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笑里藏甜的刀

更新时间:2021-04-04 09:53:02

笑里藏甜的刀 已完结

笑里藏甜的刀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看着我,他倒是突然笑了出来,道,“所以,你现在是开始担心我了?”这人……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了,松开手,我转移话题道,“我渴了!”见我不愿意多说,他起身去倒水。身上的伤并不重,在医院里没呆多久,我便和陆迪回了苏家。在外过了一夜,被爷爷追问也是正常的。好在有陆迪陪着我。苏家大厅里。老爷子杵着拐杖,吹胡子瞪眼看着我,“苏离,我是不是告诉你,女孩子不能在外面过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笑里藏甜的刀第19章试读

我好笑,“韩总一直都这么喜欢恩将仇报?”

的确,我是在护着陆迪,伤了我,顶多出点医药费,可若是陆迪伤了韩和光。

以韩和光锱铢必报的性格,一定不会轻易绕了他。

他看着我,黑眸里的情绪无比复杂,盯着我看了半响,竟是看着我道,“苏离,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

我浅浅一笑,因为疼痛,眼角都溢出了泪花,“和光,带我去医院吧!”

陆迪看着我,张口想要说话,被我拦住了。

韩和光看着我,黑眸里涌着情绪,复杂无比。

半响,他看着我一字一句道,“好,我们去医院!”

有时候示弱,真的是个很不错的选择。

跟着韩和光出了夜总会,不知是他有心还是无心,一路上,他都将我护在怀里。

陆迪跟在我身后,我没回头,这种无形的伤害,他心里应该很难受。

车上,韩和光启动了车子,黑眸落在我身上,“苏离,你爱上他了?”

我微愣,随后笑,但格外假,“这和韩总有关?”

他冷笑,“我原本以为你的爱真的能海枯石烂,天长地久,看来也不过如此。”

呵呵!

倒是很讽刺!

海枯石烂,天长地久?

“佛说回头是岸,爱上不该爱的人,要懂得止损。”陆迪这一瓶子砸下来,还真是不轻,怕是流血了。

我闭着眼睛,暗自抽了口气。

韩和光测眸看着我,眉宇拧着,“止损?”

我不开口了,被砸到的地方疼得厉害,我真没兴趣和他说些废话。

半响见我不开口,他也不说了,只是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他将车子开得快了几分。

到医院的时候,我睁开眼睛,见他将车子停好,我直接下车,脚还没落地,人就被他腾空抱起来了。

“韩总,我自己能走,不用你……”话未出口,他一双黑眸就落在我身上了。

那模样,凶的很。

索性,我闭嘴了,顺势将脑袋靠在他怀里,声音软了几分道,“好疼,韩和光你快送我去医院吧!”

“做作!”丢了两个字给我,他直接抱着我进了医院。

挂号,问诊,包扎,一序列事情弄完,等我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几番折腾,人没事都被折腾出事了。

原本以为韩和光顶多能把我送来医院,就算是不错了,没想到他倒是一直守在这里。

见他出去外面抽烟,我困意袭来,也懒得和他周旋,索性就睡了。

老一辈的人说,医院里阴气是最重的地方,心里不安稳的人,容易在医院里做恶梦。

倒是没错,没睡着多久,我就做恶梦了。

同样是那天在殷太太穿上的场景,殷太太拿着鞭子,蜡烛,面目狰狞的在我身上胡作非为。

那些被埋藏的记忆,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我,我想要躲,可无处可躲。

我听见陆迪叫我,他的出现像是一根救命稻草,我朝着他大喊救命。

挣扎间,猛的从病床下掉了下来。

猛然清醒,心里松了口气,原来是梦一场。

从地上爬起,冷不丁的就看去坐在床边,沉着脸的韩和光。

我愣了愣,平复了心情,开口道,“你还没走!”

笑里藏甜的刀第20章试读

他看着我,倒是没开口。

瞧着这样子,是心情不好,我刚做一场噩梦,没心思和他多说,重新躺在了床上。

可是,他一直看着我,眼睛黑沉得要命,我被他看得发毛,有点心惊。

看向他道,“我刚才没说什么吧?”

只是一场噩梦,梦里没有他,我也不至于会说他的坏话吧?

他敛眉,“没什么!”随后直接起身走了。

我看着他,一脸莫名其妙。

瞧见陆迪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见他靠在我床边打盹,我放轻了动作从床上爬了起来。

刚直起身子,他就醒了,一双眸子里还有混沌,看着我道,“怎么了?口渴?”

我点头,他连忙起身去倒水,被我扯住了衣角。

他顿了动作,看着我疑惑道,“怎么了?”

“陆迪,你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了,好么?”昨天晚上不管他是因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但我不愿意看见他因为我得罪了韩和光。

看着我,他倒是突然笑了出来,道,“所以,你现在是开始担心我了?”

这人……

不知道和他说什么了,松开手,我转移话题道,“我渴了!”

见我不愿意多说,他起身去倒水。

身上的伤并不重,在医院里没呆多久,我便和陆迪回了苏家。

在外过了一夜,被爷爷追问也是正常的。

好在有陆迪陪着我。

苏家大厅里。

老爷子杵着拐杖,吹胡子瞪眼看着我,“苏离,我是不是告诉你,女孩子不能在外面过夜?”

我乖乖点头,“是!”

陆迪站在我身边,见我爷爷真是动怒了,看着他连忙开口解释,“爷爷,苏离昨天晚上……”

“陆小子,你暂时不要说话,我来问阿离!”爷爷打算他的话,一脸严肃的看着我道,“苏离,你说!”

真是不知道爷爷这是做什么,以往有事我在外面住一夜,他顶多回来训斥我一顿,今天又是罚站,又是训话的,玩什么?

“爷爷,我昨天晚上真的是和陆迪有点事,所以才在外面的……”

“行了,行了,你父母走得早,你打小跟着我,是我把你宠坏了,我瞧着你和陆小子两个人感情也不错,不如你们两个就踏踏实实的把婚定了,以后你们两爱怎么就怎么,省得我操心!”

老爷子叹了口气,杵着拐杖坐在沙发上,看着陆迪道,“陆小子,你表个态,我们苏家的女儿向来安分守己,这些日子我也瞧见了,你待阿离倒也不错,我一把年纪了……”

“爷爷,你这扯的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我和……”

我这话都还没说完,就被陆迪给打断了,他一脸笑意的看着我爷爷道,“苏爷爷,你放心,只要你愿意把阿离交给我,我陆迪这一生,一定拼死都会护她安稳!”

小说《笑里藏甜的刀》 第19章 韩先生,请止步2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