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奈何情深,不入你心

更新时间:2021-04-11 12:48:08

奈何情深,不入你心 已完结

奈何情深,不入你心

来源:微阅云 作者:沐蜂儿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说到最后,林诺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冷然风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她听到他调笑道:“诺儿要是喜欢,下回我买回来就是,可……你好像在撒谎哦?”林诺当然没说实话,她向来对肉类不感兴趣,在这件事上花费时间,只能是为了他。林诺回头瞪了冷然风一眼,颊上红晕几乎蔓延到耳根。“你欺负我。”她娇嗔道。……你欺负我。这四个唯有在冷然风面前才会说的字,在林诺的梦中盘旋、盘旋,直到她感觉喉咙疼痛,在病床上缓缓睁开眼眸。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奈何情深,不入你心第6章试读

医生的脚步声离去,罗天翊满怀心事回到林诺身边。

夜已深,他守在病床边,思绪混乱地想着事情。

林诺的手机关机了,而他并不知道冷然风的电话,无从问起。空调的温度有些冷,他向前倾了身,给林诺掖高被子。

他以为,林诺这么好的人,就算不能富贵,也会被冷然风好好守护。可得了胃癌的她睡在这里,冷然风又在哪?

林诺刚才吃饭时,对冷然风的事总避而不谈,笑容中隐藏不住的是刻骨的伤感,酗酒的原因只能是因为他。

时差还没倒过来,一点困意也无的罗天翊,打开手机屏幕,搜索:冷氏集团。

占据第一条的,冷然风与安氏千金安妍的绯闻。页面里,两个人一同进出酒店的照片鲜明刺目。

疼痛有如针扎,密密麻麻在他的心脏深处逐渐明显。

林诺在被子里发出声响,微动的干裂的嘴唇里,隐隐吐露一个字。“渴……”

罗天翊倒了杯温开水,扶起她,将杯口抵在她唇上,轻声道:“林诺,喝吧。”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冷氏与安氏集团,全体员工都在暗地里议论,而议论的焦点,就是大清早占据各大报纸头条版块的信息:

一张照片,背景是冷氏集团总裁室,一男一女缠绵在办公桌前。透过宽敞的玻璃窗,清晰可见冷然风挺拔的背影,与安妍腰抵桌沿,双手拥着冷然风衣衫不整的模样。

甚至于有传言道,安妍怀上了冷然风的孩子,只差公布结婚消息了。

而他们昨晚在酒店门口碰面的照片也流传了出去。

冷然风捏紧手里报纸,猛地砸向地面,浑身散发的戾气让秘书不敢靠近,战战兢兢候在一旁。

集团股票在两个小时内涨停,在这时显然不宜澄清,否则冷然风的将被贴上花心形象。况且媒体还不知道,他已经成婚了。

他打电话给安妍,这回电话响了很久才接通。他冰冷地道:

“是你做的?”

安妍在医院里,手中拿着一纸怀孕证明,满面喜悦缓缓收敛。她握紧手心,抵下心慌,开口道:

“什么?”

她当然知道,冷然风指的什么。的确是她处心积虑安排的,从第一道绯闻开始。

冷然风的声音透着冷厉:

“别给我装傻,滚过来说。”

……

早晨的阳光有些刺目,安妍眯着眼,包里隐藏一张期望,弯腰坐进的士后座。

冷然风怒极的语气在耳边经久不散,安妍心一直跳着,直到快到冷氏集团,她才渐渐平复。

把手搭在小腹上面,又垂下,扬起惯用甜甜的笑容,推开门板,站在冷然风面前。

“风,让你等久了吗?我从医院……”

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安妍满是不可置信地抬起头,通红的眼睛止不住落泪。

她听到冷然风说:“从今往后,滚出我的视线。”

“你凭什么这么对我?就为了一个还没有证实的猜测?”

安妍捂住脸颊,声音有些歇斯底里。

冷然风道:“我不会放任枕边出现不可控的因素。我也许不爱林诺了,但决不会让除她以外的任何人,坐上她的位置。”

安妍身体颤抖着,眼泪决堤一般打湿了。

她听到冷然风拿起电话,冷漠的声音环绕进空气里:

“让保安过来,送安小姐离开。”

奈何情深,不入你心第7章试读

“风,你回来了。”

狭小的厨房里,林诺眉眼含笑,看向身后。

冷然风正斜倚在厨房门口,面带温情地注视着她。

好像这样一来,就能消除他一天下来的疲惫似的。

林诺穿着粉色围裙,手上带了一次性手套,正在为盘中鸡翅有序按摩,加速酱汁的吸收。

柔顺长发被她随意扎在脑后,贴垂脊背。干净白皙的侧脸展露在冷然风的视线里,让他嘴角也挂上笑容。

“我想你了。”

冷然风从背后搂住林诺,低下头,偏转吻上她的侧颊。

不等林诺回答,他又道:“你上班也累,怎么还做这些麻烦又费时的?”

林诺手上顿了顿,脸颊有些发烫。她垂下眼睫,微嗔道:

“还不是你说……公司的红烧鸡翅不错,我也想试试。白天研究了食谱,买菜时想起来,就……买来做了。”

说到最后,林诺的声音小了下去。因为冷然风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

她听到他调笑道:

“诺儿要是喜欢,下回我买回来就是,可……你好像在撒谎哦?”

林诺当然没说实话,她向来对肉类不感兴趣,在这件事上花费时间,只能是为了他。

林诺回头瞪了冷然风一眼,颊上红晕几乎蔓延到耳根。

“你欺负我。”她娇嗔道。

……

你欺负我。

这四个唯有在冷然风面前才会说的字,在林诺的梦中盘旋、盘旋,直到她感觉喉咙疼痛,在病床上缓缓睁开眼眸。

泪水早已淌湿枕头,窗外灰蒙的天空映入她的眼帘,驱散梦境最后的黑暗。那盘旋的声音渐渐将她带入的,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风。”她开了口。

罗天翊直到天快亮时,才允许自己伏在床边休息一会儿,此时听到林诺不大的声音,立刻醒了过来。

“林诺,你醒了?”

他连忙起身,伸手搭住林诺肩头,看向林诺的目光中,夹杂着惊喜和担忧。

病房里的消毒水气味弥漫空气,林诺不禁蹙起眉心,只觉恶心泛上胸口。她想离开,越快越好。

林诺点了点头,起身道:“谢谢你,天翊。”

是谁将她送来医院,又守了她一夜,答案不言而喻。

自从父母出车祸身亡,她便对医院有了恐惧。

她闭起眼,缓解酒劲过大残留的头疼与晕眩。罗天翊说了好几句话她也没能听进去,只记得一句:醒了就好。

林诺睁开眼睛,看向他,勉强扬起笑容。

罗天翊垂在身侧的右手握紧,浓密眉毛稍敛,同林诺对视的目光中,分明有万千言语要说。

他欲言又止地问道:“带药了吗?医生……昨晚起就没见你服药,陈医生让我叮嘱你,免得病情加重。”

林诺默不作声地看着他,只淡淡回了一句:

“我知道了。”

罗天翊面色变得凝重。他太了解林诺的性格,这种反应,隐藏的是抗拒。

林诺穿上鞋,背上小包,就要朝门口走去。

罗天翊抓住了她,疾声说:

“你现在必须住院,你知不知道?”

林诺停下脚步,看着密闭的门,白色的油漆仿佛变作烈阳,刺伤了她的眼睛。

她挣脱开罗天翊的手,哑声道:

“我要见他。”

固执而平淡的言语,止住了罗天翊的悲怒。

她口中的他,没有第二个人。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