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山盟海誓有时尽

更新时间:2021-03-31 11:44:57

山盟海誓有时尽 已完结

山盟海誓有时尽

来源:微阅云 作者:达达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听到“墨允”这两个字,霍临优神色一暗,但很快就压了下去,点头:“我去给他打电话。”说完,完全不理会脸色苍白,无助的扶着墙壁的路卿雪,径直走了出去。谁知,他才拿起电话没多久,猛地听到房间内一声玻璃碎掉的脆响,霍临优脸色一变,立马回身。然后,他就看到了满地的血。在霍临优才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路卿雪和路芝樱还在房间内,两人默默的看着对方,好久都没有言语。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盟海誓有时尽:他何曾对自己这么温柔过

闭着眼又昏昏沉沉睡了一会儿,路卿雪慢慢恢复了些意识,她这才想起来小护士刚才说要叫霍临优过来。

但是霍临优人呢?为什么房间一个人都没有?

抬头看了一眼,正好点滴要打到头了,她自己拔了针,从病房里面走了出去。

窗边冷冽的风雪吹进来,她登时就清醒了,然后听到隔壁病房里低低的传出来的对话:

“临优哥哥,我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我,快去看姐姐吧!”

“墨允呢,墨允怎么还没来?”

“不关她的事,真的,别这样……”

听到后面,声音越发的低了,路卿雪也就越往房间内靠近,直到完全走了进去。

路芝樱也躺在病床上,看到她时,顿时慌乱起来,挣扎着爬起身来,道:“姐姐?你没事吧?怎么出来了?护士呢?”

“她好的很,死不了。”站在床边的霍临优略带着些讽刺的开口。

正想张口叫他的路卿雪,心里的火苗被瞬间熄灭,变得死灰一片。

路芝樱?她怎么了?路卿雪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昏倒前在走廊边见到她的时候,她不是很好吗?

为什么霍临优语气中压抑着怒气,自己什么时候又做了让他不高兴的事情吗?

“别这样说,临优哥哥!”路芝樱略带着些责备的语气道:“姐姐当时也摔下来了,可疼了呢!”

摔下来?路卿雪隐约感觉到了事情不对,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摔下来?”

“到现在了你还不敢承认?”霍临优猛地回头,一双冷冽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她,尽是掩饰不住的怒火:“要不是你把芝樱推下楼,现在她怎么可能躺在医院站都站不起来!”

什么?路卿雪脸色顿时一变,道:“我没有!”

“没有?”霍临优伸手抓住她的领子,狠狠的将她扯到自己面前,一张脸近在咫尺,却是毫无温度,连说话都几近咬牙切齿:“路卿雪,我从没想到你这样的狠毒,她可是你妹妹!”

路卿雪的胃病连带着发烧,整个人本就脆弱得跟纸一样,现在被他这么狠狠的一扯,顿时觉得眼前发黑。

她闭着眼,好片刻,才稍稍缓和过来,带着些颤抖的道:“我没有……”

不可能,不可能!她当时痛的连站都站不稳,怎么可能去推她!

霍临优登时冷笑出声:“所以你觉得在场所有的人都是瞎的吗?”

被人看到了?可是当时明明就她和路芝樱两个人啊!

路卿雪登时反应过来,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叫道:“不是这样的!所有人都是向着她的,所有人都在帮她撒谎,我根本就没有……”

“路卿雪!”霍临优忍无可忍:“你把其他人都当傻子吗?”

看到他那极具怒火的脸,路卿雪突然心里就是一阵绝望,踉跄的倒退了几步。

他不会信的……为什么要相信她,他是恨她的呀!

“临优哥哥!”只听路芝樱在后面低声哀求道:“你别对姐姐这么凶好不好,都怪我,昨天姐姐过生日我给忘记了,结果还让她来参加宴会给我庆生,我实在是太笨了,什么都记不住……”

说到后面,已经隐约带了些哭腔。

昨天路卿雪生日?有一刹那奇怪的念头在霍临优脑海中闪过,但是立马又被路芝樱那张泫然的脸所占据。

他连忙走过去,本想抚摸她的脑袋,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死死握着拳放了下来,柔声道:“不关你的事,别自责。”

那声音温柔得像是云朵,轻轻拂过,让路卿雪心尖猛地一颤,旋即泪水就裹不住了。

他何曾对自己这么温柔过……

“我好想墨允,为什么他还没到?”路芝樱摇着他的手臂,轻轻的道:“去帮我问问墨允什么时候来好吗?我还想跟姐姐单独说会话。”

听到“墨允”这两个字,霍临优神色一暗,但很快就压了下去,点头:“我去给他打电话。”

说完,完全不理会脸色苍白,无助的扶着墙壁的路卿雪,径直走了出去。

谁知,他才拿起电话没多久,猛地听到房间内一声玻璃碎掉的脆响,霍临优脸色一变,立马回身。

然后,他就看到了满地的血。

山盟海誓有时尽:你怎么不说话

在霍临优才走出这个房间的时候。

路卿雪和路芝樱还在房间内,两人默默的看着对方,好久都没有言语。

路卿雪撑着桌子,缓缓的站了起来,静静的看着路芝樱。

路芝樱温柔的神色不变,唇边荡着些笑意:“姐姐,我们好久都没有这样聊过了吧。”

路卿雪没说话,只是看着她。

“姐姐?”路芝樱试探着问道:“你怎么不说话呢?”

“路芝樱。”看着她这个模样,路卿雪心底一刺,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道:“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你没必要再装模作样了。”

她知道眼前这位妹妹,曾经是喜欢她的,可那只是曾经了。

现在回想起来,路卿雪的记忆竟然有些模糊,不知道她们两个的关系为何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姐姐说什么呢?”路芝樱轻笑的道。

路卿雪没有那么多耐心了,语气严厉了几分:“路芝樱!”

路芝樱的笑意微微一凝,旋即慢慢的消失,声音也变得清淡起来:“姐姐说什么呢。”

完全相同的两句话,却是截然不同的语气。

“你知道我说什么。”路卿雪慢慢的靠近她,眼神冰冷:“你明明已经订婚了,我也明明结婚了,为什么还要来陷害我?难道你已经不爱墨允了吗?”

“我当然爱他!”路芝樱直起身来,毫无畏惧她的眼神,道:“你没资格提他的名字!”

“我为什么没资格!”路卿雪步步逼近,咄咄逼人:“那年家里为你办生日宴,你为了和墨允出去玩,是我顶替你去参加生日宴的;后来你和墨允的事情暴露,爸问起来的时候,是我找借口帮你挡过去的,再后来……”

“够了!”路芝樱冷着脸道。

“再后来你上大学,和墨允私奔去欧洲,好多天都找不到人,爸找你真的是急的要疯了,最后是我亲自去把你带回来,你还见不到他最后一面……”

“够了!”路芝樱忍无可忍的将床上的东西全都朝着她扔去。

路卿雪有些发烧,胃疼也还没好,本来就浑身发软,即使路芝樱扔的都是些枕头被子,但是她仍然承受不了这样的力道,被砸得踉跄了几步,扶着旁边的桌子,差点跌坐在地。

路芝樱则是从床上走了下来,她除了脸色苍白一些,本就没有什么事,当下在重病虚弱的路卿雪面前,更是显得势高一头。

她睥睨的看着路卿雪,冷冷的开口:“姐姐,那些蠢事就不要再提了好吗?”

“你现在都多少岁了?怎么就开始伤感过去了?”路芝樱拿起在床边的玻璃杯子,低着头,也看不清楚她的神情,语气轻轻的:“我们现在已经完全变了,我挺恨你的,你知道么?”

“所以你就千方百计的想要让我痛苦,看着我不好,是么?”路卿雪笑了,笑意中尽是嘲讽:“为什么?”

她抬起苍白着脸,一字字的问道:“为什么,芝樱?”

她可是她的妹妹啊。

在多年前,她们明明是那么相爱的!

“为什么……”路芝樱淡淡的笑了起来,慢慢直起身,“你问我为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姐姐?”

她手里面还拿着那个玻璃杯子,但是此时,却倒退了几步,站在路卿雪的面前,歪着脑袋,展颜一笑,像是地狱中盛开的花朵,蛊惑且妖冶:“你不记得了,五年前,你的妈妈,亲手逼死了我的妈妈呀……”

小说《山盟海誓有时尽》 第6章 他何曾对自己这么温柔过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