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从此相逢是路人

更新时间:2021-04-12 15:38:59

从此相逢是路人 已完结

从此相逢是路人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呵呵。”他突然冷笑几声,“所以,就算姓戴的那畜生再怎么蹂躏你欺负你,你仍旧不肯让我来好好爱护你对么?”霎时间,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像是个透明人。原来他一直都知道的,原来这五年,他未曾减少过对我的关心。感动溢上心头的同时,羞愤让我恨不得钻进地洞。“对不起。我们始终不合适。求你,放我走。”我央求的目光,明显惊起了他眸底的平静。可转瞬却又如死一般沉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透明人-豆豆

我不知道他到底在我身上发泄了多久。

迷迷糊糊间,只听到他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将衣衫不整的我一脚踹下车,随即驱车而去。

而老天爷偏偏那么不长眼,狂风大作的傍晚,我瑟瑟发抖一脚深一脚浅的走在寒风中。

倾盆大雨让我全身湿透,冷,好冷啊。

额头上的伤口好像裂开了吧,酸涩的雨水搅进我的肉里,可我突然就不疼了,因为已经麻木了啊!

这浑黑的雨夜,我形单影只在这荒郊野岭。

越来越沉重的眼皮压抑着我的神经,可来自内心深处的一个声音不断提醒我,“慕苏云你特么不能死!“

突然,透过这厚重的雨雾,前方闪现一抹刺眼的强光。

穿破耳膜的一声“吱——”急刹车,一辆豪车闪现在我眼前,可奈何我就像是突然触电般,毫无意识的摔倒在地。

朦胧中,我似乎听到某人在呼唤我的名字。

…………

刺眼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我的眼里,我下意识伸手去遮挡。

“苏云~你醒了?”

我循声望去,不料却看到了他——欧阳锋。

周身是单调而不失高贵的暗灰色系列装潢,古朴典雅的空间设计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我立即反应过来,这是他家。

“谢…谢你救了我。”

我盯着他的侧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他的帅气带着点女子的阴柔美,不同于戴辰樾的刚毅冷峻,他们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可他们却是辈分上的叔侄关系。

他为我倒了一杯水,动作之中尽显雍容华贵。

我只好顺从他的旨意,不敢有丝毫造次。

因为我一直都知道,他有偏执症。

“苏云,你说,我哪点比不上姓戴的。”

我抿了一口接一口的水,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我在跟你说话。”

他突然挑起我的下巴,威严的模样让我不禁全身紧绷。

奈何,在这场单方面的恋情里,他始终偏执得不可一世。

哪怕五年过去了,他还是这么令我害怕到全身颤抖。

“你…哪儿都比他好。”

迫于压力,我不得不偏向他。

他好看的嘴角扬了扬,狐媚的眸子里透出一抹精光,“那么,又是五年过去了,我再问你一次,你选择谁?”

他尖锐的声音回荡在我的大脑。

我不想刺激他,可是我更加不想欺骗他啊!

寂静一时间被拉长,他将我的眸子牢牢捕捉住,恨不得将我揉进他的骨血。

我抖动着嘴唇,缓缓一句,“对不起,欧阳峰,我还是那句话,我对你没感觉。”

哪怕接下来等待我的是凌迟处死,可我依旧不想违背我的心。

“呵呵。”

他突然冷笑几声,“所以,就算姓戴的那畜生再怎么蹂躏你欺负你,你仍旧不肯让我来好好爱护你对么?”

霎时间,我觉得自己在他面前像是个透明人。

原来他一直都知道的,原来这五年,他未曾减少过对我的关心。

感动溢上心头的同时,羞愤让我恨不得钻进地洞。

“对不起。我们始终不合适。求你,放我走。”

我央求的目光,明显惊起了他眸底的平静。

可转瞬却又如死一般沉寂。

“好,好。”

他似笑非笑的表情,总是让我不寒而栗。

他拍了拍手,叫人将我送走。

出了他这城堡,我长舒了一口气。

只是我听不到,里头传来的噼里啪啦古董瓷器碎一地的声音。

我冒着阳光,迈开腿朝前走。

即使此刻,我根本无家可归,我也不知道前方在何处。

“呕~”

胃里突然传来一阵不适,我赶忙扶住一旁的墙根,稀里哗啦吐了起来。

只可惜胃里什么也没有,吐出来的只有酸水而已。

此时,眼前突然出现一辆车,我一边捂着嘴,一边朝车子摇手。

“去附近的医院。”

大脑晕晕沉沉的,胃里也难受的厉害,我觉得,有必要去检查一下。作为一个怕死的人,我首先必须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危才是。

只是这一去,居然让我的余生,如此艰难。

做人,不能太自私-豆豆

给我看病的医生是一位看上去上了些年纪的女士。

她问我哪里不舒服,我说哪哪都不舒服。

干脆,做了一套全身检查。

可各项结果显示,我并无大碍,不过就是有点皮外伤。

但有一项,却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彩超——一个月零十天。

并且,胎像十分不稳定,那医生警告我说,绝对不能再有激烈的房事运动。

从里头出来,我浑浑噩噩的靠在椅子上,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伸手就给了自己一巴掌。

“嘶~”

这触目惊心的疼警示我,我真有了戴辰樾的孩子!

可你来的怎么这么不是时候啊。

手掌抚上肚子的那一刻,我的心情异常焦躁。

我该怎么办,是该立刻跟戴辰樾离婚,然后将孩子偷偷生下来,还是跟他说好话,不要离婚了?

各种各样的处理方式飘过我的脑际,然而没有一种是打掉孩子。

我痛苦的抱成一团,用力扯着自己的头发。

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还是说,你故意赐予我这个孩子,是要我去挽回这段破碎了的感情?

我木讷的掏出手机,拨通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有什么事?”

他沉闷不耐烦的声音响起。

我顿了顿,压低了声音道:“你在哪里,我想约……”

“别跟我耍什么花招,老子没空,嫣然需要我!”

仅仅是透过屏幕,我都能感觉到他的滔天怒意。

“我才是你明媒正娶的妻子!戴辰樾我们还没离婚!”

我暴怒,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疯女人。”

“嘟嘟嘟……”

他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

任凭我再怎么嘶吼,那边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心还是好痛啊……

模糊的视线里突然出现两个人影,还未等我反应过来,身体已经被架了起来,被拖着朝前走。

我吓得不轻,下意识去护住我的肚子。

看模样,不像是绑架,反倒是将我绑去见某一个人。

索性,我不反抗好了。

“医生,就是她,她就是我的大女儿,你赶紧给她检查下肾脏适配程度,可以的话赶紧动手啊,我二女儿这耽搁不起!”

我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向这个生我养我的父亲。

他居然要拿走我的肾?换给床上那个装病的女人!

衣冠禽兽!你不配做我的父亲!

“慕先生,这个二小姐不是你的女吗,肾脏匹配源必须是要相似度特别高的……”

“闭嘴!叫你怎么做就怎么做!”

戴辰樾开口怒喝一声,又赶紧小心翼翼护住怀里的佳人。

我苦笑一声,慕嫣然这么烂到渣的伎俩,难道你们这一大帮子人都是瞎的么?

“你凭什么要拿走我的肾!”

我趁左右保镖毫无防备,大力甩开他们的束缚。

命运虐我千百遍,我待命运如初见。

我昂首挺胸走近那对众人眼里的“金童玉女”,指着戴辰樾的鼻子说,“我慕苏云这辈子真是瞎了眼,看上你这么个人渣!”

“啪!”

他像是用尽毕生气力,给了我一巴掌。

“呵!”

“愣着做什么,赶紧把她抓起来,做手术!”

他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怀里的女人更是嚣张跋扈。

我伸手摸了摸肚子,此刻我突然好想活生生掐死他啊,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禽兽不如的爹!

眼泪酸涩到要命,我抬手去擦,可怎么就越擦越多啊!

“你捐一个肾又不会死,可是嫣然已经快不行了,做人,不能太自私。”

我再次被保镖束缚,可愤怒已经彻底侵袭掉我的大脑,“她完全是装的!但我真恨不得她去死!”

“啪!”

“畜生!”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