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异能 > 将神归来

更新时间:2021-03-30 14:04:24

将神归来 连载中

将神归来

来源:微小宝 作者:罗樵森 分类:都市异能

精彩试读:“天堑……真的不用了……”刚才罗天堑走近欧阳家族几人的时候,就看到了钟奎。他不用多想,就直接来了宴会大门。当着钟奎的面动手,会让他难做,也会让他在宴会上无法下台。所以,他在这里等。人总是要出来的,无论是被赶出来,还是直接走出来,都是一个结果。几分钟之后,欧阳家族四人走到了大门处。欧阳凌捂着脸,明显狼狈到了极点。当欧阳家族的人看到罗天堑和顾伊人的时候,也停顿了下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16-一个机会

“嗯,不需要太刻意。”

“另外我的身份不需要告诉别人,你知道我是谁即可。”

罗天堑站起身,随手将印章和文书放进了办公室的抽屉中。

“呃……”钟奎心中苦笑。

是他猜测的天堑神将的身份,还是这总监的身份?

果然是来自边关的大人物,这掌管二十亿工程的印章,丝毫不放在眼中。

当然,东西放在这里,也不可能失窃。

罗天堑朝着办公室门外走去。

他心中已然笃定了很多。

伊人等了他五年,他并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补偿她。

眼前能够做的,顾伊人都没有拒绝,还有一丝胆怯,那就代表她是需要的。

只不过不敢相信可以得到而已。

只要全部做好,应该就能够弥补一丝对她的亏欠了。

而且罗天堑还想到一个计划,不过这个计划,他一个人完不成。

需要贺子龙安排人手帮助,才可以完美实施。

很快,罗天堑就回到顶楼的宴会中。

不过当他回到之前和顾伊人的位置上时,看到的一幕,却让他脸色变了。

顾伊人头发散乱的低头趴在桌上,隐约露出来的脸上,有红肿的巴掌印。

没干的泪痕,微微哽咽的啜泣,让罗天堑脑子嗡的一声。

一阵怒火,骤然从胸腔之中喷薄而出!

强烈的杀机,让周围的环境似乎都冷了两分。

若是贺子龙在旁侧,定然会心惊到战栗。

在面对十国联军进攻北关,十位将神在普通战士队伍之中屠杀的时候,他才感受到过罗天堑如此的杀机!

那一次,血染红了北关之外的十里雪山。

罗天堑的手,一瞬间紧握成拳,松开的时候又在微微的颤抖。

走到顾伊人身边,罗天堑轻轻的捋开了她额头的一缕头发。

“伊人?”罗天堑声音轻柔。

顾伊人身体一颤,她抬起头,同时紧紧抓住了罗天堑的胳膊:“咱们走吧。”这时罗天堑耳边的嗡鸣才逐渐消散。

耳边听到一连串奚落嘲讽的声音:“瞅瞅,这不就是那个罗天堑吗?”

“哈哈哈,让自己的女人被羞辱,自己不知道躲到了什么地方,这会儿才跑回来,时间掐的倒是很准。”

“顾伊人嫁给他,真的是可惜了。”

“要是她选了欧阳家族,此刻顾家和欧阳家蝉联雅都市第一,她依旧是高高在上。”顾伊人的手很用力,死死的抓着罗天堑,仿佛这样才能够让她稍微平定半分。

“咱们走吧。”

顾伊人是死死的咬着下唇,才能完整的说出来一句话。

“伊人,告诉我是谁?”

顾伊人眼泪滚落了下来,眼泪一旦没忍住,就像是决堤的大坝一样,不停的流。

“别问了,咱们先走,求求你了天堑。”

顾伊人声音哀求。

这一幕在罗天堑的心里面更是刺痛。

“伊人,你在这里等等我。”

顾伊人心里面一慌,她想要更用力的抓着罗天堑,害怕罗天堑因为冲动而惹到麻烦。

因为,就算是罗天堑有一些人脉,也不可能是欧阳家族的对手。

欧阳凌已经是出了名的张扬跋扈,要是罗天堑找过去,一定会被狠狠羞辱。

可她却没有抓住罗天堑,她立刻抬起头,却发现罗天堑已经走到了最近处的一个端着酒杯的男人面前。

这男人脸上尽是嬉笑嘲讽的表情,】。

一米七的身高,接近一米五的腰围,胖的已经快成了球。

名贵的奢侈西装,腰带,都没办法给他更好的气质,怎么看,都只有暴发户的感觉,不像是一个有身份地位的人。

李贵胄端着酒杯,他正嘲讽完罗天堑一句话,却没想到,罗天堑竟然朝着他走过来了?

他并没有躲开,李家也是雅都市的二流家族,不过李家的生意,是资本最为雄厚的珠宝。

资本早已经达到了一流家族的程度,没有成为一流家族的原因,也是因为他们只有珠宝生意,没有其他的实业。

不过,李家的人脉很广,黑白通吃。

罗天堑走到了他的面前。

他依旧是笑容满面,不过眼中的嘲讽丝毫不减少。

“你刚才看到了,对吧?谁打了她?”

李贵胄愣了一下,他本以为自己的嘲讽,是刺激到了罗天堑薄弱的自尊心,这罗天堑可能是想要找回来一点儿面子,来找他的麻烦。

他也准备让罗天堑尝试一下踢到铁板的感觉。

可没想到,罗天堑竟然问的是别的?

当然,这思绪和迟钝只是一瞬间而已。

李贵胄笑眯眯的说道:“怎么的?问到了是谁,然后带着顾伊人悄悄的走么?”

“像是你这样的人我见多了,遇到麻烦就躲,麻烦结束了,想办法保留一丝所谓的颜面,然后溜之大吉?”

“哈哈,我告诉……”

李贵胄话音没有落下,忽而他觉得身下有些空,胸口的衣服骤然紧绷。他瞪大了眼睛,因为罗天堑,竟然直接抓着他胸口的衣服,将他提了起来!

“放开我!”李贵胄恼羞成怒:“你知道我是谁么?竟然敢抓我衣服!得罪了老子!老子要你们罗家吃不了兜着走!”

李贵胄太胖,四肢就很短,挣扎的模样格外的滑稽。

顾伊人被吓到了。

因为罗天堑的表情很恐怖,不是面色狰狞,而是那种冰冷漠视,就像是看死人的目光一样。

顾伊人看过这种眼神,杨武都是她叔叔,她去参观过一次西蜀的阅兵仪式。

很多将领战士,都有这样的表情和目光!

可他们都没有罗天堑现在表现的恐怖!

“你只有一句话的机会,告诉我是谁打了她,说错了,我要你命。”

罗天堑的声音凌冽冰冷,他并没有大声喊出来,也没有声音沙哑,只是那种冷漠,让人心里面很难受,压抑,还有恐惧。

李贵胄脸色煞白,他突然发现裤子里面有点儿粘稠,滴答滴答的声音忽然响起,地上已经是一团污秽的尿渍。

丢人!

李贵胄觉得李家的脸要被自己丢光了。

他对罗天堑更是怨恨恼怒,可是他又觉得恐惧。

因为他觉得,罗天堑的话……没有开玩笑。

他很生气,自己说错了,恐怕他真的会拧断自己的脖子。

周围一片,已经静若寒蝉。

自然,罗天堑没有吓到他们。

没有直面罗天堑,他们也感受不到李贵胄感受到的压抑恐惧。

只是罗天堑的表现,太过张扬!

他区区一个二流家族的自己,竟然敢这么张扬的直接对李贵胄出手?

或许其他二流家族的家主,没有多少知名度。

李贵胄却是众人皆知。

“罗天堑!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罗家是什么身份,竟然敢对李家主出手!”

“我告诉你罗天堑,你不要太嚣张!赶紧把李家主放下来!否则的话,你罗家得罪不起李家!”李贵胄快哭出来了,其实这一切都是几秒钟的时间。

他根本就坚持不住,也放弃维持自己的颜面了。

颜面能有命重要?

“动……动手的……是欧阳凌……你认得他……”

砰的一声闷响,李贵胄摔倒在了地上。

他直接掉到了自己的尿渍里面,也顾不得丢人了,赶紧爬起来,低着头朝着宴会之外走去。

他也想站在这里看罗天堑要怎么去找欧阳凌,可他待不下去……

身上都是尿,怎么能呆得住?

罗天堑回到了顾伊人身边。

顾伊人呆呆的望着他。

罗天堑柔和的笑了笑:“走,我们去找欧阳凌,我记得他,他是欧阳奕的亲弟弟。”

“不……不要冲动……”顾伊人声音慌乱。

罗天堑声音温柔:“我不冲动,我会让他给你道歉。”

17-家族除名

顾伊人脸上的担忧却没有丝毫的减少,她用力的摇了摇头:“咱们斗不过欧阳家。”

此时此刻,八十七层的总监办公室中,钟奎刚好整理了一叠文件,夹在腋下往外走去。

忽而,一个穿着西装,经理模样的人快步的走到了他面前。

“钟理事,宴会上出事儿了……”

钟奎眉头微皱:“都是大家族的家主,能出什么事?”

那人脸色很不自然:“您特意嘱托不需要请柬的两个人,出事了……那名叫罗天堑的家族少爷,刚才似乎离场了一下,结果和他同行的顾伊人,被欧阳家族的二少爷打了一巴掌,还狠狠羞辱了一番……”

“刚才罗天堑直接在宴会上动手了,一个旁观的家主倒了霉……马上宴会上就要起冲突了……”

钟奎脸色微变了一下,他疾步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雅女玉阁酒店很大,作为宴会厅的第八十八层,更是有数千平米。

罗天堑和顾伊人在一侧,欧阳家族则是在另一侧。

一流家族根据实力的不同,获得请柬的数量也有所差别。

欧阳家族就来了四人,除却了欧阳凌之外,还有欧阳奕,整端着酒杯,听欧阳凌说刚才发生的事情。

在他们身旁还有一对夫妻,年纪约莫在五十岁上下。

女人衣着华贵典雅,男人则是穿着深沉,花白的胡须,修剪得整整齐齐,看上去很有男人味。

这两人,就是欧阳家族的家主和夫人。

“大哥,你刚才没看顾伊人的表现,哈哈哈哈,她怕是从没有想过,还有今天!”

“当年若是她嫁给了你,又怎么会落得这样的下场?”

欧阳奕眉头微微皱起,手中的酒杯在指间转动了两圈。

对于欧阳家族的大少爷来说,世上什么样的女人不是唾手可得?

唯独这顾伊人,她出生不比他低。

可是却选择了一个比他低了无数倍的小家族少爷!

甚至甘愿在那个小家族之中,过上五年饱受非议的日子!

有一句话,叫做得不到的永远最珍贵。

欧阳奕从来不觉得自己犯贱,他想要得到顾伊人,然后证明自己的魅力和能力。

白天的时候,他目睹了罗天堑在大华银行的表现,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小家族少爷那么简单。

就连他,都没有让朱振华追出来办理业务的资格。

不过,这并不足够让他忌惮罗天堑。

只是顾伊人被羞辱,还是让他对自己这个弟弟不满。

他时时刻刻记挂的女人,被当众羞辱了,以后顾伊人跟了他,他脸上也无光。

“凌儿,以后还是要秉持你的身份,没有必要和这种人说话。”

欧阳家主声音平静,丝毫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眼中。

欧阳凌笑了笑:“明白了父亲,只不过看到这个女人,让我想起来几年前她无视我们家族,令我气愤。”

“嗯。”欧阳家主点点头。

“家族的首要任务,是拿下来这个工程,不过此刻都还没有接触到蜀都的相关团队,他们却直接举办了这场宴会。”“来的还不只是雅都市的家族。”

欧阳奕也点了点头说道:“如果不是宴会举办的太突然,恐怕还会有很多不请自来的客人,毕竟雅都市相邻还有几个市的家族,势力实力都不弱。”

“二十亿的工程,谁都想要分一杯羹。”

“奕儿,你有什么看法?”

欧阳家主看向了欧阳奕。

欧阳奕正要说话。

人群之中,却忽然分开了一条路。

望着走来的人,欧阳奕却猛然睁大了眼睛,他捏着酒杯的指关节,都忽然发白了一下,随即他面带笑容的往前走去。

欧阳家主,夫人也是面带喜色。

任谁都看的出来,面前这人是朝着他们走来的。

钟奎眉头皱的很紧,他上楼的速度很快,为的就是赶在罗天堑来到欧阳家这边之前,将这件事情处理了!

否则在宴会上发生顾伊人被人羞辱的事情,他又没有立刻解决,这岂不是表现他的无能?

在这位大人物的面前,落一个极坏的印象?

“钟理事,我是欧阳奕。”

欧阳奕拿出了一副自认为最谦逊有礼的表情,谦恭也不失身份的语气,同时对着钟奎伸出了手。

不过,欧阳奕却僵住了,因为钟奎没有伸手。

他背负着双手,一副审视的表情扫视了他们一眼。

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保安。

保安的目光就没有那么友善了。

欧阳家主的表情略有变化,他已经察觉到了不对劲。

他们早就对蜀都方面进行过调查,钟奎,是这次工程的总理事,也就是说,他有极大的话语权敲定工程的归属。

此刻工程总监还没有透露出来是谁,更有可能是钟奎身兼数职。

可钟奎却来者不善。

“理事,刚才就是他动手闹的事儿。”

刚才跑去给钟奎报信儿的那个年轻男人指了指欧阳凌。

欧阳家主和夫人脸色同时一变。

欧阳奕也是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错觉。

钟奎点了点头,说道:“欧阳家族,我早有耳闻,雅都市的第一家族?”

欧阳奕脸上的笑容已经极为不自然了起来。

他正要说话,钟奎却呵呵的笑了一声:“不过欧阳家族的表现,却让我觉得极为失望,第一家族,应该能够代表雅都市大部分家族才对。”

“却没想到,竟然仗势欺人?在这等宴会之上,欺辱一个女人?”

“你们,可以离开了。”

“我现在在这里正式通知你们欧阳家族,此次工程,不会和欧阳家族有任何意义上的合作。”

“这次宴会,是宣布投标内选标准,欧阳家族被除名在外。”

场间哗然!

刚才看到钟奎走向欧阳家族的时候,还有不少家族酸意十足。

他们都认为,欧阳家族会在这个宴会之上占据先机。

蜀都来的人,也会考虑家族实力,欧阳家族最强,最有可能被首先考虑。

却没有任何人想到,钟奎走到欧阳家族面前,竟是直接将欧阳家族除名!

原因竟然是刚才,欧阳凌去羞辱了顾伊人?

此刻不知道多少家族在幸灾乐祸。

堂堂第一家族,宴会没开始就被除名在外。

欧阳家族不只是丢尽了脸!更是失去了一个大好的机会!

欧阳奕脸色变了。

“钟理事,这其中有误会!”他上前一步,声音急促无比。

欧阳家主夫妻也是声音微变:“钟理事,我们欧阳家族绝对没有搅乱这场宴会的意思,刚才的事情肯定有误会,我们会给你一个交代。”

“不用了。”

“送客。”

钟奎挥了挥手,语气更是冷淡无比。

身后的那些保安,面色不善的走到了欧阳奕等人面前。

欧阳凌脸色也是苍白,他更是气急愤怒:“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工程的理事而已,你知不知道,我们欧阳家族的实力?在蜀都之中,也有我们的人脉!敢将我们除名,信不信我……”

“啪!”一声脆响,欧阳家主狠狠的一耳光扇在了欧阳凌脸上,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上。

“滚出去!”

欧阳家主声音都有些惊怒颤抖。

欧阳凌被打傻了,吓得不敢在发出一点儿声音。

跌跌撞撞的朝着宴会大门走去。

钟奎已经转过身,朝着罗天堑的方向走去了。

他要赶紧去道歉,虽然不能表现出来罗天堑的身份,但是以宴会主办方表示一下歉意,还是可以做到的。

不过,当钟奎来到罗天堑和顾伊人的位置时,却并没有看见两人。

此时此刻,在宴会的大门入口处。

罗天堑平静站立,顾伊人拉着他的手,微咬着唇,明显很不安慌乱。

“天堑……真的不用了……”

刚才罗天堑走近欧阳家族几人的时候,就看到了钟奎。

他不用多想,就直接来了宴会大门。

当着钟奎的面动手,会让他难做,也会让他在宴会上无法下台。

所以,他在这里等。

人总是要出来的,无论是被赶出来,还是直接走出来,都是一个结果。几分钟之后,欧阳家族四人走到了大门处。

欧阳凌捂着脸,明显狼狈到了极点。

当欧阳家族的人看到罗天堑和顾伊人的时候,也停顿了下来。

欧阳奕更是面色一沉。

此时他们已经很丢人了,欧阳奕不想和罗天堑纠缠。

可没想到,欧阳凌竟然直接走到了罗天堑的面前,他面色之中带着一丝丝的狞恶和怒气。

欧阳凌直接将欧阳家被除名的事情,归在了罗天堑和顾伊人身上。

如果不是他们出现,他怎么会去羞辱顾伊人。

又怎么会得罪了钟奎?

欧阳凌瞪着罗天堑,他还喘着粗气,直接伸出手,朝着罗天堑胸口戳去:“罗天堑对吧,我告诉你,你和这个贱……”

他话音没有落下,就是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

咔嚓一声脆响。

罗天堑抓着他的食指,往下一掰,整个手指都被掰断,扭曲的掉在手掌上。

欧阳凌疼的快昏过去了,他瞪大了眼珠子,另一只手也去指罗天堑。

罗天堑没有任何停顿,抓住了欧阳凌的另一个食指。

“助手!”

欧阳家主脸色骤变,厉喝道:“罗天堑,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岂容你这个莽夫放肆!放开凌儿!”

完本试读结束。