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别离后,不复相见

更新时间:2021-04-04 15:25:54

别离后,不复相见 已完结

别离后,不复相见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你的孩子去了该去的地方,倒是你,现在不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么!”男人的语气中,有着两个人之间明白的话题,如此明显毫不掩饰。“哈哈哈!”突然间,陆珂跟发了疯似的,开口疯狂的大笑,她空洞的双眼溢出来的满是绝望。如果他们之间的相遇注定是一场悲剧,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相认!“历郴昀,为何你的爱是这样的善变,是不是爱上一个人,忘记一个人对你来说,都是轻而易举?”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别离后,不复相见:该走的留不住!

可陆珂到现在都还没有恢复过来,在这个世上,本来唯一的希翼就只有这个宝宝了,如今孩子也没了!

“是不是历郴昀让你们这么做的?你让他过来,我要见他!我要见他!”

“陆小姐……”对方难以开口,眼神有着闪躲,“厉先生吩咐让我们好好照顾你,你现在情绪很不稳定,好好休息,厉先生会过来的!”

“呵!”陆珂冷哼一声,心在彻底的哀凉,双眼看着窗外,空洞无比,“他说的过来,是来替我收尸么?”

说完这话,她才发现自己说错了,因为她现在不能死,在陆西西没拿到自己的心脏前,怎么会舍得让自己死!

医院外面,呼啸而至的跑车在医院大门口传来一阵刺耳的声响,转而下来的一个男人急冲冲的到了病房区。

“嘭!”

病房门被猛力一下子推开。

而后砰的被甩上,历郴昀的脸色铁青,看着支起身子的陆珂,走了进去,猝不及防中,伸手迫使陆珂对上自己的眼睛。

女人那双水眸中,有太多的情绪。

“我的孩子呢?历郴昀!”

男人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一下子甩开自己的手,落日的余晖洒进来,映衬的他侧脸越发冷毅,双眸中只有无比的阴寒,他对她当真一丝感情也看不见。

“你的孩子去了该去的地方,倒是你,现在不该做自己应该做的事么!”

男人的语气中,有着两个人之间明白的话题,如此明显毫不掩饰。

“哈哈哈!”

突然间,陆珂跟发了疯似的,开口疯狂的大笑,她空洞的双眼溢出来的满是绝望。

如果他们之间的相遇注定是一场悲剧,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相认!

“历郴昀,为何你的爱是这样的善变,是不是爱上一个人,忘记一个人对你来说,都是轻而易举?”

“忘记一个人并不难,前提是并没有爱上对方!”

陆珂听见他的回答,嘴角勾起抹嘲讽,所以说,以前的幸福,都是自己的错觉,事实上只证明了她是一个傻瓜而已。

“别在这自怨自艾了,快点收拾跟我回去!”

历郴昀站在她面前,多留一会儿便觉的陆珂在消耗他的时间,气焰上来旁人不容忽视。

“我还回去做什么?反正都是等死,让我在医院舒服的死去不好吗。”

陆珂看着他,口气已然没了刚才的激烈,平静吐出,缓缓的靠着枕头闭上眼睛。

她的长发洒在纯白上,那抹深色,只让她素净的脸显的越发苍凉,历郴昀皱眉,心上被什么一挠。

“陆珂,这一切都是你的报应。”

报应?陆珂脑中一直思考男人的话,她从未做错过什么,何来的报应!

别离后,不复相见:限制自由

“走,回家!”

历郴昀不管她的身体情况,强硬的态度没有一丝能拒绝的权利。

胎儿在陆珂的肚子中已经快要六个月大,引流给她造成了巨大的损伤,再加上陆珂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此时更是需要好好静养。

留在医院才是最好的选择,可偏偏,历郴昀和陆西西不放过她。

男人动了动手臂,将在病床上的陆珂给拽下地,护士站在门口看着,心也跟着揪紧,这到底有多大的怨,才能这样对待一个刚失去孩子的女人。

但她仅仅也只敢看着,多余的话和事都不敢做!

光脚刚接触到冰凉的地板,陆珂只觉得自己脚下一阵刺痛,慢慢的蔓延开来,蹒跚的两步,下一秒,消瘦的纤腰就男人用手一锢住。

瞬间,陆珂不得不在迫使中朝着手劲的后面栽去,反应过来时,她整个人已经被历郴昀用一种横抱的方式抱着,双脚离地离开。

“你放开我!”

陆珂嗓子中后怕,拳头砸在他的胸膛处,但并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威胁。以她现在的虚弱来说,这犹如在男人身上挠痒痒。

“省点力气,留着以后用!”

历郴昀的脚下生风,抱着她就快速的离开,到达地下停车场的车位,开门,而后将她被重重地扔进车内,大脑瞬间被猛烈动作弄的回不过神来。

不远处,黑色宾利挡风玻璃内,陆西西的脸几近扭曲。

历郴昀,为了保护你的陆珂,竟然做到这一步,心脏移植手术会影响孩子和怀孕的人,所以只有先将孩子打掉才能保全大人,后面就算做手术了,对大人也不会造成威胁,这一点陆西西不是没想到。

可,他显然考虑到了这一点。

等历郴昀开车离开后,陆西西猛地发动车身,车轮原地打转发出声响,随后朝着笔直的前方狠狠的冲刺,‘咻’地外面的黑暗,绝尘而去。

别墅。

刚回到家中,历郴昀安排好的佣人们看见两人回来就立刻上前问好,给陆珂准备好的药物也全都整齐。

“从今天,没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将她放出去!”

历郴昀看着众人,脸色阴沉的开口,不愿意再多看陆珂一眼,甚至跟她处于同一空间都表现的十分恶心!

庭院外的灯亮了又熄,陆西西在暗处将自己的车子隐藏起来,驱车后来已经在外面等候多时,亲眼看见男人出门离开后,才下车进去。

“陆珂!”

大门忽的被推开,陆珂还未来得及擦自己的眼泪,身后忽然响起声响。

还以为,是历郴昀回来了,结果扭头就看见陆西西那张恶毒的脸!

冷笑一声,空气中有难言的气息凝固,陆西西踩着高跟慢慢靠近,嘴角擒起一抹笑意,“你在医院怎么还没死啊!”

音落,所有佣人看见是陆家大小姐过来,唯恐避之。

陆珂抬起水眸一看,心中忍不住为那个男人哀凉,历郴昀啊,所有旁人都能看出陆西西不是个好人,你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