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南风过境,往事过心

更新时间:2021-04-08 13:15:35

南风过境,往事过心 已完结

南风过境,往事过心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顾楠刚刚躺下就觉得睡不着,冥冥中觉得骆时彦肯定在找她,于是便下了楼。骆时彦看着苍白瘦弱的女人,她居然还在笑?不由得一阵嫌恶,连自己的母亲死了还能这样,他真是小看了她。“时彦,你是来接我回去的吗?你相信我了吗?”顾楠眼里闪动着别样的光彩,现在的她急需想要抓住些什么。相信她?相信她什么?相信她完全就是个没有心肝的女人吗?刚刚离开他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另一个男人家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南风过境,往事过心:她必须要坐牢

顾楠目光呆滞的坐在地上,洁白的墙壁一抹血痕,容倾颜倒在地上,额头上鲜血淋漓——骆时彦一进门看见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顾楠!你是不是疯了吗?你知不知道杀人是要坐牢的?!要是容倾颜出了任何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骆时彦看着容倾颜焦急的怒吼,以最快的速度抱起容倾颜离开。

容倾颜不能出事,如果她有事,顾楠肯定逃不了。

顾楠依旧痴痴的坐在地上,丝毫不在意发生了什么,随便吧,随便吧,她都不在乎了,她是罪人,她是罪人!

骆时彦守在容倾颜病床前,心里十分焦急,如果这一次容倾颜再出什么事,那他怎么对得起容妈。

“哥哥,哥哥……”容倾颜睁开眼睛,伸手抓住他。

“容倾颜,你醒了!”骆时彦满眼惊喜。

“嗯,哥哥,吓死我了,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看见骆时彦的神情容倾颜心中十分舒心,她喜欢他这样满心满眼只有她的样子。

“哥哥,是顾楠推的我,她想杀了我。”容倾颜满眼恐惧道。

骆时彦神色一滞,想起顾楠,想起她的欺瞒和背叛,眼底浮起一阵恨意,阴骘道,“你放心,我会处理的。”

看着骆时彦的模样,容倾颜心底一阵不甘,她要得到确切的答案,她要听见骆时彦准备怎么对待顾楠。

“哥哥,顾家人都是疯子,都心狠手辣。三年前他们父女俩把我们害的这么惨,还害死了妈妈,如今顾楠又回来,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情来。哥哥,我们一定不能放过她,要不然妈妈也不会安心的。”

一提起容妈,骆时彦心中的恨意愈加浓郁,再加上想到原来顾楠从一开始接近他就是带着阴谋的,骆时彦不由得捏紧了拳头。

“你放心,我现在就去处理。”

“嗯,哥哥,我相信你,你一定会给妈妈报仇的,顾楠恶意伤害我想要置我于死地,她必须要坐牢。”容倾颜目光清澈的看着他,满眼信赖。

坐牢?

骆时彦眸子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你先好好休息,醒来后保证看见你满意的结果。”

寻回刚才的病房时,骆时彦却没有发现顾楠,最后找了一整个医院也没有看见她,在秦城除了他以外,顾楠还能找谁?

脑子里忽然浮现一个人,骆时彦不由得有些懊恼!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手段!

顾楠醒来时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脑子里一片混沌,正准备下床时忽然有人推门进来。

“沈斓跃!”顾楠失声道,“你怎么回来了?”

身穿白色西服的温润男人手里正端着一碗汤,看向顾楠的眼神里全是疼惜和爱怜。

“你身子太弱,先上床好好休息。”

“沈斓跃,我妈妈去世了……”

顾楠眼眶湿润,在外漂泊三年,她一直都无依无靠,回到秦城又面对着骆时彦那样的误会和屈辱,沈斓跃的回归,让她突然间有了安全感。

“楠楠,别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沈斓跃心疼的将她揽进怀里。

“楠楠,以后就由我来照顾你。”沈斓跃看着她的眼睛,温柔道。

看着他温润的眉眼,顾楠的心里忽然想到另一个与他截然不同的男人,稍稍抽出了手,低头道,“斓跃,谢谢你。”

看着她这副模样,沈斓跃自嘲的笑了笑,“没关系,我早该想到的,你的心里除了骆时彦根本容不下任何人。”

“沈斓跃……”顾楠歉疚的看向他。

沈斓跃是她的青梅竹马,顾沈两家原本是想让他们俩结婚,以此达到联姻目的的,却没想到落花有情流水无意,顾楠居然不撞南墙地爱上了骆时彦。

后来顾家破产后,顾楠带着母亲离开,沈斓跃也出国了,今天去医院看望病人,却没想到遇见了顾楠。

南风过境,往事过心:你可以带我离开吗?

“你先好好休息,顾伯母的事情我会处理的。”沈斓跃安抚她后便出门离开。

刚刚一下楼就看见了等在客厅的骆时彦。

“骆总来的真是时候啊。”沈斓跃褪去一脸温润的模样,满眼狠厉的看着沙发上的男人。

骆时彦起身微微一笑,“沈总就这样带走我的女人,连招呼也不打一声好吗?”

两个可以撼动秦城的男人对视着,无形的火光在涌动。

“时彦!”一道轻柔的可以随时打破的声音划破了两个人尴尬的处境。

顾楠刚刚躺下就觉得睡不着,冥冥中觉得骆时彦肯定在找她,于是便下了楼。

骆时彦看着苍白瘦弱的女人,她居然还在笑?不由得一阵嫌恶,连自己的母亲死了还能这样,他真是小看了她。

“时彦,你是来接我回去的吗?你相信我了吗?”

顾楠眼里闪动着别样的光彩,现在的她急需想要抓住些什么。

相信她?相信她什么?相信她完全就是个没有心肝的女人吗?刚刚离开他就迫不及待的跑到另一个男人家里。

骆时彦心中满是愤恨,恨不得立刻撕开她的胸腔看看她的心是什么做的,但碍于沈斓跃还是微微调和脸色道,“嗯,我是来接你回家的,我相信你。”

“真的吗?真的吗?时彦,你终于相信我了!”顾楠激动的喊道,牵起骆时彦的手就要离开,“走,现在就带我回家走吧。”

“楠楠!”沈斓跃在身后喊道,眼里有一丝不忍,“你真的相信他是来带你回家的?”

“相信!我当然相信了!”顾楠孩子气的笑起来,扬起脸看向骆时彦,“我永远都相信他。”

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除了背负着一身罪孽外,她唯一有的便是满腔对骆时彦的滔天爱意。

对他的爱,是支撑她心脏跳动的唯一原动力,所以,她可以什么都不管,什么后果都不顾,只去爱他。

“时彦,你要带我去哪里?”顾楠脸上荡着柔和的笑,痴迷的看着男人轮廓分明的侧脸。

骆时彦微微勾唇,侧身一把捏住她的下巴,恶狠狠道,“顾楠,装疯卖傻并不能减轻你的罪恶!”

顾楠眼神懵懂的看向他,“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算了,你想要带我去哪里就去哪里吧,我不想惹你不开心,我不说话了。”

骆时彦眉头一拧,心中一阵烦躁,不由分说的便将她拽上车,恶狠狠的丢在后座。

原来骆时彦是要带她来容倾颜的病房。

“跪下,道歉。”骆时彦面无表情道,“给容倾颜道歉。”

“哥哥,你带她到这里干什么?”容倾颜一脸愤恨的看着呆滞的顾楠,

“我让她亲自来跟你赔罪。”骆时彦看向容倾颜神情缓和。

“不,我不要!她如果不去监狱待几年,是不能抵消妈妈的死,还有我的伤的。”

容倾颜执拗道,但目光却仍旧纯净无暇,还含着丝丝泪水。

顾楠似乎听不懂他们的对话一般,匍匐在地上抱住骆时彦的大腿近乎撒娇般的语气道,“时彦,我不想待在这里,你可以带我离开吗?”

见况容倾颜狠狠咬着牙,这个顾楠居然敢装傻!她以为这样就可以逃得过吗?

一个阴毒的念头从她脑子里闪现,容倾颜偷偷翘了嘴角。

“哥哥,看她这样子,肯定是精神失常了,精神病人伤人是不用背负刑事责任的,我可以不跟她计较,但是,你说,一个疯子是不是应该送到精神病院呢?”

小说《南风过境,往事过心》 第6章 她必须要坐牢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