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一念天堂,半生地狱

更新时间:2021-04-09 15:54:24

一念天堂,半生地狱 已完结

一念天堂,半生地狱

来源:微阅云 作者:无心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陆翊白已经走了。但他那些发狠的侮辱性话语,却一遍又一遍回荡在宋珂脑海中。——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是法律上的夫妻,既然这样,我随时可以行使丈夫的权力,你不是缺男人么,何必让夏安满足你,他会有我了解你,嗯?宋珂靠在床头,绝望地闭上眼睛。片刻后,她睁开眼,眸里划过一丝坚定。不。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没完没了的纠葛,没完没了的伤害。甚至于,变成那男人胯下彻彻底底的玩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9-借着酒意折磨她

陆翊白站在床前冷笑,语调里说不出的嘲弄,“怎么,不是夏安,让你失望了?”

宋珂气得胸口一窒。

事到如今,他有什么资格讥讽她?有什么资格质问她?

早在坠湖的那一刻起,他的做法就已经正式宣告了他们之间彻彻底底的结束。

现在仅有的牵绊,不过只剩下那一纸结婚证罢了!

“一纸婚证?你总算还知道我们的关系!”陆翊白阴狠地瞪着她,宋珂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的念头吐了出来。

她冷笑,“难道不是吗?陆先生,请你出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苏熙悦应该正在房间里等他。

想到两人白天在沙滩时的亲密举动,宋珂心里便觉得一阵恶心。

“那谁该来?”陆翊白语调愈发阴沉冷厉,他眯起眼,眸中酝酿着一丝危险,“夏安?”

宋珂沉默着。

关夏安什么事?

明明是他随意闯进她的房间,在这里不知所谓的质问嘲讽她,他到底有没有摆清楚自己的位置?

然而,她已经懒得再和陆翊白争辩和解释。

解释是为了修复和弥补关系。

但他们之间,已经没了任何解释的必要。

见她不说话,陆翊白唇边的冷厉弧度加剧,“宋珂,你还真是下贱的厉害,才出院就迫不及待想把身体先给夏安,既然你这么作践自己,就别怪我不念夫妻情分!”

宋珂心口猛一跳,她捡起身旁的枕头狠狠砸向陆翊白,“你给我滚!”

“宋珂!”陆翊白眼中迸出激怒,甩手将枕头砸在地下,欺身而上捏住她的下巴。

“我滚了,让谁来满足你?夏安吗?呵呵……你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你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具?你当年招惹我,现在有了夏安就让我滚?做梦!”

他一把扯掉宋珂脖子上那串新链子,“夏安送的?真难看!”

项链分明是她自己买的好不好!因为要出门散心,她特意去金店挑了一条铂金链子。

“你!唔唔……”宋珂恼火的质问还没来及说出口,嘴唇就被男人粗暴野蛮的封住。

或许是喝多了酒,陆翊白今晚的情绪格外失控。

宋珂使尽浑身力气,才把自己的唇瓣从男人口中解脱出来,她大叫:“你疯了,你松开我!滚!”

陆翊白俊美的面庞上,浮现出一丝狞笑。

一句接一句的滚,刺的他心口一阵痉挛,一股可怕的念头不受控制地占领了所有理智。

宋珂惊惧地盯着他,“你要做什么?”

“做什么?你刚才倒是提醒了我,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是法律上的夫妻,既然这样,我随时可以行使丈夫的权力,你不是缺男人么,何必让夏安满足你,他会有我了解你,嗯?”

陆翊白放肆又鄙夷的口吻,震的宋珂说不出话。

“啊!!”

下一秒,宋珂突然尖叫一声,整个人被陆翊白压在身下。

雪白的睡袍三件套一件一件被男人撕开抛在地毯上,接着是男人的衬衣、西裤、皮带。

大床上传来宋珂压抑隐忍的痛苦呻吟和男人剧烈的喘息声。

这一晚,宋珂不知道流了多少眼泪,她无助地躺在那,任男人宰割,心里只期盼着快点结束,一切快快结束……

不知过了多久,宋珂终于承受不住男人一次次的折磨,歪倒在床上昏睡过去。

凌晨。

陆翊白从噩梦中惊醒,一股脑翻身从床上下来。

待看清凌乱的大床上,宋珂缩成一团身影时,前一天的酒意顿时醒了大半。

原来一切都不是梦……

他居然真的借着酒意狠狠惩罚了宋珂一整夜。

“爸爸……爸爸……不要丢下我……”

宋珂睡得不踏实,发出一阵慌乱的梦中呓语。

“不要!陆翊白,你这个魔鬼,放开我……”突然,她身体发出一阵剧烈的抽出,似乎被吓得不轻,整个人簌簌发抖。

陆翊白站在那,脸上浮现出懊悔之色,看着女孩无助的模样,心口泛起一阵隐痛。

“我疼……”宋珂突然在梦中呜呜地低声哭泣起来。

陆翊白死死收紧拳,极力控制着那股想上前抱住女人的冲动。

不,他不能继续犯贱。

她早已经背叛了他,他的心早已经被她撕的七零八落,她不值得他抛弃尊严为她再做任何!

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陆翊白脸色重新冷了下来,不带感情地冷盯了床上的宋珂一眼,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清晨。

宋珂是在一阵身体的酸楚当中睁开眼的。

她眼睛放空了几秒,慢慢恢复焦距。

20-下定决心离婚

凌乱的大床、房间里那股甜腻的味道,以及身上的痛楚都无时不刻在提醒着她,昨晚她遭遇了什么。

陆翊白已经走了。

但他那些发狠的侮辱性话语,却一遍又一遍回荡在宋珂脑海中。

——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是法律上的夫妻,既然这样,我随时可以行使丈夫的权力,你不是缺男人么,何必让夏安满足你,他会有我了解你,嗯?

宋珂靠在床头,绝望地闭上眼睛。

片刻后,她睁开眼,眸里划过一丝坚定。

不。

她不想再这样下去了。

没完没了的纠葛,没完没了的伤害。

甚至于,变成那男人胯下彻彻底底的玩物!

如果说坠湖那件事,让她对陆翊白彻底死心,那么昨晚的事,更是让她坚定了和陆翊白离婚的念头。

这件事,等一回去她就要提上日程。

陆翊白,我要你彻彻底底从我的世界里滚出去,你再也找不到任何机会羞辱、伤害我了!

……

当清晨的第一道晨曦从窗帘缝隙里射进酒店房间时,苏熙悦就清醒了。

身侧的位置空荡荡的,床单整洁如新。

陆翊白一整夜未归。

她从枕头下摸出手机,拨打陆翊白的电话。

依然是关机。

奇了怪,从昨晚起,打手机没人接,彻夜不归连一个招呼都不打,一点都不符合陆翊白平时的作风。

苏熙悦拧着眉,脸色纠结。

难不成公司有什么事提前回去了?

不对,如果是因为公事,他再晚也一定会和她打招呼,更何况现在已经天亮了。

难不成又是宋珂那个女人?

一想到宋珂,她脸色便冷了下来。

坐起身,抬手捂着心口。

那里涌动着一股怎么压都压不住的酸涩和妒火。

怎么好像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她的掌控,她烦躁地拨动头发,起身换好衣服离开房间。

陆翊白昨晚去了哪,她一定要调查个清清楚楚,不然她就要疯了!

她直接走向酒店顶层的经理办公室,推开门,对着里面的男人说:“三万块,我要昨晚505的监控。”

她知道这件酒店,底下不知道多少不干净的交易。

十分钟后。

苏熙悦从经理办公室走出,手里握着一个u盘。

她回到房间时,陆翊白已经回来了,脸色看起来不怎么好看,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地吸着烟。

“翊白哥。”苏熙悦神色如常地走过去撒娇,“你昨晚去哪了嘛,人家担心了你一整晚,这不,刚一睁眼就立马到处打听你去了哪。”

委委屈屈,娇娇柔柔的模样,是个男人都会忍不住软了心肠。

陆翊白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他天生喜欢保护弱小,最受不了女人在他面前的柔弱。

搁在以往,她摆出这副娇滴滴的样子,陆翊白一定会软了语气温柔的哄她。

但现在。

他却无动于衷地坐在那,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丢给她一句模棱两可的解释:“有点事耽搁了。”

“哦。”苏熙悦乖巧地靠在他肩侧,手指轻柔地沿着男人眼眶转着圈,“翊白哥,你昨晚没休息好么,黑眼圈好重。”

“没什么。”陆翊白推开她,站起身拿出电话,“我有笔生意要谈,你自己叫点早饭吃。”

他走向酒店另一间套房,关上门。

苏熙悦失望地看着他的背影,眸中怨色滚滚。

不一会儿,门内传来陆翊白和生意伙伴交谈的声音。

苏熙悦赶忙从沙发上起身,回到卧室里,打开笔记本电脑,浏览从经理那拿到的u盘内容。

随着视频画面打开,苏熙悦不断快进,很快,视频里出现了熟悉的身影。

现在的监控都有夜视功能,就算是漆黑的夜晚,里面的人在做什么也看的清清楚楚。

她一眼就认出,视频里扭动的男女是陆翊白和宋珂!

原来陆翊白失踪一晚上,真的是去找了宋珂那个贱人!

看着那些画面,苏熙悦一张脸惨白如纸,胸腔剧烈起伏着。

她关掉视频,脸色阴郁地坐在写字台前凝思。

陆翊白和宋珂一天不离婚,自己陆太太的身份就无法坐实,现在这样每天跟在陆翊白身边,活像个小三!

原本以为经过上次坠湖的事情,宋珂那个女人一定受不了提出离婚,没想到事情居然一直耽搁到现在,陆翊白这边,居然也对离婚这件事不闻不问。

这两个人,明明已经感情破裂,可是离婚的事,却谁都是只字不提!

现在,他们居然又睡在了一起!

照这样下去,他们这婚,不仅离不了,说不定连自己的地位都会受到威胁!

她很清楚,自己能和陆翊白发展到现在的关系,耗费了多少精力和算计,这一切她绝对不能拱手失去。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