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十年生死两茫茫

更新时间:2021-04-13 15:35:09

十年生死两茫茫 已完结

十年生死两茫茫

来源:微阅云 作者:达达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以前思瑾最羡慕别人情人节有玫瑰花可以收,她死了以后我给她完成这个愿望不行吗?”言辛夷冷冷的开口,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可是今天安南的出现,让她彻底慌了。她害怕,要来再一次确定李思瑾是真的死了。看着她,井墨亭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直接转身离开这里。看着井墨亭离开的背影,言辛夷笑的很灿烂。她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看见了吗?就算你死了,他也是我的,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允许他来看你,你就在这里永远的被封存!”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十年生死两茫茫:失控了

安南瞄了一样右上角的监控录像,他们的一举一动正好可以被照射进来。

本来不打算在今天就对言辛夷报复,可是有人自己找上门,她也不能拒绝。

“我说的都是事实,你们丑恶的嘴脸,应该让大众看到。”安南说着,继续挑衅。

啪!

一巴掌,是言辛夷直接落下来的手造成的。

打在安南脸上,非常的响亮。

安南没有多说,只是低着头,这种熟悉的感觉真是好久没有体会到了,没想到言辛夷还是一如往常。

“咱们走着瞧,我看你能猖狂到什么时候。”

说完,言辛夷直接离开。

外面,一辆红色的骚包跑车里。

“丁宇,你来的太慢了。”

上了车,安南冷冷开口,要不是因为这个,她早一点离开,也许就不会被打了。

“你的脸怎么回事?”皱起眉头,丁宇不能接受,伸手想要触碰,被安南快速的转头躲了过去。

“没什么,被打了。”安南开口,不愿意多说。

“呦,你可是安南啊,你还能被人打了,谁这么厉害,我要见识一下!”丁宇恢复了皮笑肉不笑的态度。

安南摇了摇手里的监控录像磁带,她在出来之前废了一点时间去拷贝了一盘,她自然不会放过轻易打了她的人。

现在的她,跟以前可不一样了。

墓地。

井墨亭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坐了多久,只是身边出现言辛夷的时候,他也觉得非常意外。

“你怎么来了?”

看到言辛夷,井墨亭皱起眉头,很反感她的到来。

“我也是来看思瑾的。”说着,言辛夷上前,将一束红色的花束放在墓碑前面,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井墨亭一把将这束花扔在地上,用冰冷的眼睛对着言辛夷。

“你到底在做什么?”

对于言辛夷,他不得不承认,过去了五年的时间,他一天一天看透了自己的心,他早就对眼前的人没有感觉了。

“以前思瑾最羡慕别人情人节有玫瑰花可以收,她死了以后我给她完成这个愿望不行吗?”

言辛夷冷冷的开口,知道自己不应该这么做。

可是今天安南的出现,让她彻底慌了。

她害怕,要来再一次确定李思瑾是真的死了。

看着她,井墨亭欲言又止,最后什么也没说,直接转身离开这里。

看着井墨亭离开的背影,言辛夷笑的很灿烂。

她看着墓碑上的照片:“看见了吗?就算你死了,他也是我的,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允许他来看你,你就在这里永远的被封存!”

湖边洋房。

安南跟丁宇在里面吃饭,今天上午安南刚见过的男记者大佐从外面愁眉苦脸的走进来,一副要死了的样子。

“安南,我真是想要杀了你!”大佐说着,直接将好几部手机全都放在他们面前,脸色难看的很。

“你作为记者,为什么要留下我的电话,你知不知道,我的这些手机都要被言辛夷的人给打爆了。”

大佐说着,安南却不为所动,言辛夷是谁她自然明白,也知道出现了发布会的事情会有什么结果,自然要留下别人的名字。

这五年,她日日夜夜都在心里思考这个名字,现在被大佐说出来,她才知道这个名字已经深深进入了她的骨髓里面,甚至无法让自己表现出太多的情绪,有的只是平静。

“够了,这事情是咱们两个一起跟进的,从调查到资料全都是我来整理的,但是最后却要写上你跟我的名字,难道你就不应该做点事情?你不过就付出了一个电话号码,不是吗?”

看着大佐,安南极力压制着心里的怨恨,定了定神,平静的开口。

“安南,话可不能这么说,你刚从外面回来可能初生牛犊不怕虎,言家的公司不一般,背后还有井家诚邀,那井墨亭是言明的未来女婿,谁会不给他们面子?你一上来就捅了篓子,难道我也要一起承担啊!”

“与我何干?”

“你!你怎么能这么说。”大佐被吓了一跳,根本不能接受现在的情况。

“够了,要是你只为了这个事情过来,那就请你离开,我告诉你,我不光要捅娄子,我还要让言家彻底的完蛋,这样你满意了吗?上了我这条船,除非你跳下去自杀,否则想死都不行。”

大佐被安南的话吓了一跳,安南回来也有两三个月的时间,可是他从来没有感觉到安南如此的恐怖。

外面,泳池旁边。

大佐端着一杯啤酒坐在前面唉声叹气,心里也在感慨安南是什么路数,住在这样的高级洋房里,他一辈子奋斗都得不来,安南却还不满意,反而要以身试险,他就不明白了,有什么好的?

“大佐,刚才的事情不用在意,她只是心情不好,关于她做的事情我会帮忙看着,你们是记者,总不能让说谎的人太嚣张。”

丁宇从里面出来,笑着对大佐开口。

大佐赶紧点头,知道丁宇是什么意思。

这样,也就可以离开了。

里面。

等大佐走了,丁宇等了一下才进去里面,果然安南已经平静下来了。

“你失控了。”

看着安南,丁宇冷冷的说。

“知道当初我为什么要救你吗?”

安南摇头,确实不知道。

她只是记得当时她已经一只脚堕入地狱,是丁宇将她给拉了回来,用常人无法想象的手段,给了她重生。

“一生中人总会遇到很多事情,可惜的是坏事总要比好事多,你心里已经留下了一根刺,想要拔掉并不可能,你要做的就是战胜它,它让你多痛苦,你就把这份痛苦发泄出去,让给了你这根刺的人,好好感受下你当初所承受的,做到这些,你就胜利了,不然每一个午夜梦回,痛苦的都是你。”

“你放心,我都明白,不会让你对我的付出落空。”看着丁宇,安南认真的说着,只是不知道丁宇的目的,她这五年也试着询问过,寻找过,但是丁宇总是摇头拒绝,并不说出自己内心最深处的秘密。

伸出手,丁宇握着安南的手,这是长久以来的安慰,安南也习惯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大闹报社

言家。

律师团队们已经为言家的人跟公司服务十几年了,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此时都坐在言家客厅的沙发上,看起来脸色沉重。

言辛夷在旁边火冒三丈,一直让人不停的给大佐的号码拨打过去,一定要解决现在的事情。

但是电话一直不接通,让言辛夷非常不满意,还有今天井墨亭的事情跟态度,她现在必须要将这个安南调查的一清二楚。

就算是国内有名的事实报道记者,也一定会有一点弱点,想要在记者圈子内站稳脚跟,难道真的要跟他们言家对抗?

这一次,他们言家还是第一次如此的丢脸,她需要改变现在的报道,言家已经成了众矢之的。

“辛夷,不要这么着急,女孩子还是心思平和一点更好,不过就是一个记者,弄不出什么小风浪,明天陪爸爸去一下他们的报社,一切就有分晓了。”

言明在旁边,笑呵呵的开口,整个人很是放松,显然经过了大风大浪,不认为这是无法解决的事情。

第二天一大早,言明就带着言辛夷去了安南所在的报社,想要找安南面谈,可是过去了才被告知他们没有提前预约,恐怕要在会客室一直等到安南有时间,才能跟他们见面。

“辛夷,你说的没错,这个安南确实太嚣张了,明知道我们来了还不肯出来。”

言明开口,也是第一次被人这样对待,他是什么身份,他可是言氏的总裁,要不是这一次的事情太震撼,那些他贿赂过的政府官员们都要他解决,他根本不会自己出面。

竟然还有人敢不在意他的身份,对他视而不见。

“父亲,我就跟你说过了,这个人嚣张的很,被我打了一巴掌,还学不乖。”言辛夷说着,看来有必要尽快解决这个事情了。

“走吧,既然她不跟咱们见面,那咱们就直接动用不得已的手段好了。”言明开口,也是在让旁边安南的小助理听见。

要是这小助理聪明,就应该将这一席话告诉安南。

“等一下……言先生、言小姐,我们安南记者的事情忙完了,你们可以进去里面的办公室了。”

小助理快速开口,显然是听见了他们的对话。

在过来这里之前,安南已经嘱咐她什么时候说出这样的话了。

听到这话,两人对视一眼,还是决定压抑住心里的怒气,跟这个安南见见面才好。

推开门,言明跟言辛夷直接进去,言明看起来比小时候见到的样子还要严肃很多,但是早就忘了李思瑾的这张脸,对于面前的安南,自然认为是陌生人。

言辛夷却再一次的皱起眉头,虽然告诉自己这是不同的人,可是心里却排斥跟这个人见面。

要不是为了报道,她才不会过来。

“你们是?”

看着他们,安南轻声询问,好似根本不知道面前站着的人是谁,更是让对面的两个人觉得受到了莫大的屈辱。

作为记者,怎么可能不认识他们?

尤其安南现在还在跟踪报道他们的事情,这样是不是过分了?

压着心里的怒气,言明还是很平静的坐下来,开口:“安小姐,我看你对我们公司的事情有点误会,我们做慈善是认真的,这些文件可都是我们做了慈善的证据,你可不要为了这么一点事情浪费了自己的前途。”

看着安南,言明平静的开口。

这些资料是以前早就准备好的,不管谁来调查,都是真实的记录,就是为了应付这样的事情发生。

“抱歉,我相信我已经掌握了很多对你们不利的证据,这种东西你们可以留着起诉我的时候用,不过……恐怕难以让法官信服。”

安南直接开口,也很无语。

看来言家的公司能够走到这一步,靠的都是这些小伎俩,可是能够成功,还真是让人意外。

言辛夷气结。

“你就算不把我们言家的公司放在眼里,但是井墨亭的势力你也不在意吗?那可是我未婚夫!”

言辛夷出声,表情甚至比自己是言明的女儿还要骄傲。

言明脸色立刻难看起来,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天啊,言辛夷开始炫耀了。”

“把这个拍摄下来,以后用来摆一道。”

“这些人真是愚蠢,这可是报社,所有一切都在摄像机下面,他们怎么敢来这里?”

办公室外面,好多人都在看着里面的情况,甚至可以听见言辛夷大喊大叫的声音。

“你们报社都是一群什么人!”

言辛夷喊着,很不满意。

“不好意思,言小姐要是来这里跟我吵架的,不如先把你打我那一巴掌的医药费报了,我是记者,平时工作需要上镜,脸坏了可是很麻烦的,这是我的医药费单子,还有现在播放的这一段是你打我的视频录像。”

说着,安南直接将笔记本电脑的屏幕转移到他们面前,按下了播放键,随后就是那一段言辛夷叫住安南,打了她一巴掌的样子。

……

在他们谈判失败以后的三十分钟,两段视频在网上大火,一段是言明带着言辛夷亲自来威胁记者的视频,另一段就是言辛夷打了安南的视频。

结合之前言家集团慈善造价、贿赂高官的新闻,言家现在已经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

果然,就跟安南想要做的目的一样,她要让所有人知道言家的人都是什么样的货色。

一下子,这些事情被披露在网络上,他们虽然不是明星,却抢走了所有大牌的头条。

热度持续,根本无法冷却。

甚至开始有人抵制言家的一切,顺便还殃及了跟言家有关系的所有人。

“这是什么情况!”

办公室里,井墨亭将一本本杂志全都扔在地面。

言辛夷是来找他帮忙的,却没想到他如此的气愤。

这一次言家的事情,对井墨亭的公司确实连累不小,因为井墨亭是言辛夷的未婚夫,自然导致了大众对井墨亭公司的敌对,股票损失惨重。

“我不过去国外出差几天时间,你们就给我捅出这么大的篓子,你看看这些杂志上面写的。”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