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余生不相见

更新时间:2021-04-09 15:21:03

余生不相见 已完结

余生不相见

来源:微阅云 作者:达达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用手臂强撑着自己挪下床去,腰上的剧痛使她额头布满细密汗珠。扶着墙一路踉踉跄跄走出去,秦小枫将下唇咬到渗血,太疼了,可她必须找人问问哥哥在哪儿,自己这个肾有没有换得家人的平安。刚走出房门,入眼的画面让她心里一颤。苏休韫正扶着虚弱无比的杨梓函走过她的面前。男人的目光全部黏在身侧步伐虚浮的女人身上,对扶在门口的她视而不见。可她分明看见了,那个“病危”的女人冲自己露出的算计眼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9-爱到极点也恨到极点

“小枫,你不能同意。”

耳边传来一个熟悉声音,秦小枫慌张转过头去,便看到哥哥正紧捏着拳头冲过来。

用力将她扯到自己身后,秦依双眼通红面对着苏休韫,目眦尽裂像是要和他决一死战:“我不管你和小枫有什么约定,不过身为他的哥哥,我绝对不允许你做出伤害她的事情。”

惊愕地站在哥哥的身后,女人鼻子一酸,眼泪不争气的就要再流下来。

他在这个时候还愿意保护自己,将所有的担子都往身上挑。可是另一种担忧深深席卷了她。

她多害怕那个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的男人,伤害了秦依。

看到这个半路冲出来的人,苏休韫不由怒火更旺,脸色变得黑到极点。

向身后挥挥手,楼梯口拐进来两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二话不说架起挡在女人身前的人就向外走。

他抓住秦小枫手腕的手指被一根根掰开,竭力的挣扎没有一点用,秦依被大汉强行拖拽着拐进了楼道。

惊慌失措扑倒男人的面前,秦小枫几乎是跪着抓住他的裤脚,俯身哀求:“不要伤害哥哥,求求你,你说什么我都答应你。”

甩甩小腿,苏休韫嫌恶踢开了挂在自己腿边的女人,屈指整理了整理衣领,冷漠开口吩咐:“现在,手术。”

“你最好心里头有点数,”伏在地上哭泣的女人让他心里膈应无比,再多看一眼都会感到烦躁,他别过头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我的耐心已经没有了。”

颤抖接过小护士递来的笔纸,秦小枫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手术被安排在两个小时以后。

秦小枫躺在病床上被推进手术室,一路上她的表情极为呆滞,脸色苍白看不出情绪。

可当在手术室的门口看到苏休韫时,她眼中神色由麻木变为愤怒。

将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抛过去,秦小枫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用手段逼迫自己做的这件事。

对他是什么感情呢?

真真切切爱过,也真真切切恨过。爱到极点也恨到极点。

如今感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悲伤,秦小枫想,手术刀划在皮肉上的感觉也比不过她心头的疼痛。

在同他目光交织对视的那一刻,她颤抖着启唇:“苏休韫,我从此不欠你的了。”

他眼中的目光饱含讽刺,好像她所说的根本不重要。那种尖利的目光快要刺穿她的身体,直击心脏。

“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强忍着心口的疼痛,秦小枫继续开口,试图为家人铺好后路:“如果你还要为难我的家人,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听到这番话,他脸上依旧是淡漠而讽刺的表情,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关。

男人的这番反应让她无比难过,自己真的对他而言,只是一个养着肾的工具吗。心里头一缩一缩的疼,五脏六腑都要纠缠起来一样,疼,太疼了。

落寞将目光收回来,秦小枫缓缓闭上了眼睛,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被推入有着复杂气味的手术室。

10-哥哥去哪儿了

秦小枫是被腰侧的剧痛唤醒的。

麻醉药的功效很快就过去,身后刀口的拉扯生疼。不用扭头,她也能想到那道伤口有多触目惊心。

看着依旧空无一人的病房,她只能自嘲的咧咧嘴,却因扯到伤口而倒吸口凉气。

用手臂强撑着自己挪下床去,腰上的剧痛使她额头布满细密汗珠。

扶着墙一路踉踉跄跄走出去,秦小枫将下唇咬到渗血,太疼了,可她必须找人问问哥哥在哪儿,自己这个肾有没有换得家人的平安。

刚走出房门,入眼的画面让她心里一颤。

苏休韫正扶着虚弱无比的杨梓函走过她的面前。男人的目光全部黏在身侧步伐虚浮的女人身上,对扶在门口的她视而不见。

可她分明看见了,那个“病危”的女人冲自己露出的算计眼神。

但她无暇顾忌这些,秦小枫想到哥哥便一下红了眼眶,她一定要找到他。

强压下心中最后一点私情,几乎是扑到男人的身边,腰上的疼痛让她快要无法站立,可她还是不管不顾扯住他的衣袖,流着泪询问:“我哥哥呢,肾我给你了,我哥哥呢。”

看到她这副样子,苏休韫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才做了手术,怎么就能出来乱跑。

可他根本忘了自己当初逼迫她的模样。

心下一时软了几分,他开口就要告诉她秦依的踪迹。

“啊——”痛苦而压抑的声音在楼道响起,一直靠在男人身上的杨梓函脸色刷的一下变白,整个人跌倒在地上,身体开始抽搐,模样十分痛苦。

“梓函!”看到女人这副样子,苏休韫的手都开始颤抖:“你的病又发作了。别怕,我带你去找医生。”

看到男人注意力全被躺在地上的杨梓函吸引,秦小枫一时有些心急,自己的哥哥还生死未卜。有些慌乱挽上他胳膊,她尽量简明扼要询问:“你把我哥哥……”

还没等她说完,男人便粗暴甩开她的手,俯身用尽所有温柔将不断抽搐的女人抱在怀中,一路小跑去找医生。

“……怎么了。”愣愣说出没来得及出口的几个字,秦小枫就看着那个人匆匆离去,连一个答复都没有给她。

刚才的动作有些剧烈,身后伤口好像有要重新裂开的趋势。

可她顾不了那么多了,她还要去找哥哥。

每一步的移动都像是煎熬,秦小枫拖着身体走到三楼,来到父母所在的病房。

怀着最后的希望推开房门——里头并没有秦依的身影。

心一下子沉入谷底,担忧和恐惧源源不断蔓延。病床上的父母已经苏醒,他们身上连接的治疗仪器正在运行。

看到门口进来的是自己的女儿,秦澈夫妇明显一愣。

他们自然知道是儿子一直在照顾自己,可从苏醒过来开始,却从来没有见过秦依的身影,连一个消息都没有。

“小枫?”联想到之前女儿的说的某些“协议”,秦母的眉头不禁皱了皱,她总感觉儿子的失踪和这有些关系:“你哥哥去哪儿了?”

已经冰凉到极点的心跳的飞快,她几次张口想要说话,却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中心大道发生一场车祸,造成一人重伤,肇事司机已逃离现场。”

电视中女主持人的声音带着机械性的甜美,将房间里三个人的视线扯到了屏幕上。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