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你是我的余情未了

更新时间:2021-04-11 09:39:31

你是我的余情未了 已完结

你是我的余情未了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她母亲是不会管这件事的。“宇郴,对不起,我没有别的选择。”“好,分手,我成全你!”沈宇郴提高分贝接着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当初是我瞎了眼看上你!”沈宇郴恼怒至极,直接挂掉了电话。她抱着手机,缩在被窝里,无声地哭泣。“对不起……对不起……”她甚至不敢哭出声音来,只能尽量压抑下自己的情绪,阻止眼泪继续流淌。管家带着佣人进来,要服侍她穿衣洗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分手的理由

安小熙不敢吱声,也不敢挣扎,只能死死地拽着被角,妄图保护自己。

男人显然对她这样抗拒的姿态有些不满,强行掰开了她的手腕。

“都出来卖了,就该主动点。”

她含着莫大的屈辱,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一寸一寸游移过胸膛。

是啊,都出来卖了,她还妄图要什么清白?

这一步,虽然是迫不得已,但也是她主动选择的。

男人狠狠捏了一把她的腰:“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吗?”

“我……我……我……”

她手足无措地,赶紧去解男人身上的腰带,却因为手抖,怎么也解不开。

男人并没有什么良好的耐心,自己一把将皮带解开,反手捆住了她的手。

“别乱动。”他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

从后背激起一阵又一阵的麻栗,她的手冰凉冰凉,男人的身体,却炙热如火。

昏暗的房间里什么都看不清,她忽然想起了沈宇郴,想起了来这里之前,他恰好出现在马路对面。

或许,她的人生,就这样已经彻底结束了吧。

男人的动作很粗暴,而她,痛彻心扉。

……

再醒来时,天已经亮了。

男人早已离去,房间里只剩下疯狂肆虐之后的淋漓痕迹。

手机响了一遍又一遍,安小熙强迫自己睁开酸软的眸,接通了电话。

“小熙,你昨晚去了哪里?”电话那头,是沈宇郴焦急的声音。

他已经打了整整一夜的电话,快要急疯了。

她沉默半晌,才开口:“抱歉,宇郴。”

“我昨天看见你上了一辆豪车,你不在医院待着,是去哪里了?”

“宇郴,咱们分手吧。”

“你……你在说什么?”

“我说,我们就这样结束吧。”

心已经痛得几乎要麻木了,可是,一切已经木已成舟,她不能再拖累沈宇郴。

这对他来说,并不公平。

沈宇郴当然不能接受:“你这是什么意思?给我一个理由!”

“因为钱。”她惨笑一声,“因为我需要钱,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吧?”

“所以,你为了钱上了别人的豪车?你为了钱现在要跟我分手?”

“是。”

电话那头有短暂的静默。

几秒钟之后,沈宇郴发出一声冷笑:“安小熙,我真是看错了你!”

她无言以对,也不想为自己辩驳。

爸爸已经去世三天了,可是,因为拖欠了医院太多医药费,那边竟然不肯将爸爸的尸体还给她,要是再筹不到钱,难道要她看着爸爸的尸体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发烂发臭、无人问津吗?

她母亲是不会管这件事的。

“宇郴,对不起,我没有别的选择。”

“好,分手,我成全你!”沈宇郴提高分贝接着说,“想不到你是这样的女人,当初是我瞎了眼看上你!”

沈宇郴恼怒至极,直接挂掉了电话。

她抱着手机,缩在被窝里,无声地哭泣。

“对不起……对不起……”

她甚至不敢哭出声音来,只能尽量压抑下自己的情绪,阻止眼泪继续流淌。

管家带着佣人进来,要服侍她穿衣洗漱。

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用了……不用了,我自己来。”安小熙十分窘迫地在被子里穿好衣服,赶紧溜进了洗手间。

望着洗手间里这张苍白憔悴的脸,她惨笑失声。

昨夜的一切都像是一场噩梦,可是梦醒了以后,至少,她能够拿到自己想要的大笔钱财。

“请问,我……我的钱呢?”走出浴室后,她直截了当地问道。

这本就是一场交易,她交出身体,拿到足以替爸爸安葬的钱财,谁也不欠谁的。

屋外的雨势渐渐变得小了,昨夜的一场瓢泼大雨,足以洗去任何痕迹。

管家告诉她:“钱已经打到你母亲的账户里了。”

“什么?”

“安小姐的母亲一大早就来过了,拿走了所有的钱。”

犹如一道晴空霹雳而下,她差一点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钱被她妈拿走了……那可是她爸爸的安葬钱啊!

她很清楚,这笔钱一旦到了妈妈的手里,就一分都剩不下了。

她妈妈怎么会知道的?

“拜托……拜托请你带我去找我妈!求求你……”她差一点就要给管家跪下了。

管家倒是好心,安排了一个男人送她过去。

……

安家门口,安小熙拼命地敲着门。

“妈!妈妈,你快开门……把钱还给我!那钱你不能动!那是我爸爸的安葬费啊……妈妈,我求求你……”

她声嘶力竭地喊着,恐惧与绝望一点一点蔓上心头。

她不惜一切,毁掉了自己的一辈子,才换来这么一点点钱,难道就要这样,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终于,门开了。

一个陌生的中年妇女不悦地走了出来,破口大骂:“谁呀?一大清早的烦不烦啊?有病啊!”

安小熙心里咯噔一下。

“我妈呢?我妈在哪里?”

她立刻就要往屋子里闯,却被中年妇女给拦住。

“你有病啊?找谁呀?就这么直接往人家里跑?”中年妇女不满地打量着她。

安小熙急得眼泪都在眼眶里打转:“我找我妈!苏美丽不是住在这里吗?她人呢?”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