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寥寥青烟,与君不绝

更新时间:2021-03-31 10:21:22

寥寥青烟,与君不绝 已完结

寥寥青烟,与君不绝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腥膻的气息在口腔蔓延,陆成奕条件反射的缩手,只见他剑眉紧蹙,手腕上血印了然,不忍直视。“苏晚眠,你疯了?”一旁的苏娜立即上前,用方巾压在了伤口上,眼里是熊熊怒火。抬手拭去唇上的血,她神经质地冷笑,“没错,我是疯了,只要有我一天活着,你们就一天别想动我的孩子!”“好,很好!”他一把拽开苏娜,声音如同嗜血的撒旦,“我倒要看看你你有多大的能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寥寥青烟,与君不绝第9章试读

苏晚眠捂着肚子突然笑了出来,仿佛能隔着这层肚皮感受到小生命的到来。

苏娜指着苏晚眠的肚子,不紧不慢的笑道,“可别乱说,万一是你自己的孩子,这么说将来可是要后悔的!”

“医生,检测得出孕妇现在怀孕多久了吗?”苏娜凑上前看着苏晚眠微微隆起的小腹,眸中闪过一丝阴鸷的笑意。

“两周左右。”主治医生不苟言笑的翻看着诊断记录。

“两周。”陆成奕听到这个数据,眼眸微微眯起,陡然升起一股慑人气息。

苏晚眠离开他身边,超过三周了,这个孩子并不是他的!

在场所有人沉默了许久,连苏晚眠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远远看了陆成奕一眼,见他面色不善,声音如同地狱般寒意刺骨,“马上联系医生做堕胎手术吧。”

苏晚眠身子浑然一震,心脏狠狠一阵抽搐,下意识护住小腹退后,“这是我的孩子,你凭什么做主!”

“这种野种就不该留在世上。”陆成奕仍阴鸷地开口,那样决然的眼神宛若参加葬礼那一晚,刻意的疏离,好像在他的躯体里住着个魔鬼。

“你死了这条心!”苏晚眠难得情绪失控起来,她记得自己刚去码头的前几天就开始出现干呕的反应,正巧一直很准的生理期也没来,依照时间判定,自己很有可能怀的是陆成奕的孩子。

极有可能是医院的诊断失误,苏晚眠冷静下来,盯着陆成奕的眼睛,那好像一片看不到边界的冰川,没有丝毫温度。

“麻烦你们尽快给我妻子安排堕胎手术,越快越好。”陆成奕不在乎的说道,接过医生递来的手术同意书签字。

只是最后的一行签字,还需要本人亲自签署。

“苏小姐,请签字吧。”主治医生将黑白分明的流产协议书递到苏晚眠面前,所有人视线都聚焦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寥寥青烟,与君不绝第10章试读

便是心如死灰,目光在触及“流产”二字时,苏晚眠仍觉隐隐作痛。

眼眶微红,她咬牙道,字字清晰,“我说了,你死了这条心!”

“你没得选,必须签!”

一想到她这般维护别人的孩子,陆成奕阴冷开口,浑身散发的寒气让周围气温骤降了几度。

不等她反应,手里已经被塞上一支笔,冰凉有力的大手忽而紧握着她的手,执意要她在纸上签字。

主治医生脸色难看,从未见过有人这番胁迫别人签字,可这个人偏是陆成奕,他哪里敢做声?

苏晚眠顿时回过神来,不等他将她名字写完,对着他的手腕就是猛咬,力度里除了她的坚定,更多的是绝望。

腥膻的气息在口腔蔓延,陆成奕条件反射的缩手,只见他剑眉紧蹙,手腕上血印了然,不忍直视。

“苏晚眠,你疯了?”

一旁的苏娜立即上前,用方巾压在了伤口上,眼里是熊熊怒火。

抬手拭去唇上的血,她神经质地冷笑,“没错,我是疯了,只要有我一天活着,你们就一天别想动我的孩子!”

“好,很好!”他一把拽开苏娜,声音如同嗜血的撒旦,“我倒要看看你你有多大的能耐!”

“准备车!”他一声令下,旋即将苏晚眠打横抱起。

“你干嘛?”身体突然悬空,苏晚眠不由尖叫,本能的想要推开,可男女力量悬殊,无论她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得。

“干你!”他低吼,脚下步伐迅速而稳健。

“陆先生,苏小姐有身孕,不宜……”身后,主治医师急迫的嗓音逼来,他置之不理,任由怀中的女人对他百般撕咬。

“哇!”

一路颠簸,身体极度的不适让苏晚眠在被男人扔向床的那一刻吐的七荤八素。

她知道陆成奕有洁癖,这么一吐,或许对腹中的孩子还好些。

“看来你已经迫不及待的想把衣服脱了,果然是荡妇!”

陆成奕冷笑,大手一伸,“嘶啦”一声,苏晚眠身上的衬衣被他粗鲁扯下,嫌弃的扔到一边,洁白如雪的肌肤大量的暴露在空气中。

只觉一道热自小腹起,迅速腾升。

该死!

即便是这样的情形,这个女人的身体依旧对他有极度的诱惑。

纵使再坚强,在面对浑身散发着压迫感和危险气息的陆成奕时,苏晚眠难免恐惧,瘦弱纤细的身躯如筛般颤栗。

“陆成奕,你清醒一点,别乱来!”

伸手企图扯过被子遮羞,却被他抢先一步扔在了地上。

“你可以在外面乱来,为什么我不可以?”

他眸光一沉,如盯上了猎物的鹰隼,倾身压下,咬上她娇艳的唇,肆意的入侵,啃噬,无情地将她呼吸都夺去。

倏忽间天昏地暗,窒息感让她脑袋一片空白,她企图反抗,却被男人禁锢在臂弯下,动弹不得。

男人食髓知味,如不知餍足的野兽,将自己的欲望毫无防备的贯穿她的身体,一下紧接着一下,霸道的进攻,强势的掠夺,用惩罚的方式,将自己的恨统统发泄,分毫不顾身下她的疼痛的嘶吼。

“陆成奕……成奕,”苏晚眠褪白的脸上满是泪痕,颤巍巍地唤道。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