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情感 > 我的七个姐姐甜如蜜

更新时间:2021-04-05 15:05:43

我的七个姐姐甜如蜜 连载中

我的七个姐姐甜如蜜

来源:掌中云 分类:都市情感 主角:江旭阳, 林昭雪

精彩试读:“可事到临头,也只能在远处狂吠。”“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如此放肆!”即便刀已入喉,但江志东毫无惧色,性子依旧强烈。“既然要死,我就让你死个明白。”“恶虎食子,家破人亡,火烧孤儿院,横尸长江河,无辜冤魂,你血祭奠。”江旭阳阴恻恻的盯着江志东,在他耳边念叨。声音虽小,却犹如地狱之声。江志东眼色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旭阳:“是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6-阎王降临

翌日。

江旭阳趁朱柳秀带林昭雪去逛街的空隙,他先给韩雨沫打了个电话,然后独自回到了幽静殿。

他坐在沙发上,打开笔记本电脑,安静的查看着上面的资料。

银耀站在他身侧,低声道。

“阳哥,关于您双亲惨死一事,有了新消息。”

江旭阳低声道:“说。”

“阳哥,据调查回报,关于您父母被杀一事,虽然是江卫国下的手,但是得到了您爷爷江志东的首肯。”

“据说是因为您父亲功高盖主,让您爷爷起了疑心,觉得您父亲想弑父夺财,所以才默认了江卫国暗下毒手,并斩草除根。”

江旭阳眉目一冷,重重的将电脑合上。

“呵呵,好一个江志东,真是我的好爷爷。”

果不其然,一个小小的江卫国,到底哪儿来的本事,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双亲害死,还能全身而退。

原来在他身后,一直暗中操控的竟是江志东,也就是他的爷爷。

好一个狠毒的老头。

银耀看着江旭阳的神情,不由浑身一颤,立马低下头,不敢再多言半句。

此时。

门铃声打破了沉寂的气氛。

银耀打开门后,一个身穿嫩黄职业装的冷艳美女出现在他眼前。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九日阳光医院的院长韩雨沫,也是江旭阳的三姐。

“阳哥。”

韩雨沫走进幽静殿内,恭恭敬敬的喊了声。

跟在韩雨沫身后还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他前脚走进幽静殿,后脚一软,整个人就跪在了地上。

“阳……阳哥。”

这个男人名叫赵万里,是九日阳光医院的副院长。

来这儿之前,韩雨沫已经把江旭阳的身份告诉他了。

江旭阳,是称霸天下的高武医圣,更是威震四方的墨王,面对这样的大人物,他不敢有一丝怠慢。

即便是跪在地上,后背也已经汗如雨下,衣服湿了一片。

江旭阳看着跪在地上的中年男人,点了点下巴,淡淡的说道:“起来。”

“是。”

赵万里站起身子,双腿因为紧张正不可受控的颤抖着,额头上的汗水密布,他也不敢伸手去擦。

本来想到可以面见这样的大人物,自己还激动了好久,没想到才看一眼,自己就招架不住他强大的气场,情不自禁的跪了下去。

此时。

他大气都不敢出一下,生怕自己出点纰漏,就横尸当场。

韩雨沫看着赵万里没出息的模样,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平时他在医院里教训下属头头是道,没想到现在却怂成了条狗。

“赵副院长,明晚我主要负责会场,接待工作将全权交付给你。”

“明天阳哥会带着他老婆前来参加医药大会,你务必亲自接待,不可怠慢。”

闻言,赵万里连连点头:“是是是。”

“明天小的一定会准时到达,在门口接待阳哥和夫人。”

江旭阳点点头:“行了,这里没你事了,下去吧。”

“是。”

听到这话,赵万里如获大赦般,快速逃离了幽静殿。

刚跑到楼下,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早已湿透。

赵万里是医药大家赵家的掌事人,虽然地位比不上江家,可在东城也算有点地位,哪怕是江卫国,见到他也会礼让三分,可没想到面对江旭阳时,竟毫无底气。

等赵万里离开后,韩雨沫笑着摇了摇头:“赵副院长这幅熊样,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江旭阳笑了笑,不置可否。

韩雨沫站在幽静殿,来回打望了一圈:“小阳,你可出息了,不仅成为了人人仰望的医圣,还能够住进如此豪华的别墅。”

“要是姐妹们还在……”

说到这里,韩雨沫眼中闪过一丝落寞。

江旭阳皱眉,走到韩雨沫身边,低声道:“三姐,我会找到所有姐姐,我们终会有团聚的一天。”

“小阳……”

韩雨沫看着江旭阳漆黑的眼眸,一时忘情,竟忍不住伸手抚上他的脸庞。

江旭阳微微皱眉,不着痕迹的避开了韩雨沫的手指:“三姐?”

清冷的声音,唤回了韩雨沫的思绪,她背过身尴尬的咳了两声。

“咳咳,没事。”

“旭阳,明天会场的一切你大可放心,你准备的惊喜也安排妥当。”

江旭阳深深的看着韩雨沫的背影,好半晌才轻声说道:“三姐,多谢。”

一句谢谢,让韩雨沫心中百感交集,江旭阳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林昭雪,为了她的七妹。

此时此刻。

她竟有一丝羡慕林昭雪。

江旭阳为了让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真是煞费苦心,而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这样的幸福。

而江旭阳——

也早已不是窝在自己怀里喊三姐的阿太了。

他已经是那个站在太阳之巅的男人了。

韩雨沫深深吸了口气,撩拨了一下额前的发丝,说道:“即便是弟弟,我也是按小时收费的。”

江旭阳笑道:“你费用的三倍。”

韩雨沫勾了勾嘴角,清冷的眸子闪过一丝亮光:“我不会拒绝。”

说完。

韩雨沫便转身离开了幽静殿。

江旭阳站在落地窗前,默默的看着韩雨沫下楼,上车,打灯,离开。

他默默的点了一根香烟,看着它卷缩成团的白色烟雾,江旭阳无奈的叹了口气。

三姐。

对不起。

你想要的幸福,我已经给了七姐。

不过我会用一种方式,让你幸福,让所有姐姐们幸福。

——

香烟燃尽,江旭阳坐回沙发,他拿出那张模糊的照片,轻轻抚摸,顷刻眼里弥漫出杀气。

虎毒不食子,江志东你竟比猛虎更加残暴。

如若说江卫国是那个刽子手,江志东则是下令者。

这二人,曾是父亲和母亲最亲密的亲人,最后,却是被他们的至亲残害致死。

他恨!

恨他的二伯江卫国不顾念手足之情!

他更恨!

恨他爷爷听信谗言残害亲子!

“墨王,保重。”银耀将大衣轻轻给江旭阳披上。

江旭阳杀气弥漫,目中带伤,这是银耀从未见过的墨王。

他见过上阵杀敌,嗜血如狂的墨王,也见过邪魅无惧,杀人如麻的墨王。

但他从未见过眼露悲伤,痛苦难忍的墨王。

“墨王,今夜是江志东七十六岁的寿宴,他邀请了东城一流家族各大主事人前来参宴,一是为了祝寿,二是为了和九日阳光签订长约,扩大家族产业。”

江旭阳双目一冷:“呵呵,家族产业。”

想那其中,也有父亲一席之地。

如今,却变成江志东和江卫国独自演戏的舞台。

可恨。

太可恨了。

想到这,江旭阳慢慢起身,嘴角浮出一抹阴笑。

“我爷爷寿辰,我怎可不去?”

——

江家。

东城豪门之首。

今天,由江卫国牵线,邀请了东城一流之家的所有主事人,前来商榷合作之事,其中就有九日阳光医院的前任院长,也是韩雨沫的养父韩建军。

和其他家族合作是假,想和九日阳光达成长期合作是真,因为这样不仅能够巩固自身地位,还能够让整个家族势力再上一楼。

另外,今天还是江家老太爷江志东七十六岁的寿辰。

江家别墅外,停满了豪车,家族各大主事人纷纷入场,恭祝江老爷子寿辰快乐,并送上大礼。

江家大厅之上。

江志东身着蓝色唐装,七十有六的他,精神头十足,一头乌黑的头发竟像六十不到的中年人,他站在台上,看着各大家族送上的豪礼,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大厅右侧站着的就是江宇昊,江宇昊搂着的美艳女人,则是林雅萱。

林家虽然没有资格来参加江家寿宴,但因为林雅萱是江宇昊女朋友的身份,她也代表林家为江志东准备了一份豪礼——价值八百万的金色佛牌。

其他家族主事人也纷纷上前奉承,希望得到江家青睐,踏上青云。

这时。

江家别墅外,

一个身披黑色披风,头戴黑色斗篷的男人缓步走了进来。

斗篷之下,竟是一张满是刀疤的狰狞面容。

他一步一步踏进别墅之中,然后将一把砍刀狠狠插进土地之中。

他不是别人。

他正是江旭阳。

威震四方的墨王。

他回来的目的。

一是为了报恩,二是为了报仇。

17-血溅大厅

为了不打草惊蛇,江旭阳暗藏身份,并让银耀为他易了容,一件黑色斗篷,一张鬼魅脸庞,一把三尺长刀。

江旭阳犹如阎王降世,令人胆战心惊。

轰——

长刀入土五寸,大地微震,沙石四溅。

沉闷之声,吓坏了参宴的所有宾客。

喧闹的大厅,顷刻之间鸦雀无声。

所有宾客面面相觑,发生什么事了?谁如此胆大,竟敢在江志东寿宴之日,前来闹事?

江志东本站在高台之上,享受着曙目与称赞,看到插进土地之中的那把长刀,不由面色一沉。

“怎么回事!”

“究竟是谁在捣乱,简直反了,保安,保安呢!”

“呵呵呵——”

一声冷笑,充斥大厅。

只见身披黑色斗篷的男人,一步一步走进了别墅,他站在长刀旁,冷笑道。

“长刀入土,见血封喉,江志东,这把血玉刀,价值千万,这样一份礼物送你下地狱,且不快哉?”

江志东猛然一怔,他站在原地,死死的盯着男人:“你!到底是谁!”

想他江志东,东城之首,谁如此大胆,竟敢在此放肆,他不想活了吗?

斗篷男人双眼一眯,稍稍用力,长刀破土而出,他高举长刀,冷声道:“取你狗命之人。”

他声音清冷,犹如地狱之使,令人惶惶不安。

“到底哪儿来的狂妄之徒,竟在这里大放厥词!”一个年轻男人走了过来,怒指着江旭阳,破口大骂:“这是东城江家,由不得你放肆。”

此人名叫江天晨,是江家外侄,他看着江旭阳,不屑的哼道:“臭小子,想在我们江家装神弄鬼,你还嫩了点。”

“我今天倒要看看,你是什么鬼东西!”

说着,他就伸手想将他的斗篷撕下,可手还未触及半米,江旭阳单手用力,两根手指竟直直朝江天晨双目插去。

嘶。

瞬间。

江天晨一双眼睛就被江旭阳活生生挖了出来,鲜血四溅,眼珠像两颗玻璃球,躺在泥土地中。

“啊!”

江天晨惨叫一声,他捂着双眼躺在地上,剧烈的刺痛让他痛不欲生,在泥土地中来回翻滚。

满堂宾客,吓得魂飞魄散,他们都是养尊处优的老爷太太,什么时候见过这种血腥场景。

一时间,所有人都面色苍白,纷纷后退。

江旭阳立于大地之上,浑身散发着杀气,犹如鬼魅阎王。

江家所有人都被吓得浑身发颤,不断后退。

一向嚣张跋扈的江宇昊,此时也面色发白,瑟瑟发抖,林雅萱已被吓晕过去,绝美的妆容尽数脱掉,宛如一具青色的尸体。

江志东见此,双腿微颤,面色微沉,一双狡诈的双眼闪着精光,他右手摸在腰间,准备随时掏出武器。

江旭阳一步一步靠近江志东。

江天晨捂着双眼,痛苦的哀叫了几声,便昏死过去,偌大的别墅中,只剩下死亡般的沉寂。

电石火花之际。

江旭阳犹如催命阎王般,闪现在江志东身后。

趁其不备,长刀已经入喉三分。

江志东大骇,他竟想不到此人速度如此之快,快到他还来不及掏出腰间的手枪。

“臭小子,我劝你快点放了我,否则你会死无葬身之地。”

四周宾客,被这个场景,吓得发出了尖叫。

江家所有人面色巨变,全身发颤,他们看着这一幕,都不敢向前,只能站在远处,对着江旭阳叫喊。

“王八蛋,快把老爷放了,否则你吃不了兜子走!”

“魔鬼,你放手,放手!”

“快放了我们爷爷,否则我们定要将你五马分尸!”

江旭阳眯了眯眼,盯着刀口上的鲜血,冷冷发笑:“江志东,你养的狗真忠诚。”

“可事到临头,也只能在远处狂吠。”

“小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你就敢如此放肆!”即便刀已入喉,但江志东毫无惧色,性子依旧强烈。

“既然要死,我就让你死个明白。”

“恶虎食子,家破人亡,火烧孤儿院,横尸长江河,无辜冤魂,你血祭奠。”

江旭阳阴恻恻的盯着江志东,在他耳边念叨。

声音虽小,却犹如地狱之声。

江志东眼色惧变,不可置信的看着江旭阳:“是你!”

“啊……”

话音与长刀同时落下。

一把长刀狠狠插入江志东脖颈之处,鲜血迸发,洒落大地。

江志东喉断命亡,死不瞑目。

“啊啊啊!”

各大家族,见到此景,纷纷吓得抱头尖叫,有的人已经吓得跪在了地上。

江家人见江志东惨死,也是吓得魂飞魄散。

江旭阳冷冷一笑,收刀走人。

他离开之后,江家别墅一片死寂,所有人都面色惨白,坐在地上浑身发抖,不少女眷已经吓得昏死过去。

江志东的尸体,倒在地上,脖颈之处,鲜血流尽,一双精目,久久未闭。

——

东城河边。

江旭阳用火机,将身上唯一的照片点燃,静静的看着它燃尽,化为灰烬,沉入河底。

接着,他猛灌了一口酒,再将剩余酒酿倒入江河之中。

“爸妈,你们至死都不知晓,幕后主谋竟是爷爷。”

“灭家之仇,必定报之,你们务必安息,等我将江卫国头颅拿下,再来祭奠。”

“属于你们的一切东西,我都会一一讨回。”

说完,他将酒壶抛掷江河,看着它顺水而下,再无踪影之后,他便转身离去。

回到幽静殿后,给银耀交代完事务之后,便泡了个澡,为了在明日给七姐一个难忘的夜晚,他早早睡去。

江家别墅,死一般沉寂。

深夜之后,东城名流纷纷离去。

江宇昊等林雅萱醒来后,把邀请函拿给她,便找了个理由把她打发走了。

林雅萱并不知道江志东已被残杀,以为只是普通打架,所以她拿着邀请函,兴高采烈的离开了江家。

此时。

别墅大厅之外,江志东的尸体用裹尸布紧紧裹着,旁边还放着那把封喉长刀。

那个被夺去双目的江天晨,已经被送往医院。

江家人围着江志东的尸体,跪了一圈,他们个个面色铁青,双眼血红。

为首的则是江家二老爷——江卫国。

当初就是他对江旭阳一家赶尽杀绝,手段狠辣,毫无怜悯之心。

由于他深知江志东为人善妒,疑心深重,所以在他身边,一直伪装,言听计从,深的江志东信任。

殊不知,他才是那个狼之野心之人。

今日。

他躲在人群之中,眼见着江志东命丧刀下,他没有任何作为。

眼睁睁看着父亲的鲜血洒落土地,在江家众人惊呼之际,只有他一人,嘴角含笑。

等警方散去,江卫国才站立大厅之上,以家主身份,对众人说道。

“恶人杀我江家之主,我必定带大家手刃仇人,还我江家公道。”

“支持。”

“支持。”

“支持。”

此起彼伏的支持声,萦绕大厅,江卫国眼中闪过一道厉光,目中的得意之色稍纵即逝。

不过——

他眯了眯眼。

今日那斗篷男人,能瞬间徒手杀死江志东,一定不简单。

看来,江家要面对的敌人,是个狠角。

也许,是他。

——

第二天早上,江旭阳早早的起了床。

他坐在床边,看着林昭雪沉睡的容颜,不由扬起了嘴角。

七姐——

自己放在心尖上的七姐,如今竟是自己的老婆了。

想想就像在做梦一般。

今晚。

如果当她知道了真相,会不会感动落泪,或是责怪自己?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

七姐只需要好好享受接下来的幸福就好。

雪儿。

老婆。

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睡得迷迷糊糊的林昭雪,感受到有人看着自己,她哼哼了两声,迷蒙的睁开了双眼。

当看清眼前的人时,她不由红了脸:“老公,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江旭阳温柔的笑道:“我是来看看,这只小懒猪要睡到多久。”

“哼,你才是小懒猪。”

江旭阳被林昭雪可爱的模样逗笑了:“老婆,我不逗你了,你快点起来,今晚我要给你一个惊喜。”

林昭雪愣愣的看着江旭阳:“什么?”

江旭阳神秘的说道:“秘密。”

江旭阳, 林昭雪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