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总裁追妻火葬场

更新时间:2021-04-05 14:11:13

总裁追妻火葬场 已完结

总裁追妻火葬场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乔太太冷嘲道:“看看你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难怪唐玄翊不喜欢你。”她咬着下唇,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老公,咱们公司的情况也不大好,要是为了这死丫头的事得罪了唐家,可真是划不来。”乔太太无不忧心地说。乔建业略一思索,说道:“这样吧,眼不见为净,就安排她暂时出国去待一段时间,免得唐家那边看见她就讨厌。外面现在流言那么多,出去躲躲清静也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3-被抛弃的女人

唐玄翊和女明星的绯闻上了报纸,全B市都知道了他和乔书宁的婚事作废。

她彻底成为了一场笑话。

那段日子,乔书宁不管去哪儿都会有人嘲笑她,笑她顶着乔氏集团虚假的大小姐身份,其实却不过是一个被唐少抛弃的女人。

而回到家之后,父母的冷漠,更是让她觉得心寒。

“你说说我们养你到这么大有什么用?连唐玄翊的心都留不住,你当我们养你是吃干饭的啊?”

乔太太的冷嘲热讽,让她愈发无地自容。

“我再去找玄翊,再跟他聊一聊……”

“行了,还有什么可聊的?唐家明摆着是厌弃你了!”乔建业冷冷道。

她嗫嚅半晌,刚想喊一声“爸”,脸上却挨了结结实实的一个巴掌。

她被打的偏过了头,嘴角有血腥味溢开,她半张脸疼的有些麻木。

乔太太骂道:“你究竟做了什么?让唐玄翊这么讨厌你?这十八年的努力和心血全都喂了狗是不是?!”

乔书宁捂着脸看了他一眼,终究没有说话,抿了抿唇,低下头去。

说到底,她只不过是在孤儿院里被乔父乔母领养回来的孤女,本就不属于这个家,被厌弃也是理所应当。

寄人篱下的这么多年,她受尽了冷眼,本以为唐玄翊会是救她离开这泥潭的稻草,然而推她入深渊的人,也正是他。

见她低着头一言不发,乔建业敲了敲桌子,忍下心头的怒气:“我看,如今唐家那边既然已经厌弃了你,你就最好夹着尾巴做人,别再去惹些旁的幺蛾子出来,最近少出门为好。”

“是,爸爸。”她点了点头。

乔太太冷嘲道:“看看你这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难怪唐玄翊不喜欢你。”

她咬着下唇,强忍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

“老公,咱们公司的情况也不大好,要是为了这死丫头的事得罪了唐家,可真是划不来。”乔太太无不忧心地说。

乔建业略一思索,说道:“这样吧,眼不见为净,就安排她暂时出国去待一段时间,免得唐家那边看见她就讨厌。外面现在流言那么多,出去躲躲清静也好。”

乔书宁抬起头来:“爸,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要……赶我走?”

“哼,没用的东西,不把你扫地出门已经不错了!你暂时就别回来了!”

她一愣,良久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好。”

就这样,乔书宁被乔家父母送去了国外,这一待,就是五年。

她曾经以为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然而五年之后,乔家父母再一次找到了她。

4-植物人

乔氏集团经营不善,濒临破产的边缘,偏偏乔家独子乔默年,却成为了植物人。

对乔家来说接二连三的打击,已经使整个家都处于风雨飘摇当中了。

乔书宁不得不回来。

然而回来,便是另外一道深渊。

从会所出来以后,乔书宁跌跌撞撞地走在路上。

乔家本该来接她的车终于到了,她上了车,换下了身上露骨的长裙,用一件硕大的羽绒衣裹住了自己冻得瑟瑟发抖的身体。

“小姐,现在送您回家吗?”司机问道。

她摇了摇头,心中始终想着刚刚在会所门口看见的那个背影。

她知道这个圈子很小,她回来了,迟早有一天会跟唐玄翊再见面。

但是,她不希望是这样的见面。

让他看到如此不堪的自己……

就算五年前的那些过往都成了云烟,可是有些事,无法忘却,有些执念,不会被放下。

她不想让他再一次凌驾于自己之上,再一次将她狠狠踩进泥潭了。

他应该没有看到吧?否则,怎么会连一丝停留都没有?

司机见她不回答,又问了一声:“小姐?”

“先不回家,去医院。”

……

医院的VIP住院部,这个地方她已经熟门熟路。

“哥,今天晚上我有些事,所以来得晚了一些,你不会怪我吧?”

她进门之后,对着病床上的男人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

然而男人并没有回答她,他甚至不会给出任何回应。

躺在床上浑身插满着管子的男人,早已成为了植物人。

那是乔父乔母真正的儿子,也是那个冷冰冰的“家”中,唯一呵护她真正爱着她的家人,乔默年。

“哥,我今天见到那个人了,可是……”

她幽幽叹了一口气。

许多话,梗在心里很多年,她根本就无从诉说,也只有如今,对着什么都听不到也动不了的乔默年,才能诉诸一二。

“哥,我真的好累,你什么时候才能醒呢?”

乔父乔母让她回国,安的是什么心思,她焉能不知道?

可是她没有办法,很多事,从一开始,她就没得选择。

养父养母抚育她一场,她没有办法真的与这个家割舍干净,乔默年是为了她才变成植物人的,她也没有办法就这样离开。

更何况,乔家现在已经如临深渊,处在悬崖边上的位置,她即便是粉身碎骨,也要保住乔家。

为此,她可以做任何事。

“哥哥,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我有很多事要跟你说。”

紧紧抓着乔默年苍白瘦削的手指,乔书宁终于忍不住,簌簌落下泪来。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