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南爷,娶我可好

更新时间:2021-04-07 10:32:08

南爷,娶我可好 已完结

南爷,娶我可好

来源:微阅云 作者:苏文文 分类:现代言情

精彩试读:渐渐的,她的衣服已经湿透,露出底下若隐若现的轮廓和姣好玲珑的身材。 水汽弥漫,穆雨凝瑟缩着,可是那半遮的躯体却好似带着一股诱惑,弥赏南只觉得一股灼热从下腹升起。 穆雨凝只觉得被猛的一掀,她面朝墙面扑去,紧接着巨痛袭来,炙热凶物突破密处,弥赏南如同野兽一般,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她不禁痛楚的流下眼泪。 弥赏南的表情却带着快意,他进入穆雨凝,却不去看她的脸。这是惩罚,这是穆雨凝欠楚菲的,他要让她双倍偿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新婚之夜-苏文文

  冰冷的器械在下身来回拨弄,粗暴的动作毫不留情,穆雨凝屈辱的咬紧了唇。

  那人刚一检查完,弥赏南便进来了。

  女人收了东西,肃然道,“这位小姐已经不是处子了,但是没有疾病。”

  得了弥赏南点头,她就离开了。

  屋子里只有他与穆雨凝两人,弥赏南讥讽的看着她,“我本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还想着放你一马。”

  他话音一转,“却原来你早已经不是处女,你比我想象的更加肮脏。”

  下一秒,双手被钳住,她被扔进了浴室,水珠袭打全身,弥赏南打开了花洒向她喷洗。

  “你这个肮脏的贱女人,我要将你洗刷干净!”

  水是冰冷的,打在身上十分刺痛,她下意识尖叫着的想要躲开,却始终逃不过去。

  水劈头盖脸而下,发丝凌乱的贴在脸上,她已狼狈非常。

  渐渐的,她的衣服已经湿透,露出底下若隐若现的轮廓和姣好玲珑的身材。

  水汽弥漫,穆雨凝瑟缩着,可是那半遮的躯体却好似带着一股诱惑,弥赏南只觉得一股灼热从下腹升起。

  穆雨凝只觉得被猛的一掀,她面朝墙面扑去,紧接着巨痛袭来,炙热凶物突破密处,弥赏南如同野兽一般,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她不禁痛楚的流下眼泪。

  弥赏南的表情却带着快意,他进入穆雨凝,却不去看她的脸。这是惩罚,这是穆雨凝欠楚菲的,他要让她双倍偿还!

  可是这紧致温热却让弥赏南不禁有一种熟悉感,仿佛回到了三年前那个生日的夜晚。

  可是,那晚明明就是楚菲啊......

  弥赏南收了心思,一次又一次的掠夺,整整一夜,不眠不休。

  这还是弥赏南第一次这样放纵自己,却也是穆雨凝第一次清醒的感受到了身为女人的愉悦。

  这一切一直持续到黎明,穆雨凝只觉得疲累席卷全身,眼皮沉重的就要落下,却突然全身一凉,她被一杯凉水激醒。

  她睁开眼睛,看见弥赏南冷冰冰的一张脸。

  “你以为我娶你,是让你来享受的吗?以后这别墅三层,里里外外都是你一个人打扫,要一层不染。”

  他打开房门,“只要有一点灰尘,就一天不许吃饭。”

  门咣的落下。

  穆雨凝艰难的走出房门,在楼上栏杆处看着这所庞大宽阔的别墅,心中绝望非常。

  不过在精神病院的时候,她也是天天干活的,在这里至少没有人会打她。

  穆雨凝安慰了一下自己,拿起了抹布。

  穆雨凝做事有个习惯,要么不做,要么就一定要做到最好。

  即便弥赏南提出的要求有多么无理取闹,她依旧打扫的很认真。即便这个硕大的别墅有着数不清的佣人,即便那些佣人正在她背后指指点点,时不时讥笑两声。

  “在这边磨磨唧唧干什么呢?楼下我们都打扫过的,楼上的几个房间你都打扫过没?”

  凡是在弥家工作的佣人都知道,弥家的少主人弥赏南是个有重度洁癖的人,平常住的别墅要求一尘不染就算了,尤其是他自己的私人区域,更是连一根头发丝都不能落下。

  佣人提出这番要求,摆明了就是要看穆雨凝笑话的。

  穆雨凝深吸一口气,把心中的不怠忍下来,嘴边牵起一抹笑:“抱歉,我这就去打扫,请告诉我该怎么走。”

  可怜穆雨凝昨夜在弥赏南身下一夜承欢,却是连对方的卧室都没进去。

  她模样生的清秀,这样笑起来,嘴边泛起两个深深的酒窝,瞧着格外的可爱。

  本想刁难她一番的佣人见了,责怪的话到嘴边也说不出口了,哼哼唧唧给她指了个方向:“那边,这都不知道,怎么这么蠢!”

穆雨凝的计划-苏文文

  去往二楼的楼梯在别墅的最里面,穆雨凝拎了块抹布,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过去,脸上的笑意逐渐冷却下来。

  且不管弥赏南究竟出于何种目的,所幸她都从困了她三年的精神病院出来了。

  当务之急,是调查清楚当初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弥家就一口咬定,是自己害死了楚菲。以及这些年来她所失去的,也都要一样一样的找那些人讨要回来!

  刚才那个佣人无意识中倒是帮了穆雨凝一个大忙,不然她恐怕还要废一番功夫才能上来。

  穆雨凝嘴边泛起一抹冷笑,又极速收敛起来,装作打扫的样子,挪步去了弥赏南的书房。

  书房颜色黑白分明,整个布局简洁明了,环境更是一尘不染,干净到了极致,是弥赏南一贯的风格。

  即便早就做好了心里建设,真进来后,穆雨凝还是心跳加快起来。

  昨天分明看到弥赏南扣押了她的全部证件拿来书房,会放在什么地方呢?

  穆雨凝咬紧牙关,从未如此紧张过,她几乎是用生平最快的速度从书房翻过,动作又放到最轻,生怕招来外面的佣人。

  直到看见那份梦寐以求的牛皮袋,穆雨凝才猛呼一口气,整个人脱力般跌坐在地上,这会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后背已经被冷汗给浸透了。

  “太好了,只要能把身份证拿回来,我就能……”逃离这个鬼地方了。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穆雨凝嘴角刚染上的笑意已经凝固,脸色刷白。

  牛皮袋里装的根本不是她的证件,而是一份死亡证明。

  证明上的一寸黑白照片,正是她这三年噩梦的源头,这竟是楚菲的死亡证明!

  那日她被弥赏南强行按在墓地磕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一经想起,身体本能的就开始颤抖起来。

  什么彻查真相?什么报仇?穆雨凝,你连第一步都迈不出去!

  “欢迎先生回家。”

  “先生今天回来的可真早。”

  这时候外面传来佣人们的声音,弥赏南竟然回来了!

  穆雨凝猛地睁开眼睛,忙深吸几口气平复心情,手忙脚乱的把东西全部规整回原位。

  等她慌慌张张从书房出来,刚巧弥赏南从楼下上来。

  “你回来了啊。”

  弥赏南居高临下,瞧见她低眉顺眼的乖顺模样,烦躁一天的心情总算得了些许平复。

  而在穆雨凝看来,弥赏南居然破天荒的没找她麻烦,只冷哼了一声越过她朝里面走去。

  一直等到他彻底走远,穆雨凝总算松了口气,刚刚就被冷汗湿过一次的衣服,又再次被浸透:“去洗个澡吧。”

  夜幕很快降临,穆雨凝打开浴室的花洒,任由热水淋着,蒸腾上来的水雾巧妙的挡去她大半婀娜的身姿。

  “不对啊。”

  她忽然睁开眼。

  下午那会因为弥赏南突然回来,她走的匆忙,只来得及从那份死亡证明上瞥上两眼。

  “如果没看错的话,证明上楚菲是O型血……可她明明是A型血……”

  “除非……那个人根本不是楚菲!”

  穆雨凝直觉抓到了什么线索,忍不住继续往下想,一时忘了时间。

  直到浴室门被人推开,穆雨凝下意识转过头,视线与那高大的男人撞了个正着。

  “啊!”穆雨凝下意识的惊叫一声。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