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 > 此生只有你

更新时间:2021-04-05 19:12:39

此生只有你 已完结

此生只有你

来源:微阅云 作者:豆豆 分类:古代言情

精彩试读:“太子,你不信我?可我……我没有。”楚子睿冷笑一声,将她如弃垃圾一般扔在地上。这就是她爱了七年的男人,她的丈夫,从来都不肯听任何她的辩解,也不会相信任何她的解释。苏芜欢身上的衣服凌乱,香肩半露,满目潮红,看着她这幅模样,楚子睿身体里的那股无名火,更加强烈了。他狠狠叱骂了一声那个胆大包天的家奴:“还不给我滚!”家奴抖得如糠筛一般,屁滚尿流地爬了出去。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此生只有你第1章试读

午膳过后,太子妃苏芜欢向来有小憩的习惯。

只是这日,她觉得分外不寻常些。

天气并不炎热,她身上却热得阵阵潮红。

“霜儿,帮我把外衣宽了。”

身后有一双手袭来,抓住了她的腰带。

她并未在意,张开双臂任由下人为她宽衣解带。

外衣被脱下后,下人又开始替她脱里衬。

那人略有些粗糙的手滑过她玉雪的肌肤,她才终于感觉到了不对劲。

猛地转过身去,却看见一个家奴打扮的男人,冲她露出猥笑。

“你是谁?”苏芜欢惊叫一声,连忙用衣服遮住自己的香肩。

“太子妃殿下,小人是奉命来给您宽衣的。”

“你……你给我滚出去!霜儿呢?”

她身边的婢女本该就在近身伺候,如今却不见踪影。

诺大的寝殿里面,只有她和这个家奴二人!

身体的潮热愈发汹涌,而四肢却没有力道,苏芜欢软软地倒在了床上。

“太子妃,就让小人来伺候您吧。”

她绝望地扭动身体挣扎,却无济于事。

“咚”地一声,大门被人一脚踢开。

闯进来的人,正是楚国太子楚子睿。

“子睿……”苏芜欢只剩下了无力的呻吟,声音哑然。

家奴屁滚尿流地从床上爬了下来,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太子殿下,奴才……奴才……”

“滚!”楚子睿一脚踢开家奴,将苏芜欢从床上给拎了起来。

四肢被重重地撞在冰凉的地砖上,疼痛让她稍稍有了几分清醒。

“你终于来了……”

“苏芜欢,你还真是不要脸,大白天的,跟我的家奴苟且!”

一个巴掌落了下来,她半边脸顿时肿起。

“我没有。”她想要解释,楚子睿却恼怒地将她重重撞在床沿。

“苏芜欢,你要是真这么喜欢我的家奴,不如我就把你赐给他做妻,如何?”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的丈夫。

这怎么能是从他的嘴里说出来的话?

分明,她是被人给陷害了。

“太子,你不信我?可我……我没有。”

楚子睿冷笑一声,将她如弃垃圾一般扔在地上。

这就是她爱了七年的男人,她的丈夫,从来都不肯听任何她的辩解,也不会相信任何她的解释。

苏芜欢身上的衣服凌乱,香肩半露,满目潮红,看着她这幅模样,楚子睿身体里的那股无名火,更加强烈了。

他狠狠叱骂了一声那个胆大包天的家奴:“还不给我滚!”

家奴抖得如糠筛一般,屁滚尿流地爬了出去。

苏芜欢不可置信地抬起头来:“你……你不杀了他?”

他冷冷道:“我看,奸夫淫妇,一起都得杀!苏芜欢,你还有什么资格当我的太子妃?”

他从怀里抖出一纸休书,扔在她的脸上:“你拿了休书,就赶紧滚出东宫!看在我们多年夫妻情分上,我就不去向父皇和苏丞相那里交代今日实情了,你最好也有些分寸!”

此生只有你第2章试读

休书?

苏芜欢拿着那张纸,浑身都在颤抖。

事情才刚刚发生,他随身就拿出来一纸休书,这分明是个局!

“楚子睿,你是故意的……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

她沙哑的嗓子里,发出嘶吼。

“一点暖情散而已,这和当年你对我做的事,不是一模一样吗?”

楚子睿眼中冷芒愈盛,看着女人倒在地上的模样,心里大感痛快。

然而,那一股子的无名火,却始终堵在喉咙里,积郁不去。

刚才,在门外的时候,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明明应该等家奴办完事之后他再进去捉个现行的,可一听到苏芜欢的呻吟,他竟然忍不住,就这么提前闯了进来。

也罢也罢,终归是一场戏,何必坏了这个女人的身子。

“苏芜欢,没有直接结果了你,已经是我最大的仁慈。”

……

苏芜欢在药性退去之后,立刻就要跑出去找那家奴。

她必须要证明自己的青白!

堂堂当朝太子妃、苏相和言和郡主之女,她一世骄傲,如何能遭受这样的屈辱,被人白白泼了一身污名?

然而,还没走到门口,她就撞上了辰妃。

“母妃万安。”她急急忙忙地弯腰行礼。

辰妃向来对她没有半点好脸色,直接进了正厅。

她只能跟着进去,伺候在侧。

“今日,本宫去见了苏相。”辰妃坐了下来,慢悠悠品了一口茶。

“您去见我父亲了?”

“苏相说,如今子睿已经位列东宫,后院却仍空悬,他愿以幼女入东宫,来日扶助太子承继大统。”

苏芜欢呆了一呆。

她算是明白过来,今日辰妃过来做什么了。

前脚太子刚设计要给她休书,后脚家中就要送她妹妹苏余枫进东宫,摆明了是要她给苏余枫腾位置!

“母妃,苏家已有嫡女为东宫太子妃,父亲自然是站在太子殿下这边的,又何必……”

辰妃冷冷打断了她的话:“我儿如今能坐上这太子之位,实属不易,朝中局势不稳,我也怕他这位置坐得不够安稳。苏芜欢,你觉得,你这个太子妃之位,能给他什么助力?”

“我……”

“这话可不是本宫说的,是你父亲所言,若你妹妹入东宫,来日整个苏家,都将为我儿马首是瞻。太子妃,你从前既口口声声说心悦太子,那么,为了太子的前途,你也得做出一番牺牲啊。”

苏芜欢在心中冷笑。

她是苏家嫡女,堂堂言和郡主之女,只因为父亲偏心,如今她这个太子妃,都比不上苏余枫那个庶女了。

“母妃想让我做什么?拿着太子殿下的休书回家去吗?还是主动退位让贤,甘居妾室,将正妃的位置让给小妹?”

辰妃笑了起来:“与聪明人说话有一等好处。你也不必太过伤心,说到底,当初若不是你做下那等不文之事,我儿与苏余枫那丫头,才是先两情相悦的。”

苏芜欢昂着头,尽量不让眼泪落下来惹人笑话。

她自有她的骄傲,不想在这时还被人看低了一头。

小说《此生只有你》 第1章 蓄意陷害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