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期许情深已无爱

更新时间:2021-04-02 17:42:03

期许情深已无爱 已完结

期许情深已无爱

来源:微阅云 作者:我是大神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当初留下的遗嘱里,有一条宽泛得能让陆清河永远也拿不到财产的条约——娶一个,让陆家所有人都满意的妻子。陆家其他人,可以谁都不喜欢,所以这份财产,陆清河将永远都得不到。“你娶了一个杀人犯回来,我们怎么会满意!”周萍怒道:“你刚刚也看到那个女人是怎么嚣张和歹毒了,赶紧给我们离婚,要不然,那些股份,你一分也别想要!”陆清河一笑:“是吗?那我就跟梦浅在家里住下,让她好好表现,直到你们满意,为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就是个贱人

楼下,宋梦浅一走,陆清河直接开门见山,说他这次回来的目的。

“当初老爷子留下遗嘱,只要我结婚,娶了一个让你们满意的媳妇,就把我属于我的公司股份,转给我。”他勾起势在必得的笑容,“现在,是不是该给了?”

周萍皱眉,陆清河虽然是陆家的人,却是私生子出生,老爷子虽然将他接回了陆家,却并没有打算分给他太多的财产,而是全部留给了陆泽云的父亲。

当初留下的遗嘱里,有一条宽泛得能让陆清河永远也拿不到财产的条约——娶一个,让陆家所有人都满意的妻子。

陆家其他人,可以谁都不喜欢,所以这份财产,陆清河将永远都得不到。

“你娶了一个杀人犯回来,我们怎么会满意!”周萍怒道:“你刚刚也看到那个女人是怎么嚣张和歹毒了,赶紧给我们离婚,要不然,那些股份,你一分也别想要!”

陆清河一笑:“是吗?那我就跟梦浅在家里住下,让她好好表现,直到你们满意,为止!”

可这话的真正意思,又哪里是要他们满意,而是要整个陆家,鸡犬不宁。

他就是用这种办法,逼迫周萍和陆泽云让出财产。

“不可能!”周萍厉声拒绝,“你这样,我永远也不会同意转给你股份!”

陆清河表情平缓:“那真可惜了呢,我跟梦浅,只能在这里长住了。我还有些东西没搬过来,先走了,晚点见。”

他说完,果真转身就走。

他一走,陆知瑶就坐不住了,抱着周萍的手臂,不停说着宋梦浅的坏话,要立即将她扫地出门。

陆泽云默不作声,起身就往楼上走。

“哥,你去哪儿?”陆知瑶紧张追过去,“你要去找宋梦浅吗?我跟你一起。”

“不。”陆泽云将陆知瑶推开,“我要单独,跟那个女人,好好谈谈。”

“哥哥,我跟你……”

话没说完,陆泽云就已经将她甩开,大步上楼。

推开卧室门,凛冽的眸光,瞬间抓住了蜷缩在沙发上的那个纤细女人。

眼神暗沉,陆泽云反手将门锁上,步步逼近。

宋梦浅坐直身体,警惕的盯着着他。

“陆泽云,你想干嘛?”

高大的身体,三两步逼近,抓着宋梦浅的手腕,死死将她堵在沙发角落里。

“宋梦浅,你好大的本事啊,就算在监狱里,也能勾引到我叔叔!”他锐利的视线,顺着宋梦浅光滑的肌肤,一路下扫,最终停顿在胸口,“你怎么勾引他的?脱光了,张开腿……”

宋梦浅挣了挣手腕,没能挣开,索性也任由陆泽云这么掐着她的手腕。

“我跟他的床笫之事,难道也要告诉你吗?”

宋梦浅红唇一勾,笑容娇媚动人:“陆泽云,在跟你叔叔好了之后,我才知道,原来跟男人做那种事情,那么爽快!他可比你,好了千千万倍!”

这话,等同于是在说陆泽云不行。

“宋梦浅,你别给我犯贱!”

宋梦浅勾起笑来:“陆泽云,我说过了,你应该叫我婶婶,别不讲礼貌。”

“婶婶,呵呵。”陆泽云忽然分开了她的双腿,整个人嵌入进去,亲密相贴,“有你这样恬不知耻,下贱放荡的婶婶吗?宋梦浅,你就是个贱人!”

宋梦浅心脏狠狠一疼,脸上却笑得更加妩媚,勾住陆泽云的后颈,呵气如兰道:“对着我这样的贱人,你还有了反应,陆泽云,你也不过如此。”

陆泽云眸色狠狠一沉,明明厌恶这样无耻的宋梦浅,可身体又违背意志的……

看着宋梦浅那笑靥如花的模样,他胸腔里的火气,翻涌得更加狂躁,扯开宋梦浅的裙摆,狠狠贯穿了进去。

看你多放荡

“疼……”宋梦浅脸色瞬间雪白,抓紧了陆泽云的手臂。

陆泽云浑身暴戾火气,动作凶狠,毫不收敛,几乎将宋梦浅弄下沙发。

门口,不甘心的陆知瑶还是跟了过来,敲门喊道:“哥哥,你在里面干什么?”

陆泽云动作微微一顿,宋梦浅忽而笑了起来:“陆泽云,你的宝贝的妹妹,在听我们的墙角呢?你快回答她啊,告诉她,你在干什么。”

“宋梦浅,你给我闭嘴!”陆泽云脸色猛然阴沉,狠狠一顶。

宋梦浅腰腹颤抖,眼角被逼出了泪水,眸色湿润,反而更显娇媚。

“闭嘴?陆泽云,你明明就很喜欢,我感觉到了。”她圈着陆泽云的后颈,贴上去,嘴唇若即若离的贴在他耳边,热气撩人的继续说。

“原来你喜欢被你妹妹听着,陆泽云,你也一样的无耻不堪。”

“我叫你闭嘴!”陆泽云扯过一个抱枕,捂住宋梦浅的口鼻。

两个人并没有收敛声音,站在门口的陆知瑶,什么都听见了。

脸上的表情,陡然扭曲阴森。

宋梦浅,你这个贱人,还在勾引属于她的哥哥!

她一定能要弄死这贱货,要让她,永永远远的消失!

屋子里的动静,直到后半夜,才终于停下。

宋梦浅衣衫还未褪尽,蜷缩着修长白皙的双腿,面色潮红,眼睫湿润,只是躺在床上,什么动作语言,都没有做,却还是让陆泽云,刚发泄过的身体,再度有了感觉。

该死!

这感觉让陆泽云心情暴躁,他明明是厌恶这个女人的,可为什么……却总是要不够她?

都怪她太贱了!

对,怪她太贱!

陆泽云忍耐着那感觉,套上满是褶皱的西装,满脸厌恶道:“宋梦浅,你最好赶紧给我消失,要不然,下一次,我就让你那个现任丈夫,好好见识一下,你这放荡无耻的模样!”

宋梦浅翻了一个身,支起身体,衬衣滑落,露出雪白的肩头。

“好啊,你出去说,说你今天晚上,反反复复操了你婶婶一个晚上。我倒要看看,到时候,被毁掉名声的,会不会只有我一个人!”

“宋梦浅!”陆泽云恨恨叫她的名字,视线在她雪白的肩上落了一秒,刚刚压下去的火气,立即又涌了上来。

陆泽云暴躁不已,这个女人难道是对他下了蛊吗?

要不然,为什么自己一看见她,就会这样的失控?

宋梦浅勾唇一笑:“陆泽云,你赶紧滚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

这女人,居然敢叫他滚?

陆泽云重新走近,居高临下,狠狠盯着宋梦浅:“宋梦浅,你真当我不敢弄死你吗?”

宋梦浅笑了一声,眼角忽而滑下晶莹的泪:“那好啊,陆泽云,你现在就弄死我,就像是你淹死我儿子那样,把我丢进海里,一起淹死!”

陆泽云忽然卡住了话。

这个女人,牙尖嘴利起来,竟让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宋梦浅,你欠收拾是吧。”陆泽云只能往后退了一步,让自己被总是被她左右情绪,“我成全你。淹死你,太便宜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

宋梦浅笑起来,她早已经生不如死过了。

现在的她,什么不怕。

撑起身体,缓缓坐直,分开那白皙修长的双腿,她含笑看着陆泽云,当真一副放荡不要脸的模样。

“生不如死的滋味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什么是欲仙欲死。陆泽云,你也要来体验一把吗?”

陆泽云指尖一紧,差点没禁住诱惑,重新靠近。

可看着那个女人得意张扬的笑容,他又有种自己被狠狠扇了一耳光的耻辱感。

这女人,竟然用这种不要脸的方式,来羞辱他!

小说《期许情深已无爱》 第10章 你就是个贱人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