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相思是一场噩梦

更新时间:2021-03-30 13:41:08

相思是一场噩梦 已完结

相思是一场噩梦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柳希和宋萧然是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好。五年前,原本说好了要两人订婚的,可后来因为宋家出了丑闻,宋萧然继承人的位置岌岌可危,柳希在宋萧然自顾不暇之时,听从家人安排出了国。订婚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而如今宋萧然坐稳了宋氏总裁的位置,柳家迫不及待的将女儿接了回来。柳希今天叫苏星隐出来,就是想要打听宋萧然这五年的生活情况。在得知宋萧然在这五年内没有交过女朋友的时候,柳希才心满意足的终止了话题,并安排人将她送回了家。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笑起来,真好看-豆豆

再见到柳希是一周以后,苏星隐正打扫客厅,宋萧然带着柳希回来。

她下意识的想要回避,却被宋萧然叫住。

“去给柳小姐倒杯水来。”

宋萧然的话,她不得不听,低眉顺眼的倒完水回来准备离开时,柳希叫住了她。

“宋萧然,你公司忙,就让她陪我去逛街吧。”柳希对宋萧然说道。

听到这个话,苏星隐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用眼角余光看向宋萧然。

本以为他会冷着脸,但见到的却是一脸笑意。

“我想陪你去。”他说的情话如此动听。

果不然,柳希被他逗笑了,但作为一个名门小姐,该有的识大体还是有的。

“我可不想被外人说,我是红颜祸水,一回来,就让宋总不工作了。”

“我看谁敢!”

两人就这般明目张胆的在她面前秀着恩爱,让苏星隐十分别扭,另外也让她心里有些难受。

她从十八岁就跟着这个男人了,即使他们之间恩怨似海,可五年时间了,她也曾希冀过他能对自己和颜悦色一点,但他至今都未给过她一句轻柔的话。

现在对着柳希,倒是甜言蜜语多的不怕齁死!

最终,宋萧然还是因为一个电话,离开了。

而苏星隐也被安排跟着柳希出去逛街。

虽然作为一个现代人,但被囚禁在宋家别墅的五年时间里,苏星隐还是和社会有些脱节,看到商场里摆放着的高科技产品,令她应接不暇。

“第一次出来?”柳希发现了她的异常,好奇的问道。

苏星隐点点头。

柳希带着苏星隐逛了很多地方,最后在一家咖啡厅里坐下。

久违的自由感,让苏星隐终日苦闷的脸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笑起来,真好看。”

坐在对面的柳希突然说出这么句话来,吓得苏星隐立马抿起了嘴角。

莫名的被夸了一句,一时间手也不知道该放哪儿。

“柳小姐你,你才是真的好看。”苏星隐慢了半拍后吞吐的说道。

柳希长相非常精致,温婉中带着一丝柔弱,令人看了就会产生一种保护欲。

她蹙着眉头,用手摸了下脸,自言自语的嘀咕了声,“可是,我觉得宋萧然有事瞒着我呢。”

苏星隐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接话,又听柳希说道,“你到宋萧然家当佣人,几年了?”

“五年。”

“就是我离开的那会儿?难怪我不认识你。”

苏星隐不作回答,接下来便是各种围绕在宋萧然身上的问题。

柳希和宋萧然是青梅竹马,两人感情甚好。

五年前,原本说好了要两人订婚的,可后来因为宋家出了丑闻,宋萧然继承人的位置岌岌可危,柳希在宋萧然自顾不暇之时,听从家人安排出了国。

订婚的事情也就不了了之。

而如今宋萧然坐稳了宋氏总裁的位置,柳家迫不及待的将女儿接了回来。

柳希今天叫苏星隐出来,就是想要打听宋萧然这五年的生活情况。

在得知宋萧然在这五年内没有交过女朋友的时候,柳希才心满意足的终止了话题,并安排人将她送回了家。

临走前,还送了她一对非常精致的耳钉。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家里的人都已睡下。

苏星隐小心翼翼的从客厅穿过,回到自己的房间,正准备开灯时,手却被一个黑影擒住。

那种恨不得捏碎她的力度,除了宋萧然,还有谁!

“宋萧然少爷!”她惊呼。

‘啪’一声轻响,头顶的灯亮了。

宋萧然那张俊朗的脸近在咫尺。

乌云密布的脸,让人看了心生害怕,苏星隐不自觉的往后退了退。

她不知道今天做错了什么,又哪里惹到了他。

“少爷,我……”

“我问你,今天柳希都和你说什么了?”宋萧然打断了她的话。

柳希?

苏星隐一时没反应过来,顿时,手腕的上的力度又加大了一份,痛得她五官拧在了一起。

“小姐她只是问我,您的近况。”苏星隐不敢撒谎,虽然柳希嘱咐她,不要告诉宋萧然。

但这种情况,她只能放弃对柳希的承诺。

“什么近况?”

“就是,你喜欢吃什么,喜欢做什么之类的。”苏星隐吃痛的回答着。

宋萧然皱了皱眉头,“还有呢?”

“还有……还有就是你有没有交女朋友……”苏星隐咬着唇,犹豫了下,还是说出了口。

宋萧然眼神突然变得阴冷,“那你是怎么回答的?”

这一刻,苏星隐感觉宋萧然扼住的不是她的手腕而是她的喉咙,她能感觉到今天她要是说错一句话,他真的会捏死她。

“没有,我和小姐说,这五年时间,少爷没有任何女人。”

她对于宋萧然来说,应该不算是女人吧。

苏星隐在心里想到。

“很好。”宋萧然攸得松开了苏星隐得手,接着整理了下自己的衣领。

被松开的苏星隐,像是突然泄了气的皮球,好在她扶着墙没有倒下去。

“记住,以后若是让我知道你在柳希面前胡言乱语,后果你是知道的。”

宋萧然丢下这么一句警告后扬长而去,平生第一次,没有在她身上发泄。

苏星隐为此感到一丝庆幸,但又有种莫名的失落。

宋萧然,我怕-豆豆

柳希来别墅的次数越来越多,宋萧然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

而每一次柳希都会笑嘻嘻的拉着她的手,把她当朋友般对待,嘘寒问暖的,俨然像是个知心大姐姐。

苏星隐觉得一些不适应外,还感到一丝愧疚,毕竟她和宋萧然那扭曲的关系。

这天,宋萧然不在家,柳希却过来了,还买了菜,说是要给宋萧然做顿饭,给他一个惊喜。

可十指未沾阳春水的大小姐,哪里会真正做饭,苏星隐便成了掌勺人。

苏星隐自小就跟着妈妈学做菜,又加上这些年宋萧然口味刁钻,练就了她一手的好厨艺。

她在厨房忙活的如鱼得水,不论切菜雕花还是颠锅摆盘,她样样都行。

看的柳希瞠目结舌,“星隐,你真厉害!”

柳希的亲昵让苏星隐受宠若惊,切菜的手顿时有些微滞。

“以后我和宋萧然结婚了,就可以一辈子能吃到你做的……”

柳希话没说完,刀口微偏,苏星隐一个不小心切到了食指,痛的她‘嘶’的倒吸了口凉气。

鲜红的血液涌了出来,吓得柳希啊的一声尖叫起来。

宋萧然刚从外面回来,听到这声尖叫,慌忙跑了进来。

抬眼便看见苏星隐拿着带血的菜刀,向柳希走近。

不由分说,宋萧然一个箭步上前,将柳希揽入怀中,反手就给了苏星隐一巴掌。

“贱人!你在做什么?”

苏星隐被打蒙了,一个没站稳,身体一斜便朝一边倒去,脑袋磕到了桌角,整个人昏了过去。

“柳希,你没事吧?”宋萧然紧张的询问柳希。

柳希一副惊魂的样子,摇摇头,“我没事。”

“那菜刀上的血?”

“是……是苏星隐的。”柳希颤抖着指向地上昏迷的苏星隐。

然后依偎在宋萧然的怀里,“宋萧然,我怕。”

听了柳希的话,宋萧然这才仔细的看去。

苏星隐的左手食指上有一道被刀割伤的口子,正是出血的源头,而额角新增的伤口却是拜他所赐。

原来,他刚才误会了。

宋萧然眉头骤然蹙起,他放开了柳希,大步走过去,将苏星隐从地上抱起。

抱起苏星隐的这一刻,他心一沉,手里的人如同一件衣服般轻飘飘的。

脑海里突然涌现出往日他对苏星隐的生拉硬拽,似乎每一次都是用尽了毕生的力气,在今天看来,他根本就不需那么大的力气。

这一刻,宋萧然的心有些乱了。

“柳希,我送她去医院,待会让老王送你回去。”宋萧然抱着苏星隐快速的离开,连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留给柳希。

看着宋萧然抱着苏星隐离开的背影,柳希的神情陡然变得阴冷。

完本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