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你与月色皆过客

更新时间:2021-04-02 14:18:19

你与月色皆过客 已完结

你与月色皆过客

来源:微阅云 作者:夏小霜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我们以前,的确是夫妻。”贺闻朝几步走到床边,将顾汐月放在柔软的被子上。他俯下身体,目光暗如深海。“是吗?”顾汐月天真好奇道,“那我们做夫妻多久了?我好像认识你很多年了……”“对,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贺闻朝手指落在顾汐月的领口上,轻轻拨开,“我们之前有很多故事,今晚,我会用另一种方式,帮你慢慢回忆。”衣带随之也被拉开,层层衣衫落在地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避子药-夏小霜

顾汐月闭上眼:“所以,你是来杀我的吗?”

陆婉儿眼底明晃晃的闪过杀意,脸上却没有显露,而是道:“不,我不想杀你,你死了对于你来说反而是解脱,我只是来给你药。”

她拿出一个白玉瓶,放在顾汐月床边:“这是避子药,只要你吃下这个,你就不会怀孕。”

顾汐月没动:“你为什么给我这个药?”

“为什么?理由还不明显吗?我是皇后,陛下的长子,只能我来生!”陆婉儿眼里流露出恨意,“而你,休想和我抢!”

顾汐月拿起药瓶,没有说话。

陆婉儿该说的说完了,慢慢站起身来。

“药我给你了,吃不吃,看你自己。”陆婉儿道,“不过就算你真的怀上了,我也不会允许你把孩子生下来的,所以,你自己想清楚了。”

陆婉儿理了理裙摆,准备走。

拉开门时,她忽然道:“顾汐月,我知道你没有失忆。”

陆婉儿回过头:“所以你应该知道,我说的事,都是真的。你如果想要以后的日子少一点痛苦,我还是劝你,早点去死。”

顾汐月握紧了药瓶,仍旧没有回应。

她的确是没有失忆,也许是她执念太过,御医给她用了药,催眠洗脑,让她失忆之后,她自己很快重新想起了一切。

她记得自己被剖腹取子的痛苦,也记得目睹孩子被扔进火坑的巨大痛苦,还记得贺闻朝残忍看着她的目光……所有的所有,她都记得。

顾汐月慢慢闭上眼,但她还是万万没想到,她的父母亲人,竟然都死于贺闻朝之手。

原来贺闻朝根本就不是因为她背叛过而恨她,而是从一开始,就厌恶她。

之前数年的恩爱过往,不过一场骗局。

难怪,难怪仅仅因为一个误会,贺闻朝就要折磨她至此,他恐怕早就恨她入骨了。

再回想起自己对贺闻朝死心塌地的样子,顾汐月只觉得无比可笑。

……

顾汐月一夜没睡,而就在第二天的晚上,贺闻朝来了。

太监通报时,顾汐月正在看话本,她握着书的手指瞬间狠狠捏紧,好几个呼吸之后,才慢慢放松下来。

脚步声渐渐靠近,贺闻朝进来了。

顾汐月闭上眼,再睁开时,眼底只有干净茫然。

她好奇的看向门口,瞧见了缓步走入内室的贺闻朝。

贺闻朝仍旧是满脸的冷色,眸色幽暗,隔了一点距离,不动声色地盯着顾汐月看。

“我以前一定认识你吧?”顾汐月欢喜的跳下床,撑大了那双明亮湛透的眼睛,“我感觉你好熟悉,我们之前……”

顾汐月试探性地摸了摸贺闻朝的脸。

“我们之前,是夫妻吗?我记得,我们好像拜过堂。”

贺闻朝垂着眼,目光幽暗,盯着顾汐月,半响未语。

顾汐月似乎有些尴尬,她放下手:“对不起,可能是我记错了,我失忆了,过去的事情我什么都……啊!”

她话没说完,突然就被贺闻朝打横抱起。

“我们以前,的确是夫妻。”贺闻朝几步走到床边,将顾汐月放在柔软的被子上。

他俯下身体,目光暗如深海。

“是吗?”顾汐月天真好奇道,“那我们做夫妻多久了?我好像认识你很多年了……”

“对,我们认识很多年了。”贺闻朝手指落在顾汐月的领口上,轻轻拨开,“我们之前有很多故事,今晚,我会用另一种方式,帮你慢慢回忆。”

衣带随之也被拉开,层层衣衫落在地上。

顾汐月闭上眼,忍着心里的抗拒和愤怒,抱紧了贺闻朝的腰。

她必须要先忍耐,没准备好之前,她不能对贺闻朝动手,如果暴露了自己恢复记忆的事,贺闻朝一定会加倍折磨她。

所以,她必须要先装傻,再找机会,杀了贺闻朝。  

你算计我-夏小霜

顾汐月没有吃陆婉儿给的药,她知道陆婉儿一定没安好心,不论陆婉儿的目的是什么,这个药吃进肚子里,对顾汐月一定百害无利。

贺闻朝连续留宿了两夜,第三天突然有事出宫,才没再来临幸顾汐月。

因为贺闻朝接连的临幸宠爱,现在顾汐月的冷宫,反而成了最热闹,最被人看重的宫殿,每天宫人来往,往里运着各种珍稀物品。

连顾汐月的一日三餐,也变得更加精致繁复,与她之前养伤时的待遇天差地别。

可顾汐月没有丝毫喜悦之感,她反而觉得恶心。

因为这一切,都将是用她的孩子来换的。

贺闻朝宠幸她,对她的好,不过是为了让她生个孩子出来,然后方便他更加残酷的折磨她。

现在吃到嘴里的,根本不是什么可口糖,而是裹着糖霜的砒霜。

是最致命的毒药。

贺闻朝一出宫就是三天未归,顾汐月从太监总管口里得知,贺闻朝还要再等几天才能回宫,于是她以无聊的名义,把陆婉儿约到了宫里喝茶。

贺闻朝宠爱顾汐月这几日,陆婉儿每天都恨得咬牙切齿,做梦都想把顾汐月撕成碎片,拿去喂狗。

现在面对着顾汐月,她哪里还喝得下去茶,指甲狠狠掐着手帕。

“我们合作吧。”顾汐月把浓茶往陆婉儿手边推了推,“我想要离开,你想要独占贺闻朝,我们可以互相配合。”

陆婉儿强忍着恨意,端起茶一口喝光。

那茶又苦又涩,味道十分奇怪。

“这是药茶。”顾汐月解释说,“贺闻朝送来的,说是可以调养身体,滋补气血。”

陆婉儿心里嫉妒,于是故意嫌弃道:“真是难喝。”

顾汐月笑了笑,又给陆婉儿倒了一杯茶,轻声说:“过两天贺闻朝回来的时候,我会和一个侍卫欢好,让他亲眼目睹,到时候他一定十分愤怒,要将我再次打入地牢……”

顾汐月把浓茶端起来,送到陆婉儿手里。

“等我入了地牢,还麻烦皇后娘娘偷偷送我出宫。”

让贺闻朝亲眼看到自己再次被他最爱的女人欺骗,这是陆婉儿求之不得的事情。

她接了茶,故作淡定的喝了一口,悠悠道:“可你不是一心想死吗?怎么又要出宫?”

顾汐月眨眨眼:“没死过之前,我以为死亡不过那么回事,可经历了几次濒死时刻以后,我觉得,还是活着好。”

她也端起一杯茶,举起茶杯,做出碰杯的动作。

“怎么样皇后娘娘,你若是同意,那我这就去挑选合适的侍卫了。”

陆婉儿与她碰杯:“好,我答应你。”

碰完杯,两人各自喝光杯子里的茶。

等看到陆婉儿吞咽的动作以后,顾汐月又拿起一旁的漱口杯,把口里含着的茶吐出来。

陆婉儿心里奇怪:“你怎么把茶吐了?”

顾汐月擦了擦嘴角,淡声说:“因为这根本不是什么滋补的茶,而是你之前给我的避子药,我把它化在茶里了,化了一整瓶。”

“什么?”陆婉儿大惊,猛然起身,抠着喉咙,想要把那茶吐出来。

可她已经吃进肚子里,吐不出来不说,药性也已入体。

顾汐月静静看着她慌张愤怒的表情,说道:“这根本不是什么避子药,而是毒药吧?陆婉儿,你想杀我,对吗?”

“顾汐月!”陆婉儿吐不出药,怒火滔天,抓起茶几上的茶壶,狠狠砸向顾汐月,“你敢算计我!”

顾汐月躲开茶壶,远远站在一旁,神色冷漠的看着愤怒发狂的陆婉儿。

“我会让你不得好死的!”陆婉儿脸色阴狠,“我一定要把你碎尸万段!”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