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缠绵后,痛彻心扉

更新时间:2021-04-11 16:04:50

缠绵后,痛彻心扉 已完结

缠绵后,痛彻心扉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你害了父亲和孩子,现在更是连我都不放过,凭什么我还要把房子留给你住!”童楠景趾高气昂的说着,眼角眉梢都是得意。呵呵,真是笑话!童蓝萱冷笑一声,看着童楠景嘲讽道:“你不做演员真是可惜!是不是演的太久了,就觉得都是真的了?你敢当着爸爸的牌位说房子是你的吗?”童楠景气的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蒋一恒搂住童楠景,看着童蓝萱冷眼说道:“这么久了,你也该对童伯伯有交代。”说完使了个眼色,保镖便进了里屋,不一会儿,端着牌位出来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会让你记住后果的。

“没关系,我会让你记住后果的。”蒋一恒淡淡说着,走近女人,解下身上的皮带就对着她狠狠抽去。

童蓝萱躲避不及,她低声哀求道:“不是我!一恒,别这么对我,停手!孩子是无辜的!”

“要是真想保住这个孩子,你就该安份点!”蒋一恒满脸不屑,可到底是住了手。

“我明白的。”童蓝萱喃喃着,眼泪掉了下来。

“明白了,就该承担后果的。”蒋一恒冷冷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童蓝萱一夜无眠。

第二天大清早,她就出院了。

手上的钱用完一点少一点,她没选择的。

回了家,蒋一恒和童楠景却坐在客厅,身边还站着三个保镖,她踌躇片刻,还是走了进去。

“从今天开始,你必须离开这儿!”蒋一恒满脸的平静。

“离开?”童蓝萱不敢置信的嚼着这两个字。

“你害了父亲和孩子,现在更是连我都不放过,凭什么我还要把房子留给你住!”童楠景趾高气昂的说着,眼角眉梢都是得意。

呵呵,真是笑话!

童蓝萱冷笑一声,看着童楠景嘲讽道:“你不做演员真是可惜!是不是演的太久了,就觉得都是真的了?你敢当着爸爸的牌位说房子是你的吗?”

童楠景气的发抖,一时说不出话来。

蒋一恒搂住童楠景,看着童蓝萱冷眼说道:“这么久了,你也该对童伯伯有交代。”说完使了个眼色,保镖便进了里屋,不一会儿,端着牌位出来了。

童蓝萱震惊的看着牌位,不明所以。

“一条人命,换你跪下认错,不冤枉!”蒋一恒淡淡说着。

童楠景眼睛亮了。

“我认错?童楠景,你不怕爸爸晚上找你吗?”童蓝萱颤着声说道。

童楠景颤抖了一下,蒋一恒敏锐的察觉了,搂紧了怀中人,对着保镖开口道:“站着干嘛,帮帮她!”

童蓝萱被保镖按着头强硬的跪下了,一直磕了十多个头,才作罢,保镖刚要放手,蒋一恒又出声了。

“你害了她的孩子,给她磕一个头,不过分吧!”

“孩子是我生的!她不过是个小偷!蒋一恒,你明白吗!”童蓝萱歇斯底里大喊着。

换来的是蒋一恒不屑的眼神,保镖拖着她走,强硬按下她的头……

童蓝萱红了眼,看着童楠景得意的神情,咬牙不让眼泪掉下来,看着她狠狠说道:“真相总有大白的一天,童楠景,我等着,坏人自有天收!”

“丢出去!”蒋一恒扫她一眼,淡淡说道。

保镖把她丢了出去,站在门外,她忍不住泪流满面。

积蓄都留在了童家,童蓝萱怀揣着两百块钱,被赶了出来。

找工作也不顺利,有的老板之前答应了,可没过一天,就全都反悔了,童蓝萱再傻,也明白是有人故意针对她。

万般无奈,她住进了公园,就算每天只吃一顿饭,不到两个星期,也是身无分文了。

地上凉。

饿的头晕眼花,她卷缩在长椅上,正昏昏欲睡,两个流浪汉来到了她面前。

“这妞挺正的!我们今天有福气了!”

“你们干什么!”童蓝萱大吼着,用声音给自己壮胆。

没想到流浪汉却有恃无恐,直接上手抓着她,就往草坪处拖去。

肮脏的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满嘴大黄牙熏得她想吐,她哭喊、求饶,却都无济于事,童蓝萱咬紧了牙,就这么被侮辱,还不如死了算了,谁知道流浪汉却倒下了。

“不想死就赶紧滚!”一身西装的英俊男人举着电棒,冷冷说道。

流浪汉连忙拖着晕倒的同伴,落荒而逃。

男人把西装盖到她身上,声音温和:“地上凉。”

童蓝萱裹紧了衣服,哭的像个小孩。

男人收留了她,她叫他许老板,开始还好,慢慢的却打听起了蒋一恒的事,她心生警惕,提出要走,男人不许,这天晚上半夜,她想偷偷溜走,刚出客厅,屋里的灯却全都开了,许老板站在门口,笑得像个狐狸。

“他全力封杀,让你走投无路,你还要维护他的利益?”

童蓝萱心里苦涩,面上却不露分毫。

“我收留你一场,是不是也该帮我办点事?”

童蓝萱一怔,随即重重说了声“好”。

第二天晚上,她被打扮一番,跟着许老板进了夜色。

包厢里大多是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她陪着唱了几首歌,切歌的时候,包厢门开了,蒋一恒,进来了!

她低头看着自己,肩膀露着大半,裹臀短裙,莫名就难受了。

蒋一恒进来后找了个位置就坐下了,全程没有看她一眼,好像不认识一样。

而之前还正经的许老板,却一个劲搂着她,非要喝交杯酒。

“许老板,这就过了!”童蓝萱推拒不开,冷了脸色。

啪!

一巴掌甩在她脸上,许老板变了脸,恶狠狠说道:“出来卖就干脆点!”说完又拽着她来到蒋一恒面前,笑容满面说道:“蒋少,这女的偏偏说认识你,不如你晚上把她带走?至于合同嘛……”

“我不认识她!”蒋一恒气定神闲说道。

许老板被噎了一下,眼里有了恼怒,打了个哈哈过去,拽过童蓝萱,强硬的喝了交杯酒!

胃里一阵翻涌,童蓝萱想出去吐,许老板却撕扯着她的衣服,看着男人们不怀好意的脸,她直直看着蒋一恒,对方却像没看见一样,目不斜视。

肩带被扯了下来,大半酥胸露在了外面,童蓝萱再忍不住,一口污秽吐在了许老板身上。

“妈的!”

许老板骂一声,左右开弓给了她两个巴掌,随即扯着人走出了夜色,拳打脚踢一阵,就骂骂咧咧离开了。

到许老板离开,童蓝萱还是一副护着小腹的姿势缩在地上,这时,蒋一恒出现了。

“把孩子打掉!以后你想怎么堕落我都不管!”拿起一轧钱扔在童蓝萱身上,蒋一恒皱眉离开。

童蓝萱躺在地上,自嘲的笑了。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