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曾许你一念痴心

更新时间:2021-04-04 14:13:22

曾许你一念痴心 已完结

曾许你一念痴心

来源:微阅云 作者:香香公主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身体好似掉进了深海里,再不断的下沉……意识模糊漂离,她觉得疲惫和困顿,很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再也不醒过来……酒楼外。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里,陆黎川沉眸静坐,膝盖上的手指,紧紧握拳。他脑子里,总是无法自控的想起此刻正在包厢里的那个女人。她现在是不是很享受的跟顾总的苟合?顾总的手,是不是正肆意的在她的身体上游走……种种联想,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0-就是欠收拾

后背重重的摔进沙发里,剧烈的冲撞让她小腹一阵剧痛,手指脱力,烟灰缸也无力的掉在地板上。

“别浪费时间了,小美人,我可等不及了!”顾总说着,撅起那油腻的嘴唇就往慕晓白嘴巴上贴。

慕晓白厌恶的扭头躲闪。

顾总的嘴就亲在她的侧脸上,他也不嫌弃,兴致勃勃的沿着慕晓白的脖子啃着。

慕晓白万分恶心,又推又踢也弄不开顾总沉重的身躯,他的手还反而顺着慕晓白的肌肤一路乱摸。

“滚开,别碰我!”慕晓白拼命挣扎,使劲的闭拢双腿。

顾总抓着她的腿弯粗暴用力的一掰,慕晓白大腿根一疼,惨叫一声被迫打开了的双腿。

陌生而肥胖的男人身躯,随即压了下来,贴着慕晓白的身体使劲磨蹭。

慕晓白恶心得几乎呕吐,就算是死,她也不想自己就这样被顾总玷污!

她趁着顾总亲她脸上的时候,抱着肥腻的脑袋,狠狠一口,咬在顾总的脖子上。

这一口她用了全力,直到嘴巴里尝到了血腥的味道也没松嘴。

“啊!贱人!”顾总惨叫出声,急忙坐起身体,从慕晓白口里逃脱。

他脖子上留着一个清晰的咬痕,血肉模糊,十分狰狞。

慕晓白连忙翻滚下床,顾不得回头看,手脚并用的往门口跑。

“贱人!敢咬我!老子今天一定要弄死你!”顾总勃然大怒,两步追到慕晓白,抓着她的头发,狠狠将她拖回来,甩手啪啪两个耳光扇上去。

慕晓白被打得头晕眼花,满嘴腥甜,耳朵里也是阵阵的嗡鸣声,连意识都失去了。

“叫你咬我!”顾总揪着慕晓白的头发,将她拖到一旁的茶几上,抓着她的头往茶几上狠狠一撞。

慕晓白的额头顿时破开口子,鲜血涌出,狼狈凄惨。

她在茶几上撞了一下,又滚到地板上,摔倒的手臂正好碰到了之前那个掉落的烟灰缸。

迷蒙的神志猛然清醒,慕晓白一把抓住了烟灰缸。

顾总摸了一把脖子上的鲜血,神色越发愤怒,抬起脚往慕晓白身上踹了两脚。

次次的正中慕晓白本就疼痛着的腹部,剧烈的绞痛,随即涌了出来,慕晓白蜷缩起身体,手指紧紧抓着烟灰缸。

等到顾总弯下腰,想要扯慕晓白衣服的时候,她用尽浑身仅剩下的力气,狠狠将烟灰缸,砸在顾总的脑门上。

咚的一声轻微闷响。

顾总的脑袋只是略微偏了一下,连血都没有出半分。

慕晓白浑身虚软,拼尽全力的那一点力气,其实根本就不够看。

没伤到顾总半分,反而让他更加怒火汹汹。

“贱人,你还敢打我!”

顾总又是一耳光扇在慕晓白的身上。

这一下彻底让慕晓白陷入了混沌里,几乎要就这么晕死过去。

浑身无力的时候,顾总又一次分开了她的腿,肥腻的大手去拽扯慕晓白的裙子。

“贱.表.子,就是欠收拾!看老子今晚怎么弄死你!”

不要……

慕晓白想要挣扎,但她眼前依旧是一片黑雾,她什么都看不清。

肚子好疼,腹部的地方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撕扯拽拉着慕晓白的血肉,疼得她浑身颤抖。

正脱着慕晓白裙子的顾总,这个时候却看见了大片的血液,从慕晓白的腿间涌出来。

那血像是失控的水龙头,很快就染湿她的裙摆和地毯。

顾总顿时厌恶的连忙后退,口中咒骂道:“脏死了!陆总竟然让一个还在大姨妈的女人来伺候我!真是恶心!”

他嫌恶的看着蜷缩着身体的慕晓白,恶心的呸了两口,带着一脸不悦,摔门离开。

只留下血流不止的慕晓白,一个人躺在包厢的地毯上,奄奄一息……

11-你没资格

慕晓白觉得冷,寒入骨髓的冷。

身体好似掉进了深海里,再不断的下沉……

意识模糊漂离,她觉得疲惫和困顿,很想就这样一直睡下去。

再也不醒过来……

酒楼外。

一辆黑色的宾利轿车里,陆黎川沉眸静坐,膝盖上的手指,紧紧握拳。

他脑子里,总是无法自控的想起此刻正在包厢里的那个女人。

她现在是不是很享受的跟顾总的苟合?

顾总的手,是不是正肆意的在她的身体上游走……

种种联想,让他的脸色,变得更加的难看。

数秒钟后,他终究还是没能忍住,一把推开了车门,大步朝酒店走去。

迎面,一个捂着脖子的胖子脚步匆匆的走出来,正是顾总。

“你怎么出来了?”陆黎川皱眉,冷声问道。

顾总怒气未消,指着自己血肉模糊的脖子,狠狠说:“都是你送来的那个贱女人,把我给咬成了这个样子就算了,正当我要进入的主题的时候,她竟然来了大姨妈,半身都是血,恶心死人!”

陆黎川眉头狠皱,半身是血,这几个字,格外清晰的在他脑海里穿过。

那女人不是才做了人流吗,怎么会来大姨妈?

顾总还在不满的唠叨说:“陆总,你回去得狠狠收拾收拾那个女人!太不听话了,一点眼色也没有,技.女都比她……哎呦!”

他说到一半,迎面砸过来一个力道狠戾的拳头,重重的砸在顾总的鼻梁上。

鲜红的鼻血,登时就涌了出来。

“哎哟喂!”顾总捂着脸,蹲下身呻吟不断。

陆黎川眸色冷厉吓人,气势威严:“你还没资格说她!”

虽然他也骂过她无数次贱人,但不知道为何,听见其人这样说她,陆黎川心里的火气蹭的就涌上去了。

顾总倒在地上不断呻吟,陆黎川漠然的收回视线,抬脚跨过顾总,快步朝着包厢里走去。

那个女人半身是血……

这句话,又一次浮现在他脑海里,让他心跳加快,无端的浮现出一股焦躁来。

脚步越来越快,到最后,他几乎是狂奔着冲到包厢。

可包厢里面,空空如也。

地面一片狼藉,还能看出刚才惨烈战斗的痕迹,地毯上留着一大片刺目艳红的血迹,面积巨大,叫人触目惊心。

这女人,是把自己半个身体的血,都流出来了吗?

她现在又去哪儿了?

陆黎川第一次心慌意乱起来,在包厢里茫然的转了一圈,开始大喊慕晓白的名字。

无人回应。

他几步冲到外面的走廊上,终于看见了地面上的血迹,从包厢里,一路走到电梯。

这个女人,拖着出血不止的身体,出去了吗?

但不可能,她既然流了那么多的血,怎么还能走得动?

一个服务员这是恰好经过,陆黎川一把拉住她,急急问道:“有没有看见一个半身是血的女人?”

服务员茫然的摇头,完全不知道。

陆黎川推开他,顺着血迹,一路追到楼下大厅。

但那血迹,却在这个时候,中断了。

那女人到底去哪儿了?

她现在状况那么危险,万一独自一人,在外面出事了怎么办?

她要是死了……那温雅的心脏,岂不是也活不成了!

陆黎川闭上黑眸,用力的捏了一把眉心,让自己冷静。

为了温雅的心脏,他一定要把那个女人的下落,给翻出来!

陆黎川勉强镇定下来,回到车里,拿出手机正要打电话叫下属查慕晓白的下落时,宁雪曼的电话,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打了过来。

小说《曾许你一念痴心》 第10章 就是欠收拾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