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念念不相忘

更新时间:2021-03-30 10:27:54

念念不相忘 已完结

念念不相忘

来源:微阅云 作者:安青柚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南总,司机的确说是受苏小姐的指使去撞沈小姐,而且他的银行卡里还有苏小姐汇过来的五百万。”心里一窒,南黎川阴狠的目光扫在苏芊芊身上,冷的像是寒冰。“说,你对她做了什么!”“没有,黎川你要相信……”苏芊芊的话语说道一半,就被南黎川狠戾的目光逼得哽咽在喉咙间。韩逸言扯嘴轻笑了起来,满是揶揄:“都说南总是商场上的天才,随便跺跺脚,s市的股市都要震荡一番,可是为什么你不肯相信她,当年那样明显拙劣的嫁祸手段,你却选择相信。”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尸两命

林萍气闷,恨铁不成钢的瞪着南黎川,却也无可奈何。

南黎川缓缓的伸出手想要触碰,却被韩逸言躲开,冷冷的看着他。

“你没有资格再碰她!”

助理打过电话,南黎川接起。

“南总,司机的确说是受苏小姐的指使去撞沈小姐,而且他的银行卡里还有苏小姐汇过来的五百万。”

心里一窒,南黎川阴狠的目光扫在苏芊芊身上,冷的像是寒冰。

“说,你对她做了什么!”

“没有,黎川你要相信……”

苏芊芊的话语说道一半,就被南黎川狠戾的目光逼得哽咽在喉咙间。

韩逸言扯嘴轻笑了起来,满是揶揄:“都说南总是商场上的天才,随便跺跺脚,s市的股市都要震荡一番,可是为什么你不肯相信她,当年那样明显拙劣的嫁祸手段,你却选择相信。”

南黎川眼里的惊慌一闪而逝,动动唇艰难的质问道:“你什么意思?”

“当年惜暖根本没有背叛你,是你母亲连同苏芊芊设计陷害了她。我聘请私家侦探就能够查清楚的事情,这么多年,你却连一个解释的机会都没有给她。”

林萍站在一旁怪叫起来,“你算什么东西,是不是那个女人请你来演戏挑拨我们之间关系的!”

“我手上有证据。”韩逸言淡定的看向林萍,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南黎川看着气急败坏的林萍,事情的真相仿佛呼之欲出,他浑身上下的血液仿佛都被冻住,心也一寸一寸凉的彻底。

原来从始至终他错的这么离谱,他还能记得沈惜暖在他面前红着眼,说他不能总仗着她爱他,就这样欺负她。

她不是没有辩解过,是他一次次践踏着她的自尊,把她对自己的爱击打的粉碎。

“噗通——”

南黎川膝盖一软,屈膝跪倒在沈惜暖的骨灰盒面前,心中剧痛,泪打湿衣襟。

“惜暖,是我对不起你,你回来好不好,我已经知道错了,你不要离开我……”

韩逸言冷眼看着南黎川的动作,不带丝毫怜悯沈惜暖为他吃了那么多苦,他根本就不值得被原谅。

“儿子,你干什么,你快起来,跪那种下贱的女人丢不丢人!”

林萍脸色大变,伸手去扶南黎川。

南黎川却径直甩开林萍的手,跪的端正。

韩逸言眉目泛冷,声音不带一丝温度:“既然南总态度这么诚恳,那我再免费告诉你一个消息。”

南黎川意识不好,却下意识接过韩逸言递过来的单子,颤巍巍的打开。

等看清上面的内容及落款的名字时,喉间腥甜,他再也忍不住,吐出一大摊触目惊心的血迹。

那是一张彩超单,上面落款是沈惜暖娟秀的字迹。

“惜暖走的时候不算孤单,毕竟有孩子陪着,一尸两命。”韩逸言一字一句说道。

南黎川痛苦的闭紧眼睛,最终承受不住,身子摇摇欲坠,向后摔了过去。

“儿子!”

出国

耳边林萍的惊呼声此起彼伏,韩逸言抱着骨灰盒不理会乱糟糟的场景,径直离开。

南黎川在医院躺了一天,第二天醒开始时,不顾医护人员的阻拦,径直拔了胳膊上的针,下了床,跌跌撞撞的朝外走。

助理扶住失魂落魄的南黎川,为难的说道:“南总,您的身子?”

“去查清楚那个男人的身份,我要把她和孩子带回家。”南黎川紧抓着助理的衣袖,一脸的落寞。

见南黎川坚持,助理强忍眼里的热泪,将南黎川扶到医院的长椅上,快步走了出去。

十五分钟之后。

司机送南黎川去韩家老宅,门口的佣人南黎川憔悴暗淡的脸色吓了一大跳。

“请问,您找谁?”

南黎川看着面前古朴的别墅,指节泛白,整个人忍不住颤抖起来。

他没有想到,韩逸言竟然是韩家的小儿子。

那他有没有可能在那场车祸里救下沈惜暖?

南黎川按捺住心里的激动,沉声对老佣人说道:“我找韩逸言。”

老佣人为难的看了一眼南黎川,“真是抱歉,昨天我们少爷在参加完一位朋友的葬礼,就已经出国参加研讨会。不过他倒是交代过,如果有人来找他,就将这个交给他。”

葬礼!

南黎川压抑着心里一浪高过一浪的痛意,伸出手接过老人递过来的纸张。

缓缓的展开后,身子彻底失去了支撑。

那是医院开具的死亡证明,所有信息都与沈惜暖符合。

最后一丝期望也完全破灭,绝望如潮水一般涌了过来,一点一点淹没了他的所有。

南黎川佝偻着身子,高大的身躯控制不住的抖动着,怎么可能,沈惜暖怎么可能忍心离开他!

“南总,南总,您没事吧?”

全身仿佛遭受蚂蚁的啃食撕扯,南黎川身子疼的蜷缩。

南黎川轻轻摆摆手,上了车,自己一个人坐在车座上,脸埋在掌心,泪从指缝中溢了出来。

心被腐蚀的千疮百孔,无法呼吸。

浑浑噩噩回到公司,林萍早已守在总裁办公室,看到南黎川憔悴的脸色,一脸心疼。

“黎川,人都已经死了,你还有什么好挂念的。你听妈一句劝,和芊芊再举行一次订婚仪式,这样对你,对南氏都有好处。”

南黎川指尖微蜷,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林萍,轻声追问道:“母亲,惜暖怀了您的孙子,您心里就不觉得痛心吗?”

林萍咬牙,眼里带着不屑,“她在金朝那种地方待过,肚子里的东西还指不定是谁的野种,又怎么能算成是你的孩子。黎川,如果你真喜欢孩子,芊芊也可以给你生。”

南黎川看着林萍的面目,突然觉得心里发凉,他好像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自己的母亲。

“把夫人送回老宅,以后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禁止出入南氏大厦。”南黎川揉着太阳穴,沉声对助理吩咐道。

“黎川,你这是什么意思!”被自己亲儿子赶出去,林萍不顾形象的怪叫道。

南黎川靠着座椅,拧紧眉头,一脸疲惫。

“上次在金朝想要侮辱惜暖的人,也是您派去的,母亲您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南黎川顿了顿,又继续开口说道:“当年只是您告诉我惜暖出卖公司,背叛了我,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难道真的要我一一查清?”

“你,你……”

林萍指着南黎川,指尖颤抖,气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既然南黎川已经发了话,助理请来保镖,将林萍架了出去。

南黎川五指攥紧,他现在还有许多事要做,要把那些人欠沈惜暖的一笔一笔讨回来。

风平浪静过了一个星期后,南黎川单方面宣布与苏芊芊解除婚约,并取消与苏氏的所有业务往来。

一时间,业内各界唏嘘不已,南氏与苏氏一向是利益共同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让众人跌破眼镜的是,南氏以铁腕手段,不顾股市动荡,仅仅过了两天,就将苏氏逼上了绝路。

苏父被追债的电话催的心急如焚,苏氏的资金周转链已经断开,如果南黎川再不停手,苏氏迟早要面临破产。

一天跑了三次南氏大厦,均被拒见后,回到家,看到苏芊芊后,狠狠的甩了她一个巴掌。

苏芊芊的脸被打偏过去,捂着脸,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苏父。

“你在干什么,怎么能打她!”苏母起身护在苏芊芊身前,心疼的质问。

“不是这个不孝的东西,我们苏氏又怎么会走到这个地步!”苏父狠狠的推搡了一把苏母,咬牙切齿的说道:“我真是瞎了眼,娶了你这种平时只会刷卡的废物,还生下这样一个不孝的东西。”

苏芊芊站在原地,勾着唇,不住地冷笑,“爸,难道您忘了,当初可是您巴不得我勾搭上南黎川,为苏氏带来盈利。当初也是您一手伪造了沈惜暖出卖南氏的资料……”

“不孝的东西,闭嘴!”

苏父震怒,厉声呵斥苏芊芊,语气冷酷狠戾:“我警告你如果苏氏完了,你也得玩完,明天你就去求南黎川,如果不能让他停手,你就不要再滚回来了。”

苏父走上楼,将书房的门甩的震天响。

苏母抽泣着从地上爬起身,牵起苏芊芊的手,强忍着心头的苦涩,劝解道:“芊芊,你就听你父亲的,去和南黎川求求情,让他放过苏家。”

苏芊芊冷哼,甩开苏母的手,一脸冷漠。

“妈,南黎川知道是我害了沈惜暖,他又怎么会放过我,您难道也只顾着苏氏,不把我的死活放在心里?”

苏母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拉着苏芊芊的手,却没有松开。

“要不然你先去……”

苏芊芊冷笑,毫不留情的甩开苏母的手,抓着包大步离开苏宅。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