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你是一场悲伤的梦

更新时间:2021-03-30 17:59:50

你是一场悲伤的梦 已完结

你是一场悲伤的梦

来源:微阅云 作者:香香公主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沫沫,你流鼻血了……”乔伊沫抬手一摸,摸到了满手的血。大量的鼻血,突然汹涌无比的流了出来,很快就染红了乔伊沫的下巴和衣服。她看着指尖的猩红,眼前一黑,沉沉的晕了过去。再醒来时,乔伊沫在医院。傅辞言坐在床边,脸色发白,向来干净光洁的下巴上还生出了胡茬。乔伊沫心里奇怪,她动了动身体,想坐起来,但浑身无力。傅辞言扶起她,垫好枕头,然后看了看乔伊沫,轻声道:“宫慕琛……知道你没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是他让别的男人碰你

冷……

无穷无尽的冷。

乔伊沫感觉自己的身体被浸在冰水里,寒意从四面八方涌来,浸入她的骨头里。

“沫沫!”有人抱住了她,怀抱温暖,“沫沫!”

乔伊沫动了动睫毛:“慕琛……”

慕琛,是你回来找我了吗?

“沫沫……”有人温柔的抚摸着乔伊沫的脸。

“咳——”乔伊沫深吸了一口气,咳嗽着睁开眼。

慕琛……

但入目的,并不是宫慕琛的脸,而是傅辞言,她大学的学长。

“沫沫,你怎么样?”傅辞言搂着乔伊沫,浑身湿透。

乔伊沫看了看周边,他们还在那个湖边,是傅辞言跳下湖,将她救起来的?

“我没事……”

傅辞言心疼地看着她,伸手想碰乔伊沫的脸,被乔伊沫偏头躲开。

“没事就好。”傅辞言黯然收回手指,“走吧,我们离开这里。”

他扶起乔伊沫。

乔伊沫抬头,留恋的往宫慕琛的别墅看去……哪怕到了现在,她还是舍不得。

她还是忘不掉,她与宫慕琛相爱时的点点滴滴。

“宫慕琛走了。”傅辞言说,“乔薇薇怀孕了。”

乔伊沫猛然一惊,失声道:“你说什么?”

傅辞言一字一字,清晰用力的告诉乔伊沫:“乔薇薇怀孕了,宫慕琛要娶她,你之前一直不愿意离婚,所以宫慕琛才要你死。”

乔伊沫摇头,不肯相信。

“沫沫,你难道就不怀疑,为什么你在宫慕琛的别墅里,还能被人下药,不知不觉的在床上塞一个陌生的男人吗?这事情,如果没有宫慕琛的允许,可能吗?”

“不,你骗我!”乔伊沫眼睛通红,泪水一下子就涌了出来,“你骗我!”

宫慕琛不会这样做的,就算要她死,也不会同意让别的男人上她的床。

他明明……

不,他已经失忆了,不爱她了。

“你骗我……”乔伊沫苍白地喃喃道,膝盖一软,她直直的跪在地上,“骗我……”

哪怕是她被扔进湖里的时候,也没有现在绝望。

傅辞言抱住她:“沫沫,你跟我走吧……沫沫,你怎么了?”

乔伊沫呆愣愣转了转眼珠。

“沫沫,你流鼻血了……”

乔伊沫抬手一摸,摸到了满手的血。

大量的鼻血,突然汹涌无比的流了出来,很快就染红了乔伊沫的下巴和衣服。

她看着指尖的猩红,眼前一黑,沉沉的晕了过去。

再醒来时,乔伊沫在医院。

傅辞言坐在床边,脸色发白,向来干净光洁的下巴上还生出了胡茬。

乔伊沫心里奇怪,她动了动身体,想坐起来,但浑身无力。

傅辞言扶起她,垫好枕头,然后看了看乔伊沫,轻声道:“宫慕琛……知道你没死。”

乔伊沫僵住,忍不住卑微问道:“那他有没有……”

“他说下次见面,一定弄死你。”

一句话,将乔伊沫内心所有的期盼通通踩碎。

“沫沫……”傅辞言不顾乔伊沫的回避,强迫的握住了她的手,“我对你的心思,不比宫慕琛少。现在他既然不爱你了,那你跟我走,好不好?我们隐居,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乔伊沫摇头,用力抽出手。

“对不起,我……”

“你没多少时间了!”傅辞言忍不住道,“你知道你快死了吗?”

乔伊沫愣住:“你说什么?”

傅辞言道:“你患上了急性白血病,症状发作得很快,最多还有半年。”

乔伊沫彻底的呆住,她捂着自己的口鼻,想起昏迷前那大量涌出的鼻血。

“沫沫,现在,只有我能救你。”傅辞言握紧她的手,“我会给你找到合适的骨髓,最好的医生,我会救你,也只有我,才能救你!你跟我走,好不好?”

你快死了

乔伊沫用力的,把手抽了出来。

“你的心思我知道,但我的答案,也不会变。”乔伊沫盯着床单,“对不起,我不能,也不会跟你走。”

傅辞言表情瞬间就僵了。

乔伊沫低着头:“对不起。”

过了很久,傅辞言才回了一句没关系。

乔伊沫下午就做了更加细致的检查,医生说她的情况很不乐观,而且急性白血病就算换骨髓,复发的几率也很高,让乔伊沫调整好心态,好好面对剩下的日子。

乔伊沫听完,心里竟然格外的平静。

反正她的生活里,已经什么意义和希望都没有了……病死了,又怎么样呢?

不过,这样一想,宫慕琛忘记了她,也不算是坏事。

至少,她死掉的时候,宫慕琛不会因为她难过了……

乔伊沫心里这样洒脱的想着,可脸上却落满了泪水。

她只在医院住了两天,就匆忙出院。

她已经想好了,回去收拾好东西,从宫慕琛的别墅里搬出来,离婚,然后找一个安静的地方,独自消失掉。

乔伊沫牢牢记得宫慕琛平时的工作时间,她特地在宫慕琛不在的时候,回到别墅去。

别墅里的佣人是宫慕琛身边的老人,乔伊沫和宫慕琛在一起多年,别墅里的佣人待乔伊沫也十分的好。

就算后来与宫慕琛闹掰,他们也从没给过乔伊沫不好的脸色。

但这次乔伊沫敲开别墅大门后,开门的佣人却黑着一张脸,叫她赶紧滚!

乔伊沫愣了一下。

佣人对着她不断挤眼,乔伊沫刚反应过来,转身要走时,乔薇薇的声音忽然响起。

“是谁呀?”乔薇薇说话调子软软的,带着一种刻意的天真温柔,她慢慢走近,露出了那张和乔伊沫有六七分相似的脸。

“没……”

“哎呀,是伊沫姐姐啊。”佣人话没说完,就被乔薇薇看到了,她一把推开佣人,“快进来说话。”

“不用了。”乔伊沫拒绝。

乔薇薇这女人心机厚重,手段层出不穷,乔伊沫在她身上吃过好几次亏,现在自己快死了,更不想再和她有任何接触。

“等等!”乔薇薇直接拉住她,“你吃午饭了吗?留下来吃顿饭吧。”

她说着,硬是把乔伊沫拉进了屋子里,然后一副女主人的口气的命令佣人去准备午餐。

“伊沫姐,来,你跟我去看看我和慕琛的婴儿房……”

婴儿房三个字,狠狠刺痛了乔伊沫的心。

她和慕琛,原本也是有孩子的,如果不是那场车祸留下的后遗症……

上楼以后,路过卧室,乔伊沫看到里面已经被整个搬空,连地板都撬起来了。

“这个啊……”乔薇薇异常主动的解释,“是慕琛说卧室被贱人弄脏了,所以要全部重新装修,免得脏到了我的脚。”

乔伊沫捏紧手指,冷笑道:“那你们何不直接搬走?”

乔薇薇笑嘻嘻道:“我喜欢这里啊……”

乔伊沫笑起来:“哦,原来你就这么喜欢我住过的地方?你知道吗,你现在站的走廊,你要带我去的婴儿房,包括厨房,客厅……这里的每一个地方,我和慕琛,都睡过!”

乔薇薇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冷了。

乔伊沫一步逼近她,冷冷道:“你以为你换一张和我相似的脸,你就赢了吗?我告诉你,你现在拥有的,不过是我不要的!不是你把我挤下去了,是我不要了!我施舍给你!”

“乔伊沫!”乔薇薇愤怒的一巴掌扇过来。

乔伊沫轻松躲开,冷眼看着她:“乔薇薇,我警告你,以后少来我面前碍眼,要不然,我可不会对你手软!”

乔薇薇狠狠瞪着她,突然间又笑了起来。

“乔伊沫,你还记得你那个因为后遗症流掉的四个月大的孩子吗?”乔薇薇笑道,“不是因为后遗症流产,是我给你下了药,还有你流掉的那个孩子尸体,被我拿去喂狗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