希翼却被他的亲口承认打破了。

“为什么……”乔黎漫垂下眼眸,眸光都变得暗淡了。

一看她这样,靳夏衍更加愤怒,这女人难道没长脑子?听不出来他只是说的反话吗?

好,既然她认定了是他,那他怎么好意思让她失望。

“你是来替乔立航道歉的?”靳夏衍冷冷道,眼里阴云密布。

乔黎漫有些不安,但还是点头,嗯了一声,“我弟弟打了你是他不对,我向你道歉,对不起,想必你也教训过他了,现在能不能放了他……”

她乞求的看着他,语气更是低软卑微。

然而这些,反而愈发的刺激了靳夏衍。

他想起了四年前那个雨夜,他也是用这么低的姿态,卑微的态度去求她,求她不要和他分手。

她却用看垃圾般的眼神看他,说他配不上她。

收拢思绪,靳夏衍看着乔黎漫不安又可怜的模样,心里竟升起了几分报复后的快感。

还不够,远远不够!

他眯起狭长的凤眼,起身走到乔黎漫跟前,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把她拉到自己跟前。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