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今生与你不相见

更新时间:2021-04-05 18:11:42

今生与你不相见 已完结

今生与你不相见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在一边的白星雅听罢,内心已是嘲讽千遍万遍,红烧肉?那又怎么样,想要诱惑她过去吃饭么?白星雅知道莫荒年是故意而为,内心更加的嘲讽,是让他对自己那么有信心,自以为她会为了他和丁蕊而吃醋?那是不可能的!她仍面无表情的坐着。她就不信,莫荒年不放她走,能这般的忍耐她!“吃饱饭之后,来帮我推推后背吧,这两天工作繁重,后背有些酸痛。”莫荒年再次放出了一句刺激白星雅的话。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今生与你不相见第15章试读

白星雅的心脏好似是被人扎了一刀似的,她呼吸困难,脾气暴躁了起来,“滚开,你现在最好不要惹我。”

“滚开?我可是这里未来的女主人啊,你是谁,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丁蕊凑到白星雅的耳畔挑衅罢,便捂着嘴笑着走到了饭厅。

“少爷,到点用餐了!”管家提醒莫荒年道。

莫荒年用干毛巾一边擦拭头发一边走了下来,见白星雅还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他不悦,“叫吃饭了,你没听到吗?”

“我不想吃。”白星雅的丧子之痛还未平息,被丁蕊这么故意兴风作浪,她不得不说,丁蕊的目的达到了,现在的她,根本别的心思。

“起来,吃饭!”莫荒年厌恶她的忤逆与抗拒,语气带着命令的意味。

“我说了我不想吃。”

“跟我玩绝食?你玩得过我吗?”

白星雅轻蔑且意味深长的说道,“嘴巴长在我的脸上,我说不吃,谁都逼我?就像是手长在你身上一样,你要变成刽子手,没人拦得住你。”

“你!”莫荒年知道白星雅是在责怪他放弃孩子的这件事,但他无心解释,破罐破摔,“呵,随你吧!”

莫荒年对白星雅的耐心再次减去了几分,他不知道,他为何还要对这个女人心存一丝希冀?

莫荒年来到饭桌边,丁蕊已经为他夹好了饭菜,红酒也小斟了半杯,笑意盈盈,“荒年,来,我们喝一杯。”

她媚眼如丝,端着红酒杯,深情的凝望着莫荒年。

莫荒年的表情没有任何的波澜,他轻轻的碰了碰丁蕊的酒杯,在仰起下颌饮酒之时,余光悄然的瞥到那个女人真的就像是一尊石像似的坐在那里。

“多吃这个,我知道你爱吃。”莫荒年忽然抓起了筷子,为丁蕊夹了两块红烧肉,语气突变宠溺与温柔。

红烧肉?她不爱吃啊,谁爱吃啊!丁蕊看着碗里油腻的肉块,她的脸上不敢表现半分的抗拒,“好,我多吃。”

“张嘴。”莫荒年已然是又夹起了一块红烧肉,递到了丁蕊的嘴边。

丁蕊一万个不愿意,但她知道这是一个能在白星雅面前跟莫荒年秀恩爱的好机会,豁出去了。

“啊——唔,好吃,荒年,你真好!”丁蕊做出一脸满足的样子。

在一边的白星雅听罢,内心已是嘲讽千遍万遍,红烧肉?那又怎么样,想要诱惑她过去吃饭么?

白星雅知道莫荒年是故意而为,内心更加的嘲讽,是让他对自己那么有信心,自以为她会为了他和丁蕊而吃醋?

那是不可能的!她仍面无表情的坐着。她就不信,莫荒年不放她走,能这般的忍耐她!

“吃饱饭之后,来帮我推推后背吧,这两天工作繁重,后背有些酸痛。”莫荒年再次放出了一句刺激白星雅的话。

推背算是两个亲密的人之间的触碰了,一般只有情侣或者夫妻才会跟对方这么做。

“推后背,好啊,让你试试我的手艺,我有一瓶进口的精油哦,涂精油推背,可是要脱衣服的。”

今生与你不相见第16章试读

丁蕊顿时兴奋了起来,莫荒年今天这么这么粘她呢,先是关心她,再是故意创造两人相处的机会?

“随你。”

“那快吃吧,吃饱了我就赶紧帮你。”丁蕊已经迫不及待了。

莫荒年一边若无其事的吃着饭,一边用眼角的余光去注意着白星雅那边的一举一动。

白星雅竟别过脸来,姿态冷然!

莫荒年瞬间感觉自己做的这些事情,跟那些讨主人欢喜的宠物没两样!

明明他是高高在上的,为什么现在为了这个白星雅,他想尽办法都得不到她的一丝注意?

莫荒年挫败不已,更多的是感到被白星雅的这种无视羞辱到的愤怒不已,他倏然摔筷子起身走到白星雅跟前。

“你笑什么?”

“我笑你吃着饭好端端的说什么推背,你跟她的对话,有点像出来的社会女跟客人似的。”

“白星雅!”莫荒年被白星雅的这个形容给气得肺都炸裂了,他强忍着自己的怒气,想到她身子虚弱,刚做完手术不便动怒,便隐忍着不对她发脾气。

可恶的女人!

“你吃不吃饭都好,饿死你也罢,你不吃是吗,那就最好一辈子不吃,因为你还要被我关在这里一辈子!”

莫荒年转身离开,一脚踹开了别墅的大门。

丁蕊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赶紧追着莫荒年出去,“荒年,你怎么走了,不吃了吗?”

“别跟着我!”莫荒年震怒的甩开了丁蕊抓住他手臂的手。

“你到底怎么了?”丁蕊搞不清楚为什么莫荒年变了,突然变得这么的喜怒无常,冷峻的脸犹如撒旦的面孔。

“你先回去吧。”

“你这是赶我走吗?可我饭都还没吃完呢。”丁蕊可怜兮兮的乞求道,她不是在乎那顿饭,而是在乎,白星雅都没走呢,她凭什么先走?

莫荒年心浮气躁,没有耐心理会丁蕊,上车便绝尘而去。丁蕊着急,追上去好几步,莫荒年都没有要停车的意思。

她将自己的鞋子脱了下来,往莫荒年的方向狠狠的扔去。

别墅里。

白星雅见莫荒年和丁蕊都离开了别墅,她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往饭厅那边望去。

只见那些仆人已经将饭菜都尽数倒去!

她扶着沙发,有些疑惑的问道,“这些菜他们都还没吃呢。”

“少爷这个样子是不会回来的,不倒了留着喂老鼠吗?”仆人给了她一个鄙夷的眼神,脱下了围裙撞开了她的肩膀,也离开了别墅。

别墅里就剩下白星雅一个人。

她扶着餐桌,站在那里感到羞辱万分。不仅是莫荒年和丁蕊那样的厌恶她,连莫荒年家里的仆人都是这副嘴脸,她嗤笑一声,摇了摇头。

也罢,不吃也死不了,最好是死了,就不用再想起痛失孩子的伤痛。

白星雅正想移开脚步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头没由来的疼痛,她扶着沙发赶紧坐下来。

她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却是热的滚烫?

白星雅感觉喉咙干涩,正想起身去寻水喝之时,却忽然眼前一黑,重重的栽倒在了地上。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