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重生 > 权宠惊华:娘亲大人饶命啊

更新时间:2021-04-02 13:39:42

权宠惊华:娘亲大人饶命啊 连载中

权宠惊华:娘亲大人饶命啊

来源:掌中云 分类:穿越重生 主角:苏锦璃, 宇文夜

精彩试读:可是爹爹刚才说,说他这样的孩子不会有人喜欢。所以,爹爹最终也会像娘亲一样,抛弃自己而去吧。宇文睿轩枯坐了半晌,麻利的拿起机关盒,而后又跑到里间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动作利落的翻窗离开了房间。一直到离开兵部回到家,苏锦璃都有些惊魂未定。今天真的是走大运了,要不是寒星来的及时,凭她自己想要摆脱宇文夜,恐怕还需要一点点时间。想起宇文夜的脸,苏锦璃嫌弃的皱了皱眉。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离家

宇文睿轩的房间,一点一滴,全都是宇文睿轩亲自布置的。

除却必要的生活设施,剩下的全都是些木料以及木制品。

宇文夜一进门,就看见房间中间放了一个新的他没见过的木质小人。

那小木人是个男孩子,眉清目秀正咧着嘴笑,看着倒是可爱。

宇文夜眉眼一沉,定住了脚步。

他知道那木制的娃娃内一定设有机关。

他知道他宇文夜的儿子并不是别人口中所说的痴傻孩童。

相反,睿轩聪明绝顶,于机关制作上有极高的天分,不是一般孩子能比的。

可是,他性格孤僻是事实,他是个“哑巴”也是事实。

宇文夜先前暴怒的心,一点一点冷静了下来。

宇文夜顺着熟悉的路线走进里间,一眼就看见了睿轩。

他正坐在一堆木料中间,像是在鼓捣一个木盒子。

宇文夜脚步没动,喊了一声“轩儿”。

宇文睿轩立马应声抬起头来。

看见是爹爹,睿轩没说话也没动作,只是在原地仰着头沉默的看着宇文夜,葡萄一般漆黑的瞳仁像一颗散发着璀璨光芒的黑宝石。

宇文夜走到宇文睿轩面前,盘腿在宇文睿轩面前坐了下来。

“轩儿。”

宇文夜手指微僵,抬手摸了摸睿轩的小脑袋。

“轩儿,爹爹是否从来都没有跟你说过……说过娘亲的事?”

宇文睿轩没有反应,平静无波的小脸上,淡漠的像是在看陌生人。

宇文夜的心,起了一点波澜。

“告诉爹爹,刚才你去哪里了?”

宇文睿轩举起了自己手里的木盒子给宇文夜看,那是一个已经快成型的机关盒。

宇文夜顺手接了盒子过来看了一眼,禁不住吃惊。

“这盒子,是你自己做出来的?”

宇文睿轩沉默着点了点头。

这是宇文夜见过最复杂的机关盒。

盒子不大,但是据他肉眼所看,除非用暴力破坏,否则这盒子,就是他宇文夜恐怕也没有破解的可能性。

宇文夜心里百感交集,将盒子温和的塞回到宇文睿轩手里。

“睿轩,爹爹告诉过你,好孩子是不能说谎的是不是?”

宇文睿轩点点头。

“那你告诉爹爹,你是……怎么认识苏锦璃的?”

宇文睿轩的眼眸,极快的闪过了一道光芒。

宇文夜从来没跟儿子提起过苏锦璃。

整个将军府,也没有任何人有这个胆子。

可是宇文夜不知道,在宇文睿轩饱受欺负的那些时候,早就有人拿苏锦璃的身份嘲笑过宇文睿轩。

宇文睿轩低下头,缓缓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认识苏锦璃。

可是宇文夜却误会了。

他亲手抚养宇文睿轩长大,宇文睿轩这个样子,明明就是知道苏锦璃这个人的。

宇文夜耐心道,“轩儿,爹爹不和你说苏锦璃的事,是有原因。大人之间有许多无可奈何,也有许多小孩子不应该知道的事,所以轩儿,你应该对爹爹诚实,你说对不对?”

宇文睿轩没说话。

宇文夜道,“好,那么你现在告诉爹爹,你今天是怎么去的兵部?你怎么知道苏锦璃在兵部?还是回到最初那个问题,你是怎么认识苏锦璃的?”

宇文睿轩终于抬起了头。

爹爹在说什么?

他今天一直没有离开过房间啊。

宇文睿轩使劲摇了摇头,否认了宇文夜的指控。

宇文夜想起兵部那一幕和自己衣服上的脚印,口气下意识严厉了三分。

“宇文睿轩,说谎的孩子,不会有人喜欢!爹爹希望你对爹爹毫无保留。无论你做错任何事,只要你诚实面对,爹爹是不会怪你的。”

宇文睿轩摇头的力度又大了些。

别人都可以冤枉他骂他是傻子,可是最爱他的爹爹不可以。

看见宇文睿轩的样子,宇文夜最后一点耐性也失去了。

宇文夜忽的一下站起身,一把拉起了宇文睿轩的手,强迫他站起来。

“宇文睿轩,你要怎样我都可以包容你,可是爹爹不能允许你说谎欺骗人!!”

宇文睿轩被宇文夜猛的一扯,差一点儿跌倒。

他黝黑的眸子颤了一下,硬生生把眼泪憋了回去。

宇文睿轩又变成了刚才那副样子,冷漠,木纳,没有生气。

宇文夜心里那股火,忽的一下就烧大了。

“宇文睿轩!你这个样子是做给谁看??我不是你娘亲,我不会纵容你像个女孩子一样耍性子!”

宇文睿轩越发冷漠,将自己完完整整的缩回去,用以自保。

他漆黑的眼睛,毫无生气的看着宇文夜,落在宇文夜眼里,像是当年的苏锦璃,用无声嘲笑他的无能。

宇文夜一咬牙,半晌之后,一把推开了宇文睿轩。

“今天不准你吃饭,你在房间里好好反省!”

宇文夜走了有一阵子了。

宇文睿轩走回到那个机关盒身边,坐了下来。

他拿起机关盒,沉默的看着盒子,忽的,一滴眼泪砸在盒子上,迅速晕开成一团。

他知道大家不喜欢他。

他知道大家背后都叫他白痴傻子哑巴杂种。

只有爹爹对他好。

可是爹爹刚才说,说他这样的孩子不会有人喜欢。

所以,爹爹最终也会像娘亲一样,抛弃自己而去吧。

宇文睿轩枯坐了半晌,麻利的拿起机关盒,而后又跑到里间收拾了一个小包袱,动作利落的翻窗离开了房间。

争夺

一直到离开兵部回到家,苏锦璃都有些惊魂未定。

今天真的是走大运了,要不是寒星来的及时,凭她自己想要摆脱宇文夜,恐怕还需要一点点时间。

想起宇文夜的脸,苏锦璃嫌弃的皱了皱眉。

不行,她得好好想一想,既然从今往后都不走了,她得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压制这男人。

“我累了,我先回房休息一会儿,阿郁,寒星和寒月就麻烦你带着他们玩一会儿了。”

苏锦璃满脸疲惫,正准备走,管家忽然急匆匆的从外头跑进来。

“大小姐,二少爷,不好了,宇文夜来了!他他他……他还抓住了寒星小少爷!”

苏锦璃瞳孔一缩,她和苏锦郁对视一眼,大叫一声“不好”,转身就往外面跑去。

苏锦璃和苏锦郁急匆匆跑到客厅,就看见宇文夜抱了寒星在怀里大吼。

“宇文睿轩,爹爹是纵容你太过吗!你居然敢私自离开宇文府来找苏锦璃!”

那一瞬间,看着寒星像只挣扎的小跳蛙一样在宇文夜怀里乱扑腾,苏锦璃整个人如坠冰窟,动弹不得。

完蛋了,她辛辛苦苦隐藏了五年的秘密,要被宇文夜知道了!

苏锦璃眼眸里起了泪意,不知是不是害怕,身子抑制不住的颤抖。

苏锦郁转头看了一眼姐姐,悄悄握住了姐姐的手,用力握了握。

这一握,苏锦璃如梦初醒。

刚才,宇文夜叫寒星什么?宇文睿轩?

宇文睿轩是谁?

是……那个时候她逼不得已舍弃掉的那个孩子的名字吗?

也就是说,宇文夜认错了人,他以为寒星是宇文睿轩。

他还不知道寒星的存在!

寒星玩的好好的,忽然就被个陌生男人抱在怀里吼,寒星眉头一皱,就要开口。

苏锦璃再了解不过儿子,她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忙的抢在寒星之前开口。

“宇文夜,你还敢来!”

说话的一瞬间,苏锦璃已经收拾掉了自己的脆弱。

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凶悍。

宇文夜回头看一眼苏锦璃,忍不住咬牙。

“苏锦璃,我警告你,我和你之间的事,你胆敢纠缠睿轩,我定会将你苏家一门灭族!”

苏锦璃冷笑一声,她紧紧看着寒星,刻意加重了语气大声道,“睿轩……也是我的儿子!”

寒星愣了一下,一下子就反应过来。

娘亲是在暗示他,这个男人认错人了,把他当成了别人。

娘亲是在告诉他不要说话,静观其变。

寒星轻不可闻的深吸一口气,乖乖闭上嘴,窝回到了宇文夜怀里。

见寒星领会了自己的意思,苏锦璃看着宇文夜的眼睛,堂堂正正又重复了一遍,“宇文夜,无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宇文睿轩,他是我的儿子!”

“成庆!!”

宇文夜大吼,他身后的成庆一个激灵,立即走上前来。

“把少爷带回去,你亲自看着少爷,不许任何人接近!”

成庆领命,接过宇文夜怀里的寒星,迅速转身离开苏家。

苏锦璃眼睁睁看着寒星被抱走,满心惊惧却不能表露。

寒星一离开,宇文夜像是刹那间解开封印,满身杀气。

他一步一步走到苏锦璃面前,如末世阎王一般,看着苏锦璃的眼睛,一字一顿。

“苏锦璃,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别动睿轩,这是我最后的底线。”

“从你诈死的那一天开始,你苏家合族二百二十七口人命,一次都没从我的账本上划走过。”

“苏锦璃,如果你不守规矩,我会用你苏家满门的血,来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

最后一个字话音落,宇文夜眼泪泛起一阵阴冷,拂袖转身离开苏家。

苏锦璃就站在那里,一直看着宇文夜的身影消失不见,她呜咽一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姐姐!!”

苏锦郁大惊,忙的就去扶苏锦璃。

“姐姐,咱们现在怎么办?”

刚才那一幕,苏锦郁看的清清楚楚。

“姐姐,从刚才宇文夜说的那些话里面猜测,睿轩现在是不在宇文家的。”

“只要他一天不出现,那宇文夜就不会发现他还有第二个孩子!”

苏锦璃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一般,她摇摇头,痛苦哽咽。

“不,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睿轩就一定不在将军府。”

“宇文夜只是看到了寒星,错把寒星认成了小睿轩。”

“如果你的假设不成立,睿轩就在宇文家,到时候两个孩子一见面,就什么都瞒不住了!”

苏锦璃满心苦涩,揪着心口哭泣。

原本她选择回来,一是为了母亲尽孝,二是为了看看那个被她留给宇文夜的孩子。

若是现在被这狗男人知道,她背着他还藏着两个,一切就完了!

她得阻止这一切发生!

苏锦璃猛的一下从地上爬起来,抬手胡乱擦了脸上的眼泪,看着苏锦郁道。

“阿郁,你可知道将军府怎么走?”

苏锦郁用力点了点头,“我知道!”

“快,带我去!”

苏锦璃和苏锦郁慌慌张张出了苏家,往将军府赶去。

苏锦璃一边走,一边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想出进入宇文家的办法。

她也知道这个想法太过冒险,成功的几率很低。

可是,事到如今,只有这个法子了。

苏锦璃想的专注,压根没看路。

倒是苏锦郁,路才走了一半,还没到东寺大街,他眼风一撇,看见马路上的一个小身影时,顿时大吃一惊,猛的一把拉住了苏锦璃。

“姐姐你看,那是谁??”

苏锦璃顺着苏锦郁的手指看过去,就发现马路中间站了一个面无表情的小男孩,那脸,那模样,那身段,不是寒星又是谁!!

苏锦璃, 宇文夜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