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相思尽头是你

更新时间:2021-04-05 13:32:42

相思尽头是你 已完结

相思尽头是你

来源:微阅云 作者:阿木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啊——”男人惨叫,她试图逃跑,却还是被扯着头发拽了回来。“贱人,敢咬老子?”男人说着就甩了她个巴掌,直接将她嘴角打出血来,整个人更虚了,腿脚几乎站不住。这一幕被不远处坐在车里的秦时亦尽收眼底。司机宋程别过头,向后座的男人询问道,“秦总,我们需要帮……”然而,他话没说完就被低沉冷漠的男声打断,“开车。”宋程怔了一下,还想说什么,在瞥到老板冷若冰霜的脸色后选择乖乖闭嘴。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捡回一条命-阿木

“宝宝!”

苏向晚惊叫着从噩梦中醒来,将正在为她输液的护士吓了一跳。

她焦急地环顾四周,却没有发现孩子的踪影,不好的预感迅速笼上心头。

她一把捉住护士的手,声音抖的不像话,“我孩子呢?他在哪?”

这一刻,护士没敢直视她的眼睛,说:“很抱歉,您的孩子没抢救过来。”

“不可能!”苏向晚发出凄厉的尖叫,神态极度癫狂,“你一定在骗我!”

宝宝这几天身体明明那么健康,怎么可能突然离她而去?

一定,一定是郑佩媛他们把他藏了起来!

这么想着,她双目赤红,撑着疲软的身体,赤着脚踉踉跄跄的往外走,“我要去找我的孩子……”

可惜,没能挣扎多久,虚弱的她又被按回了床上,耳边响起护士如魔咒般的声音——

“苏小姐,你老公三个小时前,已经签字同意焚烧骸骨,孩子已经被……”

听到这里,苏向晚所有的力气都在瞬间被抽空,目光呆滞地盯着天花板,冰凉的泪水从眼角话落。

她动了动唇,却发不出任何声音,仿佛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孩子烧了……

此情此景,护士也看不下去了,丢下一句“节哀”便离开了病房。

就在这时,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两下。

苏向晚没动,眼神空洞。

然而短信却接连不断地发过来,吵得她直接抓起手机准备扔在地上。

就在那一瞬间,她看清了屏幕上的一行字:如果想拿回你家小残废的骨灰,就来A巷找我,否则,我就用它养花哈哈哈。

骨灰!

她想都没想,立刻冲出了医院朝A巷奔去。

当时已是凌晨两点,路上没什么行人,气氛显得异常阴冷。

到达A巷,苏向晚生产留下的伤口再次因为剧烈运动而崩开,鲜血燃红了单薄的病号服,她却全然不顾,颤抖着拨通了郑佩媛的电话。

“骨灰呢?”

短短三个字,却耗尽了她所有的气力。

“看看你身后。”电波传来诡异的笑声。

苏向晚转身,却突然被一双铁钳般的大手给禁锢住,手机也不小心摔在了地上,头顶传来猥琐的男声,“嘿嘿,说是生过孩子,这腰还挺细的嘛。”

她汗毛直竖,意识到自己中了郑佩媛的圈套,想要挣扎却已经来不及了。

“唔……”

对方直接捂住她的嘴将她按进角落,威胁道:“我警告你,你最好老实点,让爷好好爽爽,否则有的苦头吃!”

恐惧溢满了胸腔,苏向晚假意顺从地点头,下一刻趁其不注意用力咬上了他的手指!

“啊——”男人惨叫,她试图逃跑,却还是被扯着头发拽了回来。

“贱人,敢咬老子?”

男人说着就甩了她个巴掌,直接将她嘴角打出血来,整个人更虚了,腿脚几乎站不住。

这一幕被不远处坐在车里的秦时亦尽收眼底。

司机宋程别过头,向后座的男人询问道,“秦总,我们需要帮……”

然而,他话没说完就被低沉冷漠的男声打断,“开车。”

宋程怔了一下,还想说什么,在瞥到老板冷若冰霜的脸色后选择乖乖闭嘴。

也是,以秦总冷酷淡漠的性格怎么可能会多管闲事?

可就在他将要发动引擎之际,秦时亦再一次出声,“下车。”

捡回一条命-阿木

短短几分钟,苏向晚不知道遭受了多少下的殴打。

那猥琐男似乎故意的,每一下都打在她最薄弱的地方,极致的痛意弥漫到每一寸皮肤,意识逐渐模糊,身体顺着墙壁缓缓滑下。

终于,猥琐男收回早就钝痛的拳头,咒骂道:“贱人还真耐打。”

然而话音刚落,一记又狠又硬的拳头就落在了他脸上,力道之大,直接打得他脸部骨折,倒在地上起不来。

紧接着,一只脚狠狠踩在了他脸上,左右碾压着,疼得他失声痛叫。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都把宋程看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家总裁不仅多管了闲事,还亲自出手教训歹人,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瞥到角落处奄奄一息的女人,秦时亦眸光微暗,面无表情地扯松了领带,抬腿又朝猥琐男胸口补了一脚。

顿时,对方一口鲜血喷出,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晕死过去。

秦时亦面色冷凝,吩咐宋程,“送他进局子,蹲个五十年。”

宋程先是愣了一下,随后立刻联系警局。

秦时亦没管其他,径直朝女人走了过去。

望着她浑身是血的模样,他浓眉轻皱,但下一秒却弯腰直接将她抱了起来走向车边。

宋程刚挂掉电话就看到这惊人的一幕,惊的下巴都要掉了。

什、什么?

他不会在做梦吧?

一向洁癖的总裁竟然会抱这种满身血污的女人?

实在是太疯狂了!

极度虚弱的苏向晚一直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疼痛与温暖不断交织着,让她分不清自己到底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

出于本能,她紧紧攀附着那一丝丝的温暖不愿松手。

恍然间,温暖骤然剥离,她心脏一缩,猛然睁开了眼。

洁白的天花板闯入眼帘,她一时不知道身处何地。

“苏小姐,您终于醒了。”

她木然转头,护士熟悉的脸逐渐清晰,仿佛她之前所经历的一切殴打都只是梦境。

“我……”她尝试着出声,却发现喉咙被火烧过似的,身体也如散架一般,根本无法动弹。

护士连忙劝道:“您身上有多处骨折,还有一些器官受损,千万别乱动。”

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护士又说:“是你朋友送你来医院的,还交了一大笔住院费,又高又帅,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苏向晚苦笑。

她哪里有什么朋友,顶多是有钱的好心人罢了。

经过近一个月的休养,苏向晚总算是保住了这条命。

这天,她正准备办理出院手续,却突然闯进来两个不速之客。

郑佩媛一身名牌,张牙舞爪地走到她床边说:“哟,还没死呢。”

郑佩媛也是奇怪了,在她的计划里,苏向晚现在应该是半死不活了才对,怎么会活的好好的呢?还有,她哪来的钱住VIP病房?

苏向晚和她对视,眼中是毫不掩饰的恨意,如尖刀一般极具杀伤力。

郑佩媛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退后一步。

“看什么看?”赵燕走上来骂道,“像你这种生出个残废儿子的女人,还有脸活着?”

说着,她将离婚协议书拍在苏向晚面前,语气极度刻薄,“签了,别妨碍我赵家延续香火!”

望着这两张令人作呕的嘴脸,苏向晚冷笑连连,“想我签字?下辈子吧。”

没错,哪怕付出生命,她也要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为天堂里的宝宝讨回公道!

“这可由不得你!”

赵燕撸了袖子,一下子就捉住了苏向晚的手,逼她在协议书上签字。

大病初愈的她哪能耗的过赵燕?没一会儿便被控制着写下了一个“苏”字。

情急之下,她狠狠咬住了赵燕的耳朵,恨意爆发,她直接扯下了对方的金耳环。

“啊——”

尖叫声响彻病房。

赵燕怒了,回手就想甩她耳光,却被一只手紧紧禁锢住动作。

小说《相思尽头是你》 第5章 捡回一条命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